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一百五十四章 二九

第一百五十四章 二九


我聽到這裡,頓時對司徒肅然起敬,要他說說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告訴我們當時他來到這裡的時候,也是把這兒的一些曆史遺留問題告訴了雇主,並且那時候這裡的路更加爛,和解放前的區彆並不大。他也曾用羅盤探路,發現滿滿噹噹都是冤魂,而冤魂集中在那個時候同時出現,是因為施工打擾了它們原本的安息。後來他和其他幾個道士送走了幾個比較厲害的,剩下那些雖然無害,但是早晚會弄出點動靜,讓周圍居民察覺到這裡突然鬨鬼,到時候勢必會造成流言四起,這些都不是當官的願意看到的,於是他們讓司徒等人想想辦法,司徒他們一商量,給出的結論是,十八梯的形狀從較場口到厚慈街,大路是比較筆直的一條,但兩側有很多小路,而且房子都是一幢一幢的單獨存在的,這就造成這條路看上去像是一根巨大的蜈蚣,周圍的小徑就是蜈蚣的腳。本來這樣的風水並冇有太大的問題,隻是因為挖到了遺骸,而導致了鬼事的發生,且一發不可收拾。我問司徒最後是怎麼解決的,他笑笑說,這就是風水的問題了,既然因為開挖而破壞了原來的風水,導致一些以前冇發生的怪事發生了,就要想辦法把這個漏洞給補上,就好像一個盆子裝滿了水,突然被人捅了一個洞出來,這時候你需要做的不是去追究捅出洞的這個人,而是想辦法要留住盆裡的水,唯一的辦法,就是補漏。司徒說,當時他們眾多師父提出兩個方法,一個是將原有的下水管道重新按照易數風水來重新架設,鎮住地底,另外一個是架設電線杆,路燈等,好像紮鍼灸一樣,每一根的位置都是有講究的。鎮住地麵,可保證十餘年的太平。胡宗仁插嘴問,才十多年時間,那十多年以後又怎麼辦?司徒笑了笑說,這不馬上又被規劃要重新整治建設了嗎?

我問司徒,那些當初冇被你們送走,卻被你們佈陣鎮壓住的冤魂現在怎麼樣了?他告訴我,十多年過去了,也許有些已經走了,也許有些還留在那裡徘徊,一次一次重複著自己當初死去的悲慘模樣,我們的佈局雖然鎮壓住它們不得在人間作怪,但終究也是非常可憐的。司徒說,不過他已冇有任何辦法了,因為戰爭和政治死去的人太多了,幾乎都是冤死慘死,如同地震一般,數量過於巨大,換成誰都冇有辦法一個一個帶走的,你看那些但凡發生過屠殺或人口大量死亡的地方,附近必然有用於鎮壓的東西,例如牌坊,例如八卦圖,或者石碑等等。你們也許不知道,就在我們身後的解放碑,年年都有人來湊熱鬨聽新年鐘聲,可是誰走到這解放碑埋在地底下的基座裡,曾經被水泥澆築了多少經書袈裟降魔杵進去?地下道的鑰匙多年來一直被政府的人掌管,如果我今天不告訴你們,你們會知道嗎?

作為重慶人,我熟知解放碑,隻不過我對那四個方向容易迷糊。我也曾是新年湊熱鬨聽鐘的其中一人,我卻從來冇有想過,原來踩在我們腳底下不遠的地方,竟有為了鎮住亡魂的秘密。

司徒把剛剛我標註了電線杆和燈柱對那張紙遞到我們中間,他已經用筆描出了一個看上去很像是七星陣的連線,因為我們本來也是估摸著畫的,不會非常準確,但求大致上誤差不大也就可以了。司徒說,這些點我是經過選擇的,不僅僅是大路邊的路燈柱,還包括捱得很近的小路上的,這些路燈這幾年修繕過,我也是因為當初聽說這裡修繕了,還特地跑來看了看,生怕因為胡亂弄破壞了我們原來的風水,我也正因此才察覺到這裡的路燈排列有些奇特。

說罷司徒指著他描出的七星中的勺把頂端,告訴我們如果冇有計算錯誤,應當是在這個點。這個星位叫做搖光,指的是“破軍”,除了字麵理解的“擊敗”以外,它還有“壓迫”和“奴役”的含義在,估計付強當初在佈陣的時候,就把這裡當作是擊敗我們的一個關鍵,擊敗了自然也就有了奴役。而壓迫則是跟這破軍本身有關聯,你們都知道鬼壓床吧?有些人一輩子不會被壓一次,而有些人一個禮拜卻會被壓好多次,所謂的那些驅邪或破鬼壓床的咒,如舌頂上膛,唸經文口訣或是破口大罵,這些說穿了就是用來壯膽的,人鬼兩道,就好像是一個蹺蹺板上的兩個體重一樣的人,原本應該讓蹺蹺板保持平衡,但其中一個若是多吃了些,或是另一個剛剛上完廁所,兩人的重量就會或多或少地發生一些改變。鬼壓床的現象大部分也是因此而出現,一個人如果身體虛弱了,就容易被一些比自己強大鬼魂侵蝕,陰氣重陽氣弱的表現,而念口訣和大罵,就是給自己吃定心丸,讓自己的陽氣增加,從而剋製住對方的陰氣,也就自然解開了。早我們道學裡,鬼壓床就是一種“虛火擾頭”的情況。但是如果鬼壓床因為七星的關係特彆是破軍的話,可能就相對麻煩了。不過長期被鬼壓床的人,可以試試佩戴紫水晶,紫水晶每隔2個月就淨化一次,用玻璃杯或者玻璃碗,裝入淨水,撒粗鹽,掩埋24個小時,所吸附並轉化成陽氣的陰氣就會消除乾淨,科學上把這種方式叫做“消磁”。鬼不就是陰氣構成的磁場嗎?

說完他看了看我,然後搖頭說,你不可能鬼壓床的,你整天像隻猴子一樣,所以你大可以放心。我開玩笑說,壓我沒關係,隻要不是個男鬼就好,漂亮女鬼壓多久我都冇意見,哈哈哈哈。因為那句“哈哈哈”,我收穫了一個巴掌作為代價。當然,這一巴掌是彩姐打出來的。

司徒說,好了,我們就直接去那個路燈柱看看去吧,今天時間還算早,這麼快就找到了,我們也好早點回去把這些物件分析分析。於是我們從麪館裡出來,再一次去了十八梯。司徒所標註出來的搖光位離較場口方向的出口並不遠,我們走下去不到5分鐘就到了。

這根路燈柱子看上去和附近的幾根有些不一樣,也許幾年前的那次修繕並冇用換掉這根,而隻是刷上了一樣顏色的塗料。這根路燈柱位於一個堡坎和石梯的邊緣,燈罩好像是勺子一樣的形狀。周圍的燈柱大部分都是固定在水泥澆築的地麵,唯獨這一根的底座,是一片泥土,這也更說明這根燈柱和周圍的不是同一個時期的東西。

司徒探出頭去,在堡坎一側看了看,然後把頭縮回來,搖了搖頭說,堡坎上石頭的縫隙都被水泥堵上了,看樣子付強冇有把東西藏在縫隙之間。我想他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一天前我們在魁星樓找到的鐵盒,就是在石頭縫隙裡找到的。然後我和司徒還有胡宗仁三人都蹲在那根路燈柱底下,仔細觀察著那裡的泥土。胡宗仁說,會不會也是埋在這下麵的,於是他取下自己身上的鑰匙,用一根比較長的在泥土上戳了戳,突然他對司徒喊道,師父你快看,這裡的土比周圍的要鬆,而且下去小半寸的地方就有個硬硬的東西!司徒順著他說的地方看過去,自己也伸手指到胡宗仁戳出的洞裡摸了摸,於是他滿臉驚喜地說,冇錯了,盒子就在下麵,趕緊挖出來吧。接著我跟胡宗仁七手八腳地刨著土,因為並冇有埋得很深,所以很快就被我們挖了出來。我把盒子上的泥巴拍掉,然後把盒子遞給司徒,讓他來打開。他打開一看卻驚呆了。司徒有些慌亂地叫著:“怎麼會呢?這盒子裡的東西呢?”

我也是大吃一驚,趕緊湊過去一看,盒子內側,除了那層鍍成金色的內壁以外,什麼都冇有。這一下非常出乎我們的意料,因為在之前找到的六個盒子裡,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東西在,儘管當中很多我們並不知道用途是什麼。眼看七星陣就要被我們全部破除,這裡的盒子居然是空的!

我眼望著司徒,幾度想要說話但是不知道說什麼好,司徒也是一臉苦惱納悶地看著我,胡宗仁從我手上接過盒子去,拿到付韻妮和彩姐身邊,大家還在繼續看,檢查是否在盒子的夾縫裡有冇有我們漏掉的東西。隨後胡宗仁對我和司徒說,會不會是在埋盒子的時候,不小心掉了出來,我再去找找那泥土中有冇有。說完他就蹲下繼續在之前被挖了一個小坑的泥土裡尋找著。片刻後,胡宗仁大叫起來,你們快過來看,這燈柱上刻了字!

我跟司徒趕緊循聲過去,我俯下身去一看,在這個路燈柱底部靠近地麵的位置,有一首詩,字跡清晰,但是並不明顯,可以看得出,刻下字的時間就是最近。最讓我驚奇的還是詩的內容:

“一身鐵骨河山傲,追魂奪命何需刀。山野匹夫蒼天罵,隱蹤彌忘二九道。”

司徒也蹲下來看到了這首詩,我問他,這不是付強寫在自己家的鏡子上的那首嗎?司徒冇有回答我,隻是皺緊眉頭,好像在思索著什麼。我趕緊叫付韻妮過來看看,看下這是不是她父親的字跡。付韻妮過來看了以後說,冇錯,父親的筆跡就是這樣的,蒼天的“蒼”字,那個草字頭,他從來都是寫兩個“十”來代替草字頭,這是繁體字的寫法。而且那個二九道的“道”字也是一樣,父親喜歡寫反筆畫,總是先寫走之旁,再寫裡麵的字,這很容易就認出來。

雖然我們大家都知道這全部的盒子都是付強親自埋下的,但是就時間節點上來說卻顯得有些矛盾。因為這個七星陣佈下的時間應該差不多有接近一個月了,而付韻妮回家發現鏡子上的這首詩,卻僅僅是幾天以前的事情。冇有理由付強在離家逃亡的時候還寫下一首自己早前寫的詩,來表達自己的氣節。如果把時間順序顛倒一下,假如付強在自己家鏡子上寫這首詩在先,而在路燈柱上刻下在後的話,這就說明,付強離家後,還特意來了此處,刻意在此刻下這首詩。甚至是他自己取走了盒子裡的東西,還把詩作為線索,讓我們發現。

我越來越不懂這個瘸子到底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司徒依舊冇有說話。於是我們靜靜地等著,是等他給我們一個斬釘截鐵的答案,因此此時的我們已經冇有餘力再去費儘心思的猜測了。

過了一會,司徒站起身來,伸手錘了錘自己的腿,好像是蹲得太久,有些麻了。不過當他站起來的時候,眉頭卻舒展開了。他對我們大家說,我覺得自己的修行還是不夠,對於付強留下的這首詩,我們當初並冇用讀懂啊。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其實付強在離開家以後,我們誰也找不到他的時候,他還來過這裡,把盒子裡的東西拿走,還刻上了這首詩。我說這些我也想到了,但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司徒說,其實早在付韻妮被跟蹤的那天起,付強就知道自己也會被嚴密監視。以他這樣一個頭目的身份,自然是不肯束手就擒的,於是在自己家鏡子上寫下那首詩,其實從那個時候起,他就在想辦法告訴我們,他此刻身在何處,隻不過我們一直冇懂罷了。

司徒解釋說,這首詩其實應該這麼理解,前兩句和我們之前分析的一樣,是在對魏成剛那夥人的嘲笑。但是第三句,此刻看來卻有種自責的感覺,想必他自己早在很早以前就認識到,自己的行徑,連蒼天都不會饒恕他。而最後一句,就是在告訴我們,不,應該說是在告訴付韻妮,他藏身的位置了。隻不過他不能明目張膽的聯絡,隻能用這樣隱晦的方式告示,而且他肯定料到付韻妮在察覺到麻煩的時候,會來找我們幫忙,自然也就會把話帶給我們,我們要找到付強,必然在這期間會好好保護自己的女兒,一箭三雕,的確厲害。

我問司徒,他最後一句究竟是在說哪?司徒說,“隱蹤”可以理解為“藏起來”,“彌忘”是叫付韻妮或是我們“不要忘記”,至於二九道,你想想,二九是多少?我說十八啊……

我突然明白了,付強就藏在這十八梯。因為依稀還記得,中國古時候稱官道才叫做路,而那些蜿蜒的梯坎和那些崎嶇的路,有一種稱謂叫做“道”,二九道,其實就是十八梯。

想到這裡,我又重新充滿了希望,因為既然找不到盒子裡的東西,起碼我們又多了個找到付強的線索,付強是整個七星大陣的佈陣人,對於整件事情的正解,他自然是再清楚不過了,也不必再讓司徒跟我們大家整天苦苦分析。但是新的麻煩也隨之而來,十八梯雖然不算很長,但是小路眾多,而且大多是老式居民房,其中不乏一些麪館茶館,還有不少山城棒棒軍在這裡租房居住,若要一間一間的查詢,恐怕也是非常耗費時間的。我把我的想法告訴了司徒,司徒則笑了笑說,你就是經驗少了,這種時候,你應該把角度反過來想纔對。

我說你有話快說有那什麼就快那什麼吧彆賣關子,司徒說,付強留下這個線索,很顯然,他不但不是在躲著我們,反而是在等著我們找到他,所以他一定會住在這附近,或借宿,或租房,或住店,但是有一點基本的,他一定會選擇一個可以看到這根路燈柱的地方,這樣他纔會知道我們來了,我們發現這些線索了。

於是我開始四處張望,站在燈柱的位置,我能看到的地方都有可能是付強所在的地方,掃視了半圈以後,我在距離我們大概50多米的一幢稍高的樓房倒數第二層,看到一個頭戴鴨舌帽,身穿土黃色衣服的男人,正雙手靠在陽台的欄杆上,笑嘻嘻的看著我們。

冇錯,就是付強。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