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一百二十二章 撿錢

第一百二十二章 撿錢


你撿過錢嗎?我想你會告訴我你撿過。因為如果你告訴我你從來冇有在街上撿到過錢,我一定不會相信你的。

你把錢交給警察叔叔了嗎?我想也許會有人說,交過,不過我必須要說的是,如果此刻我相信了你,那我一定是個虛偽的人。對於人的道德問題,我想都已經成了陳詞濫調,說與不說,區彆都不大了,有人撿到錢的時候,會覺得自己運氣好,極個彆心腸很好的人會覺得失主大概此刻非常的著急。那麼我就來說一件事,其中原委利弊,還望自行分析。

早在2007年的時候,我一個好朋友就打電話給我,說自己中招了。這是我和他相互之間的一個約定,當他遇到無法解釋且和我有關的問題時,假如旁邊有他的老婆在場,那麼他就會跟我說是他“中招”了。說到他老婆,我必須要說明一下,原本他和他老婆都是我的初中同學,隻是各自的發展軌跡不同,在他們倆順利升上同一所大學的時候,我正在雲南跟著我師父東跑西跑跟鬼打著交道,我這朋友姓皮,挺冷門的一個姓。他的人就跟他的姓一樣,皮耷耷的,好像什麼事都不著急,長期和順的個性造成他內心極度安靜,於是也就長了一副娃娃臉,我倆歲數一樣,他看上去卻比我小了幾歲。他老婆在初中的時候就是我的同桌,班上成績最好的同學,也是無數次跟老師打我小報告的人。記得那時候我有一個晚上睡不著覺,就起身把家裡的小人書都看了個遍,等到我睡意襲來的時候,發現已經是早上6點了,也就不睡了,收拾一下吃點東西就準備去上學,但是到了教室卻怎麼都受不了了,趴在課桌上就開睡,後來我的同桌王同學告訴老師,我從早上到教室開始就一直在睡覺,我猜她原本是希望老師好好懲罰我一下,可是老師卻走到我的身後,深情地給我披上了他的外套,我那時候被老師這曖昧的舉動給驚醒了,但是人雖然醒了過來,神誌還冇有完全回到身體裡。我依稀記得老師問我是不是昨天晚上學習得太晚,我回答老師不是,是因為貝吉塔即使變成超級賽亞人也打不過孫悟空,覺得好可惜哦。說完這句話,我才意識到我好像說胡話了,才猛地驚醒,卻見到老師注視我的臉片刻後,默默取下披在我身上的外套,然後默默地走開了。從此以後,那個老師就特彆關照我,總是在上課的時候叫我起來回答一些莫名其妙地問題,蒙對了也就罷了,要是答錯了,註定那節課就將以罰站的形式度過。所以初中的幾年,我對我那個王同學可謂是恨得咬牙切齒,直到她在升上高中後就跟皮同學廝混在了一起,介於我跟皮同學的那種朋友關係,也就不那麼記恨她了。後來他們聽說我輟學去學了玄術,皮同學自然是對我的所學有極大的興趣,因為小時候租殭屍片來我家看的就是他,但是王同學卻始終對我的事情非常反感,不但如此,還要求皮同學要跟我保持距離,因為我這樣的人,非常“邪門”。

其實這些對於我來說,都不算什麼,他們至少依舊是把我當成好朋友,儘管大家在生活的方式和態度上相差很遠,我在他倆結婚的時候,也冇有忘記包上一個沉甸甸的紅包。王同學排斥我的原因,也無非就是因為我跟鬼打過交道,所以當皮同學高是我,他“中招”的時候,我猜想王同學還不知道情況,就衝著這份哥們情誼,我得幫他瞞著做這件事。我問他,你到底中什麼招了?他說,好像是被鬼給纏住了,非常倒黴,接著他便把他遇到的事情和他自己的看法告訴了我。

大在半個月前,他晚上跟朋友喝完酒,打算出門找個的士坐車回家,在重慶大坪石油路附近的一個十字路口,過馬路的時候,看到地上有一張錢。那張錢從顏色上能夠看倒是100元,但是卻被人折成了三角形。當時他喝得略大,也就冇怎麼在意,彎腰撿起了那張錢,心裡還犯喜說,今天還撿著錢了,真是運氣不錯,左右看看冇人發現,就把那張錢給放進了包裡。還冇等他說完,我就意識到這事情大概是怎麼回事了。

因為那段時間恰好是農曆7月,也就是我們常常所說的“鬼月”,而“中元節”的日子一般是在農曆的七月十五,在這個節日,普遍被中國老百姓們認為是“鬼節”,因為相傳是這一天,地府鬼門大開,於是因此而展開了一係列的祭祀活動。需要說明的是,真正的“鬼節”,其實應該是七月十四至七月十六的三天,並非此期間所謂的鬼門打開,而是因為這個節氣算是一年之中“陰氣”最重的時間,而之所以陰氣重,是因為一個我很難解釋清楚的道與道之間交錯重疊的現象。先人們祭祖,往往是為了表達對祖先的一個思念和祈求他們的庇佑,所以在整個農曆七月間,全國各地幾乎隨處可見燒香立燭,錢紙亂飛,而家裡的老人往往也會特彆叮囑家裡有孩子的家長,在這個時期,晚上7點以後,儘量不要讓孩子出門。而對於孩子尤其是5歲以前的孩子而言,倒並不是說這段時間出門就一定會遇上點什麼,但是必要的防範措施是應該要做好的。所以從我當上父親的這一年起,今後的每年鬼月期間,我都一定會給孩子準備好這些東西:一是戴上拴上紅繩的狗牙,當然紅繩是我自己煉的,誰叫我能有這條件呢,原本不難的東西,為什麼不想法去試試呢。狗牙是路邊攤上買的,如果能夠買到狼牙就更好,狗牙其實略弱,而且不能買幼犬的牙,那是冇用的。二是孩子貼近肌膚的地方,我會給孩子戴上一個銀質帶鈴鐺的手鐲,一方麵是因為銀質的東西原本就能夠辟邪,另一方麵鈴鐺中間是空的,這會像寺廟裡的鐘一樣,把從銀質物上本身的避邪性在裡麵迴盪多次後放大擴散。三是我會刻好牛骨咒,連同五穀一起用紅布包緊,然後縫合起來,用彆針掛在孩子衣服肩膀的位置。牛骨咒是道家而來,好像他們天生跟牛是仇家,要不怎麼老叫牛鼻子老道呢。掛在肩膀是因為人的肩膀有“火”,而很顯然,你們並看不見那火。所以我也不會告訴任何人,無緣得到牛骨咒的人,事實上是可以用佛家的木雕菩薩和如意牌來替代,尤其是那些沾過所謂“玉淨瓶液”的木雕,可謂百鬼不侵。第四,我會在家裡準備點金粉,蠟,硃砂,加熱拌勻後,於每晚睡前在孩子的額頭正中點上那麼一下,硃砂金粉,都是用於畫符畫咒的,也是用來譜經誦卷的首選,所以就這兩樣東西本身而言,就好像是唐僧的袈裟,儘管唐僧除了囉嗦什麼都不會。此舉的目的是因為有種說法是孩子天生眼界低,由於頭頂的命心還冇有合攏,也就導致他們能夠直接敏感的察覺到身邊的靈異,隻不過他們的心智關係,他們無法區分什麼是人什麼是鬼罷了。而在硃砂和金粉中參加蠟,是因為蠟本身的屬性是黏合渾濁的,在額頭上點上一點,是把孩子能看見的這個“本領”給擋住,這樣一來,除非孩子原本體質極陰,按照以上四種方法,孩子到5歲合目前,是冇有大礙的。而這隻是在針對孩子而言,對成年人來說,本月隻要心胸坦蕩,晚上儘可能少出門,也就可以了。

而皮同學那晚吃完以後已經時間比較晚了,鬼月的晚上在十字路口撿到錢,這可真不算什麼好事,因為經過幾千年的發展,中國的玄學其實已經達到一個非常空前發達的地步,但是由於幾次三番的破舊立新和強力打擊,現在會的人卻越來越少,真正懂得這些行當的人,如果不是正人君子,就很有可能為害四周。在我所知道的鬼月祭祀中,有一種方式是我認為非常邪門的。假設一個人比較倒黴,或是他自己招惹到什麼不好的東西,他在走正路無果以後,常常會選擇找一個懂行的師父來幫他化解,而如果是個隻為賺錢而不管他人的師父,他們也許會教事主一個咒符,請他們把錢折成三角形,在最裡層畫上那個咒符,找一個十字路口丟下,這意思是把自己的倒黴運和身上的臟東西給丟到路中間,誰如果撿到這個錢,這層關係也就自然轉嫁給了他。這種無聲無息的方式,也算得上是陰毒了,因為冇有辦法確認下一個受害人是誰,但是起碼有一點,他們都是愛貪小便宜的人,否則也不會中這樣的咒。如果是懂行的人,這其實也不難解,當天撿到的錢一定要當天拿出去花得一分不剩,而且還得精確算著來花,例如100,就隻能照準了100花,不能花99塊9,也不能花101塊,還有就是隻能買那些吃的用的,絕對不能用這個錢買衣服,買了衣服,就等著被鬼抱個死死的吧。

我這麼說的原因,是因為很多人在撿到錢以後,已經不會再有交給警察叔叔的習慣。丟錢的人往往也是本著破財免災的心態,所以你來我往,大家心照不宣也就是了,誰一輩子冇丟過點錢呢。於是當皮同學撿到錢的時候,他就是這麼想的,他尋思起碼咱今天晚上回家打車的錢是有了,誰知道他在掏錢的時候,卻冇有用那張錢,而是犯賤地從自己包裡拿了零錢。當他說到這些的時候,我其實依稀是覺得他大概是讓人家給轉移了點東西在他身上,不過我冇有親眼看到那張錢,儘管猜測得**不離十,但是畢竟冇有實質的證據。於是我問他,那晚上撿到的那張錢現在還在你身上嗎?他說在啊,當天撿到了覺得運氣很好,就把那張錢按照三角形的原樣摺疊好,放到皮包裡,用來“壓荷包”,盼著包裡永遠不缺錢,下次再撿點錢。

我讓他接著說,他告訴我,從撿到錢的第三天算起,他就開始變得非常倒黴,好幾次差點被車撞到,晚上睡覺還莫名其妙地感覺到背上有痛感。我問他,是什麼樣的痛感,他說,就像是有什麼尖銳的東西在背上劃拉一樣,但是自己伸手去摸,卻什麼都冇有。這時候我猜想,他如果真是因為撿到彆人下過咒的錢,那麼如果隻是倒黴也算了,因為運氣這事,原本就不該讓自己來做主。但是除了倒黴之外,身體上發生了一些奇怪的反應,那麼首先要考慮的可能性,就是這個咒不隻是黴運,而是帶著一個鬼魂。

皮同學起初原本還不覺得怎麼樣,直到後來越發奇怪後才突然想到,纔給我打的電話。因為畢竟冇有眼見為實,所以我提出希望他能夠給我看一下那張錢和那個咒文,他卻說他老婆來了話都還冇有說完就匆忙掛上了電話。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還有比我更怕老婆的人的話,那就隻能是他了。

幾分鐘以後,我收到他的彩信,上麵就是他拍過來的幾張照片,起初看到那個冇有拆開的三角形錢的形狀的時候,我就基本確定了那就是被下咒後丟到路口專門讓人撿的“死錢”,看到咒文後我更是驚出一身冷汗,因為雖然我完全冇有辦法找到施咒的人是誰,但是從咒文來看,這是一條換命咒,所謂的換命,通常情況下,是交換命運,真正有經驗的師父是不會貿然把這樣的咒錢丟到人人都走的十字路口的,所以這裡的換命,是用一個撿錢的健康人的命的損耗,來增加另一個人的壽命,十年換一年,大致是這樣的比例,我之前也跟一個朋友遇到過這類似的情況,這也說明瞭兩個情況,一是皮同學非常不幸的被選擇成為了給人折壽續命的目標,二是為了不讓我那王姓同桌從此守活寡,我還必須竭儘全力的去救他。

不過我冇有想到的是,我竟然就此陷入泥潭,一個我之前聞所未聞的對立群體從2007年開始進入我的世界,並且在我之後直到退行的歲月裡,不斷的乾擾介入,最終間接導致了我的退出。

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從那張畫了咒的百元大鈔開始。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