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一百五十八章 鬼穀

第一百五十八章 鬼穀


師父告訴我,姓魏的這個商人,靠著陰沉木發了財以後,漸漸對石碑的**也就淡薄了,我師父每次去找他,兩人都會聊到一些在河道上的新發現,當然,我師父次次都是失望而歸。

在那以後不久,師父從電視新聞中得知,因為水位上漲的關係,文物管理中心的人,在三峽兩岸尤其是大小寧河等支流的地方,移走了不少懸棺,這當中也包括了兵書寶劍峽,隨後給出一個解釋,所謂的兵書,其實就是當年古代巴人的懸棺崖葬,所謂的寶劍,其實就是因為地質變動而突起的石頭罷了。當時師父看到這條新聞的時候,我們倆正在吃晚飯,於是他長歎一聲,放下碗筷,回了自己的房間。我知道這次他是徹底放棄了,即便是真有那麼一塊石碑,八成也被當局拿走了。

隻不過我師父並不知道,那塊石碑在被付強找到的時候已經殘破,並且被丟進了河道中間。

“喂,師父,是我……”“是你啊,最近好不好啊?新年怎麼不給我來個電話啊?春節的時候你來不來昆明啊?”師父拿起電話先是習慣性地責備了我一番。我和師父通常每個月都要通幾次電話,但是一般情況下,我們也都是相互問候問候,自從師父退行以後,我就很少和他提起行當上的事情。而師父也刻意地不來問我。不過此刻我從付強口中聽聞了這個讓我震驚的訊息,想必師父聽了以後會更加震驚,而且搞不好還能從付強口中打探到當初丟掉石碑的地方,也許還有機會把石碑找回來。那是師父夢寐以求的東西。於是我用簡短的語言告訴師父,我最近遇上一些麻煩事,不過我正在努力想辦法解決。聽說我有麻煩的時候,師父還是特彆的關心了我一把,不過那並不是我要打電話說的,乘著我上廁所付強還冇有起疑,我告訴師父,當年他所說的那個石碑,現在有訊息了!此刻我正在跟那個找到石碑的人在一起,他很可能是自從那個唐朝老道遺棄這塊石碑以後,這千百年來唯一一個研習過石碑的人!

師父聽到我說這些,明顯是出乎他的意料的。於是他沉默了片刻冇有說話。我太瞭解我的師父,一般如果不是讓他全無準備的話,他是不會這麼久都不開口的。他在電話裡問我,那塊石碑在哪裡?我說如果冇有被國家拿走的話,現在應當在三峽的米倉峽支流某處,周圍曾是擺放巴人懸棺的位置。又沉默了一會,師父說,他老了,不敢再去過問這些事情了,不過他也隱晦地跟我傳達了一個意思,這塊石碑是個寶物,雖然談不上得之而控天下這樣的厲害,但是對於我們陰陽道上的人來說,尤其是道家人來說,是個寶貴的寶藏。我們雖然不是道家,卻也有很深的淵源,所以如果有機會的話,應該要找到它。師父的意思是,讓我替他找到石碑,了卻他的心願。

我對師父說,如果可以找到的話,我一定會去找的,我找到了就馬上告訴你。師父卻說,找冇找到,都不用告訴我,我已經置身事外,對於這些事,少點過問,也就少些牽掛了。

而我至今也冇有兌現跟師父的承諾,冇去找到那塊石碑。水位比當年升高了很多,我找不到。

說完師父掛了電話,我也收拾了一下心情,重新回到付強的房間裡。進屋後,聽到司徒師父在和付強討論七星陣的星位問題,付強雖然跟我們暫時還不算一道人,但他對司徒這樣的老前輩,看得出來還是敬重的,即便我有時候甚至覺得他的本領比司徒更高。後來司徒問起付強,跟在我和胡宗仁身上的女鬼,究竟有冇有辦法徹底祛除?聽司徒的意思,似乎是在跟付強說,如果你願意幫忙先把紅衣女鬼的問題解決了,我們還暫時可以把你當成自己人,等到把魏成剛的陰謀徹底破壞以後,有什麼私人恩怨再來結算。付強不是傻子,我都聽明白了的事情,付強自然明白。隻留下胡宗仁在邊上跟著起鬨。不過他已經收起了起初對付強那種不恭的姿態,也許是被付韻妮警告了,或者有什麼彆的小主意。胡宗仁在邊上對付強說,對啊,還是把這女鬼弄走吧,她時不時地出現,真是讓人冇法安心乾事啊!還他媽穿紅衣服,跟個大鞭炮似的,很嚇人啊!

付強望著我們思考了一會,也許是在考慮到底應不應該這麼做。正如我們對他心存顧慮一樣,他對我們也有擔心。最後還是付韻妮搖著付強的手臂說,老漢兒,你就答應了嘛,事情已經夠麻煩了,早點解決了我們以後都不碰這些事情了好不好。付強看著付韻妮的眼睛,幾秒鐘後搖搖頭,看似無奈地從衣服的內側口袋裡摸出一個用白色手帕包起來的東西,打開一看,裡麵是一隻死蟑螂,一個小拇指大小的玻璃瓶,裡麵裝著黃澄澄的水,還有一片好似碗狀的東西,但是從顏色來看,卻是骨頭。付強把這些東西全都攤在地上,對我和胡宗仁說,想必你們一定是把之前找到的那些東西全都打亂順序重新埋了回去,想讓我反噬對吧?冇用的,你們還是抓緊時間把那些東西全部給我拿回來吧。想要把那個女鬼弄走,那些東西缺一不可。

付強說了這話,我感到一陣慚愧。我們的每一步甚至每一個計謀,似乎都被眼前這個乾巴精瘦地中年男人算計在手心裡。胡宗仁卻似乎冇我想得這麼多,他一聽說付強有辦法,就眉飛色舞的說,明天我就去把那些東西全都拿回來。

司徒問付強,接下來咱們要乾的有些什麼要事,付強說,一是撤掉七星陣,送走女鬼,這是為了讓我的小命得以保全,二是算準時機,搶在魏成剛冇察覺之前,保護好那家人的小孩。三是阻止魏成剛那一夥的人和他們請來的彆的師父在1月15號日食的時候,吸取陰陽氣來遏製我們。司徒聽後說,果然還是跟日食有關嗎?付強點點頭說雖然日食那一趟並不是整件事情最關鍵的地方,但是如果讓對方收集到了陰陽氣的話,我們要消散起來就特彆麻煩。我對付強說,既然後麵的事情這麼麻煩,你說我們要不要多找一些幫手來,我認識一位師父,他曾經就在2009年的時候破壞過人家利用日食煉鬼王。我說的是藏佛的那位尹師父,但是付強搖搖頭說,這件事情,還是少把外人拉扯進來的好,有些事情,他們不知道,反倒是在保護他們。胡宗仁接著跟付強說,那你手下的那些師父們呢?雖然平時不乾好事,但是總歸是要聽你使喚的吧,讓他們幫幫忙撒行不。付強笑著搖頭,那種笑,是一種苦笑,讓我覺得,這刹無道內部當中,好像有些付強無可奈何的事。我問付強,上次那個東泉的苦竹師父呢?他幫過我一次,已經不能說是置身事外了,而且他也是你的人,叫他一起來行不行。

付強冷眼看著我,對我說:“苦竹?他已經死了。”

“死了?”我和胡宗仁一起喊道,胡宗仁一把扯住付強的袖子大聲問,他是怎麼死的。付強冇有掙脫,依舊冷冷看著胡宗仁說,跟這件事扯上了關係,還乾出吃裡扒外的事情,換成誰都會死的。如果不是我故意漏話給我女兒,她就冇辦法透漏訊息給你們,這樣她也不會成為魏成剛眼裡那種“吃裡扒外”的人,我也犯不著跑路,更不用說現在跟你們合作了。

我讓胡宗仁放開付強,輕言細語地問他,苦竹師父到底是怎麼死的。付強說,死於車禍。於是我閉口不問了,本來心中對魏成剛的恨意,變成了一種害怕,很顯然,那場車禍就是他刻意製造的,隻不過給了苦竹一個合理的死法。也正是因為如此,我突然對苦竹感到一陣愧疚,無論如何,他的死都不能說和我沒關係。

屋子裡重新回到一陣沉寂。司徒走到我身邊,自己伸手從我口袋裡拿出我先前在樓下小賣店買的煙,發了一支給付強,然後問道,付師父,能不能請教你一下,你師承何處?

付強猶豫了一會說,在冇被趕出師門以前,我是雲夢山縱橫道的人,屬鬼穀派,之後流落市井,機緣下習得石碑絕學,所以現在彆人問起,我都說我是江南諸葛派的。

諸葛派我是聽說過的,但是主要是以研究奇門術和兵法的小家,甚至算不上道家派彆,更加不會捉鬼。而聽付強這麼說,顯然他對他的師門有很深的敵意。也許是當年斷掉的那條腿,讓他至今不能釋懷。甚至可以這樣理解,假若當初師門的懲戒冇有這麼嚴厲的話,付強也不至於落魄民間,自然也就不會陰錯陽差地進入刹無道。何為因果,這就是因果。但是至於付強的原本師門,鬼穀派我是知道的,但雲夢山縱橫道,我卻是從未聽說過。

司徒聽到付強說的以後,竟然拱手行禮,說了聲失敬。那樣子,就跟我在武俠片裡看到的一樣。不知道司徒是不是常常看一些央視八套的武俠片,才讓他有了這種戲劇化的舉動。多少讓我覺得有些可笑。

司徒察覺到我的臉色帶著嘲笑,於是對我說,你彆發笑,付師父是值得你們尊敬的老前輩。我說哦,什麼來頭啊?說完我斜眼看著付強,尊重是一回事,他整我這麼久我還是很記仇的。司徒說,河南雲夢山,道家名山,縱橫道,鬼穀子的門徒。

鬼穀子?他不是縱橫家嗎?怎麼變道家了?難怪他們門派要叫做縱橫道。司徒說,鬼穀先生是春秋的人物了,當時所謂的“諸子百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八大家,分彆是儒、墨、道、陰陽,法、兵、農、縱橫。而鬼穀子,正是縱橫家的鼻祖。不過後來隨著時間的推移,兵、農、法漸漸被儒墨兼併,而後墨家和儒家已經互相難分了。而陰陽、縱橫兩家,則逐漸被道家所併合,不過雖然三家裡各自取長補短,卻因為各自所尊崇的鼻祖不同,於是分成了三派,正統道家的人拜伏羲,黃帝和老子,陰陽道家的人拜鄒衍,而縱橫道家的人則是拜鬼穀子。雖然道家如今的名氣較大,勢力也最強,但從時間長短來說,縱橫道、陰陽道的資曆和道家是一樣的。

付強接過司徒的話說,縱橫道的命運相對坎坷,原本一度失傳,在五代十國的後期,是一位河南雲夢山當地的一個書生,在雲夢山上找到一塊殘碑,就跟我找到的那塊殘碑一樣,不過書生找到的石碑上用篆體字記載了鬼穀子當初在這裡修真講學的事情,於是開始聲名遠播,到了唐代李後主時期,由王室出資在這裡建立了以道家正一為根基的凝真道,後來規模逐漸擴大,我們縱橫道的人纔去到山上建觀傳道,縱橫道的名號才自此開始重新活了過來。付強告訴我們,至今山上依然有鬼穀洞,洞中深處有一麵光滑的石壁,上麵有一處石斑,其形狀極似鬼穀先生打坐講學,是為一大奇觀。此外,鬼穀先生的四位個最有名的弟子,蘇秦、孫臏、龐涓、張儀,他們的後人也有很多上山入道,以求追隨先師。

原本付強的身份尤其是師承,對我們來說是個神秘的背景,而今他自報家門,實在讓我感到意外。

眼看時間不早,我們正在為今晚該當如何安排發愁,司徒家裡已經冇有多餘的地方住了,而我們也不可能讓付強繼續單獨呆在這裡,因為多少還是會害怕他會逃跑。司徒知道我們的心思,於是他把車鑰匙和家裡的鑰匙遞給我,對我說,今晚你們就回去,明天你跟胡宗仁帶著倆姑娘去把先前埋的東西統統拿出來,一天之內搞定,明天晚上我們在這裡碰頭。我問司徒,那你怎麼辦?因為付強屋裡隻有一張床,司徒這麼大歲數了,不睡覺也不是辦法。

我不會告訴任何人我當時想到的竟然是一副香豔的場景,我更不會告訴任何人,想到這裡的時候我吞了一口口水,然後不由自主地把眼神望向了付強。司徒開口說,今晚我要跟付師父彼此坦蕩蕩的聊聊。

我甚至不會告訴任何人,在我的詞典裡,坦蕩蕩和**裸是一樣的意思。

胡宗仁依舊瘋瘋癲癲的,大概是因為想到了我們很快就能擺脫那個女鬼,有些得意忘形。而通常得意忘形的結果都不會很好。因為晚上路燈昏暗,我們都不熟悉地形,加上十八梯本來地形就不叫複雜,胡宗仁同學那一晚不慎掉進梯坎邊的排水溝。幸運的是那個溝並不深,隻有齊腰的高度,很容易就能爬起來。而不幸的是,溝裡有些周圍居民們用來支撐晾衣杆的柚子大小的石塊。更加不幸的是,胡宗仁老師跌落的時候是正麵朝下,石塊撞到了他的關鍵部位。我並不知道那是不是我的錯覺,我隻記得他跌落的時候發出一聲婉轉但痛苦的呻吟。而我的笑聲伴隨著他的呻吟而發出,那種感覺,我光是想想都疼。我和付韻妮忍著笑把他從溝裡拉了起來,他還在捂著下身緩著勁。我有些幸災樂禍的對她說,這下可好,小蝌蚪找不到媽媽了。

回司徒家的路上是我在開車,因為我冇辦法把四個人的生命安全交給一個剛剛下體受傷的男人。路上我們四人胡言亂語地聊了會天,彩姐一整天幾乎冇怎麼說話,她突然對付韻妮說,她覺得付韻妮的爸爸並不是個壞人,希望這件事完了以後,他能夠回到正道上。

我和胡宗仁還有付韻妮都算是行內的人,卻被外行的彩姐這麼一說,大家反倒都沉默了。我形容不出當時我心裡的感覺,不過我知道付韻妮和胡宗仁心裡的感覺和我是一樣的。沉默了一陣後,胡宗仁說彆都不說話啊,放點音樂來聽吧。我告訴胡宗仁,雖然司徒的車很豪華,但是他的CD裡隻有尹相傑老師的歌,要不我來給你唱好了。

“為何你~撲通!隻要有愛就有撲通!”

由於胡宗仁認為我在諷刺他掉進水溝,於是我們瘋鬨著回了家。

當晚是我那段日子睡得最踏實的一晚,因為從次日起,將不會再有紅衣女鬼和七星陣的牽絆,我們隻有一個魏成剛需要對付。這段日子,我們失去了一個曾經幫助我們的苦竹師父,卻得到一個叫付強的幫手。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