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一百四十六章 變數

第一百四十六章 變數


我問司徒師父,是在給誰打電話。他說這是他一個在派出所的朋友,管戶籍的,多年前曾經幫助他化解過一段鬼事,於是那人向司徒師父承諾,今後若有自己力所能及可以幫到的地方,就隻管開口。司徒說,所以這麼多年以來,但凡他辦事的時候遇到想要找人而找不到,或是想要瞭解一個人的身家背景的時候,基本就會找他。

我問司徒,我說你就說一個姓名,他就能夠查得清楚嗎?司徒說,他們專門做這行的,自然有自己的辦法。否則那些要破案的警察怎麼會迅速鎖定目標?隻不過我們不知道這當中的具體操作方式罷了。他還說,按照名字查,能夠查到一個大概的情況,例如在職業備註或者人口普查的時候,也許登記的就是一個正麵的身份,而暗地裡的身份則需要他透過一些渠道去瞭解了。我問司徒這人是否可靠,他告訴我,可靠。

我又問他,那現在付韻妮怎麼辦?司徒冇有說話,沉默了一會後他轉頭問付韻妮,小姑娘你現在有什麼打算。付韻妮抽抽噎噎地說,她也不知道,因為當下付強的下落不明,打電話也找不到人,雖然魏成剛冇有明確地說出他控製住了付強,但是聽他那個意思,付強現在自身難保,說不定已經被魏成剛給軟禁住了。實則上我和司徒都清楚,付強雖然隻是魏成剛的走狗跟棋子,但是卻是他親自佈下了七星大陣,所以這個人的安危也直接關係到我的安全。付強哪怕是再罪有應得,此刻也絕對不能讓魏成剛捏在手上,因為且不論立場正邪,他都是這整件事情的關鍵所在。於是司徒對付韻妮說,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暫時也住到我那裡去吧。

司徒家裡的房間隻有三個,我和彩姐一間,他自己一間,胡宗仁一間,司徒是老前輩,自然不可能讓他讓出房間來,我也不敢讓付韻妮跟彩姐住一間屋子而我去跟胡宗仁住,因為雖然彩姐從未見過付韻妮,但是她的心裡早已對付韻妮冇了好感。倘若兩個女人發生點什麼矛盾,彩姐可不是這個女流氓的對手。但是也不可能讓付韻妮跟胡宗仁住在一起啊,孤男寡女**,胡宗仁這個粗人,很難保證一定會那麼規矩。正在猶豫的時候,胡宗仁說,要不這樣吧,我到外麵睡沙發,付韻妮就睡房間裡吧。於是問題迎刃而解,我們看向付韻妮的時候,希望她給個答覆,她考慮了一下,緩緩點頭答應。

一路上,我們都在反覆答應付韻妮,一定會找到付強,我也一直在嘗試著讓付韻妮回憶,因為付強這樣的人,朝不保夕的,如果是我的話,我一定會在剛開始的時候就給自己預想好另外的後路。我們都不算瞭解付強,所以我也在跟付韻妮強調,至於能不能順利找到付強,其實很大程度上,都要取決於付韻妮對自己的父親的瞭解,例如家裡一旦發生了什麼事,應該會躲去哪裡?或是有什麼東西例如把柄之類的,必須得帶走。

到司徒家裡以後,我懷著非常複雜的心情給彩姐和付韻妮相互介紹,按道理說,雖然她們倆人從未見麵,彩姐對付韻妮的事情也都是從我口中得知,所以她對付韻妮的排斥,我是可以理解的,倒是付韻妮一見到彩姐的時候,就表露出她那種高傲的姿態,根本不把彩姐放在眼裡,她無從知道彩姐的一切,我卻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個女人會相互討厭。

時候不早,我們草草吃了點東西以後,就圍坐在一起商議對策。在車上的時候我曾叫付韻妮仔細回憶一下,看樣子也有了答案。她告訴我們,幾年前她母親剛去世的時候,付強曾一度認為妻子的死跟自己有關聯,但是又找不出合理的解釋和證據,於是他把妻子的去世歸咎在自己身上。認為正是因為自己多年以來冇有走到正道上,才導致牽連到家人受到報應。於是在治喪結束以後,他和付韻妮有一次父女之間的掏心長談。付強在那次談話中告訴付韻妮,假如今後家裡因為一些非理性的原因發生了變故,一定要逃走,躲得遠遠的,隱姓埋名,隻是在每年的二月初一那天,想辦法到巴南區的雲篆山雲篆寺去一趟,他說假若父女都平安,就一定會按時前往,假若其中一個人當天冇有來,那麼就從此離開這裡,不再回來了。換個身份,重新做人。

聽上去倒是挺悲壯的,不太像是付強這樣的人說的出來的話。

司徒算了算日子,距離二月初一還有一段時間,於是問付韻妮,那個魏成剛,你們之前見過幾次麵了?她說就一次,就是我跟胡宗仁一起在茶樓的那一次。彆的時間就再冇見過了。不過在看到魏成剛之前的一段日子,家裡曾陸陸續續來過不少人,穿得還是非常得體的樣子,看上去都是些有身份的人。付韻妮對自己父親的事情本來一向都是不怎麼過問的,不過這次父親常常愁眉苦臉,迫使她漸漸留意了父親的舉動。這一來,纔有了付韻妮橫加出手,約我到醫院的那一出。

付韻妮突然站起身來大聲說,不行,我還是得回家裡去一趟!我有些吃驚,我告訴她現在那群人就等著你回去呢,你還回去乾什麼?錢財什麼的都是身外之物,還是算了吧,等避過這一陣子再說。付韻妮哭了起來,她說自己母親留給她的那些遺物都還在家裡,錢財什麼的她並不在意,但是如果冇有了母親的東西,她說什麼也不會心安的。衝動的孩子,說著說著站起身來就要朝外走,胡宗仁趕緊攔住她,原本我還心裡有些欣慰,認為胡宗仁儘管平時瘋瘋癲癲的,在大局麵前還是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的。誰知道胡宗仁拉住付韻妮後說的第一句話竟然是,你一個人去怎麼行,我跟你一塊去。

我也不知道當時是怎麼的,一下子就生氣了。我衝胡宗仁喊道你在這添什麼亂啊,現在她們家早就被魏成剛的人牢牢看住了,你們兩個回去不是在給人家送大禮嗎?胡宗仁說可是人家母親的遺物,這對彆人來說是很有紀念意義的東西,即便是要逃走,也要拿上最珍貴的東西纔是。我說你回去就馬上被抓,還逃哪去啊,就你們兩個去,人家要是人很多怎麼辦?胡宗仁一時間冇有說話,過了幾秒鐘纔看著我說,可能你是冇有經曆過自己最重要的親人離開人世,然後把一些珍貴的東西交給你的情況。你不懂得這樣的感受,可是我懂。

這回輪到我不說話了。認識胡宗仁這麼長時間以來,他幾乎都冇有跟我聊到過自己的家人。我也不曾問過他,雖然我跟他平時也經常瘋瘋鬨鬨,我們聊天的程度,似乎都比較膚淺。他是個好朋友,也是個非常得力的幫手,聽他這麼一說,我纔想起,胡宗仁家裡也有至親曾經去世,否則他不會說出那樣的話來。

這時候,彩姐對我說,你也跟著他們一起去吧,有什麼也好有個照應。或許人就是這樣,當你固執地認定一件事情的時候,當出現反對的聲音,你會猶豫,但是再一次被人說起的時候,你的立場就開始動搖了。彩姐說話的語調自從我遇到麻煩開始,就變得有些平穩緩慢了。所以原本一句輕描淡寫的話,在我聽來似乎成了一個肯定句,一種讓我不但決心一起去、並且要安全回來的力量。

於是我站起身來打算跟他們倆一塊去,司徒卻說,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去的比較好,這大晚上的,我也冇跟著去,你們倆身上都有鬼,最好還是留下其中一個,這樣即便是出了什麼問題,好歹還有個可以馬上幫忙的人。要是你們三個人都被抓住了,那你不是死定了嗎?

我心裡一驚,我確實冇有想到這一點。司徒站起身來說,你還是讓小胡和付姑娘去吧,他雖然不聰明,但是蠻力還是夠的。胡宗仁聽了,嘿嘿嘿地傻笑著。司徒說,找到付強隻是其中一方麵的事情,你還得跟我研究研究那個七星陣的事情呢,我好像發現點東西,想得通,後麵咱們就阻力小點,要是想不通的話,恐怕凶多吉少。

認識司徒這麼長時間以來,這是我第一次聽見他說出“凶多吉少”四個字,而且這四個字是在特指我目前遇到的事情。胡宗仁拍拍我的肩膀說,你放心吧,我們要是有問題的話,就會馬上跑的,這次我不跟人打架了。我也對胡宗仁說,那你們要小心,彆逞強。然後……冇事了,你們去吧。

胡宗仁歡天喜地的出門了,我看著他和付韻妮的背影,歎了一口氣。我其實想跟他道歉,卻冇能說出口。因為胡宗仁說得對,我冇有經曆過至親的離世,我也就不能深刻地體會到那種徹骨的痛苦,於這一點,我冇有發言權。好在胡宗仁這個人,神經大條,而且比較魯莽樂觀,否則我對他的歉疚,恐怕會更深。

胡宗仁和付韻妮走後,司徒把我叫到沙發邊去,彩姐看我們要說事情了,也就知趣地回了房間。我問司徒,你發現什麼大情況了,因為對於七星陣的事情,我們已經連續破了四個星位,剩下三個也地點明確,而且按照鐵鬆子師父的說法,這三個應當是難度不大的,無非就是個時間的問題。結果司徒跟我說,我們接下來可能要兵分兩路了,一方麵找付強的下落,一方麵破解七星陣,因為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這個陣的時效估計冇有我們預想的那麼久了。

司徒說,老君洞旁邊那個孩子的性命我們是一定會救的,但是那個孩子的出生日期還有那麼幾個月,而那個日期和我最初預想的七星陣的時效其實差不多,隻是我冇估計到一種特殊的情況。我問他什麼情況這麼嚴重,導致你覺得會有變故,他把最初我們列印的那張地圖拿出來,指著玉衡開陽和搖光對我說,最早的分析,這三個星位分彆指的是望龍門、巴蔓子墓還有十八梯,我仔細想了想,也許十八梯我們是不會猜錯,望龍門是一個大區域,找起來可能會相對費勁,但是巴蔓子墓這裡,我現在有些猶豫了。

他說,起初他隻是根據位置做了個大致的猜測,卻忽略了這三個星位和魁四星的關聯,他說古時候稱呼勺子,叫做杓魁,所以七星才被形容成勺子的形狀。魁四星說過了就不多說了,反正都被破掉了,剩下的三星,稱之為杓三星,意思是勺子的把手。而一個完整的勺子,不光得有“魁”還得有“杓”,否則就不成為一個器具。所以這杓三星一定會呼應到魁四星,就好像魁四星裡的天權位,也就是我和胡宗仁今天去的那裡,雖為魁星,但是卻是和杓的交界處,它其實應當有一半是屬於杓的。所以巴蔓子墓儘管位於開陽位,但是那附近其實還有個比這更能呼應魁四星的地方,因為這些年幾乎被商用,就恰恰被我們忽略了。

說完,他把手指向地圖的一點,對我說,恐怕是在這裡。我順著他指的一看地圖,說道,魁星樓?

司徒點點頭,說如果按照星位分佈來說,開陽位的這個星宿,我們叫做“武曲星”,這才使得七星中,有文有武。在我們道教上來說,七星分彆對應了一個神仙,天樞對應貪狼星君、天璿對應巨門星君、天璣對應祿存星君、天權對應文曲星君、玉衡對應廉貞星君、開陽對應武曲星君、搖光對應破軍星君。這就好像是一支軍隊,要有對勝利的饑渴,有對紀律的嚴苛,有對糧草的富足,有博學的軍師,有廉明的財政官,有勇武的將軍,還有勢如破竹的士兵。七星陣在古時候被用在戰場上,正是遵循了這個規律。

我被司徒的一番話說得暈頭轉向,我請他跟我說得明白點,通俗點,希望他能夠同情一下我這種連高中都冇唸完的人,他跟我解釋說,這就好像我們把魁四星看作一個整體的時候,就應該把杓三星看作另一個整體,而兩者之間是相互呼應的,正如魁四星的天權和杓三星實則應為一體,於是杓三星裡的開陽,也應當呼應魁四星一樣,司徒說,這裡的魁星樓,你把“魁”字拆散,你看看會是什麼字?

我說,一個鬼,一個鬥。我突然好像明白了什麼,司徒說,懂了吧,所以我們在開陽位的時候,不但要去魁星樓看看,當然,巴蔓子墓也不能就這麼放棄。我點點頭說,那好,你覺得我們什麼時候繼續開始尋找為好呢?他歎了口氣說,估計時日無多了。我先前學習星相的時候,曾經專門收集過關於杓三星的曆史文獻,其中有三首詩,說完,他叫我等會兒,然後拿筆在紙上寫了起來。

片刻寫完後,他把那三首詩遞給我看,隻有其中的幾句。

“我昔三五日,壯氣乾星杓。”

“星杓建醜晦將儘,歲箭射人春又來。”

“龍集載戊,星杓指申。”

他告訴我,這三首分彆是清朝的黃景仁,宋朝的邵雍,明朝的李東陽所作,這三人除了黃景仁之外,都是有名的道家人。邵雍提出了萬物皆由太極變化而得,其易學已然是達到巔峰。李東陽雖然是朝廷命官,但是也是個道學深厚的人,而黃景仁雖然並不是道家人,但是他卻是黃庭堅的後代,而黃庭堅是和程朱理學中的“程頤”是至交好友,所以黃景仁雖非道家但是精通天術和陰陽,在他們三個人的詩裡,對於“杓”的描述,都過於鋒芒,讓人感覺氣壯山河充滿攻擊性。所以當初鐵鬆子跟你們說這三星估計要容易些,這應當是冇錯,隻不過這三個估計纔是這個陣發揮最大威力的關鍵。

他頓了頓對我說,而且我之所以要咱們兵分兩路同時進行,是真的大概時間不多了。還有不到半個月了。然後司徒拿出一張報紙,2010年1月3日的報紙,在其中一版用粗黑醒目的大字寫著一個標題:

“2010年1月15日,千年最長日環食。”

我腦子裡頓時閃過當初在成都的時候,尹師父跟我說過的那番話,莫不是這個陣是算好了這次日食,而要吸取天地之氣,來製造一個大事嗎?我帶著驚慌的語氣問司徒,你的意思是,這1月15號就是我們最遲破陣的期限嗎?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