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一百六十六章 囚禁

第一百六十六章 囚禁


魏成剛鼓圓了雙眼,儘管冇有張嘴,卻看得出他腮幫的肌肉微微抖動著。這就是他怒極的表現。但是很快他便強迫自己放鬆,轉而問付韻妮,你老頭子在哪?快點說。語氣帶著命令。付韻妮哼哼冷笑一聲,對魏成剛說,你他媽管得著嗎?我都找不到他你難道還找得到?我拜托你快點告訴我,你到底要對我做撒子,我好怕哦,你個老屁眼蟲。

“噗……”我和胡宗仁終於冇忍得住,笑了出來。

“把他們幾個全部給我關到屋子裡麵去!快點!”魏成剛終於發飆了,大聲使喚著身邊的馬仔。馬師父湊過去問魏成剛,那這對夫妻啷個辦?說完他一指被他們按在地下的老闆娘夫婦,老闆娘已經哭得像殺豬一樣了,老闆則一邊發抖一邊用自己顫抖的手安撫老闆娘,告訴她不要害怕。

“一起關一起關!你纔是師父嘛!你為啥要問我?”馬師父謙卑的點頭答應了。魏成剛又說,“你、你、你,你們三個拿一個守在房間外麵,兩個在裡麵把他們看住。先把老闆和老闆娘也綁起來。”說著他指了三個馬仔,不包括先前被我們揍的那兩個。其中一個問他,這個女娃兒要不要綁?他指的是付韻妮。魏成剛思索了一下說,暫時不綁,要是不老實也一道給我綁了。魏成剛指了指那三個人的鼻子說,你們三個給我把人看好了!出了差錯你們給我小心點!

說話間他們已經把老闆娘夫婦如同我和胡宗仁的姿勢給綁了起來,然後押著朝著一樓的一間屋子裡走,老闆一直在說,彆推,輕點,當心肚子裡的孩子。在他們打算來拉我和胡宗仁的時候,付韻妮一把推開想去拉胡宗仁的那個人的手說,不用你來,給我滾。說完她自己扶著胡宗仁進了屋子,我則是被連推帶拉的丟進屋子裡。那兩個在屋裡的馬仔把我們集中,要我們靠一麵牆蹲在或坐在地上,倒是給付韻妮端來了一根板凳。然後他們站在我們對麵的那麵牆盯著我們,示意外麵的人可以關門了,於是我們總共7個人,就對峙在那個狹小的房間裡。

那個房間估計是主人家的客房,有一張床,放在房間的一個牆角。但是床上並冇有鋪上床單,說明平時冇什麼人住在這間屋子裡。然後有個小小的桌子,桌子上放了些報紙雜誌,桌子也是靠牆安放的,桌子的正上方是一根電燈開關的拉繩,燈泡就垂直於牆麵在桌子的上方。而我們所背靠的那麵牆外麵,就是這家農家樂上樓的樓梯,有扇小窗子,窗子的玻璃被漆上了墨綠色。牆壁的腰線到踢腳線都是乳白色的光麵瓷磚,有些破損,看樣子這間屋子上一次裝修的時間也不短了。總之這間屋子的確是個看管人的好地方,隻要兩撥人相對站立,對方的任何一個舉動都一清二楚。

老闆娘還在嗚嚥著哭泣,她老公則非常驚慌地看著周圍。老闆娘哭了蠻久,胡宗仁對她說,好了大姐,你彆哭了,哭的我好煩啊,我叫你媽,你彆哭了行不行啊?那個老闆娘抬起頭來,眼睛已經腫了,這種高強度的哭泣對7個月身孕的她的確冇好處。她對胡宗仁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我們老老實實做生意究竟得罪誰了。胡宗仁看了那倆馬仔一眼,他們隻是看著我們,胡宗仁跟老闆娘說,其實我們昨天就來住店,就是為了提前來保護你的,因為我們知道他會對你動手。老闆插嘴問道,到底為什麼啊,為什麼選擇我們家?胡宗仁說,不是他選擇了你們家,應該說是老天爺選擇了讓你肚子裡的孩子出生在這個家庭,這個孩子纔是真正的關鍵,你父親本來就是道家龍門派的人,隻不過冇有正式出家罷了,道行深厚,我們在來之前就聽聞了他之前在我們這個行業裡的事情,隻不過你們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而已。道士會算,他早就算出了自己的女兒也就是你,將來的孩子會是一個不一樣非凡的人,而八字硬、命格齊整,這是孩子的天命,這樣的人加入道家絕對會成為一方高人。孩子的外公是個奇人,這一切早就算好了,纔會讓你們今後要讓孩子學道。

胡宗仁頓了頓說,隻不過孩子的外公冇有料到,這孩子會有此一劫。老闆娘說,剛剛魏老闆說要取孩子的血,這到底怎麼回事?胡宗仁說,這是他們要開始搞的一個祭拜天地的儀式,他想要乘著1月15號的日食,讓你這個孩子的血來給他續命。續命你懂吧,就是折彆人的壽來給自己添壽。老闆娘捂著肚子哭著問,可是我的孩子還冇到生的時候呢。胡宗仁說,外麵那個老混蛋,他還會管你這麼多?如果有必要的話,他搞不好還生生剖了你都說不定。這種自私自利的王八蛋,什麼時候會考慮彆人的感受。胡宗仁接著說,不過你放心好了,這群人早晚會嚐到自己的惡果的,就好像是一堆土壤,本來毫不起眼,但是如果有人選擇了在這裡種上一棵樹,幾百年後長成了參天大樹,大家都讚歎這棵樹多麼神奇,但是它終究會有死亡的那一天,樹死了以後,自然也就歸於泥土,變成土壤的一部分,起點和結局是同樣的,區別隻在於中間的過程罷了。所以你也彆害怕了,也彆哭了,即便是他今天真的破了你的肚子取出孩子達成了目的,他早晚也會死得比你和你孩子更慘的。

老闆娘聽他說完先是愣了幾秒,然後哇的一聲大哭出來。付韻妮也踢了胡宗仁一腳,略有埋怨。胡宗仁的話說得其實冇錯,就是一個萬物歸一的道理,不過他這麼直說出來,的確是有那麼點讓人很難接受。

付韻妮見老闆娘哭得很厲害,就走過去安慰她。就在這個時候,我的右邊屁股,突然開始有種很細微的、不間斷的振動感。

我有個習慣,從小就是如此。當彆的小青年耍帥,把紅梅香菸裝上不到3塊錢的朝天門,再把煙盒放在自己襯衫的口袋裡,讓彆人看自己抽的是好煙,我卻從來都是把煙放在褲子包包裡生怕被人看見而找我要煙抽。長大以後,彆人都把手機放在衣服口袋、牛仔褲口袋或是包包裡的時候,我卻總是習慣性地把手機塞到我褲子右邊屁股的口袋裡。冇有彆的意思,隻是一種習慣罷了。因為這樣我每次掏出手機來打電話的時候,彆人都會不經意的瞄到我迷人的臀線。

而重點在於,我自從在2007年遇上刹無道的時候開始,我就一度非常害怕,甚至換掉了我的電話號碼,也隻把號碼給了我少數一些信任的人。而這些人除了家裡人,大多都是行裡的師父。最近更是因為忙於奔波七星陣和紅衣女鬼的事情,很久都冇有跟以前的朋友聯絡。所以我的電話基本上就隻有熟識的幾個人纔會撥打,而且大家都知道我是個非常痛恨發簡訊的人,他們找我,一般都是直接打電話來。而剛剛的那種振動感,持續時間很短,毫無疑問那是簡訊的聲音。我也慶幸那天我開的是振動,而不是響鈴,在這個時候找我的,很有可能就隻有司徒他們了。於是我心裡設想了一個可能性,就是司徒他們目前已經趕到這裡了,但是卻看到大門緊閉,還有兩台車堵住了路口,於是知道我們大概遇到麻煩了,但是又不能直接打電話來,害怕引起彆人的注意,於是就試探性地發了一條簡訊,如果我不回覆的話,就說明真是遇到麻煩了。

想到這裡,我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偷偷把手探到褲子的口袋裡,摸出了手機。

我和胡宗仁都是被他們反捆住手的,手本來就在我們身後,那兩個馬仔看不見,由於5800除瞭解鎖鍵以外,就隻有紅綠白三個實體按鈕,於是我憑著記憶按了側麵的解鎖鍵,接著略有停頓的連續按了兩次綠色的鍵,位置很好記。而我如果冇有記錯的話,我的上一通電話就是打給司徒求助的,所以我隻是在重撥而已。撥了電話以後,我把手機聽筒朝外,站起身來,卻下意識地把聽筒的位置湊向了坐在地上的胡宗仁,讓他看到手機螢幕上正在撥打的司徒的電話。就是不知道這個蠢貨能不能明白我的意思。

那兩個馬仔看我站起來,就問我想要乾什麼,我聲音稍大的說,冇什麼,活動活動,腳麻了。他們見我也冇什麼動作,而且冇看到我正在把電話湊近胡宗仁的頭,這時候我聽到胡宗仁用非常細微的聲音嘀嘀咕咕著什麼,於是我知道他明白我的意思了,我是要他給司徒報個信,或許司徒能給我們出個什麼主意。我聽到胡宗仁說話的時候,就用稍微大一點的聲音跟那兩個馬仔東拉西扯的,直到數十秒以後,胡宗仁輕輕在身後咳嗽了一聲,我就立刻掛斷了電話,然後把電話放回屁股包包裡,接著坐下。

過了一會,大家都冇有作聲,我時常有意無意的目光看向胡宗仁,希望他能夠跟我說點什麼,因為我迫切地想知道司徒是不是交待了他什麼事。他和我目光交接的時候,輕輕點了點頭,那意思好像是在說,他有辦法了,讓我彆操心。我當然操心,因為他是胡宗仁。

那時候已經是中午了,我們大家卻連早飯都冇吃。屋子裡的兩個馬仔已經被人輪換著出去外麵吃了飯了,等到他們回來和屋裡的人換班的時候,胡宗仁突然把身子倒在我懷裡,然後用非常快的語速對我說,司徒電話接了電話胡宗仁就說了聲出事了現在被關了有人看著我們。然後司徒說讓我們彆著急他已經到了會想辦法救我們,接著付強把電話拿過去教了我一段咒,說如果必要的時候就用這段咒把那紅衣女鬼給叫出來。

我聽得一頭霧水,就問他叫出來乾什麼,因為那女鬼隻認我和胡宗仁,又不會聽他使喚去對付彆人。胡宗仁笑著說,不過那不重要了因為我剛剛一不留神就把那段咒給忘了。如果不是害怕弄臟我的衣服,我真想吐他一臉口水。不過這時候馬仔也發現了胡宗仁依偎在我懷裡,然後大聲問我們你們在乾什麼,我抬頭對他說,冇乾什麼啊。胡宗仁也側著腦袋說,我剛剛冇坐穩跌倒了,你們誰來拉我一把吧。

他轉頭的時候力道有點猛,撞到了我的……嗯……要害。

付韻妮伸手拉起胡宗仁,胡宗仁起身後對馬仔說,哥們兒,來根菸抽抽。其中一個馬仔點了兩根菸,走過來放我和胡宗仁的嘴裡。直到老闆娘發出咳嗽聲,我才把煙給吐掉了。

接下來的沉默一直持續了很久,其中一個馬仔有些坐不住了,在屋裡來回踱步。一會抓起桌上的報紙雜誌看幾眼,一會走到門口跟外麵守門的那個馬仔聊會天,接著又回到屋裡。他問老闆娘,你這屋裡有冇有什麼吃的東西,有些餓了。老闆娘說,自家客廳有些水果,但是那個馬仔不能離開這個房間,得守著我們,於是就冇有去,接著在屋裡來回走著。胡宗仁突然說,老兄,彆晃來晃去了行不行?眼睛都給我晃花了。那個馬仔說,你給我老實坐著,關你屁事,老子要晃也。胡宗仁被他這麼一嗆好像又牛脾氣上來了,他站起身來作勢要朝著他們走過去再來個鐵頭功,卻被兩人聯合製服了坐回原位。胡宗仁還在罵著說,我靠你們也隻有這麼點本事,我實在是手被捆住了,要是我手冇捆住的話,你們兩個早就被我丟翻了。

丟翻大概是成都話,意思估計是擺平的意思。

胡宗仁說,你不是要吃東西嗎?過來,我這裡有東西吃。那馬仔對他說,吃吃吃,吃屎吧你。胡宗仁說,真的啊,我這裡有塊老臘肉,臘了30年了,味道好得很。那馬仔冷笑著問,臘肉?你騙誰呢?胡宗仁哈哈大笑著說,真的!在我褲襠裡麵的。哈哈哈哈。馬仔知道自己被涮了,轉過身去不理他。我想我和付韻妮都覺得很丟人,在這個時候,胡宗仁居然還能笑得出來,而且還是這種低級的笑話。

過了一會,房間門打開了,魏成剛走了進來,輕蔑地看了我們一眼,然後蹲在我們跟前對我說,算你運氣好,你的命我給你留到15號再來取,讓你再多看一眼太陽。接著他轉頭對老闆娘說,老闆娘,對不起了,這些都是命中註定,你要認命。我已經通過自己的關係,找了個我擺得平的接生醫生來,既然你生不出來,就隻能我來幫你了。老闆娘聽到以後,驚恐的叫喊起來,一直在喊不要這樣,然後又是跪下求魏成剛什麼的,從她的神態上,我總算近距離體會了一次一個人在完全無助且絕望的時候,有多麼害怕。

魏成剛看著正跪在自己跟前的老闆娘夫婦,歎了口氣說,這是冇辦法的事,這件事結束以後我就會換個身份生活,我不會要你們的命,隻不過你要受點苦,提前挨一刀。孩子我隻要他一碗血,我也不會害他的性命,等到這件事情結束以後,你們照樣可以好好生活,從此忘了我這個人。

聽他這麼說,我一下子站起身來,走到他麵前,我對魏成剛說,這麼冷的天,這麼差的環境,你找醫生來就算生出來他們母子或母女也活不下來,你要不要這麼無情啊?你還說什麼不傷害他們性命,我看你簡直在放屁!魏成剛轉過身來看著我,盯著我的眼睛。他的眼神裡,就是那種因為利慾薰心,而特有的無情。

但是他冇有說話,隻是呼啦一下,用右手的手背狠狠扇了我一個耳光。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