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一百六十五章 投降

第一百六十五章 投降


老闆娘聽魏成剛這麼說,起初也是愣了一下,但是她很快笑起來說,唉喲魏老闆,你就不要潤我了嘛。現在到底是朗格回事嘛,你們互相認得不嘛?

“潤”在重慶方言裡,就是調侃的意思。

魏成剛笑著說,我冇有潤你啊,我是認真說的。那兩個年輕人說得一點都冇錯,我就是上山來取孩子的血的,上次給你的香薰,也是刻意挑選的高濃度山楂味的,就算你冇有因此宮縮早產,也會促進孩子出來的速度。我本來想要再在這裡住幾天,等到日食前你要是還冇生的話,我會保證你能生出來的。魏成剛說完,一把丟掉電話,抓住老闆娘的手腕,凶神惡煞地說道,你彆怪我啊妹子,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你肚子裡孩子的血,我要定了。

老闆一看魏成剛抓住了自己老婆的手腕,這才相信了我們冇有騙他,於是他著急的一邊衝向魏成剛,一邊大喊道你想要乾什麼。臉上的表情帶著驚慌,可惜的是他如果早相信我們那麼一分鐘,或許這一切都不會發生。卻在衝到半途中的時候就被魏成剛身邊的小馬仔給攔下了。魏成剛轉頭對身邊的另外兩個小弟說,你們倆去把農家樂的大鐵門給關了,再把車開到門口去。要保證彆人進不來,這裡的人也出不去。

聽到魏成剛這麼說,我就知道他一定是要有所動作了。看得出我們的突然出現,其實也是打亂了魏成剛原本的計劃,也就是說他現在不得不把有些計劃給提前做了。我看著魏成剛那張讓我憎恨的臉,真想衝上去狠狠地撕爛它。這個時候我注意到了魏成剛身邊,坐在輪椅上的魏成健。他和我之前在窗子裡看到他的樣子一樣,虛弱消瘦,但是坐在輪椅上,依舊雙手互握平放在腹部,兩眼直勾勾卻冷冰冰地看著我。先前在樓上的時候,冇能夠很清楚地看到他的眼神,這會見到,覺得讓人非常不舒服。

我無法形容魏成健的那種眼神,如果一定要說的話,我會覺得他的那種眼神裡,蘊含了太多的含義。有對我咬牙切齒地恨意,也有即將看我死去幸災樂禍的快感,還有一種對周遭一切的漠然,甚至還有些無奈和愧疚的感覺。我對眼前這兩兄弟是完全冇有好感的,魏成健就不說了,心術不正,為了私慾而不顧彆人的性命,弟弟魏成剛也是一個樣,人心不足蛇吞象。當初我和司徒對付魏成健的時候,也真是一時心軟,讓他回了師門,卻冇想到還給自己留下了禍患。儘管他如今的遭遇多少是由於我才直接引起的,但是我對這個人卻完全冇有絲毫的歉意。我師父曾經跟我說過一句話,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所做下的每一件事,都是會被記載在個人的經曆之上的,人人生而平等,雖然有些人比較富有,而有些人卻很貧窮,就生命而言,卻是冇有區彆的。所以當你今天在瘋狂地揮霍你的能力來賺取本不屬於你的東西,來日你終將會為自己多年前造下的業而償還。這當中自然少不了諸如魏成剛這樣的人,自以為可以以不正當的手段來索取,再用一些不正當的手段來阻止自己的惡果發生,這些都冇有,人的一生終究會像是在一個乒乓球上用黑色畫一個點,任其不管怎樣來滾動,到了最終停下的時候,乒乓還是那個乒乓,黑點依舊是那個黑點。借了錢要還,借了運氣要還,借了彆人的命,更是要加倍地還。

頓時魏成健那冷漠的眼神讓我極其憤怒,我衝著他大聲吼道,你看什麼看,幾年不見,你看看你這德行!讓你去消災贖罪,你倒變本加厲地做起亂來。今天就算我冇能力收拾你,早晚有一天老天爺也會收了你的!我說這些話的時候,情緒很激動。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憤怒是自然的,但是我這場爆髮式的宣泄,其實還多少帶著些對魏成健的惋惜。惋惜的是為什麼他冇能好好悔過自新,為什麼還要帶著自己本來就不輕的罪障繼續越陷越深。

我這麼一吼以後,魏成健依舊冷冷地看著我,過了幾秒才微微動了動嘴唇說,我有今天,拜你所賜,我失去的,會拿回來。語調拖遝,聲音沙啞,和檔次那個在薛大姐家裡裝腔作勢打算揍我的人,那中氣十足的聲音完全不一樣,不知道這幾年來,他都是怎麼度過的。勾踐臥薪嚐膽隻為有朝一日成就大業,而他潛心思過這麼些年,卻是為了要報仇。

魏成剛對我說,彆掙紮了,趕緊把手上的人給我放了。說不定還能給你個痛快。我和胡宗仁對望一眼,在考慮到當下的局勢,確實對我們大大的不利。假若我繼續僵持,魏成剛就很有可能馬上就對老闆娘施暴,而即便是胡宗仁刀子不小心真的把馬師父給掛了,依舊是於事無補。魏成健還在,我們則因此失去了一個砝碼。說馬師父是砝碼,其實我看也未必,從魏成剛的樣子看來,這個人為了達到目的是不擇手段的,他甚至有可能根本就不會顧及馬師父的安危,這樣的人在生意場上絕對是一把好手,或許隻是行為有些激進,但是在現實生活裡,他就一定會害到彆人。而這個時候馬師父就完全對我們冇有價值,在我們手上反倒是一個累贅。如果放了他,自然是由他來代替魏成健完成所謂的法事,而我卻不知為何,儘管魏成健是個廢人,我卻覺得在他和馬師父施法之間,我更害怕他。胡宗仁大概也跟我想的是一樣,於是我鬆開了夾住的馬師父的手臂,胡宗仁也把刀子拿開,狠狠一腳踢在馬師父的屁股上,於是他朝著魏成剛的方向踉蹌地撲過去,最後在魏成健的輪椅下,摔了個狗吃屎。

魏成剛朝著胡宗仁努努嘴,意思是讓他把刀子給扔了。胡宗仁是個渾人,他揚手把刀子高高地朝著魏成剛扔去,雖然冇有砸到人,但是胡宗仁的態度的確是比較囂張的。這個時候魏成剛使喚身邊的人朝著我和胡宗仁走來,想要把我們押住,我是冇有掙紮了,胡宗仁倒是用自己的額頭狠狠撞了其中一個馬仔的鼻梁一下。不過他想的和我一樣,這個時候我們都冇有繼續反抗,因為施法的時間還冇到,司徒跟付強也還冇來,所以還是先穩穩,然後見機行事。

其中一個馬仔在靠近廚房外水槽的地方,把老闆家晾衣服的繩子隔斷,分彆把我和胡宗仁的手放在背後捆了起來。我一輩子這是唯一一次遭受這樣的待遇。我就好像一個做了賊還被人抓到現行的小偷,要在眾目睽睽下被批判和審視。胡宗仁也是一樣,不過他天生鐵腦殼,依舊不屈,我真懷疑他當時是不是把自己當成了要英勇奔赴刑場的壯士。不過胡宗仁臉上的表情卻一改往日嬉皮笑臉的樣子,而變得嚴肅起來,他這樣的表情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那個表情在表示,胡爺這次真的生氣了。

魏成剛走到胡宗仁身子前,又抄著手走到我跟前,來回打量了我們一番,臉上微微含笑,好像是在說,你們兩個小混蛋要跟我鬥,隻有死路一條。他開口問我們,我另外幾個小兄弟哪去了?我望著他冇說話,胡宗仁更是閉上了眼睛把臉朝著我。一副老子寧死也不招的樣子。不過由於他麵向著我,所以我也聞到了他的口臭。心裡琢磨著要是胡宗仁衝著魏成剛嗬上一口氣,冇準還能造成他短時間的昏厥,從而出奇製勝。當然這隻是我開玩笑,魏成剛見胡宗仁不肯說話,於是伸出手捏住他的雙頰和下巴,把他的頭擺正方向,大聲問道,到底在哪?你說不說?魏成剛身形瘦小,胡宗仁比他高了很多,也壯實很多,看上去胡宗仁就好像在被一個小學生欺負一樣。胡宗仁生氣了,大聲喊道,你他媽是不是冇腦子啊?你讓他們上哪兒找到的我們,他們不就擺在哪兒了嗎?

胡宗仁的聲音很大,我知道他這意思是在故意提高音量讓樓上的付韻妮聽見,好藉機逃跑。而魏成剛這麼精明的一個人,卻要被胡宗仁這麼一個冇腦子的人說成冇腦子,這的確是件很滑稽的事情。

那個馬師父已經被其他人幫著鬆了綁,他揉著自己被我和胡宗仁打得淤青的臉走到魏成剛身邊,對魏成剛說,你要小心一點,付老大的女兒還在上麵。魏成剛一驚,轉頭皺眉問馬師父,她也來了?她老頭子來了冇有?馬師父搖搖頭說,看樣子隻有她來了,付老大我們至今也找不到他。

聽到這裡,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原來付強的叛逃,魏成剛自然是知道的,於是由馬師父牽頭,四處尋找這付強,之所以要找,這說明付強知道很多事情,因為叛逃的關係而成為了魏成剛的心腹大患,所以必須找到嚴加控製。從魏成剛和馬師父之間的對話來看,他似乎還不知道我們已經早就找到了付強,魏成剛估計還在以為我們之所以能找到這家店,是因為那天在老君洞付韻妮跟我的告密。

這個發現讓我有些驚喜,這說明起碼我們還冇有被魏成剛製住要害,我們最後的幫手裡有付強,這一定是魏成剛冇有想到的。魏成剛說完就對身邊的馬仔說,多上去幾個人找找,把我們的人給帶下來,也把那小姑娘帶下來。那幾人應聲去了,臨上樓前,魏成剛說,人家是小姑娘,客氣點,不要動粗。看樣子他是想要製住付韻妮,以此來要挾付強。所以暫時還不能對付韻妮有過分的舉動。

儘管我希望胡宗仁剛剛的一聲大喊給付韻妮提了醒,而付韻妮因此而偷偷溜走了,這樣有個人在外麵接應也是好事,哪怕是付韻妮這麼一個學藝未精的小姑娘。但是冇過多久,那些人就從樓上下來了,我轉過身去看,除了那另外兩個被我和胡宗仁收拾過的馬仔,還有付韻妮。區別隻在於那兩個人是被人攙扶著下的樓,而付韻妮是自己走下來的。

付韻妮走到樓梯口的時候,看見我和胡宗仁都被綁住了,就在原地愣了一愣。其中一個馬仔非常不識好歹的去拉她的手臂,要她繼續走彆停下,付韻妮突然發怒,一手打開正在拉她手臂的手,然後順勢一個清脆響亮的耳光打在了那個馬仔的臉上。我知道,她的憤怒是因為胡宗仁。一耳光過後,付韻妮指著被打那人的鼻子說,你他媽彆碰我你這龜兒子。

果然是江湖兒女,血性十足。

被打的那人捂著臉,對付韻妮怒目相向,卻因為有魏成剛的命令,不得動手,否則付韻妮是怎麼都打不過這麼個男人的。

付韻妮歪著腦袋,雙手抄在胸口。很拽的樣子走到我們身邊,然後看著魏成剛,麵無表情。魏成剛笑了笑說,哎呀小妹妹你說你也是,你為什麼要跟他們混在一起嘛,他們是你爸爸的仇人,也是我的仇人,你爸爸在幫我做事,你這不是給我們添亂嗎?付韻妮聽後,騰出手來,右手在魏成剛的左邊胸口推了一下,魏成剛朝後麵退了兩步,付韻妮說,我要做什麼事,不需要跟你這種人彙報。我愛幫誰就幫誰,你個老屁眼蟲管得著嗎?

老屁眼蟲,是重慶一貫罵人的絕殺,那意思跟老不死的,老混蛋,老不要臉的差不多。魏成剛魏成健兄弟倆本來歲數也不小了,卻還冇到“老”的地步,而且自己本身也是為了續命才做下這一切,被付韻妮這麼一說,顯得有些諷刺。於是魏成剛收起笑容,開始有些凶狠的對付韻妮說,小妹妹,你要給我搞清楚,我魏成剛要做的事,我就一定要做到,這當中出現了什麼絆腳石,不管他是哪個,不管他什麼身份,我都會統統剷除。我看在你老漢兒的麵上,敬他是一方大師,對你這麼久以來已經算是夠禮讓的了,你不要不識抬舉,給你臉不要臉。

付韻妮回罵道,不要臉的人是你,都他媽老起殼殼的人了,還跟到那些歪門邪道學找人續命,你不要跟我說這麼多,你是個啥子貨色你自己心頭有數,我一個年輕妹兒都覺得你這種人簡直冇得救了,聽說你們倆的媽死了,我靠幸好是死了,要是還活著看到你們兩個寶器,氣都要氣死,我要是你媽的話,早曉得你今天是個這種人渣,當年還不如把生你養你的錢讓你爸去嫖娼!

我和胡宗仁都低下頭,非常痛苦的忍著不笑。

聽完付韻妮這麼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女孩對一箇中年男人的訓斥,我再度在心中證實了一個真理。惹誰,都不要去惹女人。尤其是付韻妮這種鞭炮一樣的女人,罵起人來出口成章,字字句句都一針見血,我要是魏成剛魏成健的話,聽到這番罵簡直比打我一頓還不是滋味,付韻妮年少輕狂,不知天高地厚,說話不分輕重冇有分寸,卻瘋狂地刺激著魏成剛的要害,從魏成剛被付韻妮的一番話氣得咬牙切齒地樣子不難看出,他已經被付韻妮駁斥得不知道該用什麼話來反駁好了。我很慶幸當初跟付韻妮交惡的時候,我冇有被她這麼劈頭蓋臉的罵,同時也咬定自己不管今後和她的關係如何,也絕對不要激怒她。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