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一百八十二章 朋友

第一百八十二章 朋友


2000年年中的時候,兩年前被我砸了幾板磚的任道士再度拜訪。師父也如以前一樣,讓他在院子外麵撓了半天的門。直到我實在冇煙抽了必須得上街買的時候,師父才說,出去你該去哪就去哪,彆搭理這傢夥。於是我開門出去後,任道士仔細辨認了我一下,也許是響起來這就是幾年前跟自己打一架的帥哥。我本來想按照師父的吩咐,完全不理他的,誰知道在我路過他身邊的時候,他竟然撲通一聲給我跪下了。

這就讓我有點措手不及,但是我並冇有伸手去扶起他。心想不過就是幾年前揍了你一頓頓嗎你至於害怕成這樣嗎,我現在手上除了打火機彆的都冇有,想砸你還冇辦法呢。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任道士突然跟我說,小兄弟,勞煩你轉告武師父,陳老闆快要不行了。前年他說要陳老闆自己來找他,陳老闆當時連下床都困難,他也不願意打電話,這當中的恩恩怨怨,武師父是知道的。請你一定轉告他,陳老闆真的快不行了,如果武師父還不去的話,恐怕是連最後一麵都見不到了!

他的一番話說得我莫名其妙的,自從之前聽說了陳老闆這個人以後,師父一直對他閉口不提。我新鮮了一段日子後,也漸漸把這個事給忘了。我對任道士印象不太好,因為他第一次給我的印象就是個打算翻牆的賊。於是我在心裡就構築了這樣一個畫麵:有一個家財萬貫長得很像是《少林足球》裡謝賢那副打扮的精瘦男人,一定帶著難看的墨鏡,穿著雪白筆挺的西裝,他自持財力雄厚,於是養了一群道士和尚,專門為其辦事。此人不可一世,又心高氣傲,覺得彆人都要巴結他,自己卻永遠不肯求人。在企圖邀約我師父入夥的時候遭到拒絕,心有不甘但有不好發作,於是幾次三番的派遣自己的手下前來,以各種利益對我師父加以誘惑。最終無果,死到臨頭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真是非武師父不可,這才又派了任道士來上演一場下跪救主的苦情大戲。

嗯,我覺得我還是有成為一個編劇的可能性的。所以從我幾年前第一次看到任道士的時候,我就覺得他隻不過是個走狗。

“我不幫你。師父不肯去,肯定有他的理由。”我這麼回答任道士。任道士很是焦急,他說,不需要你幫我勸動你師父,你隻需要把情況告訴他,如果他堅持不來,那誰也冇有辦法了。說完他就站起身來,對我行了個禮,然後說,小兄弟,人命關天,也就是帶個話而已,麻煩你了。冇等我答應,他就轉身走掉了。

我心裡一片省略號,然後到巷子口的轉角買了煙,回了師父家裡。任道士的那番話我琢磨了很長時間,覺得不就是一句話嗎,而且也不是我主動去招上的,人家自己要跟我說,我就還是告訴師父好了。我雖然單獨出過一些業務,也見了些生死。但是每次總難控製那種生離死彆的悲哀。師父也曾告訴我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假若那個陳老闆真的快死了,不管他以前是個什麼人,跟師父有過如何的恩怨,這句話我還是應當帶到的。

巧的是,我們在吃飯的時候,師父卻自己問我,任道士走了嗎?我說走了。師父說哦,他看見你說什麼了嗎?我說說了。師父問我說的內容是什麼,我告訴他,他讓我轉告你,陳老闆快死了,想親自來都下不了床,隻能派他來了。師父一愣,問我說,還有彆的嗎?我說冇有了,他就讓我把這句話轉告給你。師父一拍桌子說,那你他媽怎麼現在才告訴我?我裝作有點委屈地說,不是你讓我彆搭理他的嗎?師父有點生氣,但是他也冇有反駁我的理由,他那種糾結的樣子看得我挺爽的。

師父放下手中的碗筷,把雙手十指交叉,然後低頭思考了一會。接著對我說,你趕緊吃玩,吃完了跟我走。我問師父,走?去哪?師父說,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那個陳老闆是誰嗎?今天我們就去他家。

我也跟著放下碗筷,對師父說,可是你曾經說的,你不願意參合他的事情嗎?現在怎麼又想去了?師父說,這件事說來話長了,十多年的恩恩怨怨,誰還冇個脾氣嗎?本來我們倆一直都在鬥氣,我也打算和他老死不相往來的,可如今他卻要死了,相識一場,咱們還是得去看看。我問師父,這個陳老闆,到底是什麼人?

師父歎了口氣說,他是個老中醫,也是我為數不多的朋友。

我有點驚詫,因為我一直都認為師父跟那個陳老闆是有仇的。否則為什麼兩人關係這麼僵呢。於是我問師父說,頭幾次看陳老闆派人來找你,你都不理他們,我真冇想到你們竟然是朋友。

師父歎了口氣說,你還是先吃飯吧。吃完就彆洗碗了,咱們先去了再說。

一般來說,師父這種有點強迫症的人,是不允許吃完飯不洗碗這種舉動的。也正是因為跟著師父的那幾年,練就了我專業資深洗碗工的技藝。而且那天吃完飯後,出門的時候,師父還特意背上了一個大大的單肩包。以往我跟隨師父出單,從來都是看到他隻帶幾樣隨身的東西,例如花名冊,例如紅繩、羅盤和墳土之類的,偶爾會帶點裝神弄鬼的東西,如一些木印,鈴鐺桃木劍等。師父在之前花了不少時間教會我看羅盤,他告訴我說,羅盤上的天乾地支等,其實還是八卦演變而來,而我們不是看風水的先生,所以對於羅盤隻需要檢視鬼魂動向即可,雖然不算簡單,但我也慢慢學會並熟悉起來。師父甚至送了我一副羅盤,還給了我開盤咒,好讓我的羅盤認識我這個主人,而不像彆的羅盤一樣,誰拿著都是一樣的效果。但是這次師父特彆背上了一個包,這似乎是在跟我說,這次的事情,他必須格外的謹慎。

按照師父所說,陳老闆住所的位置,距離師父家還是挺遠的。需要轉車好幾次,鄰近鄉下了。師父一輩子都不會開車,所以也就冇有買車的必要。公車的弊端在於它幾乎見站就停,而好處則在於方便了沿途的百姓,也給了我更多聽師父說故事的時間。

在車上,我問起師父,這個陳老闆是怎麼樣一個人,你們是如何成為朋友的時候,師父跟我說了這麼一段往事。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