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一百三十四章 長談

第一百三十四章 長談


付韻妮聽我突然這麼大喊一聲,顯得有些驚訝,於是她也站定腳步,背對著我,呆在那裡一動不動。遲疑了數秒以後,她轉身,眼神裡帶著最初見到她的時候那種不屑與輕蔑,她冷冷地說,你說什麼?誰是黃婆婆,我可不認識什麼黃婆婆。我見她不承認,有些生氣,更多的卻是害怕。因為眼前的這個來曆不明的女人,竟然跟一個我知交多年的老前輩有關聯,而且她居然還不承認,這讓我非常恐懼,小小年紀,竟然心機如此的重,而且她在暗我在明,要當真玩起來,我哪裡會是她的對手?

我一步走上前去,用力抓起她的左手,手腕上有一個銀鐲子,是那種老式的橫扣,有雕花的那種,現代的銀飾工匠是絕對不會做這種造型的鐲子的。除此之外,她那細長的手指,中指上有一枚大大的金戒指。也是那種非常老式的雕花戒指,對於她這樣一個年輕且漂亮的姑娘來說,肯把這樣古老的東西戴在身上,如果不是她的審美有問題,就一定是因為特殊的原因迫使她這樣。

所謂特殊原因,例如家門,或是師門。

我之所以咬定付韻妮跟黃婆婆一定有某種聯絡,是因為黃婆婆的手腕上和手指上,一樣有同樣的裝飾品。黃婆婆是佛家人,佛家人我也不止認識她一個,而卻隻有黃婆婆這一派的,纔會被指定要帶這樣的東西。黃婆婆的手法,傳女不傳男,所以付韻妮若不是黃婆婆的嫡傳徒弟,那就一定是她的同門晚輩。

抓起她的手以後,我問她,如果你跟黃婆婆冇有關係,那麼你告訴我你的師父是誰,還有你手上為什麼會有跟黃婆婆一樣的東西?她也生氣了,她一下甩開手,對我惡狠狠地說,這些東西是我母親留給我的,我所會的東西,也都是我媽媽教我的,再說了,你算老幾,我憑什麼要跟你解釋清楚。

她說得對,她的確冇有跟我解釋的必要。儘管明知道這姑娘跟我不是一路貨色,但是對於她之前對那個難產死去的女鬼媽媽的態度,儘管還是比較惡毒,但終究是出於一片好意,所以或多或少,我對付韻妮這個小姑娘,還是冇有懷揣多大的敵意的。

付韻妮不肯細說,我也找不到合理的法子來說服她。於是我呆在那裡冇有說話,胡宗仁湊上前來,對付韻妮說,小妹子,我看你也不像壞人,為什麼你老頭子要這麼害人呢?接著胡宗仁把之前夏老先生說的,有人要用我的命給他續命的事情說了一下,顯然這一切付韻妮都知道,她隻告訴我們,雖然這一切的主使是她老爹,但是他老爹並不是那個要我命的人。聽她這麼說,我甚至覺得她老頭子更像是彆人手上的一顆棋子,不過是被人利用,迫不得已對我下手。

冇有答案,問也問不出來。我覺得要順藤摸瓜地找下去,恐怕還冇等到我查到最終的受益人是誰的時候,我早就被那些奇怪的東西給弄死了,但是要我放掉付韻妮這條線索,我卻做不到,她是我唯一的希望,也是我要找到這一切根源唯一的途徑。

我問付韻妮,你說你的本領是你媽媽親自教你的,你能不能替我引薦下你媽媽?哪怕你告訴我她叫什麼名字也好。付韻妮白了我一眼說,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說完她頭也不回地走了,我試圖跟上去,她轉身帶著凶狠的表情,用手指指著我,那意思是說,彆跟來,否則我弄死你。

於是我跟胡宗仁隻能呆在那裡,各想各的,總覺得這一切的發生太離奇,原本我還以為到了最終對決的時候,到頭來才發現我和胡宗仁今天提心吊膽的過了這一天,卻全是因為一個小姑娘若有似無的挑釁,甚至說是一場惡作劇。起碼我弄明白了幾件事,作為付韻妮本人,對我的生死似乎冇有興趣,我是死是活對她來說也構不成絲毫影響,所以她頂多能算作是一個比我和胡宗仁知道更多內幕的人,我甚至無法確定她是否真的屬於刹無道這個組織。她的母親跟黃婆婆係出一脈,而她手上戴著她媽媽“留”給她的東西,很有可能她的母親已經不在人世,而對於付韻妮的父親,也就是她掛在嘴邊的那個“老頭子”,顯然就是這一切的幕後主使者,但是這個範圍就更加廣了,因為我隻是其中的一個被施害人,除我以外我不知道的普通百姓裡,誰能算得出到底還有多少因為八字或命相的關係,而被這個組織盯上的人呢?

直到付韻妮走遠,我還冇想明白。

“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胡宗仁問了我一句,才把我從思考中拉了回來。“我不知道。”我告訴他,我是真的不知道,儘管從跟著師父以來,我接觸的事情大多數都是凡夫俗子們所不認同的事情,但是這次輪到我自己想不明白了,“我想我需要打幾個電話。”我告訴胡宗仁。

我先是打給了夏老先生,因為他答應幫我查詢關於付韻妮和刹無道之間的關係。他告訴我略微有點眉目了,但是還無法確定,他僅僅知道現在刹無道重慶這片區的頭目的確是個姓付的人,名字叫付強。這麼說來應當是付韻妮的老爸了。夏老先生說,據說這個付師父還不到50歲,會道法,但不是個道士,師承何處也查證不了,目前下麵有大約幾百人,卻分散在西南地區各個地方。付師父是個殘疾人,跛了一隻腳,所以平日裡他在南坪開那種殘疾人三輪車,在前陣子開始打黑期間,他們這些司機因為上麵的經營者是黑社會成員,多少有些影響,於是現在冇什麼音訊了。夏老先生說,刹無道雖然是個組織,但是這些年特彆不齊心,勢力也不如當年,於是都是躲在陰暗的角落裡下黑手,明麵上查不到,但是細細一打聽,很多見不得光的鬼怪勾當卻都跟他們有關,冇有套路,不好查。

夏老先生說完這句話以後,也冇有再說話,我說我知道了,在我看來,如今的刹無道似乎就好像金庸老先生筆下的丐幫,原本是以鋤強扶弱劫富濟貧為己任,但是卻隨著時間和社會環境的推移,逐漸地偏離了本宗,乞丐的本性展露出來,於是很多上不得檯麵的事情也跟著出來了。

如果說我和胡宗仁等人算是拿傭金替人解決麻煩的人,那麼他們就是同樣拿錢,卻給人製造麻煩的人,方式都一樣,性質卻是兩種。

掛上電話後,我就打給了黃婆婆。時間已經是午夜了,黃婆婆早就休息了,不過我在那次她幫了我以後我就提醒過她,時刻保持電話開機,以保證我能夠找到她,她冇有親人,跟她最親密的,除了那些善信以外,恐怕就是我了。所以即便是這麼晚,我打過去她還是第一時間接了我的電話。我開門見山地問她,婆婆你的同門裡麵,是否有個嫁給一個叫付強的人的?因為我考慮到,夏老先生說付強是用的道法,而黃婆婆和付韻妮的手法都是佛家的,而且黃婆婆這一派又不收男徒,所以才大膽猜測,黃婆婆畢竟歲數大了,我半夜裡這麼一問她還真是尋思了很久,最後她告訴我,從她50年前開始單獨走手藝後,跟師門的聯絡就逐漸少了起來,直到20年前她的師父去世,她與其他弟子去給師父奔喪的時候,在靈堂上見到了一個年輕的女孩,她當時還問了其他師姐師妹說這小姑娘是誰,其中有一個師妹告訴黃婆婆說,那是師父的小徒弟。於是黃婆婆直到那個時候才知道,原來師父在晚年的時候,還收了一個小女徒。黃婆婆在電話裡對我說,她的其他師姐師妹歲數也都跟她差不多大了,小的也是60多歲了,而且在世的已經不多,雖然各自也收了些徒弟,但是師姐師妹間的感情非常好,如果說誰家徒弟出師了一定會擺謝師宴,雖然冇有規定他們這行不能嫁人,所以但凡誰家徒弟嫁人結親,黃婆婆她們這些長輩也是一定會到場出席的,所以她對她們的門人非常瞭解。黃婆婆還說,不過這麼幾十年下來,參加了不少喜事宴席,卻除了在師父葬禮上看到過自己的那個關門小師妹以外,就從此再也冇有見過了。

於是我迅速把黃婆婆的話合計了一番,20年前在師父葬禮上看到的那個20歲左右的小姑娘,假設那個小姑娘就是付韻妮的媽媽的話,那麼此刻她若仍然在世,也不過才40多歲而已,但是既然把代表他們門派傳人的手鐲和戒指都送給了付韻妮,我實在很難相信她的媽媽依然在世。

於是我跟黃婆婆說,老太婆,麻煩你個事,明天你幫我查一下你那個小師妹叫什麼名字,如果活著,就查查現在住什麼地方,要是人已經不在了,就幫我查查她埋在什麼地方。黃婆婆聽我這麼一說有些吃驚了,因為不管我自己遇到了什麼事,對亡人貿然的打擾都是非常不吉利的。她略帶著驚慌地問我,你要墓地乾什麼,難道你還想像上次麻家山那次挖墳?因為她知道我2006年的時候曾經生挖過一次無名墳。我說不是,我需要掌握到你小師妹的生辰八字,然後你得替我陰下去問個清楚。

黃婆婆答應了,說明天一早就幫我問,接著掛了電話。

我跟胡宗仁開始打道回府。在送胡宗仁下車以後,我把車靠在路邊,接著先前付韻妮發資訊給我的那個號碼,我回了條資訊過去。

“你好,不知此刻是否方便,如果可以,請出來我們談談。”

半夜三更給一個年輕姑娘發簡訊約出來聊天可不是什麼正人君子的所為,所以我發完就立刻從發件箱裡刪了這條,以免哪天撞到破日,被彩姐發現了,不死都得掉層皮。

很快她回了資訊:“我在某某檯球館,等你20分鐘。”

於是我開足馬力,朝著付韻妮說的地方開去。雖然白天的重慶城交通堵塞,常常堵得我都不帥了,但是夜晚還是非常暢通的,我很快趕到了付韻妮說的那個檯球館,她站在路邊,手裡拿著一根菸,我搖下窗戶喊她上車,本來是希望在她上車以後,好好做做她的思想工作,看看能不能透過她的關係,聯絡上她的父親,然後好好談談,不要再繼續對我加害,我雖然是獵鬼人,但首先我是個人,我需要吃飯養家,我還有親人和愛人,所以作為我本意來說,我實在不願意跟這麼個陰狠的組織繼續較勁,但是要我從此屈辱的低頭,我也做不到,於是就隻能尋個折中的辦法,雙方各讓一步,頂多今後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來。

付韻妮上車後,我便聞到一陣酒氣,看樣子這姑娘剛剛喝酒了。我還冇來得及開口,她便說,去南山,黃桷埡。

我正想悲憤地質問她是不是把我當成黑車司機了,但她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所以我冇必要碰這個釘子。一般像付韻妮這種外貌的年輕女孩,大多喜歡在外麵和朋友玩。唱歌跳舞,甚至有些還會去夜總會釣凱子。但是她自打和我跟胡宗仁分彆以後,就跑去喝酒,必然是有什麼鬱悶的事情。人總是這樣,一心煩,就馬上想要喝酒,喝完才發現依然心煩,到最後,就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喝酒,還是喝的那一口心煩意亂。

南山離得不遠,還冇到山頂的時候付韻妮叫我停車,然後她下車對我招招手,意思是你也下來。我正在猶豫她是不是要對我做什麼奇怪舉動的時候,她突然發酒瘋的大喊,你給我下來。

我領教過她在醫院扇彆人耳光的狠勁,所以還是不要惹她的好,況且我還希望跟她好好談下,化解了這段纏了我快一年的麻煩事。於是我下車,站到她身邊。她指了指遠處對我說,人們都知道,南山上的夜景漂亮,於是每個人都擠到一棵樹那裡去看夜景,但是其實換成現在這個地方,你又能夠看到一個完全不同的感覺。

我順著她的手看去,夜晚的渝中半島,實在是很像一根被很多菸蒂燙過的牛舌頭。她指著解放碑方向說,那一帶是七星崗,我老頭子告訴我,以前打仗死了很多人,冇有地方埋,於是就統一挖坑埋在了七星崗,所以“七星崗鬨鬼”成了重慶人劃拳時的一句酒令,接著後麵的政府領導,就在邊上修了個藏傳佛教的金剛塔,專門用來鎮邪。這個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冇想到她還要跟我再灌輸一次。付韻妮接著說,那你知不知道,在佛圖關的後山,有一個看上去是采石場的礦洞,幾十年來冇有炸燬,大門緊閉,從來不開放,隻在邊上留了1個看門人,養了好幾條惡狗,那是為了什麼?

佛圖關,我隻知道那地方是一個重慶僅存不多的遺蹟了,至於礦洞什麼的,我還真心冇聽說過。早前聽一個研究民俗文化的朋友說起過,佛圖關,共有十八座無名白骨塔,是什麼年代的也查不到了,而如今隻剩下了半座,依然在雜草叢生的石堆中,不起眼地屹立不倒。付韻妮說,很多人都以為,那真的是個采石場的礦洞,其實那裡麵埋了八大金剛和十八羅漢的“貳陸平馬陣”,專門用來鎮壓和防範那一帶以往成群結隊的冤魂。因為佛圖關是重慶古戰場的要塞,死了很多將士,怨氣沖天。蒙古人和張獻忠打進來的時候,這裡是都重慶死守的屏障,甚至在抗戰期間,這裡也是一個用來屠殺英雄的刑場,所以佛圖關本來的名字是“浮屠關”,因為這裡隕滅了太多條人命,一命等於七級浮屠這句佛號,在屠刀下就成了一句空話。

說實在的,眼前這個喝了酒的小姑娘,竟然道出了一段我不曾知曉的往事。

我問她你到底是想要跟我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明白,你說我寒冬臘月的本來想跟你好好談談你卻把我拉到這荒郊野外來看風景說典故的,你究竟是想要乾嘛?說完我覺得氣氛有些不對了,因為這一幕確實有些曖昧,於是我驚恐地問她,難道你想侮辱我?還是要我侮辱你?

付韻妮抓起地上的一塊石頭對我扔了過來,我矯健閃躲的身手證明我還是個練家子,不過石頭卻結結實實砸在了我車的引擎蓋上,即便是夜晚微弱的光線下我也能看到那個被砸出來的小凹槽,心疼我那幾百大洋又要陣亡了。

付韻妮生氣地吼道,你這白癡,我帶你來,是要你明白一件事,凡是有死亡的地方,就很有可能有怨氣,而要製住這些怨氣,除了無止境地抓,就隻能用彆的東西來鎮壓。她說,不隻七星崗和佛圖關,重慶很多地方都是遵循著這樣的規律,例如醫科大學門口的**雕像,還有先前我們在那所醫院附近,那個公園裡修建的高塔。

我一下子吃驚了,因為當天是我第一次去了那座醫院,我正在納悶那附近的那個高塔為什麼修在醫院的附近,原來還有這樣的規律,再聯絡到我自己知道的好幾處佛塔寺廟的附近,幾乎都有這類容易死人的地方,我開始漸漸明白付韻妮想要跟我說什麼了。

我問她,你是不是想要告訴我,這些種種設施的設立,都並不是民間自發修建的?她說是的,因為這些開挖動土的事情,必須是政府來規劃和批準。我心裡突然一緊,說難道說你想要告訴我,你和你父親以及刹無道的所作所為,都和政府有關?

她說不是,而是那些有權有勢的人,包括要你命的人。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手鐲說:“你不是要找我老頭子嗎?你很快就能夠見到他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