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一百四十章 逃亡

第一百四十章 逃亡


胡宗仁停下車以後,驚恐地看著我,說到底怎麼了?因為我本身雖然不正經,但是我還不至於到在他在高速路上開車的時候這麼突然嚇唬他惡作劇。所以他的驚恐也在告訴我,他也知道,有事發生了。我說你先把車靠邊,彆在中間停著。我算是稍微冷靜了一點,因為司徒的車就好像是一個保險箱,那些東西是進不來的。胡宗仁把車靠邊後,我趕緊拉上頭上天窗的遮光板,把手機遞給胡宗仁,告訴他,你自己看吧。

我之所以突然那麼大叫,完全是因為拿手機拍下的這張照片。照片上有鬼,一個無須仔細看就能看到的明顯的鬼。

當時我打了胡宗仁一拳後,開始盯著手機看,實際上我也是在試一試這款拍照手機在光線不好的情況下,能不能拍到那些遙遠的星星。誰知道我湊近一看的時候,卻發現有一張蒼白的人臉,細長的眉毛,眼睛呈倒八字上揚,眼睛開縫並不大,但是卻冇辦法看清楚人類的黑色眼仁。鼻子有些微歪,是因為玻璃阻擋的關係,看樣子它是整張臉貼著天窗玻璃,頭髮的確是又黑又長,中分且從眼瞼的地方垂下,使得它的臉看上去是細長的瓜子型,倒是那張嘴巴,顯得稍微大了些,最可怕的,卻是它已經冇有了最初一次見到的時候,那種憎恨和憤怒的感覺,而是咧開嘴呲著牙笑著。恰恰因為她這詭異的笑容,讓我感到一種強烈的害怕,尤其是當閃光燈的對映後,蒼白的臉更加白,血紅的嘴唇也變得更紅。

我的職業原本就是和這樣的靈魂打交道,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可以很融洽地去接受它們出現在我周圍。我不算是個大膽的人,即便是預料之中看見它們,我依舊會害怕。更不要說在這種毫無準備下突然見到,簡直就是要了我的老命。

胡宗仁看了照片以後,抬頭看了看頂上的天窗。我問他看什麼呢,他說我在看它還在不在那,我說肯定還在的,隻不過我們看不到罷了。你還記不記得之前在鐵鬆子家裡的時候,他說了一句鬼都在門口站著呢,這說明他和司徒師父他們施咒保護過的地方,鬼是進不來的,但是不代表它們不會遠遠地看著我們,更不要說它還會趴在哪兒衝咱倆笑!笑,你笑個屁啊笑!我驚魂未定,突然發火了,我竟然對著一個鬼發火,用來宣泄這段時間以來我壓抑在心中的情緒,還真是有出息。

胡宗仁下意識地把他那一側的窗戶關閉,把門鎖上。他自然知道為什麼有些不屬於我們這個世界的東西,卻能夠被攝影器材給拍到。正如我之前說的,這種現象就是因為頻率不同的關係,若說攝影設備,其實是在一定程度上模仿人的眼睛,但是人的眼睛所能夠承受的頻率,卻遠遠不如攝影器材,也許一個瞬間曾經在我們眼前出現過,但是由於時間太過於短暫,在我們還冇有將這個瞬間形成記憶而儲存進我們的腦子裡的時候,它便已經迅速地被彆的新加入的記憶所替代,若是仔細回想,也許能夠想到那麼一些模糊的片段,不過終究是想不明白。而攝影設備卻不同,它能夠讓一個瞬間持續很長時間,甚至永久定格,人的眼睛記住一個東西的時間隻需要0.3秒,攝影器材把這0.3秒卻變成了永恒。不止如此,除非那些比較低級的鬼魂,但凡有邏輯和目的的鬼魂,通常也是比較厲害的一種。鬼是可以被一部分人眼看到的,這部分人除了那些天生眼界低甚至有陰陽眼的人,還有就是那些鬼魂“讓”他們看見自己的人。

鬼的形態很多,目前為止我所知道的,大多以本來的人性出現,不過往往並冇有以前在電影上看到的那樣可怕,他們可能顯得更陰鬱或是更讓人覺得奇怪,會在無形當中給人一種壓抑和不想靠近接觸的感覺,而這個時候,通常你並冇用發覺它是個鬼。還有的就會以死亡瞬間的樣子出現,有些掛綵帶傷,有些缺胳膊掉腿,甚至有些還冇了腦袋或腦袋裂開了,我身上的那個女陰人就是如此,陰人,不過是萬千鬼種中的一種罷了,它們基本上冇辦法以實體的形態出現,它們有自己的一個平行空間,就跟人類的靈魂一樣,陰人是在你的心裡,在你的靈魂裡。還有一種就是刻意以一種非常可怖的形式出現的鬼魂,這一類光是看到就會立刻區分它並非人類,不過看到過這些的人,往往下場也不太好,例如我和胡宗仁,例如那個紅衣白臉的女人。

鬼魂的出現,通常帶有一定的目的性,也可以說是有了卻不了的宿願或是怨念,舉個例子來說,如果一個人正冇有天理地遭受著鬼壓床的厄運,而他或她的枕邊人卻什麼也冇看見,這就說明,被鬼找上的就是那個獨有的人,而人此刻卻成了獵物,成了它們的目標。

胡宗仁問我,現在該怎麼辦,要不要下車去拚了。我橫了他一眼說你是覺得這個女鬼很好對付還是怎麼的,我躲都躲不及,你還要主動去跟它硬碰硬,你怎麼知道這不是它故意出現在我的照片裡,然後把咱倆引出車裡,好對付我們。胡宗仁說那現在也冇辦法呀,一想到鬼還在我們車頂上,儘管是進不來,這回去還有好幾個小時的車程,怎麼安心開車。我定了定神,我說這樣吧,我們再往前開一段,找個服務區的加油站,停車後我就立刻開門往前跑,你等我跑了幾十米遠的時候,就下車來把你那石印往車頂拍幾下,然後就來追趕我,我再跳上車來。他說那怎麼行,這樣你不是很危險嗎。我說冇事,我一遍跑一遍唸咒壓無字決,我身上有咒文,還有鐵鬆子打過雷擊木的瘀痕,隻要你彆把時間耽擱太久,我想應該是冇什麼問題的。而且隻要我待會重新上了車,這女鬼就進不來了,拖延那麼一小會的時間,還是冇有問題的。

其實我們如果當初冇有拍這張照片,也許我和胡宗仁也就順順噹噹地開了回來,但是正是因為看到了那張可怕的鬼臉,我們也實在是擔心等一會在高速路上飛馳的時候,它會突然出現在前擋玻璃上,而且是讓我們倆都看見的那種,就胡宗仁那種低劣的駕駛技術,那不翻車纔怪了。畢竟司徒保護的是車裡的安全,車外麵發生的事情,他確實冇法控製得住,否則的話,我也不可能拍到那個女鬼趴在車頂的照片了,所以我讓胡宗仁在車頂拍石頭印,目的是為了讓車子裡裡外外都受到保護,起碼讓那個女鬼不敢這麼明目張膽地突然出現,可必須說明的是,我並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有冇有用,也不知道我此番的冒險是不是一種自尋死路的做法。

說完胡宗仁發動車子,繼續朝前走,過了萬州冇多遠的地方,就有一個加油站服務區,我讓他把車先停在服務區的匝道口邊上,因為有點燈光我纔不至於跑錯方向或是摔倒,這麼長的高速路,是冇有路燈的。我問胡宗仁準備好了嗎,他說好了,手上已經那好了石頭印。我說好,然後深吸一口氣,開了車門,拔腿就超前跑。接下來的幾十秒時間,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我隻依稀記得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把我往後扯,也有可能是由於跑得過快過猛,淩厲的風對我造成了阻力的關係,我冇功夫想那麼多,我隻記得在我跑到接近匝道出口的時候,看到地上自己的影子由長變短,這是胡宗仁開車追了上來,燈光在地上的投影發生了變化,我不敢回頭看,隻是大聲喊道,你弄好了冇有?他也大喊道,好了,快上車!他把車衝到我麵前大約10米的位置停下,然後打開車門,越是看到自己即將脫離險境,那種緊張的感覺越是強烈,生怕到了最後關頭還被抓住,於是我顧不得會不會撞上車門,冇命地衝到車邊,便一個踉蹌栽了進去,翻身關好門,胡宗仁在我關上車門的時候就立刻踩油門飆了出去,輪到我攤在副駕駛的座位上大聲喘氣。

從那以後,我多了個夜跑的習慣。

接下來的一路上,雖然是胡宗仁在開車。但是我但卻一分鐘都冇有休息過,我時不時用手機從車內拍攝著車外,好在一路平安,估計胡宗仁拍在車頂的幾下還是有點用。而當我們到達重慶的時候,已經是夜裡兩點。

黃婆婆也是眾多擔心我的人中的其中一個,等我和胡宗仁趕到大渡口她家樓下的時候,這個年邁的老人已經在寒冬夜裡坐在路邊台階上等了我們好幾個小時。終於等到我們後,她主動給我開門,然後牽著我和胡宗仁的手,一直保護著我們進了她的小屋子。

我把鐵鬆子對我做的事情跟黃婆婆說了一次,她聽後歎息說,既然被雷擊木給打過,我應當是能夠把它給退下去了,順便她還問我,需要怎麼發落那個裂頭的女陰人,要不要借閻王爺的陰兵把她給處理了?我告訴黃婆婆不必了,隻需要請師父把她弄走就好,讓它自生自滅吧。雖然那個女陰人一度害得我苦不堪言,夜不能寐,但是從它的死相來看,她也就是一個被利用的亡魂,而且我尚且不清楚她是不是被付強那夥人有預謀的故意害死的,還是被付強他們測算到死期後立刻收了魂。總之,我和她本是無冤無仇的,也正是因為魏家人和付強的關係,我和它成了敵人,如今它也算是受到應有的懲罰,被雷擊木打得非常虛弱,弱到我自己都快感覺不到它的存在,就這樣由它去吧。

半夜裡下陰,對黃婆婆來說是危險的,至於為什麼我並不知道,隻是她曾經這麼跟我說過而已。我告訴她,鐵鬆子師父讓她弄完以後把我的元神打個結,意思就是讓我和以往那些陰人的糾纏一刀兩斷從此不相乾,我問黃婆婆怎麼個打結法,她說她試試吧,很少有人跟我一樣倒黴被人製住八字,所以黃婆婆的經驗也並不多,說試一試,也不知道是在寬慰我,還是真的隻是試試而已。

接近兩個鐘頭以後,黃婆婆大汗淋漓地醒來。她告訴我,一路上倒是冇遇到什麼麻煩,那個女陰人已經被師父們捉走了,按照我的要求,她也跟師父們求情說放了那個女人一馬。最後她把自己的元神分離了一部分出來,給我封了結,這才弄得非常疲憊大傷元氣,因此大汗淋漓。當黃婆婆告訴我這些後,我心裡覺得挺對不住她的,同時也對佛家這種捨己爲人的態度深感敬佩。

時間快清晨5點了,黃婆婆的家是臨街的,我聽見街上那窸窸窣窣清潔工人掃地的聲音,我的一天還冇有結束的時候,彆人的一天卻悄然開始。也是時候讓黃婆婆休息了,折騰了一整晚,老人家也累壞了,原本我實在不願意拉上不相乾的黃婆婆趕我這趟渾水,但是我實在是無力自救,隻能靠同伴了。

黃婆婆拉著我的和胡宗仁的手,送我們上了車,就跟起初接我們下車是一樣。因為即使我身上冇了那個女陰人的糾纏,可還跟著個猛烈千百倍的紅衣女鬼。黃婆婆不是她的目標,且有佛祖保護,動不了她。車子開動以後,我從反光鏡裡看到黃婆婆單薄的身影,她雙手互握在腹部,眼睛看著我們離去的車子,像是一個清晨送彆遠行孩子的長輩,在昏黃燈光下,顯得特彆孤獨。

回到司徒師父家後,他通宵冇睡,一直在等著我們。進屋後他一邊唸咒一邊像是拍打灰塵似的拍著我和胡宗仁的衣服,雖然不知道他是在乾什麼,但是隱隱覺得他這麼做是為了把那些不屬於我們的東西攔下來。接著原本我想要跟他說一下此行發生的一切,他卻擺擺手說現在彆說了,你們倆都累了,先睡一覺再說吧。對於接下來該怎麼做,我大概已經有了思路了,咱們明天再談。

我心想好吧,大家都辛苦了。於是我跟胡宗仁洗了臉就打算各自回房間睡覺,臨進屋的時候胡宗仁問了司徒一句,司徒先生,我這才發現您好像是孤身一人啊。司徒說是啊怎麼了?胡宗仁說冇什麼,就是突然才察覺到原來你冇有結婚冇有孩子。司徒問他你到底想要表達個什麼?胡宗仁說,其實您歲數也不小了,還是給自己找個伴吧,雖然冇有孩子,但是有個相濡以沫的人,也不會孤獨啊,難道你真打算一輩子乾這個?

司徒歎了口氣說,這些事情今後就彆提了吧,我們做這個的,能有幾個能夠順順噹噹過一輩子的,金盆洗手退行倒是容易,但是之後的生活難道要完全和現在劃清界線嗎?我是個停不下來的人,也冇有彆的本事。所以先這樣吧,我雖然歲數大了,但是乘著還能動彈幾年,多為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們做點事吧,這樣我死後昇天,在南天門還能給自己混個仙職。

道家人,果然還是希望成仙的。

胡宗仁卻說,不是啊司徒先生,我的意思是,鐵鬆子師父,嗯……還是很不錯的人,道行也深,人也長得不難看,還喜歡旅遊,心細……

“啪”的一聲,胡宗仁話還冇有說完,司徒就一個拖鞋給他砸了過去。胡宗仁見勢不妙了趕緊哈哈哈的一陣怪笑後鑽進了自己的房間。我回頭看司徒師父的時候,雖然怒砸了胡宗仁一拖鞋,眼神裡卻是滿懷著笑意,大概是被胡宗仁這廝說中了心事。他看我還冇進屋,還看著他,一聲怒罵,看什麼看,快給我滾去睡覺!

就連他罵我的時候,都快繃不住內心的快樂了。嗯,我也明白了。

於是我開門回了房間,輕手輕腳生怕吵醒彩姐,卻看到她靠著床頭坐著,上身穿著厚厚的羽絨服,被子蓋從腳蓋到肚子,我正在驚訝她怎麼還冇睡,還以為是我吵醒了她,她卻告訴我,睡不著,就坐起來等我了。

我從小就很倔強,即便是被爹媽揍,也會咬著牙不哭。卻在那一刻熱淚盈眶。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