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中醫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中醫


大概在二十年前,那時候師父還根本就不認識陳老闆,而陳老闆就已經是一個比較有名的老中醫了。師父說,陳老闆歲數比他要大一些,第一次認識,兩人彼此是一個生意的關係。我問師父,原來你以前還做過生意的。師父翻了個白眼說,當時陳老闆是雇主,而我是幫他解決事情的人。我說哦,突然感覺自己問的問題有點白癡。師父接著說,本來因為對方是中醫,所以一開始多少就覺得親切了一些。你知道為什麼嗎?我說不知道。師父說,在中醫這個學派出現以前,最多的就是巫醫了。而中醫則是經由巫醫的演變,結合了越來越多的新發現,以及五行學說,經脈學說等,繼而產生的一個相對係統化的群體。在中醫出現以前,巫醫成了人們尋醫問藥的主要途徑。我問師父說,巫醫又是什麼?師父說,巫醫就跟我之前和你提過的那師父他們差不多,通過祈求敬神等方式,然後百獸百草做藥,咒語做引子,古時候的巫醫強調天地之間任何兩樣東西之間都具備一定的必然聯絡,無非就是個無限循環互換的過程,所以纔有了一物降一物的說法,而道家後來所說的相生相剋,也是基於這麼一個道理。不過師父也坦言,巫醫的方式相對比較不正規,往往給人一種很玄乎的感覺。不光是病患自身,甚至連巫醫本人都冇辦法說出理由。例如小孩子打嗝,卡魚刺,這些嚴格來說並不是病,真正的醫生也許就是開點藥給你吃或者想法子把魚刺取出來,但是巫醫隻需要畫符唸咒就可以解決,但是很少有人能明白這當中的原理是什麼。師父歎氣說,這也是至今也是野門小流,成不了氣候的主要原因。

我點頭,說你是因為陳老闆是中醫,覺得係出同宗,這纔有好感的吧。師父苦笑著說,現在很多自稱中醫的人,一邊在宣揚自己怎麼怎麼牛逼,一邊又對始前的巫醫嗤之以鼻,在很多西方價值觀來看,中醫和西醫相較,中醫比較像是偽科學。而在很多中醫醫生的眼裡,他們甚至會覺得巫醫纔是真正的裝神弄鬼。

師父頓了頓問我,你知道張仲景吧?我說知道,東漢的醫聖嘛。師父點點頭,又問我,那你知道他寫的最有名的一本書是什麼嗎?我說好像叫《傷寒論》。師父說,叫《傷寒雜病論》,我那書櫃裡的書你怎麼會冇看?我有點委屈地說,這不是還冇看到那去嘛,而且這是醫書,又是古文的,我怎麼看得懂啊。師父搖搖頭,說,《傷寒雜病論》的開篇第一章就寫著:“怪當今居世之士,曾不留神醫藥,精究方術。”這句話,是在罵道家呢,早在張仲景前幾百年,老子李耳將道教發揚光大,自此道家醫術曾經結合了老子所著的《道德經》,將一個“天地萬物皆有道”的理論發揮到了極致,以相生相剋的原理,去糟粕,留精華,將眾多精華集聚起來,認為這樣能夠延年益壽,百病不侵。師父歇了歇又說,這就是道家的煉丹術,你當為什麼那麼多道士成天想著成仙呢。我笑了,對師父說,我還想成仙呢。師父接著說,張仲景那句話,就是在譏諷道醫,說他們正事不乾,成天研究些無謂的方術。而到唐朝的時候,另一個很有名的醫生,卻用自己的學識,結合了前人的經驗,無聲地駁斥了張仲景。我問師父那是誰,師父告訴我,就是孫思邈啊,他不但是個醫術高超的人,還是個資曆很深的高道。他算得上是道醫這麼幾千年來,最有代表性的一個人了。所以道醫和中醫一樣,都是從巫醫中演變而來的。

我點頭說,那巫醫纔是真的牛逼是吧。師父說,彆急,張仲景的那段序言裡,罵完了道醫,就開始譏諷巫醫了。師父說,他接下來還寫了一句:“卒然遭邪風之氣,嬰非常之疾,患及禍至,而方震栗,降誌屈節,欽望巫祝,告窮歸天,束手受敗,賫百年之壽命。”我一下就聽暈了,我問師父那是什麼意思,師父說,那是張仲景認為那時候的人愚昧,遇到點怪病,久治不愈,就開始求助於巫祝了。巫祝就是指的巫醫符咒術,而張仲景認為,求助於巫祝,那是一種“屈節”,就像是老子給兒子下跪一樣。我笑著說,看來這人還真是挺忘本的。師父說,也不是忘本,而是狂妄。醫術精湛是一回事,但是不能排斥他人而標榜自己,那就是狂妄了。師父接著說,而那個陳老闆,他本身是中醫,醫術也是比較偏張仲景一脈的中醫正統,他精通經絡和鍼灸,雖然全然不懂得巫醫祝由,但是卻跟張仲景不一樣,他對巫醫懷有很大的敬意。而他本身作為一個醫生,常常遇到疑難雜症,卻也難免有失手醫死人的時候。師父說,按理來說,中醫的療程較慢,也不會常常有人到他的中醫鋪裡去“住院”,往往都是先說病情,然後號脈,接著給出診斷,然後纔是抓藥煎藥,幾乎不留人在店裡治療,而他那次找到我幫忙,就是他難得一次收治了一個街頭的流浪漢,但是卻無力迴天,我當時就是和陳老闆一起,看著那個流浪漢死去的。

我一下來了精神,開始纏著師父要他給我講這個故事。師父說,你不要求我也會講給你聽的,因為今天遇到同樣的事情的,就是陳老闆本人。

師父說,當初他找到我,跟我說了情況。說是自己在有天夏日的晚上,看到一個隻穿了褲子的流浪漢,渾身臟兮兮的,蜷縮自家中藥鋪的門口,瑟瑟發抖。按理來說,當時正值夏季,雲南的夏天雖然不像很多南方地方一樣熱得離譜,但也絕對不會到冷得發抖的地步。所以陳老闆當時就斷定,這個流浪漢是生病了。很多疾病都會引起發冷,跟季節無關,出於醫者仁心的角度,他趕緊打開店門,把流浪漢扶了進去。流浪漢當時人已經是渾渾噩噩了,也許本身也就有精神上的疾病。通過診斷以後,陳老闆發現這個流浪漢的癥結,並不是常見的傷寒一類,而是中毒。

我大喊道,怎麼會有人給一個流浪漢下毒,太狠心了!也許是聲音大了一點,很多周圍的乘客轉頭望著我,於是我瀟灑的甩了甩我的中分,一副看什麼看冇看過帥哥的樣子。師父說,也不是被人下毒,而是踩到了毒蟲。師父說,二十年前的昆明還冇有建設到如今的地步,城市裡的自然環境保護得比較好,而雲南本身就是比較多蟲豸的地方,所以很多家庭都自備了蟲毒的藥品,而陳老闆的店也是位於郊外,屬於農村了,蟲蛇在夏天的時候自然就更多。本身蟲毒並不難解,對於很多中醫來說更是容易,可是任何毒物一旦毒性存在久了,就很麻煩了。

師父說,雲南蛇蟲較之其他地方相對多一些,很多毒物如當年讓人聞風喪膽的武夷山竹葉青,中者必死,而現在,隻要就醫及時,大多都能治癒。我問師父,竹葉青不是茶葉嗎,怎麼會有毒,師父說,有種毒蛇,也叫竹葉青,劇毒。我哦了一聲,師父接著說,而當時陳老闆收留的那個流浪漢,說來也奇怪,他中的蟲毒,是一種我們喊“土狗”的蟲子,也就是蜱蟲,本身屬於跳蚤那類的,是個寄生昆蟲,蜱蟲全國都有,但是雲南的蜱蟲很多都是帶毒的,那取決於它的寄主。如果寄主本身就是毒物的話,加上它自己的毒,這就比較難解了。陳老闆當時檢查了流浪漢的脈象以後,就撩起他的褲腳來看,發現流浪漢的足腕的地方,有烏黑的一大片,而且腫得很高,連皮膚上的毛都全掉了,鼓鼓的好像是吹脹了的氣球,表麵還是光滑發亮的那種。

我聯想著師父說的情況,不由得一身雞皮疙瘩,要知道,本人一生最痛恨的,就是蟲子。當昆蟲的足數量超過4隻的時候,我就會很害怕。這跟怕蟑螂不一樣,蟑螂本來我是不怕的,我甚至手持拖鞋和它們決鬥過。直到有一天一隻蟑螂飛到我的鼻梁上,這才害怕了,因為在那之前我一直不知道蟑螂還會飛。師父接著說,陳老闆本身醫術非常精湛,在當地也算是名氣比較大的中醫了,看到這樣的疑難雜症,就跟個癮君子見到注射器一樣興奮。於是那幾天他閉門謝客,專心研究治癒流浪漢的對策,為此試了無數種方法,配過很多劑藥,但是最多也就隻能暫時緩解病情,隨後複發得卻更嚴重。

眼看著那個流浪漢一天比一天更衰弱,神誌越來越不清楚,陳老闆纔有了巨大的挫敗感,但是那終究是一條人命,不管是不是流浪漢。昆明當地也有巫醫,但大多都是些幾把刷子的貨,這才找到我師父。師父說,當初陳老闆找到我的時候,他還以為我是一個巫醫,直到我告訴他,我不從醫,隻管送命之後,他才突然察覺到,這次真的是迴天乏術了。

師父也是個熱心人,但是師父也冇有辦法救這個流浪漢,於是他們倆商量著,是不是能夠把這個流浪漢送到大醫院裡去。可是當時70年代的環境下,文革還冇有結束,滿世界都充斥著偽批判主義的愚昧人群,而稍有條件的正規醫院,也大多都是部隊直屬的醫院。陳老闆想儘辦法和我師父一起把流浪漢送了進去,卻被告知這種醫療是徒勞的,因為已經耽擱了太長時間了,換成一般人早就死了,還多虧了陳老闆當時的一些治療,拖延了些時間。不過醫院對陳老闆和我師父說,這種病患,你留在醫院裡也是在等死,還是通知民政機構,讓他們找收容站接回去吧。師父對我說,當時那個醫院的醫生說,去了收容所,就算是死,也算是死得其所。

師父告訴我,當時醫院說找收容所的時候,他和陳老闆其實就料想到,這個流浪漢如果進了收容所肯定冇幾天就得死,與其讓一個生命就這麼拖死,還是自己領回去繼續中醫治療吧,就算是效果甚微,就算是最終難逃一死,人生在世,本來時間就不多,對於一個流浪漢而且是精神有問題的流浪漢來說,每多一天,他記得的卻都是些美好。於是他和陳老闆趁著醫生換班的時候,就偷偷把流浪漢給帶走了,回到陳老闆自家的中藥鋪,一麵用藥物保命,一麵想辦法。

師父跟我說,也許是他自己小時候過得比較苦的關係,他看到這些苦命人的時候,總是會心生惻隱。於是那段日子,師父也留下來幫助陳老闆。師父是巫,但卻不是巫醫。不過師父卻懂得不少符咒術,例如簡單的止痛止血,開神明目等,儘管這些幫助力量很小,卻也讓那個流浪漢繼續堅持了差不多一個月。

我問師父,那最後那個流浪漢還是死了對不對。我問他這話的時候,心裡都開始有點不舒服。也許那個流浪漢渾渾噩噩活了幾十年,到了死的時候,都不曾記得曾經有兩個陌生人不辭辛苦的想辦法幫助他。師父點頭說,那天是我先放棄的。因為我用本家的東西,能想的法子都想過了,還是冇用。陳老闆也因為始終查詢不到毒源是什麼而無法對症下藥,即便是以毒攻毒都冇有辦法拿捏準確。於是師父就說,還是讓他去吧。此刻那個流浪漢身上的淤腫,已經蔓延到了乳下的位置。不管是中醫、道醫、還是巫醫,都明白一旦毒素擴張到了半身的範圍,那基本就冇救了,而如果毒性蔓延到了心臟,那神仙都救不了。陳老闆和我師父都明白這個道理,於是陳老闆也打算了放棄。

師父歎了口氣說,停藥以後,他和陳老闆成天就像是在照顧一個孩子一樣,把流浪漢照顧的很好。師父甚至還給他買了身新衣服,把身上的臟東西也都擦掉了,頭髮也好好打理了,看上去和我們冇有區彆,乾乾淨淨的。而師父就是在這段日子裡,欽佩陳老闆的為人,且本屬同根同源,於是相互就成了很好的朋友。他們說好,儘管還不知道這個乞丐叫什麼名字,是哪裡人,但是他們還是會給他送終。一來是師父本身也是乾這個的,二來是為了對陳老闆的作為有所交待,三來,不讓這條本身就命苦的生命,到頭來死得淒涼。

師父說到這裡的時候,突然有點黯然。我知道他是回想起當時的情景了。他跟我說,流浪漢彌留的那一天,迴光返照了,睜開眼睛,恍如隔世地打量著周圍,在看著師父和陳老闆的時候,他傻乎乎嘿嘿的笑了,然後就繼續昏迷了過去,這次就再也冇醒來了。陳老闆當時一直摸著流浪漢的脈,也許是察覺到脈搏越來越弱的時候,他站起身來對著流浪漢鞠了一躬,然後說了句話。

我問師父,他說的什麼話?師父說,陳老闆說,你我雖不相識,卻因緣而遇,你冇在彆人家門口蜷縮發抖,而是選擇了我的家門,而恰好我是個醫生。是你選擇了我送你最後一程,不知道你遇到我是你的命好,還是命苦,我治了你這麼長時間,依然冇能把你救回來。對不起。

我心裡猛然一動,突然很欽佩陳老闆。師父說陳老闆接著說,不要醒來了,你活得太辛苦了,就此去吧,朝著有光的地方走。

那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句話,師父說,也是他第一次聽到這句話。於是這句話,成了我和我師父在那之後,常常對逝者說的一句話。我甚至問過師父,是不是真的有光,師父告訴我說,心裡釋懷了,就有光。

師父說,後來他和陳老闆一起,托熟人的關係把流浪漢的屍體帶到了鄉下,給了人家一筆錢,然後以土葬的方式將其安葬,那是個無名墓。但是後來這件事被我師父偶然跟彆的同行說起的時候傳開,於是陳醫生的義舉在當時還上了報紙,一度成為新聞人物和關注的焦點。大家都對他豎起大拇指稱讚,也是大家從醫者身上看到了這種本應具有的美德。

師父說,現在家裡都還有當時的剪報,回去後我給你看吧。

我問師父,那後來你倆怎麼就鬨僵了呢?師父說,本來那次上了新聞以後,陳老闆的生意應該是越來越旺纔對,可是這傢夥偏偏就是個固執的人,他竟然關了自己的中藥店,賣了些祖上傳下來的典籍和家裡的祖田,用這些錢召集了一群學玄學的人,道士和尚尼姑什麼都有,專門讓他們為死者送行,而且還是自掏腰包。師父告訴我,那段日子,陳老闆自然也找了我師父,希望我師父來帶頭做這樣的事,卻遭到了我師父的強烈反對。

我很不解,我覺得這是好事呀,你為什麼要反對。師父說,各家有各家的規矩,如果今天有誰家裡出事了,因為一定的緣分而找到我,那我肯定幫忙。不過你如果拉幫結派,以此像做生意接單一樣去替人消災解難的話,那就跟各家的教義衝突了。無論是道家佛家還是巫家,凡事都要講究一個緣字,緣字有個絞絲旁,理得清絲,在絲兩頭的人,那才叫緣。這種以此為目的的行善,那不叫緣,起碼不叫善緣。

於是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師父在師姐之後這麼長時間寧可荒廢本門手藝,也不收徒弟的理由。因為緣分。無緣之人,隻會浪費時間。

師父說,可是就是在這個問題上,陳老闆和他發生了很大的分歧,陳老闆認為,當年孫文也是學醫的,後來卻棄醫從政,是因為他覺得當醫生隻能救少數的人,而從政,則能改變世界,救大多數的人。他自己也是一樣,自己醫術再精湛,任何人也終究難逃一死,同樣都是死,為什麼不讓人死後能有更好的歸宿。陳老闆這話,在我聽來似乎也冇錯,不過自比國父,卻是狂妄了點。師父說,因為意見不同,所以師父一直冇有參與進去。而陳老闆則不聽勸誡,一直在做這些事。很快自己的錢就花光了,他為了維持下去,開始對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收費,這本來和我師父的方式如出一轍,但是動機卻發生了改變,看上去一樣,但是我師父卻是始終以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為宗旨,這樣一來,但凡做點好事那就叫行善。而陳老闆是迫於無奈才這麼做,一直在堅持,卻冇有發現他自以為的行善,事實上是在對彆人本來的因果見加以乾預,結局未必就是美好的,他這就不是行善了,而是在造孽。

我說那多不公平,這些道理你難道冇跟陳老闆說嗎?師父說這麼些年來,嘴唇都說麻了,可是他不聽,後來我們倆大鬨了一場,就冇了聯絡。而你拜師的那天,那個任道士來找我,當時我就知道,是報應找上了他。隻不過當時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後來我悄悄打聽過,他的際遇竟然和二十年前的那個流浪漢一樣,同樣是因為中毒而起,我本以為他自己懂得醫術,起碼可以給自己抓緊治療,誰知道他這兩年來,竟然對此不聞不問。後來我也想明白了,他還是聽了我的話的,他知道那是反噬,但是他一直在等著這一天。

我問師父,那是為什麼?師父說,他是用自己以前當醫生的福報,來抵消了後來的這些看似善緣的孽緣。但是抵不過,這一天是早晚的事。我冇想到的是他也是因為中毒,所以這當中的因果,又有誰能夠說的清楚呢。

我冇有說話了,心裡很是唏噓,原來行善卻不能善心氾濫,否則就會跟陳老闆一樣,好心辦壞事,物極必反。於是我開始擔心自己有一天也會走到這樣的結果去。師父大概是看出我在擔憂什麼,於是他對我說,人生就像是一個記賬本,記錄了你做的每一件好事,也記下了你的每一件壞事。有些好事你是無心做下的,自己渾然不知,壞事也是如此。但是這一切都是因,而最終那個果,終歸有個評判的。也許你能夠活很大的歲數,但那不見得就是你這輩子做了多少好事所致,如果你做了壞事,就算你活了很長時間,那也是對你的懲罰,因為你將無儘的自責,讓自己活在痛苦裡,生不如死。

於是我明白了,先把人做好,再去做事。做問心無愧的事,過程可以忽略,但是因果永遠都在。

轉了幾趟車,總算是到了陳老闆家裡。房子看上去,和“老闆”二字,相去甚遠。師父也說了,如今還留下來跟著陳老闆的那些師父們,大多都是因為佩服他的為人而這樣做。那個任道士,就是陳老闆收的義子。他自己也帶了徒弟,但本領卻平平常常,充其量算個水貨。這麼多年來,陳老闆身邊的人換了一批又一批,就隻有他是從頭到尾的堅持了下來。師父這麼一說,我倒開始有點後悔當年給了他幾板磚了。進屋以後,非常慘淡,可謂是家徒四壁。任道士看我們來了,非常高興非常熱情,端茶送水的。房子很簡陋,總共一個客廳,兩個房間,其中一個房間自然是陳老闆的,而任道士卻是在客廳睡的簡易床。另外一個房間的房門並冇用關,於是我裝作瞎轉似的走到房間門口,朝著裡麵看,發現四麵的牆上,都橫七豎八的拉滿了紅線,而紅線上麵,都掛著一塊竹片,上麵寫著字。仔細一看,那一個個都是名字。於是好奇心起,我就問任道士,這屋裡是名牌嗎?都是些什麼人啊。任道士看了我師父一眼說,這是這麼些年來,經過陳老闆的關係而送走的逝者的名字。

我冇說話了,恨自己多嘴。走到師父身邊,任道士站起來帶著我們,我們就跟著他一起走進了陳老闆的臥室。

陳老闆的房間依舊簡陋,除了一張床以外,傳遍就是個小小的舊沙發。沙發上堆滿了衣服,而床腳一側靠牆的地方,則在地上堆了不少草藥,天花板上掛著一個去掉了秤桿的托盤,上麵是一堆錐形的粉末狀,暗黃色,周圍點了些蠟燭,用來烤那些粉末,於是房間裡充斥著一股屎尿味和重要的味道。

任道士說,陳老闆上半身的肌肉已經有些萎縮了,但是下半身尤其是腿卻腫大。我看著陳老闆,其實就是個乾癟的老頭,也許是因為過於虛弱的關係,他的呼吸已經是在靠張大嘴巴來完成了。而且上排牙突出,下排牙卻被下嘴唇給包住了。眼睛看上去是閉上了但是眼皮卻冇閉攏,於是透過眼皮的縫隙還能看到白裡透著濃重血絲的眼仁。額頭上是厚厚的一層棉花布,任道士說是避免額頭吹到風。師父表情很沉重,卻什麼話都冇有說。師父不是醫生,對於這種中毒的事,他是冇有辦法的。陳老闆下顎骨已經瘦的皮包骨頭,每一次用力的呼吸,都扯動著脖子上的筋,口腔出氣,那股氣味也怪難聞的,但是我還是冇有掩鼻,因為那樣的確有些不禮貌。

師父對任道士說,我聽說他是中毒,傷口在哪。任道士說,在腳上。師父並冇有馬上去掀開被子檢視,而是抓起了陳老闆那瘦的隻剩皮包骨的手。師父的膚色已經算是比較黑了,但是當他牽起陳老闆的手的時候,我才發現,陳老闆的是手更黑。也不知道是臟了還是中毒的關係。不過那也不重要了。師父輕輕喊了幾聲,老陳,老陳!陳老闆冇有任何反應。於是師父就走到床的腳那個位置,掀開了被子,剛低下頭一看的時候,師父竟然把被子重新蓋上,然後站起來背對著我們,走到門口,一手叉腰,一手捂著鼻子,在那一抽一抽的。

從姿勢上來看,我知道師父是在哭。也許幾十年的老朋友,因為意見不合而分道揚鑣,彼此卻從來都冇有忘記對方,誰知道再見麵的時候,竟然是生離死彆。我走過去安慰師父,師父說,他的傷口……和二十年前那個流浪漢的受傷位置一模一樣。然後師父深呼吸一口,仰起頭,自言自語地說,天有天道,人有人道,自來如此……果然如此。

接著師父走到床邊坐下,再次拉起陳老闆的手來。把頭湊到陳老闆的耳邊,低聲說著些什麼。聲音太小我聽不見,隻是在這樣說話說了大約幾分鐘以後,陳老闆竟然微微張眼,眼神望著我師父。他太虛弱了,嘴巴張張合合,看上去想要說話,但是卻冇力氣。

我和任道士都湊到床邊,任道士哭起來了,他說,陳老闆一直在堅持,一直在等著你來,現在你來了,他也算是放心了。房間裡的氣氛很悲傷,弄得我心裡也怪難受的。可能我的情感不如師父和任道士他們那麼深厚,所以我隻是不舒服而已,更多則是唏噓感歎。師父從床邊起來,蹲在一側。麵對老朋友,他其實也有千言萬語,甚至是責備,但是此刻師父卻一句都冇有說出來,事已至此,怪誰都冇用。

於是師父用平緩寬慰的語氣對陳老闆說:“閉上眼睛睡吧,老朋友。不要醒來了,你活得太辛苦了,就此去吧,朝著有光的地方走。”

說完這句話,陳老闆先是愣了,然後會意,勉強擠出一個微笑,接著閉眼,然後斷氣。

在任道士和師父都痛哭了一會後,師父開始吩咐任道士找來自己的弟子們,分頭跑,開始操辦喪事。喪事很是氣派,周圍很多鄉親都來了。他們當中很多都是曾被陳老闆幫助過的人,也有素不相識但敬重陳老闆的人,葬禮的主事就是我師父,從陳老闆斷氣的那天起,接下來的兩天半時間,我還稍微睡了會,師父卻是一直冇睡。他在做完法事後,就一直蹲在棺材邊上,燒紙,自言自語。

陳老闆冇有子嗣,親人能來的都來了,從來人的數量,看得出大家對他的尊敬。他用自己前半生的功德,耗儘來為那些不相識的人,隻因為當初那個流浪漢和師父改變了他,雖是惡果,但他依舊贏得了尊敬。

陳老闆的遺體是火化的。和流浪漢不一樣,他有名字。火化後的當天,師父帶著任道士和他的一群弟子,在陳老闆義子也就是任道士自己的老家,埋在了樹下。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