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十八章 麻兒

第十八章 麻兒


2008年的夏天,藉由一個委托的機會。我生平第一次到了中國最南端的城市,三亞。08年我們經曆了太多,除了奧運會,還有蜀地天殤。

我記得先前在網上看過一個藝術家的作品,在德國的慕尼黑,這個藝術家用九千個彩色書包組成一副巨大的字:“她在這個世界上快樂地生活了七年”。

這個藝術的名稱叫“非常抱歉”,這是地震後一個母親找到自己孩子的屍體的時候說的第一句話。總之08年是我的一個結,這個結又是由無數個小結交錯組合而成,而我至今無法梳理清楚。

第一次到三亞,除了彆樣的南國風情,海浪和沙灘更吸引我。當天下午7點從重慶起飛,到了三亞已經是夜裡接近11點了。在勝利路找了家客棧住下,稍作休整。第二天一大早就打電話給委托人,委托人是三亞一個叫西島漁村裡的島民,種植香蕉的蕉農。

不差錢,也冇有跟我含糊傭金問題。雖然海南和兩廣地區都有很多厲害的同行,我最初卻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找上我。從見到他的那一刻起,他就不斷在跟我說自家有人遇上山鬼了。

我有些無措,山鬼我是聽過的,卻從來冇有抓過。在海南本地文化裡,如果有人在山上死於非命,不管是被野獸咬死,或者是掉進山崖,通常情況下,他們認為這樣的靈魂是冇有辦法往生的,隻能終日遊蕩在山林裡,成為惡鬼。

我不是個唸書用功的人,這些東西都是多年來借閱師父和老前輩的手劄才得知。有印象有概念,但卻毫無實戰經驗。所以一開始的時候我也就跟蕉農唯唯諾諾,儘量彆把自己逼上死路。

山鬼的傳說各地都有,山鬼這個名次在兩廣福建和海南比較常用,我們內陸尤其是西南西北地區,更習慣把這種東西叫做山魈。山魈自古邊出現在各大古籍中,相貌猙獰,叫聲尖銳,張牙舞爪,喜歡趁人不注意的時候從背後偷襲,咬住脖子,直到人死後飲血食肉。

很噁心,我知道。可是後來不知道哪個“專家”提出,所謂民間的山魈,其實是一種類似狒狒的靈長目動物,專家的名頭加上科學的佐證,一傳十十傳百,由一個點向一個麵幾何狀放大,於是便成了真理,傳說卻成了謊言。

蕉農說他的弟弟,前陣子上山去,好幾天都冇回來,家裡人著急了,於是組織了一些人上山找尋。

找回來的卻是一具僵硬的屍體。脖子後麵有一個烏青的手印。我聽到這裡感到很奇怪,莫非不是山鬼?怎麼和傳說裡的不一樣?

我決定到他家裡去,再向彆的人問問情況。蕉農家除了他和他老婆還有三個孩子外,就還有一個30歲未婚已故的弟弟,和快70歲的母親。

他母親聽說抓鬼的人來了,激動地一把抓住我的手,開始哭喊,含糊不清,但大致是要抓住惡鬼替她兒子報仇之類的。報仇不是我的工作,而且我也不會隨便抓的,更不用說我有冇有抓到的本事了。

我請老母親再跟我說了一次情況,大致上說的差不多,可我注意到一個比較奇怪的情況,當老人在跟我說的時候,她身邊坐著的那隻麻貓(通常說的土貓),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我。

這讓我想到一句話,一句四川重慶比較流傳的話:豬來窮狗來富,麻兒(貓)來了戴孝布。

這句話的意思是麻貓是一種比較不祥的動物,並非貓有問題,而是貓的“道”有問題。

難道說這隻貓會是傳遞死亡資訊的使者?我試探著問了問老人,我說她家的貓很漂亮,養了幾年了?老人說,這不是她家的貓,前幾天剛到家裡來。說到此處,她說,就是孩子失蹤的前一天。

於是我基本確定了一個情況,這隻貓必然是邪物。貓本身是種屬性比較陰的動物,我們說到貓的時候,常常都用黏人、可愛來形容;可是要知道,雖然貓是非常棒的寵物,同時它和貓頭鷹、黃鼠狼等一樣,是最接近鬼道的動物。

有些家養的寵物名貓漸漸失去了一些本性,變得非常親近人,這類貓是幸福笨蛋型,冇了通靈的能力。而在山裡和農村,貓狗都很多,這家的跑到彆家去,彆家的又跑到這家來,歡天喜地,其樂融融。

原本就不是什麼怪事。不過這隻貓的出現顯得那麼恰逢其會,所以纔不自然。而且最重要的是,這隻貓還冇走,是不是意味著還有人要死?

老母親和我對話的過程中,一直在咳嗽。作為我的立場,我也不方便多問。我告訴蕉農一家,我得回市區一趟,準備點東西,第二天一早再來。

坐船回到市區以後,我趕緊打了電話給師父。師父說,這個業務就是找到他以後他推薦給我的。我才明白我怎麼會接到海南的單子,我大部分業務都在西南。我告訴了師父我瞭解到的情況,想讓他給我分析分析。

師父說,他已經退休,不該再插手了。想問他多一點,他卻怎麼都不肯說。無奈之下,我隻好向當地的同行求助。畢竟踩到人家的地頭上了,冇打招呼也就算了,再截了人家的胡就不好了,好在這同行哥們還是很地道,海南人民還是熱情好客的。

同行告訴我,這種情況下的已經不再是山鬼了,而真是亡魂了。山鬼殺死第一個人以後,這個人會變成惡鬼,在山裡遊蕩,直到找到下一個死者纔會消散,繼而殘害另外的人,周而複始這樣循環著。真正的山鬼害死的人是找不到的,因為都被吃掉了。所以這個層麵上講山鬼更像是野獸。

隨後害死的人**還在,隻是身上會多出一些類似抓痕的陰爪印。這樣的亡魂必須在49天內引上證路,否則的話,就隻有打散或者再害一人自行消散。

當我再問他這樣的亡魂應當怎麼才能引路的時候,他告訴我,要“結樹陣、慘叫、縛靈”,這我才明白了,意思是要在樹樁間用紅繩結陣,地上畫好符,然後自己站在陣裡邊慘叫引來鬼魂,然後封陣帶路。

方法不算很難,我想我應該可以的。第二天如約到了蕉農家裡,告訴他讓他帶我到找到弟弟的地方去,他帶我到了那地方後,地上還有些腳印。

我仔細看了看腳印,也問了下蕉農當時弟弟的死亡姿勢,發現幾個腳印雖然雜亂,卻是和屍體相反的。同行告訴我這是山鬼殺人後的亡靈典型的證據,既然對門對路了,

我也就按照他教我的方法,開始拉線畫符。

一切準備就緒後,我才發現要是我自己當誘餌的話,冇人幫我封陣了,所以雖然很危險,但是我還是想請蕉農幫我一個忙。

我讓他收拉著紅繩的尾端,告訴他,一會我大叫的時候,立刻把紅繩牽到第一顆樹的地方拴住。他很害怕,可是冇有辦法,我也不想他做的。我從包裡拿了幾副鈴鐺,拴在已經拉好的紅線上。吸一口氣,我開始撕心裂肺地大喊,幾乎快缺氧。

這種亡魂不召喚是看不見的,所以當鈴鐺開始響起的時候,我大叫著讓蕉農把線封好,當他拴好線的那一刻,我迅速鑽出了線圈。

紅線內一陣混亂,鈴鐺大響,因為地上畫了符,他是出不來的。之前跟村民們確認過從蕉農弟弟出事以後再冇有人失蹤,所以根據同行教給我的邏輯可以推斷,眼前被困在紅線和符裡的那個亡魂,就是蕉農的弟弟。

我這才把實情告訴了蕉農,在經過他的同意以後,我開始念口訣給亡魂帶路。當我唸了冇幾句的時候,又一件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我畫好符的地上,突然密密麻麻鑽出了很多螞蟻。

我給不少亡靈帶過路,這樣的情況還從來冇見到過,正在手足無措間,蕉農突然像是反應過來了一樣,跪在地上,雙手掩麵,嚎啕大哭。

他這一哭讓我挺驚訝的,停下口訣,我扶起他,問他怎麼了。他說,他知道為什麼地上這麼多螞蟻了。黎族人原本就很相信玄術一說,他告訴我,那天他弟弟是上山采薄荷葉和抓黑螞蟻的。他的老母親患有肺病,這才一直咳嗽,以前的日子裡,好幾次都咳出了血。當地有個土方,黑螞蟻加上穿山甲的殼加上薄荷葉,能夠治肺病,海南山林眾多,穿山甲是容易買得到的,但是薄荷葉新鮮的隻能自己采,而且黑螞蟻也得自己捉。

說到這裡,我纔算明白了,老二是上山給母親采藥,這才遇到前一個亡魂,丟了性命。但是即使自己已經冇有了人的形態,變成了惡鬼,潛意識裡還是牽掛著自己身患重疾的母親的。

有時候靈魂會影響周邊的東西,例如植物和昆蟲,這就是為什麼辦喪事的時候,如果飛來飛蛾,老人一定會叫你彆打的原因。因為他們相信,這是逝去的親人回來看你了。

聽蕉農說完這些,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纔好,雖然百善孝為先,孝順父母原本就是應該的事情,不過能夠在死去以後還能在自己矛盾的靈魂裡繼續堅持,真的很不容易。

我告訴蕉農,我會把老二帶到屬於他的地方去,這纔是他該有的歸宿,一旦他走了,今後除非再遇上山魈害人,就不再會有人離奇失蹤死亡了。

記得回去告訴你母親,她有兩個好兒子,一個在身邊,一個在天上。隨後,我唸完了口訣,送走了老二。跟著蕉農回到村子,我告訴老母親,已經替你兒子報仇了,蕉農說冇錯,我親眼看見了。

老母親又是對著我一陣感謝,我告訴她,有病彆拖著,土方雖然有些神奇的功效,但是還是該去醫院看看。

蕉農拿出承諾的傭金,因為是業務,我得收下。在他們再三感謝下,我離開了那個漁村,坐船回到了市區。繼續在三亞待了幾天後,告彆這個美麗的城市,回到我自己的生活裡。

我要說的這些,重慶本地的一些朋友應該有所耳聞。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