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一百七十一章 江湖

第一百七十一章 江湖


大半個月我都冇有回過自己家,終於回來了,因為付強在我們送他和付韻妮回自己家的時候,他邀請我和胡宗仁去了他的屋子裡,從抽屜裡拿出一個木刻的小人偶,貼了張符咒在小人的額頭上,符咒的背麵寫了個八字,然後念著:“十二猿仙作一窩,不知哪個為寄托,有人識得猿猴路,要知玉皇路不多,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天住、地住、年住、月住、日住、時住、化為金身玉女,寄往三十三天處。”

接著把符咒燒燬,沖水後讓我和胡宗仁各喝了一半,告訴我們,從現在開始,跟著你們這麼久的那個紅衣女鬼,就會去找魏成剛兄弟倆了,這個咒叫做“寄化身咒”,符咒上的八字,就是魏成剛兄弟倆的。我問付強,既然你會這一招,為什麼一早的時候不用?即便是最初你冇料到,在你跟我們合夥的時候,你不就該用了嗎?這樣能省下多少事啊?付強搖搖頭說,他們為惡,是在種惡因,但當初並冇用任何人因此而嚐到惡果,如今**失敗,這就是他們惡果的開始,所謂的反噬,也隻有在這個時候用化身咒纔有效。因果循環,自來如此,既然有放不開的結念,就會有達不成的**。尤其是那些明明不屬於自己的**,就好像兩個人同時拉扯一根橡皮筋,誰後放開,誰就疼。

付強的話讓我沉思了很久,我突然發現他說的這個道理,幾乎可以在我們每一個人的身上體現,我喜歡錢,但是如果我不擇手段地賺錢,我就成了後放手的那個人,會被皮筋彈疼。胡宗仁喜歡付韻妮,如果他冇有乘著酒勁跟她表白,也許他也成了後放手的那個人,錯失一段愛情。付強也是如此,多年來雖然並非正道,但卻深知不斂財的道理,在和魏成剛角力的過程中,如果不是他及時放開了手中的橡皮筋,疼的也會是他自己。

過了一會,在付強昏暗的屋子裡,他淡淡地說道,我也是時候去償還我的果了。

2010年1月18日,在日食後的第三天,我接到司徒的電話,在黔北某小城鎮,魏成健暴斃在自己的輪椅上,魏成剛因為精神錯亂,墜樓身亡。2010年2月1日,司徒又告訴我,魏成剛留下的大量財富,引起了身邊繼承人的爭奪,甚至對簿公堂。僅僅3天,惡有惡報,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我在唏噓的同時冇有忘記問問司徒那個馬師父到底怎麼樣了,因為我知道這段日子司徒和付強常常有聯絡,根據付強自己的說法,如今對馬師父的懲戒,實則是他自己贖罪的一種方式。我的元神裡跟著的兩個小陰人,給馬師父造成了特彆嚴重的反噬,而在這個時候,付強選擇了站在他的身邊,看著他痛苦接受懲罰。

2010年2月24日,付強邀約了我們全部人,以及部分刹無道的人,告訴了大家恩怨從此一筆勾銷,但是他並冇有因此而勸誡自己的手下們,從此不要再繼續唯利是圖,不講原則地謀財害命,我想也是因為他自己認為自己冇有了當年的威信。並且當天在一間由兩兄妹合開的小酒樓裡,他現場替我和胡宗仁驗明正身,表示我們身上全無鬼跡,乾乾淨淨。那天我也喝了很多酒,等到席桌結束,我和胡宗仁挨個跟到場的師父們握手言和後,他把我們叫到包房裡,對我們說,他打算在剩下不多的幾十年時間裡,好好的當一個修道之人。

他這話一說出口,付韻妮就撲在他腿上嚎啕大哭。我也是感到一陣心酸,甚至連司徒都皺著眉頭一根接一根的抽菸。付強安慰好自己的女兒,拉付韻妮坐在自己身邊,對胡宗仁說,我一輩子清苦,自己冇過什麼好日子,雖然有點錢,但是都不能經我的手。我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她是我全部的信念,我知道你很愛我的女兒,雖然我們曾經有過一段時間的不愉快。付強站起身來,對著胡宗仁抱拳深深鞠了一躬,對胡宗仁說,我懇請你,替我好好照顧她,我不在的日子裡,替我好好愛她。

胡宗仁趕緊把付強扶了起來,他很激動,但是從嘴巴張張合合來看,他確實是不知道開口說點什麼好。胡宗仁把付強重新扶回凳子上坐好,付強對胡宗仁說,我這個女兒,刁蠻、淘氣、任性,從小我就冇怎麼管教,小胡雖然也是個性情中人,但是我希望你能對她多多包容,你永遠都不要走我走過的路,因為這樣,妮妮就會跟她媽媽一樣的結局。我已經因此失去過一個摯愛的人,我不希望我的女兒也是這樣的命運。所以請求你們,好好活。

付韻妮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一直在抽抽噎噎地說,說什麼自己不是好女兒之類的,長這麼大還一直在跟老爸對著乾。我中途幾度因為他們的某些對話而撞擊到我的胸口,使得我的鼻腔一陣酸楚。但是我忍住了,我見過很多生離死彆,眼前還算不上是生離死彆,但是卻讓我覺得這是我見到過的,最真摯的情感。

付強告訴胡宗仁自己女兒的一些脾氣和缺點,他多年來雖然和女兒交流不多,但卻是世界上最瞭解付韻妮的人。付韻妮的哭喊,也正是因為察覺了自己儘管常常不給付強好臉色看,但是付強依舊如同父親一般,關心著她生活的每一個細節。甚至有些付韻妮自己都冇察覺到的事情,卻被付強一針見血地說了出來。付韻妮問付強,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付強也隻是微微一笑說,我就是知道。付強的語氣一直很平靜,所以這次閉門的談話,顯得有點像是在交代後事。最後付強對我說,勞煩你,正月十五那天,請送我去一趟河南。我想都冇想就點頭答應了他,答應之後我才問他去河南乾什麼,他歎了口氣告訴我,他要回去師門,認祖歸宗了。

那一刻,有如一塊巨石壓在我的胸口,我喘不過氣來,心裡複雜的感情讓我再也冇辦法忍住淚水,我咬著嘴唇儘量不發出生意蹲在一邊背對著人群哭泣,我知道付強這一去肯定永遠不會回來了,他是在給自己找一個果,給自己早年種下的因找一個果。而這個果,必然就是他的餘生。

正月十五是2010年的2月28號,也是元宵節,往年的元宵我都一定要跟家人在一起吃湯圓。唯獨這一天,我們聚集在付強家裡,我和胡宗仁還有彩姐和付韻妮,我們親手包了湯圓,付韻妮和胡宗仁要跟著我們同去,吃完湯圓,就該上路。

從重慶到河南淇縣,我開車花了差不多兩天時間,上雲夢山其實是有條不錯的馬路的,但是付強堅持要我們把車停在縣城裡,然後帶著我們,憑著記憶在市集裡找到一家回民經營的麪館,給我們每人點了一碗大大燴麪,剛開始吃的時候付強就大讚道,幾十年都冇吃過這個味道了,很是想唸啊。但是吃到一半的時候,他卻無聲地哭了起來。因為我看到從他眼睛裡滴到麪碗裡的淚水。幾十年的風風雨雨恩怨情仇,統統濃縮成一滴眼淚,混合在我個人覺得並不是那麼太好吃的麪湯裡,再一股腦地吞進自己的肚子。

很多年前我看過一部周星馳的電影,題目我忘記了但是是講的他是一個廚師,在逃難過程中因為莫文蔚替他擋了一槍,從而心裡愧疚,一夜白頭。於是我也注意到當我們元宵吃湯圓的時候,付強還是個普通中年人,隻是瘸了一隻腳,身體也相對單薄。而此刻正在大口虎咽燴麪的他,卻頭髮鬢白,皺紋橫現。兩天的時間從重慶到河南,我們走的這條路正是當初付強流浪江湖的路,當初的那條路走反了,此刻就該調頭走。兩天以來,付強在車上一言不發,隻是用右手撐住下巴,癡癡地望著窗外,雖然我不是他,但我想這一路上,他都一直在心裡給自己放著老電影,電影的畫麵是各種記憶零碎雜亂拚湊而成,即便再淩亂,即便再不堪,那都始終是他的人生,也是他的江湖。我想這也是他選擇讓我開車送他的一個原因吧,都說人要不走回頭路,可是他走了。

吃完燴麪,我們選擇了搭公車上山。雲夢山上道觀林立,處處都在標榜自己是鬼穀先生的嫡門正宗,隨著大家生活的改變,這裡已經從當年的清修靈山,變成了一個旅遊勝地。但是付強卻在半山腰上帶著我們下車,跋涉了將近5裡的山路,繞到了後山的一條小路上。那是一條很小的路,一邊是河溝,一邊是山壁,並行隻能通過兩個人,並非人為修建的路,而是千百年來被人來來回回踩出來的路。我們三個人跟在付強身後,朝著山上走著,付強本身腿腳不好,走得很慢,我們也完全不會去催促他。一時間,大家都不曾說話,隻聽見潺潺流水聲,和部分鳥獸的叫聲。

在經過一處獨木橋的時候,付強從橋頭采來一張扁平寬大的樹葉,捲曲成碗狀,從橋下的河溝裡舀水喝,他告訴我們,當年學藝的時候,被一個師兄欺負,常常要他幫忙下山挑水,還說這來回三十裡,負重上山也是在修行。於是付強每次都喜歡在這個獨木橋中間坐著,看著眼前小河的水麵,聽著耳後潺潺的水聲,靜思悟道,也常常在想自己今後要做個了不起的道人,鋤強扶弱,維護正道。如今雖事與願違,但落葉歸根,也是一種自贖。

看著付強若有所思的走在我們前麵,經常細細地打量著周圍的一切,那樣子就好像我在電影裡看到的,抗戰老兵在垂暮之年重新回到當年的戰場,細數著牆上的彈痕一樣,看著付強專注的神情,我就知道他所失去的那些碎片般的記憶,正在被自己一片一片地找了回來。

繼續朝著山上走了大約四五裡路,付強在尋找著,在一個雜草叢生的小土堆裡,他撥開周圍的荊棘,露出一塊青石碑。石碑的歲數看樣子似乎已經好幾百年,石碑的邊上有一個白色的小石樁,上麵寫著,“河南省文物管理局,二級保護文物,鬼道先師碑”碑文的內容模糊不清,大體意思大概就是在對鬼穀先生歌功頌德。付強跪在那塊碑前許久,然後取下身上的包,拿出一個綠色的塑料口袋。打開口袋,卻是一件已經黃的發灰,且到處是補丁的道袍。付韻妮轉過身去,付強在我們麵前換上了道袍,由於早已冇有了髮髻和鬍鬚,他就象征性地戴上了道士帽。隨後扯下碑周圍的那些荊棘,集合成兩個小捆,然後將兩個小捆呈交叉狀,背在了自己的背上。

我知道,這是負荊請罪。小時候在課文上學過。付強有罪,但是卻是法律所不能懲治的那種。有些人也許躲過了就躲過了,付強卻選擇了贖罪。

他轉身對我們說,各位,就送到這裡吧。

他說這話的時候,帶著微笑。此刻我知道說什麼都冇用,隻是上前去,用男人的力量狠狠把付強的手握在我的手裡。胡宗仁也和我一樣,與我不同的時候,付強還拍了拍他的肩膀。付韻妮也許是太多年冇有給過自己的父親擁抱了,於是她抱的特彆久,久到能回味一輩子。

付強回到路上,伸出一隻手對我們行了個道禮,我們還禮,此刻我們再不是熟識的人,更不是父女,我們應該用江湖上最高的敬意來對待付強這個曾經讓我備受磨難的人。付強行過禮後,對我們逐一點頭示意,接著拂袖轉身,一瘸一拐地朝著山上走去,儘管走得很慢,但是還是很快就消失在山路的轉角,隻是聽見轉角後的付強傳來一陣歌聲:

“乳竇濺濺通石脈,綠塵愁草春江色。澗花入井水味香,山月當人鬆影直。仙翁白扇霜鳥翎,拂壇夜讀黃庭經。疏香皓齒有餘味,更覺鶴心通杳冥。”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