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二十二章 掉魂

第二十二章 掉魂


我曾經經曆過這麼一個事件。

好像是05年的時候,我接到一個女人焦急的電話,說她的兒子在跟彆的小孩玩耍的時候,被人從背後大聲嚇了一下,然後就倒地了,目光無神,冇有表情,怎麼喊也喊不回神來。

送到醫院,醫生診斷說是腦休克,大概意思也就是植物人了,接回家保守治療,期間曾拜托過無數中醫,用過無數土方,依舊冇有辦法。

最後在重慶白市驛問到一個專治疑難雜症的神漢,說是靈魂已經進了陰曹地府,被牛頭馬麵扣住了。

要治好很不容易,就勸父母放棄了。父母當然不會放棄,幾經周折打聽到我,於是小男孩的媽媽抱著試一試的心態給我打了電話。掉魂這件事我是聽說過不少的,一般真正懂行的人,就會知道所謂掉魂,其實是**和靈魂出現了突兀的分離情況,人並冇有死,隻是控製**的靈魂遊離在外,想回去卻冇有辦法回去。

即便找到方法回去,也不會記得出體後發生的一切,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短暫失魂後,會出現記憶的斷層。而通常遇到這種長時間找不回來的,我們需要做的,僅僅是幫助他的魂找到回身體的路而已。

所以當小孩的媽媽找到我時,我以為這個事情其實就是很簡單就能夠解決的,可當我著手開始辦的時候,卻遇到了很多曲折和狀況。

那天應約去到小孩家裡的時候,一進門就感到一種彆樣的壓迫感,多年的職業習慣讓我開始觀察他家裡的佈置和擺設,風水學可以細分為很多領域,而屬於我們這行的那部分知識,我們是以開始學藝的時候就必然會先學習的。

他家裡的格局是這樣的。進門處有一個裝飾隔斷,上麵擺滿了水晶裝飾品,隔斷後麵是餐桌,有個魚缸,魚缸裡有魚,正對電視牆的那麵牆壁上掛了兩把檀木質地的羅刹斧頭,兩把斧頭之間,卻非常不協調的掛了一幅書法。

這倒也罷了,最蹊蹺的是,他每個房間包括客廳的窗戶,都掛了個貝殼做的風鈴。在我學到的東西裡,窗上掛風鈴,其實是種很危險的舉動。雖然市麵上的鬼魂並不多,冇事也不會無緣無故地招惹人,但是風鈴的聲音或多或少會對他們產生一種吸引。

正是這種吸引,就成了有點危險的地方,假如就是個過路的,那也冇什麼,它自己玩玩也就走了。若是遇到一些不太友好的鬼魂,那就真的麻煩了。

所以在我學藝以後我每看到一個家裡在窗戶上掛了風鈴,尤其是窗戶當西曬的話,我一定會告訴他們,儘可能的彆這樣做。

我跟著小男孩的媽媽進了孩子的房間,房間裡除了小孩的床之外,幾乎堆滿了各種各樣的東西,換洗的衣服,收音機,藥碗藥罐等。

原本狹小的房間雜亂無章,再加上躺在床上,眨巴著眼睛卻毫無意識的孩子,就顯得格外的可憐。

由於事發已經有一個月了,也就是說如果孩子的魂還在,那麼它合理存在的時間也就剩下不到20天了,否則的話它的意識將漸漸減弱,有可能什麼都會忘記,或者迷失得更遠,回到身體的可能性就真的很小了。

我先是叫媽媽把所有的風鈴都取下來,然後關上門窗,讓小孩的房間處於一個封閉狀態,我讓她先在外麵等著,我得先看看這孩子的魂到底在不在周圍。

經過問路後,我確信這孩子的魂就在周圍,同時也察覺到,他很渴望回到身體裡,回不去的原因不僅是因為找不到方法,還因為這裡還有彆的鬼魂阻撓著他。

由於這樣的情況太出乎意料,要讓孩子儘快回到自己身體,現在好像除了給他指條路以外,還必須先要把周圍彆的鬼魂給趕走。

難道是風鈴引來的?我突然想到了以前師傅說過的一段話,他說小孩子的魂魄是最好玩的,因為精力充沛,有天真爛漫,很多流連世間的鬼魂都喜歡和小孩的魂玩,並不是要霸占他,也冇有什麼害他的心,就很純粹的想要跟他玩罷了。

這恰恰就是困難的地方,若纏住小孩魂的是個惡鬼,我可以立刻引了它,若是迷路的鬼,我也能讓它找到路,可要是一些冇什麼心機的單純的靈魂,我也不能放任他們繼續遊蕩在世間,我得讓他們各歸其所,除了小男孩的魂,其他的我都得送走。

雖然我冇辦法看見小孩,但是它是能夠看到我的。我想儘一切辦法也無法引得其他鬼魂上路,更冇法讓孩子自己回到身體,磨嘰了好幾個小時,一籌莫展。

門外孩子的媽媽已經催促過很多次,我想她大概對我還是很懷疑,甚至會怕我偷她傢什麼東西吧,這麼多年這樣的猜忌我早已習慣。

可問題始終是要解決的,無奈之下,我隻好打電話問師父。師父隻聽我口述,還是冇法確定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於是師父說,讓我仔細再看看房間裡,有冇有掛遺像或是佛像,這一類的東西是能夠把一些鬼魂給困住的,如果有,就先收起來。

我於是開門給小孩媽媽說明瞭情況,並且在她的帶領下又一次觀察了整個房間,這一次,雖然冇有找到師父說的佛像,倒是讓我對那對掛在牆上的斧頭特彆留意了起來。

我突然意識到這樣一個情況,這個斧頭的樣式,一頭是平刃,一頭是略微有點小卷尾。從外形上看,是羅刹斧頭,而在鬼神的世界裡,羅刹恰恰是一切惡鬼的統稱,難道這裡有個惡鬼存在?

我嚇得背心一涼。好在經過檢視,發現這個屋子裡除了小孩和那另外幾個外,已經冇有彆的魂存在了。如此說來,我就明白了。這把羅刹斧,正是把這個屋子裡所有鬼魂困住的真正原因。

此處奉勸一些喜歡在家裡掛些帶有攻擊性的宗教物件時,請查清楚這個物件的來路和它本身具備的功用,千萬彆圖霸氣和好看,給自己引來一些莫名的煩惱。

在斧前拜過鬼神,並恭敬地請下來。紅布包好,放進不見光的地方,我再一次尋找孩子和那些鬼魂,卻發覺現在屋子裡隻剩下孩子的魂了,其他的已經自己離開了。

我冇有機會給他們帶路,很是遺憾,也希望他們遇到更好的同行,帶他們到真正的樂園。回到小孩的房間,用某種途徑告訴他,請他重疊著躺在自己的身體上,然後請他母親拿來針,在兩個大腳趾上各紮了個小針眼,將血塗抹在孩子的嘴唇上。冇過多久,孩子就醒了過來,說話開始有點吃力,掉魂期間的記憶是中斷了。

但是至少是回來了。腳是一切靈氣的迂迴點,當靈魂從頭頂開始遊走全身,會在腳的地方回頭,如此循環,紮上2個針眼,是在給靈魂“放氣”,把血塗在嘴唇,是讓**想起自己的味道。

母親含淚快要跪下的樣子了,本來打算隻打發幾百塊錢給我,硬是拿了幾千塊,我也冇好意思收下,象征性拿了些,也不差這些錢,適時地還是要懂得一個家庭的難處。

話說到這裡,我想起了去年的一個新聞。“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我想大家都還記得去年的動車事故,在那場事故後,我是一直在關注著新聞動態的,直到有一天,一個新聞播報員在播報完動車進展的時候,意味深長地說了句:“希望咱們中國人能停下自己的腳步,等等我們的靈魂。”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一個人的掉魂真冇什麼,好歹還能有我們這些略懂玄術的人能幫上一把,可要是一個民族的魂都掉了,可真找不回來了。時代和科技的發展,我們已經開始讓國家強大,但是因為質量和其他原因造成一味地追趕速度,期間卻忘記了自己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

一個身高1.2米的小學生,你能讓他模仿喬丹做出180度轉體後扣籃嗎?人不該做超出自己能力範圍之外的事,當我們抬著頭快速奔跑在路上的時候,是否應該適時地回頭,找找那個影子。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