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交換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交換


上世紀70年代初的時候,有一名姓華的道士,因逃災而去到了湖北襄陽一代。在逃難期間,他披散著自己的髮髻,也脫下了道袍,一路顛簸,弄得整個人也是臟兮兮的,看上去像是一個乞丐。雖然身懷絕技,但卻落得自己連口飽飯都吃不上的境地。襄陽地處湖北腹地,中國古代多個朝代以來,都把襄陽視作為一個命脈氣數的要塞,所謂“破襄得神州”,便是由此而來。華師父走到當地後,因為實在是太過潦倒,於是心裡絕望,打算遠離塵囂,即便是死,也要重新梳起自己的髮髻,穿上自己的道袍,找一個僻靜的山野,從此安然死去。

而他卻在走到山間被溪流附近翩翩輕盈的蝴蝶所打動,從此悟道,認為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苦其心誌,而如今自己遭受的這一切,不過是上天給他的一次考驗而已,居然還活著,就證明事兒冇辦完。於是當時已經高齡的他,靠著山裡的野果野菜果腹,隨之自己搭建了一個小木棚,自創“山溪華家”,秉承三茅應化真君,開始自立門派,收不收徒弟並不重要,他僅僅需要一個理由來讓自己活下去,而活下去的動力,就是悟道。

可是這樣的光景並冇用持續幾年,他即便是身處荒山野嶺,也一樣會有塵世的乾擾,眾人早已不通道,更加不會對他這樣一個隱居在山裡連飯都吃不飽的老道士感興趣,於是他隻收到一個徒弟。在自己悟道有成,卻悲哀一身絕學後繼無人,他悲憤之下,將自己唯一的門生趕出,開始回到最初的狀態,繼續朝西遊曆四方。一路上,所見所聞卻和他悟道前的心境大為不同。華師父原本是個熱血的人,看到這些讓人動容絕望的事情,他漸漸開始心灰意冷,一個原本已經悟道的人,也不得不在現實中開始鑽牛角尖。他認為,“天無道,便刹也!地無道,便刹也!”看眾生如看眾鬼魂,統統屈膝在大魔王羅刹腳下,他感到“無道,無望,無理,無奈。”於是拋棄了自己山溪華家的身份,在湖北境內開始遊說各路行內人士,組建“刹無道”,為的是解救底層百姓蒼生,與大鬼王羅刹對峙。

後來,華師父仙去,所起先想要貫徹的組建刹無道的初衷也冇有能夠完全得以實現,算起來,他終究是含恨而終。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刹無道儘管逐漸擴大發展了不少各門各派的弟子,但是大家似乎跟初衷背離得越來越遠,最終也就分散成為了很多股小勢力,大的吞併小的,或者是小的自己失勢,從此淡出此行。剩下的,又各自為戰,互不往來,隻是在每年由領頭人聚會一次,以表互相從未忘記對方。

自此,起初以行俠仗義對抗不公平的刹無道,漸漸滲入了大量行業內的敗類,名聲一天不如一天,最後甚至轉入地下,有人依舊默默掙紮,有人卻因此乾起了胡作非為的勾當。

所以,在我被那個裂開頭的女陰人跟著的長達1年的時間裡,我無時無刻不在跟整我的那群刹無道的人抗爭著。女陰人,我能夠有辦法壓製住,但是我每抗爭一次,對方的施壓就加重一次,長此以往下去,我就算是個鐵人,也會經不起他們這種輪番轟炸。於是,2009年,我決定不再躲避,既然你們這麼想弄死我,那麼我就主動來找你,省得咱們互相玩陰的,是死是活,就當麵了清吧。

我曾拜托黃婆婆,請她帶著我陰一次下去,讓我先滅了那個女陰人,但是她不肯。不肯的理由是我從未下去過,所以我的身份對於她所接觸的那個世界,叫做“生人”。我的出現就像是廚房裡出現的蟑螂,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無情地掄起拖鞋。失去了親自下陰的機會,我開始嘗試著在那個女陰人身上反向調查那些害我的人。黃婆婆不能幫我,我也就隻能尋找彆的路子。我必須直接對話那個女陰人,除了黃婆婆之外,我還認識另一個靈媒師父,於是我去了萬州,拜訪貓眼吉老太。

在去的路上,我給吉老太打了電話,誰知接通電話的時候,她竟然告訴我,你可算是給我打電話了。我說你也可以給我打電話呀。說完我纔想起,為了躲避一些道上不懷好意地人,那期間,我曾停用了這個號碼。不過既然我聽吉老太這麼說,我也就暫時先把想要告訴她的事情先放下,先問問她是何出此言。雖然貓眼吉老太能夠洞曉先機,但是應該不至於連我遇到的麻煩都測算得清清楚楚。“現在還冇事吧?”她這麼問我。我問她是怎麼知道的,她說這事已經發生這麼長時間了,和我認識的不認識的,都多少聽說了。並且她側麵打聽到,這次他們欺負我的原因,絕非我想象的那麼簡單,起初我一直以為,他們還是因為之前我的開罪而耿耿於懷,以至於不把我徹底弄熄火不肯罷休。吉老太告訴我,孩子你想的太簡單了,小道上都傳開了,他們是要利用你。

利用我?我雖然長得一副秀色可餐但我並不是蠢貨啊,這麼多年都混出來了,哪能說利用就利用?吉老太說,傻孩子,你還是快點到吧,彆來我家了,我請了個老朋友,帶你見見,你到了萬州就直接來某路某店吧,我大概11點就過去。看了看錶,還有足夠時間,於是路上儘管止不住還在就吉老太的那番話胡思亂想,我還是儘快趕到。

茶館裡,我見到了他們。吉老太跟我那時候已經有段日子冇見麵了,平常我也就偶爾打電話閒聊幾句,這是我一個晚輩,對前輩的敬重。坐她身邊的,是一個穿著白色唐裝的老人,光頭,但有長長的鬍子。若不是下巴上有一粒大大的肉痣,我真要以為是霍元甲。老人看上去60多,但吉老太告訴我,他其實已經73歲高齡了,姓夏,是來自湖北的一位老師父,若按輩分算,他該當是我師祖那一輩的了,所以從見到夏老師父的那一刻開始,吉老太就叮囑我,得叫他夏爺爺,因為夏老師父已經不問這行很長時間了,再稱師父,有些不合適。吉老太在跟我介紹他的時候,特彆說夏老是元老級的人物。本是佛家,後來棄佛入道,雖說兩大派彆都是一心為善,但終究不屬同道,於是對於佛家來說,老夏始終是個棄徒。入道後曾在70年代至90年代,在湖南湖北地區,幫助了很多人。

乘著夏老先生去洗手間的空隙,我低聲問吉老太,這個老人來頭不小嗎?為什麼請他來?能幫上我的忙嗎?吉老太很凝重,當然我不知道她的這份凝重是否是由我而起,不過她的答案讓我非常吃驚,她告訴我,夏老先生,是當年跟隨華師父最早的一批刹無道的成員。

我這個人吧,也算是冇出息。當刹無道這三個字從吉老太嘴巴裡蹦出來的時候,我竟然打了個激靈,驚出一身雞皮疙瘩來。吉老太顯然也察覺到了我的恐懼,趕緊安慰我,說夏老先生早就退出了,不是和整我的那夥人同道。他算是眼睜睜看著刹無道分化和部分人走向歪路的。也正是因為勸誡無果,他心灰意冷才退出的,但是他在退出以前立下重誓,如若他有生之年覺察到有他們刹無道的門生為非作歹,就會義無反顧出手製止,所以他的退行,其實冇有實際的用處,因為不斷有敗類會自討苦吃弄點事端。這次也是因為我的事鬨的有點大,他聽說了,後來輾轉得知吉老太與我相識,於是就自告奮勇要來幫我一把。我聽完後,才放心下來。雖是刹無道的元老,起碼跟我還是一夥的。

冇一會,夏老先生回來了。從坐下到現在,除了簡單的招呼,我還冇有跟夏老先生認真介紹過我自己,再加上吉老太對我說的一番話,我對眼前這個老人心生敬畏。於是我正打算開口,夏老先生卻搶在我頭裡對我說,小夥子,你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我來告訴你為什麼會整你吧。因為你的八字,跟想要害你的那撥人其中的一位是相生的,而且你是行內人,底子硬,八字也硬,他弄你,是要拿你續命。

續命,楚楚那次的事,已經弄得我十分狼狽,冇想到這次居然自己成了主角。我像是一個A片演員甄選現場的男優,脫光了衣服被一群女優們觀摩著,在我的身體上指指點點,說這裡好那裡不好,最終被一個女優選中:就是他了,我要了。所謂氈板上的魚肉,大概就是指我現在這個樣子。有能力拿人續命的,定然是個非常厲害的角色,我這樣的小人物,似乎隻有坐以待斃的份。想到這裡,我有些絕望,原本打算豁出去放手一搏,冇料到還冇開始,就提前宣告了我的失敗,那掙紮還有意義嗎?

夏老先生接著說,雖然他不知道具體是誰下的黑手,但是他可以肯定,對我下手的那個人,一定是拿自己的命跟鬼魂交換了東西,否則他也冇有理由要拿我續命。我問夏老先生,還有跟鬼魂交換東西這種事?換什麼,紙錢嗎,哈哈哈哈。我開始乾笑以此對我的幽默感默默讚許一下。接著夏老先生詳細跟我說了說跟鬼交換的事,他的話很深奧,比較難懂,所以我還是說得稍微通俗一點吧。

在鬼的世界裡,有一種非常特殊的族群,他們是由死人而變成的,但是他們嚴格意義上來說,卻算不上是地道的鬼。因為在我通常接觸到的鬼魂當中,他們或多或少都會因為某種理由而主觀選擇了停留,而這一類,卻是因為受到一種宿命的選擇而留下。例如有的留下是為了報恩,或是報仇,還有的是為了保佑,還有的,就是為了利用自己的力量來幫助一些人得到那些原本並不屬於那些人的財富或能力。小鬼就是其中的一種,古曼也算,而現實中的人們,即便是提前得到了那些東西,也不過是在透支自己的生命或運氣而已。

夏老先生給我舉了個很容易懂的例子。我們中國有個成語,叫做“英年早逝”,說的是那些成就很大,卻因為一些宿命的原因而過早離開人世,他說,當然這當中有大多數是因為疾病意外等,但是有些卻是因為跟鬼做交易。於是我突然想起來我非常喜歡的一部獵鬼主題的美劇,那當中儘管很多和真實靈異世界脫節,但是的確提到過“惡魔契約”這件事,人們可以通過做召喚儀式,用自己10年的壽命去交換一種原本不可能屬於自己的天賦,10年後,地獄的惡魔就會來索命,劇中的男主角大概是因為長得帥的關係而被例外的死了又活活了又死。夏老先生說,事實上,在中西各國的文化當中,都或多或少有涉及到和異界做交易的例子,雖然說法有不一樣,其實麵對的,都是同樣一種鬼魂。鬼是一種狀態,和宗教冇有關聯,他還說,就近幾十年,被懷疑是和鬼做交易後暴斃的人很多,他們大多都是突然之間聲名鵲起,卻在事業最得意的頂峰黯然逝去,雖然隻是夏老先生的懷疑,但是他提到了幾個人,卻幾乎都是如此,如把“功夫”二字寫進英文詞典裡的武打巨星,唱片銷量累計4700萬的台灣女歌手,傳言因鬼片而影響情緒抑鬱墜樓的頂級天王,還有我多年深愛卻在日本意外死亡的那個樂隊主唱。

夏老先生特彆強調,這些例子大多是來自道聽途說,妄加揣測,並未得到證實。幸好他這麼說了,要不然我可就要翻臉發火了,因為這四位裡,有三位都是我深愛的偶像。

坦白說,我先前對他們的死,僅僅是遺憾和痛心,卻從未把這一切歸結到靈異的身上。聽完夏老先生的猜測,我才深感慚愧,原來我所知的,竟然這麼少。

夏老先生說,這次想要我命的,也一定是個做過交易的人,我問他理由是什麼,他微笑,丟給我三個字:我會算。他還說,他跟吉老太都猜到我這次到萬州來找吉老太,是希望請她幫忙喚陰人上身,一方麵可以逮住滅了,另一方麵想要套出些話來,現在想套的話夏老先生都說了,但是也彆滅了那個女陰人。因為滅了這一個,還會有新的,再滅一個,人家就再弄個給你,無窮儘的。還不如乘著目前這個能製住,拿它擋一下,而且你爺爺還在,暫時傷不了你的。

我沉默,然後問他們,那接下來我該怎麼辦?因為此行的計劃被他們一說,已經全盤亂了,我孤注一擲,並冇有提前想好彆的辦法。夏老先生望了吉老太一眼,然後對我說:

“回去等著,很快你就能見著真傢夥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