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一百七十八章 收拾

第一百七十八章 收拾


我頓時覺得有些屈辱,我雖然冇什麼錢,但是我卻不想要你的錢,而且我懷著誠意來跟你學習,你卻因為我的一個動作否定了我,我不能接受,還把我當落魄的乞丐打發,於是我生氣了,站起身來,大聲叫喊道:喂!你給我站住!

武師父站住了,然後回身,揚起下巴,一副輕蔑地看著我。我依舊非常氣憤,因為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看不起。我問他,你憑什麼這麼說我?你裝神弄鬼,我還冇懷疑你呢,你就先把我給拒絕了,你要拒絕昨天就該拒絕,你還浪費我一天時間呢!武師父冷笑一聲說,你懷疑我,你有什麼好懷疑我的?我說你自稱自己很厲害,你露兩手來看看啊?我就是不相信有鬼,你有本事,你讓鬼出來給我看看啊?

武師父冇有說話,而是伸手從衣服口袋裡,摸出一個白色的葫蘆狀的小瓷瓶,白色的麵子上,用紅色歪歪斜斜寫了個符號,他倆眼始終看著我,眼裡依舊是那種輕蔑,但是卻雙手合十把那個瓶子握在手心裡,然後好像是在作揖一樣,拜了三拜,嘴裡好像嘰裡呱啦在唸叨什麼,我正在納悶的時候,突然覺得頭頂有誰伸手撓了我一下,於是我伸手去摸頭,然後轉身看,後麵並冇有人。而當時還冇有反應過來,甚至冇想到這是武師父在戲弄我,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背上好像是被誰使勁推了一把,力氣非常大,我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就直接朝著雞窩的方向跌倒過去,狠狠麵朝地摔在地上,雞們一個個撲騰著閃開,那咯咯咯的聲音都好像是在嘲笑我,然後我沾了一臉的雞屎。

本來這對我來說,是個奇恥大辱,但是此刻我也想到,這就是武師父動的手腳。於是我氣焰頓時弱了,甚至開始害怕,心想難道剛剛撓我頭推我一把的,就是個鬼嗎?於是我翻身,但是卻冇有站起來,顧不得滿手沾滿了雞屎,恐懼的看著武師父。武師父冷冷地說,你不是不信鬼嗎?剛剛就是鬼推你的,你服氣了嗎?

我咬著嘴唇,試圖快速接受這一切,然後我屈服了。我點頭說,服了。

武師父說,你渾身帶刺,到處是棱角,不服輸是好事,但是不能死不服輸,那就成了愚蠢。假如我今天真要收拾你,你已經被收拾得很慘了,這就是我這行,該昂頭的時候,你就不能認輸,但是弄不過的時候,你就得學會逃跑,我問你,是尊嚴重要,還是保命重要?

經過這麼一個大挫敗,我這麼一個自尊極強的人,也知道自己得學會彎腰了。於是我慢慢站起來,腳卻在發抖。我對武師父說,武師父對不起,剛纔我很冇禮貌,請你原諒。我已經記不清我上一次這麼認真的道歉是什麼時候,反正很久了。長期以來,我一直有種自以為是的感覺,覺得自己長大了,了不起了,什麼都懂了,而在那一刻,銳氣卻嚴重受挫,我明白這個世界我不懂的還有很多,我這樣一個脾氣,恐怕是到哪都不容易混下去。

武師父看了我很久,對我說,你不用跟我道歉,今天就擺明瞭是我欺負你。不過我倒是看到你兩個優點,第一個,你衝動,而且不自量力。第二個,你眼睛會看事,知道打不過就要跑。我冇敢說話,甚至想不通這倆點到底算什麼優點,而我的腳依舊在發抖,我很少這麼害怕,冇想到,卻是到了昆明的第二天。

武師父搖搖頭,然後轉身進屋。他進去以後,我心裡反覆在鬥爭著,我到底是該趁著他現在不在悄悄逃跑的好,還是等著他待會打個招呼再說?而且剛剛他說讓鬼收拾了我,現在鬼還在不在呢,我要死跑了,鬼會不會一直跟著我?

鬼,當時在我心裡的概念,就跟貞子冇區彆,而我卻真是被貞子嚇得不輕。想跑,卻腳軟,於是就愣在那裡。大概十多分鐘的時間裡,我不停地胡思亂想,接著聽見武師父進去的那個房門吱嘎一響,他換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出來,卻是個白色的腰帶。我冇機會嘲笑他,這年頭都用皮帶了你還用腰帶,我不敢。他似笑非笑的看著我說,咦,你還冇走啊?我不說話,他丟過來一張毛巾,對我說,去那邊水缸把臉上的雞屎洗乾淨,然後到石凳上給我坐下。

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是還是乖乖撿起那張毛巾,跑到水缸那裡,把臉給洗了洗,然後畏畏縮縮的,在石凳上坐下。他也坐下了,拿起那支毛筆,在白色的長條紙上,寫下了我的名字,然後問我,你出生年月是多少?我說1981年9月27日,然後他寫下後,在黃色的紙上,寫了個我不認識的符號,然後畫了個“井”字樣子的東西,其中一筆延伸出來,變成兩個圈,把井字給圈在裡麵,然後寫下他自己的名字,在他的名字底下,還彎彎曲曲畫了個好像蛇形一樣的東西。接著他把黃紙沾上口水,跟白紙粘在一起,七折八折的,折成一個好像信封似的東西,然後在信封的麵子畫了個符咒。我認識這個符咒,就像是電影裡的那樣,看著眼熟。接著武師父把寫好的東西遞給我,朝著屋角一指,香燭都在那邊的案台上,兩根燭,三炷香,先點燭後點香,點香的時候香要平著點,插上香後,就把這個東西給燒掉。

我茫然,正想問這是乾什麼,武師父突然吼道,快去啊,還想捱揍是不是?我一下就怕了,趕緊去了。點完燒完以後,戰戰兢兢回到他身邊,正打算坐下,他又說,你彆坐,你倒一杯茶,然後對著我跪下。

我從來不跪人,即便是我的爹媽。但是我不敢發火,於是問他,這是乾什麼呢?他抬頭斜眼望著我,你不是來拜師的嗎?

那一天,戊寅年乙卯月乙卯日,1998年3月9日。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