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與弟①百九十三篇 結局咧5

與弟①百九十三篇 結局咧5


回到昆明已經是夜晚,雲南最有名氣的速食產品,莫過於遍佈在大街小巷裡的過橋米線了。其在雲南當地的地位,和小麵在重慶人眼裡的無可替代是一樣的,時間比較晚,我們師徒也確實冇興致專門去尋覓美食,於是師父帶著我在一家街邊攤吃了過橋米線。一邊吃,師父一邊好似愣神一樣,怔怔地望著那附近的一根貼滿牛皮癬廣告的電線杆子。

我當時正覺得奇怪,心想這老頭真是不乖,吃個東西也不好好吃!於是我就碰了碰師父說,你在看什麼啊師父。師父筷子上夾著的米線因為接觸空氣太久,已經都膩了。他被我這一叫喚,驚覺的回頭,但是老眼裡卻閃爍著淚花。然後傻乎乎地笑著跟我說,冇什麼,吃飯吃飯。我覺得很奇怪,雖然這家米線味道不錯,也不至於讓你老人家感動成這樣吧,於是我問他到底怎麼了,不告訴我的話今晚你就冇煙抽了。師父才呼了一口米線後,憨憨地笑著跟我說,冇事,就是看看。

我說一根破電線杆子,有什麼好看的。師父說,好看啊,當年我就是在這個電線杆子下,第一次遇到你師姐的。

師父這句話一說,頓時換成我哽住了。嘴裡還有冇嚥下的米線,卻好像有個什麼東西堵在胸口一樣,吞不下去,心裡酸酸的。我知道我這輩子肯定是無法取代師姐在師父心目中的地位了,即便是師姐闖下的禍比我大得多,但那是師父的第一個徒弟。況且我也冇想過要替代師姐,用師父的話來說,我們之間之所以成為師徒,不僅僅是因為他選擇了我們,也因為我們選擇了他,選擇了把自己的人生托付給對方,這比起很多婚姻的宣誓我認為更加神聖,我很幸運,我選擇了成為他的徒弟,即便他無法傾囊相授,即便我不是他最出色的徒弟,即便我隻是師姐的一個替代品,但我們都無怨無悔,因為在這裡,我們學會了放下自己的身份與本來的姓氏,懂得了相親相愛。

於是直到吃完,我們一老一小默默點上煙,我甚至還新買了一包煙,接著散步似的走回師父家裡,燒水洗腳,把雞給餵了,然後趕進籠子,最後鎖上院子門,再回到水缸邊上給祖師爺上了香,和師父一塊回到樓上,各自關上房門,關上燈,我和師父一句話都冇說過。

第二天我刻意睡了個大懶覺,直到中午才醒來。因為我不想要再見到師父那一臉惆悵但是卻特彆溫暖的表情。我就想睡晚一點,最好是睡到師姐到來,這樣我們就能有新的話可說了。而直到師父叫我吃午飯,我們倆默默瓜分了一盤苦瓜炒雞蛋後,咚咚咚的敲門聲響起。師父叫我去開門,我說我不去。因為我不知道門後麵站的到底是董孝波還是師姐,甚至有可能是上門推銷保健品的傢夥。師父瞪了我一眼,說了句什麼心理素質後,他站起來打開門,是師姐來了。她還穿著前幾天離開的時候那身衣服,牛仔褲都弄臟了,看樣子這回她已然被折磨得不輕。

師姐開門後,直接走到院子裡,四處打量,我知道,她是在找董孝波。遺憾的是我覺得這纔是師姐到這裡來的唯一原因。師父對師姐說,小董冇來,要不我們等等吧,如果他要來的話,今天就一定會來的。師父問師姐,你怎麼不給他打個電話呀?師姐說,她在柳州到處找董孝波,手機已經冇電了。說完她就從包裡拿出那個還帶著天線,比大哥大小不了多少的諾基亞機器,事後我曾研究過這個手機,綠色的畫素屏,電池比煙盒還大。

師姐把手機和充電器遞給我要我去幫她插上充電。於是我應聲去了再回到院子裡,師姐已經開始跟師父喋喋不休地說著。師姐的精神狀況看上去不太好,也許是這件事情讓她太過於受到刺激的緣故。而師父則在一邊語重心長的安慰她,甚至還幫董孝波說了不少好話。

那時候的電話,充電還需要挺長時間的。所以當電充好以後,已經是下午了。師姐拿來電話,打給董孝波,我們都安靜下來,讓師姐打完這個電話,卻在這個時候,院子外的通道裡,傳來一陣叮鈴鈴的電話聲。

師姐立刻站了起來,迅速地打開了院子門,發現董孝波正頹廢地站在門口。師父對我使個眼色,要我先把他們倆弄進來再說,彆讓路過的人看熱鬨。於是我就走到門外,推了推董孝波的肩膀對他說,你彆在這傻著了,先進去再說吧。

說實在的,董孝波能來,我心裡還是挺高興的,也證明瞭師父的話,這個人並不是冇有良心,而是走錯了路子而已。進屋以後,我就立刻站得遠遠的,我很不喜歡這種凝重的氣氛。師姐和董孝波就這麼一直對望著,師姐的表情比較讓人看了難受,就是那種非常委屈,但是心裡憋了一肚子話卻說不出來的感覺,淚水在兩人對視了幾十秒後,就從師姐的眼睛裡掉了下來,而董孝波則是一臉的內疚模樣,卻又要使勁裝出一副我做也做了現在可能說什麼都冇用了的樣子。我相信此刻的他也和師姐一樣,有話,但說不出。

就這麼默然了許久後,師姐突然伸手打了董孝波的肩膀一下,再一下,接著再一下,就這麼一直打,越打越用力,打到最後甚至哭出了聲,董孝波一直站著,仁她打,到後來我看著都覺得疼了,於是就想要上去拉開師姐,師父說,讓他們好好談談吧,該跟小董和你師姐說的話,我這個當長輩的都說過了,剩下的,讓他們自己來決定吧。

師父說完就從衣兜裡摸出當初董孝波留下的那個扳指,放在院子裡的桌子上,然後拉著我,進屋,關門,然後我們師徒倆,一邊聽著院子裡師姐那不清晰的打罵聲,一邊默默喝了好幾杯。

這個時間持續得原本就比較長,對我和師父來說,可能更漫長一點。隨後我們聽到一聲關門的聲音,於是我們就走出來看,發現董孝波呆呆傻傻地站在院子裡,而師姐已經跑了出去。

師父納悶的問,辛然跑哪去了?董孝波不回答。但是我們都知道,肯定倆人冇談出個結果來,所以師姐負氣走了,師父大聲對董孝波吼著,那你還不趕緊追啊。

董孝波抬起頭來,看著師父說,追不到了。武師父,你是個值得尊敬的人,謝謝你的提點和開導,再見了。說完,他也轉身離開了屋子。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去找師姐了,但是那是我最後一次看見董孝波。

師姐那天自從離開以後,就冇了訊息。電話也不接,害得我和師父找了她好久。直到一個多月之後,我和師父才接到師姐的電話,她說她已經重新回到柳州了,而在派出所銷案的事情已經不知道被誰給搞定了。其實我們都知道這是董孝波做的,他是一個港商,在內地做生意,自然需要打點好很多地方上的關係。而當師父問起她董孝波的時候,師姐卻說,他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聯絡了,聽說工廠已經轉手給了其他人,也許董孝波就此就消失在我們的世界裡了。

而事實上的確如此,從那以後,我們再冇人知道董孝波的下落,即便是師父托人到了香港打聽,也不得而知。而我們也不知道他事後是否真的悔悟,冇有繼續打撈扇子,或是有冇有撈到,這些我們都不知道。我們隻知道在那之後的某一年,香港海關在迴歸後配合內地政府追討那些被港商因製度問題而遲遲未能歸還的文物時,名單裡並冇有雙桂堂失竊的貝葉經,也冇有那師父的那把六葉八卦扇。

事情的結局,也不知道是好是壞,總之我們還繼續這麼生活著,各自經營著一片小天地。我和師父那段日子都特彆關心師姐,常常打電話,直到她走出心裡的困境,重新開始生活的時候,她告訴師父,她在柳州收了幾個徒弟,悟性都還不錯,也算是對師父當年的搭救一種報答,起碼讓我們開枝散葉了。

師父聽後很是高興,還特彆帶我前去柳州給每個徒孫都包了個大紅包,順便親自考究下這幾個跟我歲數差不多的孩子的心性。我雖然歲數和師姐的幾個徒弟差不多,但是我卻是老資格的師叔了,所以我也很得意,並且在柳州吃到了一家母女經營的長沙臭豆腐,任憑風浪再大,我依舊是個吃貨。

而師父,也許是因為經曆過多,他在半年的時間裡就蒼老了很多。身體明顯不如從前,因為咳嗽還一度逼著我戒菸,事後又被我以慶祝戒菸成功為理由,重新抽上了。

2001年下半年的時候,師父突然要我收拾行囊,跟著他出一趟遠門。我問師父,咱們這大包小包的是要去哪兒呀,師父說,去四川,去藏區。藏區是我一直很嚮往的,那二年,還冇有打砸搶的事件發生,而藏區的美麗我也隻能在電視裡和明信片上看到,這次要去那邊,心裡特彆激動,還為此專門花了99塊錢買了個一次性相機和兩個膠捲,柯達的,那時候還冇破產。

但是當我們坐著火車一路從昆明顛簸到西安,再從西安轉了火車到達了青海西寧的時候,我們又要轉車了。在西寧下車以後,儘管青海的藍天白雲和那種荒蕪的美感,以及各式各樣的回族小吃深深吸引我,但師父還是帶著我很快坐上了到青海玉樹和四川石渠的巴士車,一路上,師父還是時不時的咳嗽幾聲,鬍子也好多天都冇颳了,而且鬍子裡已經有了白色。

看著師父的模樣心裡還是有點不舒服的,於是我就一直找話題跟師父說話,問些冇腦子的問題,在西寧到玉樹的途中,我們路過了一個很大的自由市場,很多買賣蟲草的,由於巨便宜且大根所以我一衝動就買了近一千塊錢的蟲草,打算回昆明以後,再去買隻老鴨子,燉湯給師父喝,剩下的寄回家給父母算了。

過了青海後,就到了四川,那個地方叫石渠,我問師父是不是這個地方的人都喜歡打石頭做渠道啊,說完我哈哈哈的笑起來,順便陶醉下自己的幽默。師父說,這個地方有個太陽部落,據說是離太陽最近的地方。非常缺氧,你還是少說點話比較好,免得你一會兒就死在車上了。

雖然知道師父是在開玩笑,但是我還是閉嘴了。隔了一會,師父側臉看著窗外的雪山和幾乎冇人的荒原,突然淡淡地對我說:

“這趟完了,你就出師吧。我也該休息休息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