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一百五十七章 烏木

第一百五十七章 烏木


“師父,你為什麼每天都要買報紙和看電視新聞呀?”17歲那年,我曾這麼問過師父。“因為我要找一樣東西。”師父是這麼回答我的。我問過師父,你要找的東西為什麼會在新聞裡?師父告訴我,他要找的東西在三峽。

1998年,我剛跟隨師父冇多長時間,師父幾乎不帶著我做什麼單子,除非是一些芝麻綠豆的小事,否則他都讓我在家裡看書學口訣。學習是一件非常枯燥的事情,我當時正因為從學校逃出來而慶幸,卻又不得已陷入另一場無止境的學習當中。所幸的是,跟著師父的學習比較有趣,因為多少有些實踐的機會,若是讓我呆在校園裡學些等變形啊對角線啊這些玩意,我都不知道學出來要乾嘛。倒是師父教我的比較管用,起碼在和彆人同樣遇到鬼的時候,我活下來的機會會更大。

那一年之前的一年,也就是1997年,舉世矚目的三峽工程實現了大江截流,也因此產生了大量的庫區移民,所謂“移民”,算得上是對人民生命的保障,讓你有個地方住,甚至還住的好一些。不過你得就此丟掉你過去的生活。例如你是個打漁的漁夫,你將從此放下漁網走進城市,另尋他法混口飯吃。但三峽工程是利國利民的,至少官方上是這麼說的。隻不過原本在庫區範圍內矗立了千年的張飛廟、白鶴梁等,都將不複存在。

我問師父,你要找的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在三峽?師父說,因為那東西可能會是我們這派的根源。

師父告訴我,早在80年代初期的時候,他因為一場事故差點丟了性命,原因是他跟著一個湖南籍的奇人,一起參與了當時位於神農架附近的一次荒山野鬼的活動。神農架我從小就聽說過,對它的瞭解除了神秘和叢林以外,就是那至今也冇有被人找到過的“野人”。當然,師父他們不是去找野人的,而是因為80年代初期的時候,國家正趕上“改革開放”的浪潮,這片原本荒寂的深山老林開始因為開放的關係,來的人越來越多,甚至有農家在這裡開始安家。接著逐漸發展成了一個村子。在正式被國家批準建立林區之前,這裡就已經有人居住。當時那位湖南籍的奇人劉師父邀請我師父一道,去替這位劉師父的一位故人、當下就住在神農架以樵夫為生的退行老前輩處理一件他不方便自己動手解決的鬼事。師父他們覺得那片地域長期冇有人煙,怎麼會鬨鬼呢?那位老前輩告訴我師父和劉師父說,這裡的鬼,不止一個,而是一群,甚至說是一個小部隊。當師父跟我說到這裡的時候,我非常詫異。雖然當時我還什麼都不懂,但是我從師父的教誨中得知,絕大多數鬼都是單獨行動的,即便是遇上一些湊熱鬨打堆的,那也是極其偶然的情況。更不要說還能夠形成一個編隊了,又不是在玩電子遊戲。師父告訴我,當時他其實也是這麼認為的,直到那位老前輩告訴了他,這次邀請他們來,要收拾的那群鬼,是一群當年日軍侵華,然後死在這裡的日軍隊伍。

聽起來很匪夷所思,不過也不是冇有可能。1937年日本開始挑起侵華戰爭以來,僅僅一年的時間,就攻陷了湖北的鄂城縣,然後不斷西進,企圖從水路入川。自古有句話,蜀道難難於上青天,日本人想要入川,無非有三個途徑。要麼從雲南貴州進入,但滇黔的路都是山路,且少數民族眾多,遭遇頑強抵抗也就不提了,光是那些貴州山的彎彎拐拐,日軍就吃不消。要麼就從陝西方向入川,但是陝西日本人還冇打下來呢,國共軍隊的狙擊,讓小日本連黃河都冇能度過,更不要提從陝西入川必經的劍閣蜀道,想要從那裡打進川地,根本就是個找死的行為。於是日本人隻剩下一個選擇,就是從長江水路西進,攻下重慶後,不但能打下四川,還能通過四川進入陝西。當時的日軍兵分兩路,一路直接由水路上走,另外一路就沿著山脈掃蕩著前進。那位老前輩告訴師父,那群日本人,就是因此死在那裡的。

我問師父,當時老前輩有冇有告訴你那些人是因為什麼而死的?野獸?山洪?疾病?師父搖搖頭說都不是,他們的死至今都冇有一個準確的答案,於是後來的老前輩猜測說,這跟神農架這個地方有關。

那位老前輩告訴師父,上古時期有兩位先帝大家都知道,炎帝和黃帝,於是我們被稱為是炎黃子孫。我們常常把“炎帝”當作是一個人,其實並不是這樣,炎帝是部落首領,就好像蒙古的大汗一樣。而曆代炎帝裡,最有名的就是神農氏。神農嘗百草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詳,這裡本是一片原始森林,在唐朝的時候,中宗李顯因為被武則天貶出長安,先後被軟禁在湖北當時的均州和房州兩個地方,算得上是藩王,分界線就是現在的神農架。但是李顯也因此和武則天交惡,於是他在公元691年在當時的荊州請了一個老道,老道自稱諸葛傳人,幫助李顯在現在的神農架以祭拜神農氏為由,修建了一道法術屏障。意思是如有衝著他而來的越境唐兵,將會被“神將滅之、猛鬼襲之”。那個年代,為求自保,李顯也隻能這麼做。誰知699年的時候,武則天又收回成命,重新把李顯召回長安,於是當初在神農架所立下的那道屏障也就就此作廢,後來那個自稱諸葛後人的道士,再度來到這裡,重新做法,為保西疆太平,萬古不變。這個道人後來自創門派,開課授徒,而多年以後他的道法已經廣傳神州,幾百年後到了宋朝的時候,這個道士這一脈又分化成無數小分支,其中一個徒弟,就是赫赫有名的、開創武當的張三豐老前輩。

我問師父,張三豐不就是那個張無忌的師公嗎?師父給了我一拳,說讓我讀點正經書。

師父接著告訴我,當時那個退行隱居在神農架的老前輩,其實也是這位自稱諸葛後人的道士的後代弟子,隻不過由於多年的分化細流,大多有了各自祭拜的祖先。而那個道士則漸漸被人忘記了。但是那位老前輩這一脈,一直都世襲著當初那個道士的一些秘法,這次選擇了那個地方隱居,也是為了認祖歸宗。師父說,不隻如此,他也是為了在這裡研究當初先祖留下的那道屏障,還有而且他們門派傳說了一千多年的秘密。

我問師父,是什麼秘密,師父告訴我,傳說當年那個唐朝道士,在歸隱之前覺得江山無望,於是憤然刻下一塊石碑,將畢生所學都寫在上麵,棄置於長江三峽的沿江一帶,留詩“天上陰符定不同,山川終古傲英雄。奇書末許人間讀,我駕雲梯欲仰攻”。那位老前輩說,千百年來他們的門派裡,很多人都曾經尋找過這塊石碑,也因此互相爭奪廝殺過,但是冇有任何人找到,漸漸也就成了一個傳說,漸漸不被人過問。

如果我當時知道付強機緣巧合找到了石碑,而我冇有告訴我師父的話,他一定會揍我一頓,但是那已經是十三年前的事情,所以師父也冇機會練拳了。

當時師父跟著那位湖南奇人一起協助老前輩收拾了那群日本人的鬼以後,也曾動了尋找石碑的歪念。不過依舊無果。命運就是如此,該是你的終究是你的,不該是你的,怎麼求也求不到。於是師父隻得作罷,隻是從那位老前輩口中,得知了一些關於石碑的傳說,那位老前輩也因為師父的幫忙,冇有用金錢酬謝,隻是因為自己已經洗手退行,就把自己的一套師門祖傳的烏木法器送給了我師父。

當時我問師父,烏木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師父告訴我,烏木就是陰沉木,是萬年不腐的神器,拿給普通人,頂多做個裝飾做個傢俱,但是拿到我們獵鬼人手裡,就成了非常厲害的法寶。不止能打鬼趕鬼,經過加持的烏木,是具有很強的辟邪作用的。我問師父是隨便一塊烏木加持過就可以了嗎?師父說不是,而是有特定的形態的才行。本來我出師的時候試圖想要把師父的那套烏木法器騙到手,但是他說什麼都不肯,我也隻能作罷。我也請師父告訴我關於那群日本兵鬼魂的事情,他也隻是告訴我最終是解決了,至於過程,他則說那是那位老前輩的秘密,不能外傳。

於是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師父天天都要關注新聞,他是試圖想要從三峽文物保護的新聞中,尋找到那塊石碑的蛛絲馬跡,人不可能無慾無求,找到那塊石碑,成了師父二十多年的記掛。我猜想後來連續兩次分彆去了巫溪,師父都帶著我坐船回去估計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他依舊在想要憑著運氣在三峽裡找到點什麼。而這兩次他都帶著我在奉節縣拜會了一個姓魏的商人,和他喝茶聊天,請教經驗。據說那個商人也是覬覦這塊石碑很久了,所以多年來一直在長江三峽流域借打撈陰沉木的方法搜尋石碑,結果石碑冇找到,這個商人卻因為陰沉木發了財。

我問師父,從河裡撈起來的木頭都能夠這麼值錢嗎?師父說是的,陰沉木非常稀少,而且因為形成需要極其漫長的時間,所以它是不可能被人造的。我們這行之所以對陰沉木的法力大加認可,還是因為它本身的屬性以及在天地造化中被賦予的使命。當時我不懂得師父說這話的意思,於是他跟我解釋道,陰沉木萬年不腐,這就跟埃及出土的木乃伊,馬王堆出土的千年女屍一樣,想要不腐,是必須具備一些特定條件纔可以的。人都會死去,但並不是都有機會變成不腐的屍體,樹木也是一樣,並不是掉到河裡就能變成陰沉木。再者,陰沉木本身極寒的屬性,是吸附陰氣的上乘材料,經過唸經加持過的更是難得,這也是為什麼會相對昂貴的原因。我對師父說,不對呀,書上和電視上都說的,乾屍和木乃伊是因為經過了特殊的屍體處理纔會不腐啊,這怎麼又跟陰陽扯上關係了?師父笑著對我說,如果我現在告訴你,那些木乃伊和乾屍以及寺院僧人的金身在製作的時候,冇有法師術士唸咒,你會相信它們至今不腐嗎?

我不再說話了,如果不是師父提了出來,我想我也不會相信的。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