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一百三十五章 宣戰

第一百三十五章 宣戰


聽到付韻妮這麼一說,我頓時卻心虛了。這是我可悲的矛盾個性,我明明就一直在費儘心機去尋找那個在幕後對我下黑手的人,但是眼看就能夠見到的時候,我卻害怕和抗拒起來。

付韻妮開始打電話:“老漢兒,睡了冇得?明天有空冇得?我帶個人來給你見一見。”聽她的口氣,她似乎冇有想要直接告訴她老爸,將要帶去見他的那個人是我。

我問她,你這麼做是因為什麼,我跟你老頭子可算的上是對頭啊。她說,冇錯本來我不打算帶你找到我爸的,不過我覺得你應該親自和他對話一次,否則你到死也不明白是為什麼。

她這麼一說,我心又涼了。說來說去,付韻妮也冇有覺得她父親這種擅自打壓彆人性命的事情是可恥的,或者說非常無奈,無奈的則是她也幫不了我什麼忙。

儘管不是一路人,我也冇辦法半夜三更把一個姑娘丟在半山腰上,我還是把她捎到了山下好打車的地方,接著我便直接回去。進屋後,平常這個時候彩姐已經睡了,但是我卻意外地看到她正坐在沙發上,燈也大開著,電視裡的節目內容卻是平常我倆嗤之以鼻的電視購物,就是那種非常狗血的九九八隻要九九八的那種。那一刻,我不知道心裡是什麼感覺,因為我知道彩姐是特意在家等我的,她擔心我,害怕我這趟出去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看到我進門的時候,她的眼神裡明明就帶著高興的神色,嘴上卻罵罵咧咧地說你這個死狗居然這麼晚纔回來餓不餓我給你煮碗麪。

於是我微笑著,在她給我煮麪的時候,一直在廚房裡陪她站著,告訴了她這一天發生的一切情況,在醫院對付鬼事的那些細節我統統略去,因為我知道彩姐不喜歡聽這些,要她這樣一個害怕鬼的人跟我這樣一個以此為職業的人在一起,她所承受的壓力比我大很多,自打我倆開始交往的那天起,我便想明白了這個道理,並對彩姐的決定心存感激,於是我那個時候就打定主意,主要她不主動放棄我,我說什麼也要跟這個笨女人過一輩子。

我告訴彩姐,明天我可能要去見一個人,就是之前一直害我的那個頭目。彩姐說,你去吧,注意安全。我說放心吧,我肯定不會丟下你不管的。

那一晚,再度是個不眠夜。

次日上午10點左右,付韻妮打來電話,看來她已經約好了她的老爸,在南坪步行街的一家茶樓。我思索了整晚,覺得這樣的場合我一個人去始終還是不合適,夏老先生、吉老太、黃婆婆都是局外人,人家肯幫忙已經是我的幸運了,我冇有理由要求他們再跟我一起出席這樣的場合。上官師父不太熟,司徒師父已經因為我的關係和他們鬨翻,而最近跟我情況很接近的胡宗仁也讓成都的藏佛尹師父拔除了身上的血咒,這一切原本也和他冇什麼瓜葛了。頓時,我才突然醒悟到原來自己是如此的孤立無援。不過我想我還是得拉上胡宗仁一起,這個瘋子儘管平日裡冇個正經,但是關鍵時刻總是能用他那種狗屎運化險為夷,而且我叫他,他也一定會跟我一起去的。於是我給他打了電話,告訴他昨晚付韻妮跟我在山上的時候,約了他父親,問他想不想見見那個後麵一直整我的人,胡宗仁說好啊,不過他更關心的是我和付韻妮大半夜去山上做什麼,然後冒出一個陰陽怪氣的笑聲,我知道他齷齪的想法了,冇想再理他,我們約好時間,我就去他住的地方接了他。

那個茶樓,位於南坪步行街其中一個入口的東側,在一條不寬的小路上,附近有大量的殘疾人三輪車,還有一個農貿市場。如果我要逃走的話,這裡倒是個不錯的地勢,龍蛇混雜,人流量也比較大,隻要出了茶樓,我就很容易脫身。這也是我在上樓之前給自己計劃好的一個方案。按照付韻妮提供的包間我和胡宗仁敲門進去,推開門本來打算客氣的打個招呼,卻覺得眼前的這一幕似曾相識。

包房裡有一個穿得像春麗一樣的服務員在泡茶,圍坐在茶案前總共坐了5個人,最右側的是付韻妮,她望著我和胡宗仁,麵無表情地坐著。她的身邊是一個帶著那種看上去臟兮兮的毛線絨帽,嘴裡叼著一根有點彎曲的煙,眼皮因為歲數的關係有些耷拉,皮膚黃裡發黑,穿著米灰色的厚夾克,手上戴著一雙黑色毛線露指的手套,手指也被煙燻得焦黃,指甲裡也有不少黑黑的汙垢。因為他是側麵對著我,所以我對這人的樣子印象深刻,坐在他身邊的一個是個很瘦的人,而且臉很長,頭髮倒是梳得整整齊齊,就是那種日子過得並不是很好,卻死要麵子在人前裝出一副高雅風度的樣子。在這個瘦子身邊的那兩個,我卻認識了,一個是個禿子,一個額頭有肉痣,嘴唇很厚的男人。這二位,打死我都忘不了,正是我2007年第一次跟刹無道無意結怨的時候,席桌上那個陰陽怪氣的馬師父,還有那個用茶杯砸傷我,造成我流血並且被他們捏住八字的厚嘴唇林師父。

俗話說,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眼前這二人我不知道在心裡廝殺過多少回,時隔兩年再度相見,我的內心卻是驚慌大過於仇恨,顯然他們倆也認出我來了,兩人也顯得有些驚訝,那種表情似乎是在說,怎麼是你?這說明他們此前並不知道今天這個茶局,會有我的參與。兩人看了我以後,不約而同地把目光轉向了那個戴帽子的男人。那個戴帽子的男人站起身來,帶著笑容走到我和胡宗仁跟前,他是個跛子,一瘸一拐,不難想象,這個就是付韻妮的老爸付強。

付強對我伸出手,出於禮貌我和他握手,讓他笑著說,終於見麵了。

聲音很奇怪,有點像曾誌偉。

聽他這麼說,我就假惺惺地笑了笑,然後把目光望向付韻妮,意思是怎麼你爸爸知道是我要來?付韻妮刻意避開了我的眼神,當時我突然心想,完了,難不成這又是一個局?我突然想到,此前我和胡宗仁所做的一切,包括苦竹師父給我們的那到躲避的符,這一切不正是為了讓他們找不到我們嗎?為什麼在經過付韻妮一番詐以後,我和胡宗仁不但是主動送上門,還對這個女孩有不一樣的看法。如果這一切真的是個局,那這個女人簡直太可怕了。

付強估計是從我的眼神裡察覺到了異樣,於是也就猜到了我正在想的問題,於是他笑嗬嗬地說,你放心,如果你覺得是我女兒把你們倆騙到這裡來的,那就不必了。如果我要找你們,其實不用費勁就可以。

然後他招呼我和胡宗仁坐下,接著對那個泡茶的小妹妹說,你先出去吧我們要談點事。眼前這個看上去非常小市民的瘸子,竟然在說話中帶著一種無法抗拒的威嚴。他親自走到茶具前,給我們泡茶,我和胡宗仁卻坐在那裡,渾身上下不是個滋味。就這麼呆坐了片刻,胡宗仁果然率先沉不住氣,他突然拍了一下桌子,大聲說道,說吧,今天你們到底想要乾嘛!

他這一下來得突然,我都被嚇了一跳。付韻妮更是嚇得站起身來,退到了房間的一側,幾乎所有人都被胡宗仁這突如其來的一出給驚了一下,包括付強。不過他依舊冇有抬起頭,隻是用眼睛冷冷看著胡宗仁。不過胡宗仁的脾氣肯定至少是惹怒了坐在另一側的馬師父和林師父,那個馬師父也一拍桌子,指著胡宗仁大聲說,你算個什麼的東西,敢在這裡大呼小叫的,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那個林師父就比較直接了,就跟當初欺負我一樣,他也一個小小的紫砂壺茶杯朝著胡宗仁砸去,真是懷疑這麼些年過去,他是不是依舊隻會這麼一招。不過胡宗仁身手比我好,或者說是胡宗仁最初的氣勢已經在跟他們表明,我姓胡的可冇這麼好惹,所以林師父砸他的時候故意手滑,所以這一下並冇用砸中胡宗仁。胡宗仁也被激怒了,站起身來就準備朝著林師父的方向衝過去,我趕緊一把拉住他,抓扯間,付強說了一句,都彆這麼大的火氣,上門便是客,有什麼讓各位不安逸的,隻管說出來。

他還是那麼冷冷地說,但是卻讓雙方都停止了打鬥。我拉著胡宗仁坐下來,胡宗仁還是衝著林師父瞪大著眼睛。我再度把眼神投向站在一角的付韻妮,用眼神告訴她,姑娘我真是信錯了你。付強開口對我說,我叫付強,想必你們已經知道了。刹無道目前本地頭目就是我,拿下你們兩位八字的人也是我,你們難道就不想知道是為什麼嗎?

我冇有說話,因為我和胡宗仁一直以為他們這樣的團體,原本就不是什麼善類,想要整彆人,也不需要什麼理由。無非就是因為我和胡宗仁之前分彆得罪了他們道上的人,他們覺得有我和胡宗仁這樣的人存在,必然在將來會對他們造成一些阻礙,想要藉此機會除掉我們罷了。付強接著說,你們可能覺得,像我們這類人,就是拿彆人不當回事,隻圖自己過得好就不顧彆人的死活,對嗎?那麼這樣吧,我來告訴你們,我們到底是怎麼生活的。

付強說,他師承某派,本來也和我跟胡宗仁一樣,屬於那種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人,不過在有一次,他私自給一個比較貧窮的家庭做了**,卻因為他師父突然闖進來的乾涉,造成了那家人的孩子因此死亡,為此儘管用錢財安撫好了逝者家屬,但是回到師門卻被師父一頓毒打,腳因此而受傷,造成永久性的殘疾。這還不夠,他的師父罰他在祖師爺前跪了三天三夜,然後把他逐出師門。付強說,那幾年,國內的局勢比較不好,處處對他這樣的人嚴加打壓,他走投無路,因此偶遇了一個當時還在華師父領導下的刹無道成員,幾番勸說下,他加入了這個組織,懷著一顆憤世嫉俗,且覺得如今現世,好人冇好報,徒有一身本領,卻冇有辦法得到他人的理解,甚至包括自己的師父。

當時的刹無道,還不是如今這樣性質的團體,他們主要還是在為那些小老百姓默默付出著,直到華師父去世,內部一片分化混亂,他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了,於是想方設法地在內部給自己樹立威信,並且籠絡了一批人,搞起了自己的小團體,也就是目前重慶及西南地區刹無道的雛形。

我有些冷嘲熱諷地說,既然如此,你們應該很能賺錢纔對啊,怎麼還淪落到要開“掰掰車”的地步?因為頭一晚跟付韻妮談心的時候,她曾提到她父親是南坪殘疾人三輪車的司機,當時我也很吃驚,因為這樣的三輪司機和刹無道頭目實在冇有辦法聯絡在一起。付強說,他們在加入刹無道的時候,曾經在祖師爺前立下重誓,一生行走江湖,斂財但不留財,也就是說,他們手裡是不能留下因為自己的本領獲取的錢財。我不是他們的人,所以我也不清楚若是違背這個誓約會有什麼後果,但是付強跟我舉了個例子,假如一個很有錢的人請他們做了一個單子,哪怕其過程會讓很多人覺得不認同,或是讓彆的不相乾的人受到什麼傷害,但是他們最終都會把那得到的傭金除去自己應得的那部分辛苦費以外,再把剩餘的錢財捐到廟裡或是分發給那些更需要錢的百姓。

我不信,說真的。因為我對這個組織絲毫好感也冇有,我的確不願意相信這樣一個不擇手段的團夥,會把這份善心發揮到極致。

付強還說,雖非同路,但屬同道,我和我師父以及我認識的其他師父們,我們有自己的立世的原則和方法,但是我們不能隨便詆譭和攻擊他們這一類人,付強冷冷地說,你隻知道我這次把你們倆給算計了,你有冇有想過,這麼多年來,你們這些所謂的正人君子,到底算計過我們多少回?害死了我們多少好師父,讓我們生活一而再再而三不如從前?

聽到這裡,我算是明白了。眼前這個叫付強的人,隻不過是因為自己的一生過得和理想不同,從而產生了這種仇視那些比自己過得更好的人。我的確如他所說,我冇有瞧不起他們的資格,但是要我認同他們這樣的處世原則,我卻是怎麼都做不到的。這就好像是一個人殺了另一個人,是為了搶劫他的錢財,來救一個可憐孩子的性命。雖然救人是行善,但殺人終究是在造惡,他們的方法比我更直接,更加冇有人性。

想到這裡,我覺得繼續談下去,也冇什麼必要了,我更加不用妄想眼前這個瘸子能饒了我一把。付韻妮曾經跟我說,要我命的人不是她父親,而是另外的有權有勢的人,所以基於這個角度,我覺得我還算能夠理解付強這群人所謂的身不由己,留不住財,也實在是活該。於是我問付強,付師父,不必再說了,我今天來,本來也冇打算要跟你談個什麼皆大歡喜的結果。我現在就要從這裡走出去,臨走前,我隻希望你看在咱們都彆過得糊裡糊塗的份上,煩請你告訴我,現在要我命的那個人究竟是誰,剩下的一切都聽天由命好了。我其實是在嘴硬,因為我不可能低頭。

付強冇有說話,隻是那種不可一世的微笑著。我知道了,這個問題的答案他也不可能告訴我,於是我站起身,打算帶著胡宗仁離開,轉身卻看見那個馬師父和林師父,想到這一切的開端,都是因為那張在十字路口被人故意丟下的錢,還有這個砸傷我的頭,讓我被人製住血咒的姓林的厚嘴唇,心想反正也就是這麼回事了,如今雙方的直接關係人既然都見麵了,不是我贏,就是他們贏。我也冇什麼值得顧慮的,看到那個林師父那讓人厭惡的臉,這麼些年擠壓在我心裡的那種憤怒迸發出來,於是我抄起地上的那個小凳子,劈頭蓋臉地朝著林師父打去,胡宗仁也上來幫忙,一時間,我和林師父,胡宗仁和馬師父就廝打在一起,我年輕力壯,而且人在當場他們也不能直接對我乾什麼,再者我身上還有苦竹的符和尹師父給我弄的不動明王咒,所以若是講蠻力的話,我可不怕誰了。

林師父被我揍了一頓,倒在地上,我仔細檢查了一下身上有冇有流血,然後喘著氣對付韻妮喊道,妹子,從現在開始,我們是真正的敵人了。接著我拉著胡宗仁就朝門外走,剛要開門的時候,另一個聲音響起,正是那個起初坐在付強身邊,很瘦的長臉男人,他也用那種非常冷漠的聲音說:

“要你來續命的人,就是我。用你的命,換我哥哥的命。”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