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二十章 殺牛

第二十章 殺牛


2003年年底,應一位德高望重之人的邀約,我去了重慶下遊的一個城市,叫涪陵。記得早前說過,白鶴梁,榨菜之鄉。這位前輩是高人,年歲和我師父差不多,本宗是道家,洗手後留須盤發做了道士。

前年還聽說他已經修習得道。他老人家本是邀約我到涪陵同他先前的弟子們相互認識一下,知道我們走的路比較偏,還望互相彼此有個照應,他的弟子數量雖然不多,但也分散在全國各地。

這回齊聚,也算是交流交流。我在重慶,離得比較近,接到邀請後,我當天就趕到了涪陵。那時候重慶到涪陵還冇通火車,我也冇買車,去涪陵隻有兩種方式,要麼在菜園壩坐長途汽車,票價50塊,2個小時到,要麼去朝天門碼頭坐輪船,票價12塊,但得熬上一夜。

而我冇有登船賞江的雅興,也就給高速公路作了一番貢獻。到涪陵後,我拜訪老前輩,聊了很多,聊著聊著,他突然好像考我一樣,給我出了道題。

他說前幾天有熟人打電話給他,說涪陵一個叫殺牛巷的地方夜裡偶爾會聽見牛叫聲,但是地處城市中,牛叫聲完全是不可能的,這條巷子在很早以前是一個殺牛的屠宰場,於是前輩的熟人就覺得是不是有牛的動物靈。

前輩就說,如果你能幫我辦好這件事,那就非常謝謝了。我理解他的苦衷,金盆洗手後,隻想過普通修道人的生活。但是熟人找到幫忙,又不好拒絕,所以趁著我來了,就藉機讓我幫忙。

他找我做,也是因為機緣,若不是我早一天到達,這件事也輪不到我操心。動物靈我是一直都知道的,萬物皆有靈。隻是牛這種動物,還真是從來冇有接觸過。

小時候隻認為牛是王二小專用的,長大後吃牛肉乾也隻認老四川牌的,真正要我當成一個案子來對待,我還真冇遇到過。不過既然老前輩都說了,怎麼也得從命吧。休息一晚以後,我按照前輩說的地方,在涪陵第二門診的對麵,打聽到了這個叫“殺牛巷”的地方。

這是一條從上到下由比較狹窄的梯坎構成的小巷,最多也就能兩三人並行,道路的兩邊貼滿了各式各樣的牛皮癬廣告和辦證的手機號碼。

兩邊的建築幾乎是以前那種帶堡坎的老建築,走到巷子一半的位置,有一處看上去相對比較新的單元樓。按照老前輩描述的來看,那個他的熟人應該就在附近住。

我環顧四周,有個鐵柵欄門,門內左手邊是一棟兩個入口的單元樓,右側則是一堵圍牆,牆上以前應該是有個門的,因為用顏色不一樣的磚封了起來。

問了問路過的人,得知這裡就是以前屠宰場的地方。看天色還早,我便沿著這條小巷走通了,從風格上看,這樣的老式川東民居在重慶主城區是一定會被以“過於老舊”等一係列影響市容市貌的字眼而納入拆遷範圍的。

主城區有太多老建築因為拖了建設的後腿而被無情地拆除,換上一棟棟高樓大廈,老東西越來越少,新房子越來越多,重慶也開始聲稱自己已經是一個國際化的大都市,卻漸漸丟掉了自己最珍貴的本土文化。

眼看時間還早,我重新回到巷口,買了包煙,一罐啤酒,一本雜誌,蹲在鐵門處,打發時間。

也許這蹲的姿勢有些不雅,痞性十足,打發時間的過程中好幾隻不懷好意地狗兒也從身邊經過,一邊東聞聞西聞聞,一邊鄙視我。

直到天黑了下來,我才站起來,在那裡尖著耳朵來回走動。

冬天的夜晚來得更早,也黑得更快,在黑暗裡繼續守候了幾個小時,眼看著煙都快抽完,終於讓我聽見了“哞——”的一聲。

聲音不大,但是在安靜的環境裡還是顯得和這周邊的建築格格不入。接下來幾乎每30秒左右,這個牛叫聲,就會出現。

聽到後麵,總感覺這個牛叫還是陰陽怪氣的,至於哪裡怪,還真有些說不上來。證實了情況以後,剩下的就是解決問題了,這樣怪異的叫聲出現在這個地方必然是有他的理由的,也許真如前輩所說,就是個動物靈。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又去了那個地方,遇上幾個稱“到喻家壩打太極”的老人家,向他們打聽了一下當地以前的情況。

幸運的是,這些都是老街坊,對當年的事情記得很清楚。也就是90年代早期的時候,這裡原本是一個專門宰殺牛的屠宰場。牛頭冇人要,他們當時常常都看到把砍下來的牛腦袋堆在路邊。

一個個又很大,想必還是有些滲人的。儘管是經濟類動物,我平常也愛吃肉,但是要我親手殺或者看著殺,我還是有些不忍的。

正所謂,站著說話不腰疼,我想我大概就是這樣的一種人,既冇有不沾葷腥的定力,也隻能望著肉食歎息。後來這個屠宰場因故搬遷了,在原來的地址上,建立起了一座收容所。

收容所,在當時那個年代就是接收流浪兒童,精神病人和無籍人員。走進裡麵,想來就是一種恥辱。再後來,附近一所小學開始擴建,也就再次把收容所撤了,改成了學校的籃球場。

按道理說,經過這幾次的拆建,應當不會留下什麼當時的老物件,若是動物靈的話,是不是有被遺漏收走的牛頭,還遺失在附近?

地麵上是肯定不會有了,畢竟改建這麼多次了,那麼也許埋在地下?這我可冇辦法,總不能把地給人家翹了吧。思索良久苦無對策,還是決定碰碰運氣,兩日的檢視我注意到在地麵有個下水道井蓋,決定下去看看,要是再發現不瞭解決不了,就隻能灰溜溜回去告訴前輩,慚愧慚愧了。

當下趁著冇人,我撬開了井蓋,彆問我怎麼開的,你不會想知道。

敞了敞氣以後,我開始順著鐵踏板往下走,不算深,大約就3米多,然後是一個轉角,通常我的印象裡下水道充斥著老鼠、糞水、蟑螂,這個通道裡冇有水,垃圾老鼠倒是不少,繼續往前走,開始看不到光了,摸出打火機,繼續走了幾米,看到通道地上有把鏽跡斑斑的刀,不遠處還有個牛頭的白骨。

驚嚇之餘我對在這裡僥倖發現的線索慶幸。

看來是有人當時砍牛頭的時候連頭帶刀都掉進了下水道,就一直冇去撿起來。如果是動物靈的話,這種情況隻需要用紅線牽引到見光的地方就可以。可當我用羅盤看動物靈的位置,並帶著它走的時候,明顯察覺到它有種抗拒和不情願,也許是動物吧,我最初是這麼想的,用了很多方法都無法帶離它。

我一籌莫展不知所措時,羅盤的指針開始動起來,而這個動靜是再告訴我,不遠處有一個正在移動的亡靈。正所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既然都下來了,弓拉開了,也就冇有回頭的箭了。

我也隻能繼續摸索著向前走。我無法看到以及確定這兩個靈是否都是動物靈,第一個靈不願意跟我走的原因也許就是不肯丟下後麵這個。

好在它們湊到一起以後,總算是被帶了出來。由於牛本來不算種有靈性的動物,所以帶起來比較麻煩,直到送走後,我依然感覺到莫名其妙。

回到前輩家,跟他說起此事,前輩果真是高人,等我解決好了這件事以後,纔跟我講述其中的故事。

他在洗手後就早已偶然得知了這裡有牛叫的怪事,也曾經親自去調查過,可是由於已經不能插手這事,又必須等到有一個機緣的出現,才能夠讓這兩隻牛靈解脫。

前輩說,彆看牛一生都是勞力,倔強是它的天性,養熟的牛,不用繩子它也會跟著主人走,從這方麵來說,牛跟馬一樣,是懂得認主人的。所以如果你用給平常動物靈帶路的方法對牛,可能不太容易。好在你辦到了。

知道為什麼我要求道嗎?每個生命都有屬於自己的道,這個道與生俱來,卻各自不一,除了要悟,更要求。人類成為世界第一生命,原本已是得道,但這是大道,若要細求每個生命的道,纔是真正得道。

常言道,牛鬼蛇神,牛鬼尚屬首位,經曆了這件事後,雖然事情本身的意義不大,且過程平凡,但卻讓我給自己定下一個規矩,每兩年的12月,都吃素,來告慰那些因我或不因我而流逝的生命。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