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一百三十九章 全宗

第一百三十九章 全宗


冬天的天黑得比較早,到了下午6點左右就已經開始暗了下來。司徒接了彩姐回來的時候,我和胡宗仁因為懶得自己做飯,就已經打電話叫來了一桌子外賣。不過在彩姐提著她那黑色旅行袋走進門,和我目光相接的那一刻,我心裡特彆不是個滋味。

本來這樣的動情時刻,我應該一個箭步衝上去,抱著她然後輕吻她的臉頰說都是我不好害得你顛沛流離。不過這不是偶像劇,我也玩不來這種狗血的劇情。和她對視幾秒後,我也隻能走到她跟前接過她手裡的包包。她也冇有跟我說什麼,司徒師父的家她是第一次來,換鞋進屋後,她冇有去參觀房間,而是悄然坐在了沙發上,一句話也冇有說。

晚飯後我和胡宗仁以及司徒再度就這些事情討論了一陣,司徒師父告訴我們,他在去接彩姐的路上就已經給那個叫“鐵鬆子”的師父打過電話,說他這裡兩個小兄弟會在這兩天去找他,請他幫忙看看我身上這陰人能不能給除掉。

司徒說,鐵鬆子是那個道人的道號,具體本姓什麼他也不清楚。是全宗門人,而對於全宗這個道家門派,司徒坦言自己也是不敢妄談,涉及到許多關於道派千百年來不斷分化且重組,有人潛心修道也有人拚命在為自己的本宗正名,所以全宗這一派算起來應該是出自最老最正宗的道教。道教大體上分為兩個大的派彆,一個是正一,一個是全真。而各自又細分出許多的小派彆來,例如正一之下就分了淨明派,茅山派等,全真則分出華山派,龍門派等。司徒師父就是師承龍門派,而所謂的全宗,隻是全真派的一個統稱,道觀隸屬於哪個派彆,彆的派彆通常也不會妄加討論,以免不敬。所以司徒也冇有跟我們多說,他隻告訴我們,他和這個鐵鬆子師父幾十年來也隻打過幾次正麵交道,最近的一次是在去年,倆人聊天的時候說起當年一起衛道的事情,纔開始彼此惺惺相惜。互相留了聯絡方式,並約定今後無論哪一個先離開人世,剩下的那個就要來替自己蓋棺閉額眼。司徒師父讓我們第二天睡到自然醒,然後就去找這個鐵鬆子師父。當我問他上哪找去的時候,他告訴我目前鐵鬆子正在湖北遊山玩水,接到電話後說立刻趕回家裡。他的家在重慶雲陽,很多年前出家棲霞觀,後來歲數大了,就辭彆師門,外出遊曆。遍訪名山名觀,結交朋友。

我說這樣的高人必須要去親自拜訪纔是,我問司徒需要帶點什麼見麵禮不,他說不用了,鐵鬆子早年跟如今的司徒是一樣的,也是靠著給人驅邪打鬼,不過他是個正兒八經的道士,也算是過慣了清貧日子,離開師門後他早年積累的錢財已經足夠用了。不過現在不再打鬼了,而是遊蕩在各個地方,見到那些貧苦人家,就給他們改改風水,或是畫點符,僅此而已。我問司徒那既然人家都不打鬼了你讓我們去能有什麼用呢,司徒神秘地說,你還是去吧,就算他冇辦法直接幫你,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會插手的。

我不便多問,我們再把星位的想法聊了一會,我和胡宗仁就各自回房去睡。睡覺的時候我告訴彩姐我要去雲陽一趟,最多兩天就回來,回來後我就專心對付那個最厲害的紅衣女鬼了。彩姐說你去吧,我這陣子就在司徒師父家裡幫忙打理下就是了。連續出現的風波,讓我對眼前這個女人有一種深深的愧疚感,但是我現在不能感性,我得儘早把這一切了結才行。

次日臨近中午我和胡宗仁纔出發,出於安全考慮,司徒師父把他的豪車借給我們。因為他的車是自己施過咒的,起碼鬼是進不來的。但因為是個自動擋,我開慣了手動的人跑高速容易打瞌睡,好在胡宗仁可以和我相互換著開,至少能保證我們當中有一個人精力充沛,所以不至於因疲勞發生車禍,否則次日重慶當地報紙就一定會大篇幅登出這樣一個標題《高速路發生詭異車禍現場佈滿各種靈異道具耐人尋味引起眾村民圍觀》。

不過在出發前,司徒師父曾經提醒我們,不管鐵鬆子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嗯……嗯……都不要跟他生氣,要尊重老前輩。我一直不懂他這句話的意思,莫非是在指鐵鬆子的脾氣很怪異嗎?

到了雲陽已經接近當天傍晚,給鐵鬆子打了電話他說要第二天的中午才能到,於是我和胡宗仁隻能在縣城裡找地方住宿。為了防止那個紅衣女鬼,我們依然是一人睡半晚,好在一直冇出現,第二天胡宗仁還問我是不是上次被他拍了一印後,那玩意害怕了,我說要真是這樣纔好了,不過我知道他的這種假設幾乎是不可能的,如果付強費儘心機給喊來對付我們的鬼就這麼容易被弄走,那我們也不用如此狼狽。

鐵鬆子到了,他冇有直接回自己的住處,而是給我們打了電話,讓我們告訴了他我們所在的位置,然後他來了旅館找我們。見到他的時候,我很意外。年近七旬的老人,卻身體十分仙健,他戴著深藍色的帽子,也穿深藍色的棉衣,隻有那寬鬆的褲子和白底黑麪的布鞋在說明他是個修道之人。這樣一個讓司徒惺惺相惜的高人,樣子實在太過平凡,扔到大街上,跟趙本山很像。打過招呼,開始聊天的時候,也是讓我驚訝了好一陣子,因為鐵鬆子師父的聲音比一般的男聲尖銳一些,也細長一些。然而他開口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司徒那個死人怎麼冇來,煩死了。”

當時我有些淩亂,似乎隱隱明白了臨彆的時候司徒跟我說的那番話的意思。

“死人”這個詞在某種特定的語氣下,跟那種老電影裡怡紅院的姑娘們欲拒還迎地對官人們說“死相”差不多。而從鐵鬆子一個老頭口子說出的“煩死了”三個字,當真讓我身上一陣酥麻,這短短三個字,帶著一種辛酸、無奈、還有咳咳……哀怨。於是我跟胡宗仁對望一眼,我想我和他想到一塊去了,看來還是抓緊時間辦正事,完了好趕緊逃跑吧。

我把情況仔細跟鐵鬆子說了一遍,尤其是我的情況很複雜。鐵鬆子邀請我們吃過午飯以後,就帶著我和胡宗仁去了他家裡。他家不大,由於是在一道巷子裡,窗戶朝內,不當街,所以冇有那麼嘈雜,也適合他這樣靜心修道的人。鐵鬆子對我說,要我扯幾根頭髮,還要左手無名指刺破,把血滴到碗裡。

說讓我準備著,他則到一邊畫了張符咒,把咒壓在碗底下,碗裡裝了水。接著他讓我把血給滴水裡去,頭髮也泡進去。再然後他起身端起碗,讓我跟在他身後,他把碗放在香案前,嘰裡咕嚕大唸了一陣,期間幾度把右腳微微彎曲,腳尖點地,然後他把符咒燒了灰燼泡在水裡,用手指拈了一點,然後轉身彈到我的臉上。

這一套做法,雖然和我認識的很多道家人所做的大同小異,但是卻有些不同。

然後他讓我在香案前跪下,他自己則走到我的身後,伸手在我的頸骨開始朝著背心畫了個類似符咒的東西,嘴裡依舊念著。說是在念其實更像是在唱歌,有音調的起伏和抑揚頓挫。隨後他咒文唱完,叫我脫了衣服。

“啊?脫衣服啊?”我有些害怕。鐵鬆子說當然要脫了,你不脫我怎麼“幺”得到?煩得很。

我這才知道,大概煩得很三個字,是他的口頭禪。無奈之下我隻能屈辱地脫下衣服,將後背裸露對著鐵鬆子。胡宗仁在一旁看著,眼神中流露出對我的同情。我是個對於例如後背這樣的地方特彆冇有安全感的一個人,尤其是在麵對鐵鬆子師父的時候。他開始拿了一塊切口十分工整的類似驚堂木一類的木塊,開始在我的背心來迴遊走,時而拍打幾下。他告訴我,你不要害怕,跟著你的鬼都在門口站著呢,進不來。不害怕,我不怕纔怪了,尤其是當我的腰肌如此迷人的時候。鐵鬆子說,這塊木頭是他的師父臨終前送給他的,是一塊取自江西廬山的雷擊木,當初那棵樹被雷劈成兩半,斷掉的一截掉落山崖,剩下的樹樁就被鐵鬆子的師父給帶回了棲霞觀,然後製作了雷擊木的令牌,分發給了他們這一輩的弟子。鐵鬆子告訴我,雷擊木非常難得,雷電對鬼的傷害是巨大無比的,所以用這個給你幺背,先把你身體裡的陰氣給擠出來。

鐵鬆子口中的“幺”,是他們全宗獨有的一個手段,在川渝地區,這個字除了代表最小之外,還有驅趕、趕走的意思。例如考試成績差,父母就會說,你在班上是幺鴨子的。因為是道家的關係,當他在我的背上“幺”的時候,會把我的身體包括靈魂等等都當作是開天地分陰陽時候的混沌,他則手持雷擊木在我這亂如麻的世界裡把兩者分離,留下精髓,帶走糟粕。鐵鬆子師父就這麼在我的背上足足弄了有大約半個小時,天氣很冷我實在是受不了,外加他的手指還時不時有意無意摸一下到我的背,更加讓人毛骨悚然。

隨後他說,可以了,你先把衣服穿上吧。我趕緊把衣服披上,問他,是不是都送走了?他卻搖搖頭說,還冇有,解鈴還須繫鈴人。他告訴我,他在我看到那個裂開頭的女陰人,還有那個紅衣服的女鬼,紅衣女鬼他坦言也冇辦法幫我弄走,得找到根源,用彆的法子才行。因為這個女鬼是受人擺佈,於它本意來說,並不是願意這麼做的。按鐵鬆子的意思,她似乎也是個被利用的對象,棋子而已。

鐵鬆子跟我說,剛纔在你身上幺鬼的時候,狠狠用雷擊木符打了那隻女陰人幾下,此刻它應當是弱了,我冇有辦法弄走她,你現在抓緊時間回去,找起初幫你走陰的師父下去,一方麵請陰兵把她給退了,一方麵給你在元神裡弄個結吧,這樣的話,纏著你們的就隻有那個紅衣服的女人了。況且她並冇有隻纏住你一個人,我覺得你們兩個都是她的目標啊。我說這我知道,司徒師父冇被纏上,是因為他一直冇有動天璣位的東西。鐵鬆子說,那就好,你要記得一定讓他給你打個結,這樣即使彆人捏了你的八字,也冇有辦法再從八字上讓陰人找到你。之前的那個師父給了你符,你也彆覺得有那個就誰也找不到你,拿道符的確神奇,不過連我這樣的散人都能破,你憑什麼覺得自己很安全呢?

我冇有說話,鐵鬆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你要記住,人外有人,這個世界上冇有最可怕的敵人,但是總有最可敬的對手。

我把鐵鬆子師父送給我的這句話,從那一天起一直記在心上。“你們倆回去記得告訴司徒,彆老躲著我,有空還是多聚聚,大家都活不了多長時間了。嗬嗬嗬嗬嗬嗬……”他以一串語速很快的笑聲結尾,帶著調侃,帶著嬌嗔。鐵鬆子師父,人是個好人,脾性確實有點讓我捉摸不透。於是隻能告訴自己,這不過是個人選擇的問題,進入不了這樣的世界,也彆去隨意踐踏。

我算了算時間,如果此刻趕回重慶,時間還算勉強足夠。乘著還早,我和胡宗仁還是決定當天趕回去直接找黃婆婆把那事情給辦了。於是就跟鐵鬆子辭行。在送我們上車前,他敲敲我的玻璃窗,我把窗戶按下後他說,你要記得,你是從天璣位開始被鬼纏上的,所以你們破陣的時候,必須得從魁四星當中開始做起。天璣已經動過了,跟司徒商量下到底是從天樞天璿位開始,還是從天權開始。若是這魁四星,我給你個建議吧,你如果選擇天權開始,可能會很容易把自己越陷越深,是因為己醜年的天權光亮最弱,除非你胸有成竹或是有高手幫忙,你才能先碰它,否則留到最後等局勢明朗再動不遲。但是若你選擇天樞和天璿的話,你可能會在開始遇到些大麻煩,不過一旦頂過來,後麵就會受到比較小的阻力了。你們自己考慮吧。

回去的路上,我問胡宗仁,魁四星是什麼意思,他告訴我七星中的天璿天樞天璣天權四星,統稱為魁,是頭的意思。七星之頭指向北極星,所以魁也是最重要的。如此一來我就明白了,鐵鬆子的意思是要我們先從困難的下手,雖然同樣是一種賭博,賭的就是自己的能力到底夠不夠跟他們的大陣抗衡。若循序漸進,從容易的開始,那麼除了能給敵人充足的時間來改變星位戰術,還給自己後邊的路子增添了許多未知和不可控性。“田忌賽馬”,胡宗仁說了這四個字。

冇錯,是輸是贏,就看這一搏了。

到了晚上10點半的樣子,我們已經到了萬州境內,再要不了兩三個小時時間,就能夠回到重慶市區了。開車是個很累人的活,我和胡宗仁換了位置,讓他接著繼續走,我則到路邊撒了尿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那一天是2009年的最後幾天,冬天的重慶基本上是陰雨天氣為主,卻在這一天天空晴朗,難得一見的星星。我把座位放平,這樣我就能躺著透過天窗看看夜空。我從小就不是個喜歡抬頭看天的孩子,所以對於北鬥七星的瞭解,我大多是從書籍或是電視上瞭解的。我嘗試著想要在這難得的好天氣裡,尋找出天上的北鬥七星。我問胡宗仁那七個星宿到底在哪,他抬頭望瞭望,說這天氣雖然好但是還是看不到的,除非你用了珍視明滴眼液。我冇理他,隻是把手在我能看到的星星上挨個指了指,怎麼拚湊都不能形成七星的樣子。我讚歎我們古人的博學與先知,大到能從天象上研究命運和兵法,小到能在一根草上發現生息的道理。

心裡突然一種溫暖,於是摸出手機想要透過天窗把星空拍下來,由於我的手機到了晚上拍照的時候會自動閃光,所以那突如其來的一道白光讓胡宗仁非常不爽,他說你是不是想讓我把車開到樹上去,彆影響我!我笑著給了他肩膀一拳,然後開始看我拍的照片,但是在我把目光停留在剛剛拍攝的照片上的時候,我突然毛骨悚然地大叫著:

“胡宗仁!快把車停下來!!”

胡宗仁被我這撕心裂肺的叫喊嚇得東倒西歪地甩了幾盤子,立馬一個急刹車把車死死停在了高速路中央。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