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二十三章 轆轤

第二十三章 轆轤


2006年,抽空給自己來了次旅行,卻在旅途的偶然間,無意化解了一樁怨事。那一年,開始有些厭倦這樣的生活,與其說是厭倦,倒不如說想逃避,抽了大約一個月的時間,遊走在四川、甘肅、川西等地區,走走停停,感覺相當美好。

在成都附近的一個叫做平樂的古鎮,迷戀上了那種有彆於鳳凰和麗江的喧鬨,時常被縱橫小巷裡的川劇唱腔吸引,每天撞鐘祈福,喝茶聽評書,晴天在小河邊曬太陽,雨天在客棧裡欣賞水珠飛濺的痕跡,一住就是五天。

卻在最後一晚飯館吃飯的時候,聽到鄰桌人傳言的鬼故事,開始有些坐不住,思索再三,決定前去看看。

平樂古鎮在成都的西邊,在平樂繼續往西,會經過一個叫做邛崍的地方,這次聽到的傳言,就是發生在這裡一座叫天台山的故事。

天台山在四川是座道家名山,雖然在那之前我從來冇去過,但是也多少有所耳聞,後來由於地勢的關係,冬暖夏涼,於是開發成了一個旅遊景區。按理說景區這類人氣旺且在山上,很少出現鬨鬼的情況,可在頭一晚聽見鄰座說這個故事的時候,還是覺得事情太過蹊蹺。

那個人講的故事是這樣的:她的侄女和侄女婿在天台山開了個類似農家樂一樣的小山莊,專門接待上山旅遊住不到酒店的散客,生意好像還不錯,由於山上買菜相對比較困難,下山路途比較遠,所以很多人都選擇在後山的農家買菜,有時候頭一天打個電話說要什麼菜,自然第二天菜就送到家裡來了,算起來也不是很麻煩。

可是那天他們打電話的時候,平常送菜的菜農電話是其他人接的,一打聽,才知道這個菜農突然發瘋了。

讓家人關在屋裡了。由於僅僅是送菜的關係,農家樂的人也冇有多問。山上的人本來就不算多,且大多互相認識,於是一些傳言很快就開始在附近流傳起來。

菜農所在的後山的鎮上有一條老街,還保留著四川民居的建築風貌,一條長長的青石板路,儘頭處有一株槐花樹,樹下有一口最早定居在這裡的人們挖的一口石井,早期不通自來水的時候,這口井就是大家取水的去處,直到現在都還有不少人保持著在水井裡打水喝的習慣。

奇怪的是,菜農發瘋前,就是在這口井裡打過水。傳言說,有人目擊了菜農發瘋的過程,據說他提著水桶掛在井口的轆轤上,打了水起來後,嚇得桶也不要了,連滾帶爬地跑回家,冇多久就瘋了。

於是很多關於井的傳說就被挖掘了出來。有人說從井裡打起來的水是血紅色的,有人說是遇到“水靈”了。(水靈不是水鬼,是融化在水裡,喝起來有種臭雞蛋味道的靈體。能影響人的大腦和心智,不慎喝到有水靈的水,輕者上吐下瀉,重者發瘋暴斃。今後再作詳細說明。)

流言自來如此,越傳越凶,越傳越離奇。當人人都對這件事妄加猜測卻冇有一個正確解釋的時候,有人找來木板,蓋住了井口。當時我聽到這件事的時候,我的第一反應也是水靈,不過水靈一般是出現在流水中,出現在井裡倒是還從冇聽過。於是我當晚就收拾行裝。

第二天一早離開客棧,搭了到雅安的汽車,在邛崍下車,再搭了麪包車,上了天台山。剩下的路我是搭順風車去的,不禁要讚歎下山民的樸實,由於隻是個後山小鎮,找遍整個鎮也隻找到一家旅店,而且都還是條件很簡陋的那種,在這個也許隻有幾百人的小鄉鎮裡。

我的出現顯得非常突兀與不和諧,當晚草草吃了點豆花飯,就開始在街上轉悠,試圖看看哪裡湊熱鬨的人多,想從這些人口裡能不能套點什麼訊息。

卻不知不覺就走到了這條長街的儘頭。看到儘頭的時候我將眼前的景象和我聽到這件事時腦子裡勾勒的畫麵做了個對比,大致上雖然是差不多,但是有兩樣東西引起了我的注意,一個是井口邊上一塊刻有密密麻麻小字的石碑,另一個是距離長街儘頭約30多米的木質牌坊。

天色有些晚了,也看不清石碑上的字,往回走的時候總算是看到幾個抽著旱菸的老人聚在一起閒聊,於是湊上前去,向老人詢問附近有什麼好玩的。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對談間,我很容易就把話題帶到了那個發瘋的菜農身上。

聽這裡的老人說,那個菜農祖上是當地最大的一個家族,自己建有祠堂,以前還有一個大院子,牌坊、石碑、井都是在他家祖上院子的範圍內,後來經曆了土地改革和土匪事件後,家道中落,一個相對富裕的家庭也變得和普通老百姓一樣了,甚至推到了圍牆,把院子裡的單屋賣給了彆人,他家自己就住在古井左側的屋子裡,屋後有農田,自己也靠平時從鄉親手裡收點蔬菜賣給山下的農家樂,以此維持生計。

老人們並冇用跟我多說他發瘋而引起的傳說,也許見我是外鄉人,不願透露太多,所以我也就冇用多問,打算先回旅館,第二天直接找菜農家裡的人打聽打聽。

這一夜我反覆思索著應該怎麼問才能讓菜農的家人放下防備,實情告訴我。因為我如果不知道具體的實情,也就冇辦法解決這個問題,這樣一來,我上山的意義就不大了。

想來想去,最終還是決定以真實身份向他們說明。第二天一大早,在街上一家飯館吃了點“油醪糟荷包蛋”,滿嘴留香,隨後我便直接去了昨晚那個老人說的,菜農的家。

大門緊閉,門口一個看上去80多的老太太,坐在板凳上默默抽著旱菸。我猜想這老太太應該是菜農家裡的人,否則不應該這麼不識趣的坐在人家門口。

我湊上前去,蹲下來,跟老奶奶打招呼,然後自己介紹自己,說想跟她打聽點情況,我說我就是做這行的。說了很久,老奶奶始終冷漠地看著我,一言不發。

我正想著該怎麼說才能讓老奶奶相信我接納我,這時候一個提著菜籃子,看上去40多歲的女人走了過來,她很警覺地問我是誰,來乾什麼。

我猜想她應該是這家的女主人,菜農的老婆或者妹妹,於是我把我的來意如實告訴了她,我告訴她我是重慶過來旅遊的人,無意間得知這件事情,就想著來看看能幫上什麼忙,我對她承諾我不收什麼錢,純粹隻想解決你們家的難題,職業習慣罷了。

話說要真收錢,太燙手,手會發抖的。苦口婆心勸說下,大概這個大姐也想到我確實也冇什麼好圖的,說好點就是能人異士,說得不好點不就是打醬油湊熱鬨的閒人,不會給她造成什麼影響。

這才讓我進了屋。進去以後,她給我倒了杯水,儘管我不知道這是不是門口不遠那口井裡打起來的。我提出想去看看菜農的情況,她拒絕了,說有什麼就問她。

從她口裡我瞭解到,菜農算不上發瘋,隻是被什麼東西嚇得有點恍惚了。大姐告訴我說,那天她男人去井裡打水,把水桶掛上轆轤,放下井裡打水上來,一般他們打上來的水都會用手指把漂浮在水麵上的苔蘚浮萍一類的東西弄出來,但是菜農在弄的時候,卻發現水裡有很大一堆雜亂的東西,伸手進去抓起來一看,卻是一大把頭髮。

他很奇怪為什麼井裡會有頭髮,就伸頭到井口去看,看到井底下有個穿白衣,披頭散髮,臉色蒼白的女人,正在井底抬頭睜大眼睛麵無表情地看著他。

這一下菜農嚇壞了,丟了桶就開始往家裡跑,回到家開始胡言亂語地跟他老婆說這個事情,大姐說看他的樣子真的是嚇到了,當時也冇聽清楚他到底在說什麼,都是等到晚上他稍微冷靜了點以後,才把事情交代了一下,不過這個時候的菜農,已經因為驚嚇過度而精神恍惚了。

大姐說到這裡,讓我聯想到一部日本電影,講的是一個女孩慘死,然後附身在錄像帶,看過的人都得死,裡麵最恐怖的鏡頭就是她先從井裡爬起來,然後走到鏡頭前,然後從電視機裡爬出來。

日本的鬼神文化獨樹一幟,有他們的絕對玄妙之處,不但鬼分類很細緻,甚至有些鬼是被人為的精神創造出來的,儘管我聯想到的是這部電影,但是事情還是必須按照實際發生的來判斷。

大姐接著說,當晚她發現自己男人開始神經兮兮的時候,奇怪的事情又發生了,小鎮街上大大小小的狗,那一晚突然齊聚他家門口,對著井口瘋狂地叫,整整叫了一晚上。

於是這怪異的現象引起了當地人的傳言,菜農一家人也因此不再和人接觸。

然而這個大姐卻是對自己男人突然被嚇傻後說的話將信將疑,因為事後她也去井口看過,水清亮亮的,根本冇有什麼女人。即便是原本比較迷信鬼神的山裡人,也覺得這樣的事情突然出現還是太過荒唐,再加上留言傳開後當地派出所也到街上辟謠,還有人找來木板遮住了井口,這件事也就成了個笑話。

跟這個大姐聊完以後,我總感覺事情冇有這麼簡單,根據我的經驗判斷,井口旁邊立碑,通常是給當初打井的人立的功德碑,所謂‘喝水不忘挖井人’嘛,菜農說的話就精神狀態來說,隻能信一半,那事發當晚的群狗狂叫,一定是有些其他原因。

如果真的是鬨鬼,狗叫就比較容易解釋,因為鬼天生害怕狗,狗叫狗牙狗血狗毛都能夠震懾住鬼,中國有句俗話,叫做“狗眼看人低”,冇有奚落狗的意思,而是單純說這句話。

這句話在被變成罵人的話以前,是有典故的,狗是有靈氣的動物,狗能夠看到一些有彆於人的東西,所以當有狗對著一個地方莫名其妙地亂叫,那就要稍微小心一點了,當然,這裡說的亂叫,是凶狠的,又有點害怕的那種。

養狗是保家的,防人防鬼,這也是為什麼從古到今這麼多人家裡養狗。如果你家裡養的狗莫名其妙對著門口凶狠又害怕地叫,你最好是在正對門的地方掛上一麵鏡子,在門口從左到右撒上香灰,鬼自然會離去。

所以,狗是寶物。

就在大姐跟我說完這些以後,門口那個抽菸的老奶奶也進來了。她開口跟我說話,語氣和她滄桑的外表顯得很不搭配,給人感覺這是個睿智的老人。老人顯然先前在門口聽到了我和大姐的談話,她才走進來接著說。這件事說完,我纔沒再繼續糊塗,纔算料到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老人今年86歲了,在當地算是資格最老的人。她是這家菜農的外婆,也是當年那個顯赫一時的家族的千金小姐。

她說,60多年以前,她還是家裡小姐的時候,家族一直保持著以往封建家庭的習俗,她爹娶了6個老婆,她是第2個老婆的女兒。娶第6個老婆的時候她的父親已經60多歲了,六姨太卻纔20出頭。

既得寵,又因為老爺的關係冇辦法生小孩,甚至女人的快樂都冇有。在其他姨太太的排擠下,她和外麵的一個痞子混上了,還有了孩子。

事情被髮現以後,按照家法是要活埋的,先是被關黑屋,罰跪,鞭子抽,身體和精神的折磨導致肚子裡的孩子冇保住,好不容易逃了出來,卻發現那個痞子早就拿了老爺的錢遠走高飛了。

萬念俱灰下,她帶著絕望和怨恨自己投了井。很快屍體被打撈起來,老爺好麵子,對外謊稱六姨太因為懷不上孩子,抑鬱而終。

還為此特彆立了個牌坊。然後將六姨太厚葬。我打斷老奶奶,問她那是多少年前的事,老奶奶說算了算,告訴我,66年了。我又問她,六姨太當時死的時候多少歲,她說,22歲。

算了算時間,我又大膽地問,其他姨太太的後人有冇有人22年前和48年前死過?老太太說,48年前大姨太的兒子死了,22年前四姨太也在家暴斃了。

聽到這裡,我確定了。這百分之百是鬨鬼,而且還是索命鬼。索命鬼是少數以報仇為目的重現的鬼魂,怨念太重,除非它自己願意離開,否則誰也帶不走,甚至還會有生命危險。

這類鬼魂有個很明顯的特點,就是每個陽壽年限,都會出來複仇,直到它認為冇有仇人了為止。我跟大姐說,我來想辦法,雖然不一定真能幫到你們,但是我一定會儘全力的。

出門以後,我想到市集上看看能不能買到些有用的東西,刻意走到石碑跟前,看了看上邊的字。這個石碑不是舊物件,是80年代為了標榜這口井是當地文物而立的碑,立碑的正是菜農家族的人。

我意識到一個關鍵的東西,就是那個打水用的轆轤。從外表上看,木頭已經被磨得發亮,而且還發黑,能夠判斷,這個轆轤這麼多年來,除了打水的繩子外,其他都冇換過,也就是說,井邊的槐花樹和井口的轆轤,就成了目睹六姨太投井自殺現存唯一的證人。

前提是它們如果是人。一邊在市集上準備東西,我心裡一邊回想著那家老奶奶說的話。

不禁開始覺得井底的那個女人其實纔是最大的受害者,年紀輕輕卻跟了個60多的老頭,在那樣的年代,母憑子貴,這個女人卻永遠無法用正當的方法來生孩子,鬼魂固然不對,哪怕是被迫無奈。

最令人氣憤的就是那個痞子,一句話不留下,跟個冇事一樣,好像孩子也不是他的一樣,就這麼遠走他鄉。我想如果在現今社會,哪怕男女關係再隨便,再亂,我固然不齒這個女人的做法,但如果遇到這個男人,我想我的拳頭也是不會微笑的。

備齊所需東西,已經是下午,我重新來到菜農家裡,打算等到晚上,試著把井底的那個女人引出來。

天色黑起來以後,我以井為第一個點,按方位取了六個點,在地上打了釘子,在釘子頭上麵纏了一圈紅繩,在用墳土把這六個點連接起來,這個陣是防止牲畜昆蟲靠近,如果夜深了一大群狗跑來叫,我可就什麼也做不了了。

但是這個陣困不住靈,於是我取下井蓋上的木板,在上麵用硃砂畫了符。到了夜裡四下安靜了以後,我站在槐樹旁,把木板移開一個小豁口,然後把拴了菜農鞋子的紅繩緩緩放到井下,我告訴老人和大姐,一會不管看到什麼,都彆出聲,如果害怕,就自己回屋去。

當感覺到繩子已經入水了,我就開始安靜等待。冇過多久,手裡的繩子突然扯動了一下,像是釣魚的時候魚咬住了浮漂。

但是就那麼幾下,力氣卻不算大,然後又是一陣安靜,我心臟一陣亂跳,這類鬼魂我應付過好幾次,算是難度很高的,除了因為它們通常方式很野蠻,容易傷到人以外,還因為它們滿心都是怨念,極難帶路。

看到繩子這麼久冇有動靜,我就打算把繩子拉上來看看,要是普通紅繩冇有用,就要用沾過血的繩子了。

當然,我是指我的血。可是當我把紅繩拉出來的時候,看到菜農的鞋子裡,放了一個用油布包好的東西。

這是那隻鬼放進鞋子的,按理說這樣的靈魂怨氣極重,即使因為井口有符而冇有暴躁傷人,也冇見過淡定到這種地步的。

我不是鬼,所以它們的心思我大多隻能猜,於是我猜測這個女人可能還強守著做人時候殘存的一點意識,想要把她帶到井底再重見天日。

我將木板重新蓋好,將紅繩拴在槐花樹的樹乾上。點亮打火機,仔細看那個油布包。上麵粘了些苔蘚,有壓痕,想來是她投井後還冇死之前嵌進井壁的石頭縫裡的。

打開一看,是個粉紅色的繡花荷包。荷包裡裝著一張手帕,手帕的一角繡著一對鴛鴦,手帕上寫滿了毛筆字。由於是文言文的,我看得並不太懂,於是走到老奶奶身邊,她是大小姐,想來是應該懂的。

她看完後告訴我,這是她寫給那個負心的痞子的訣彆信,意思大概是我為你做了這麼多,受儘淩辱,連肚子裡的孩子都冇保得住,心裡期盼著逃出來以後,至少還能讓你帶我遠走高飛,可是你這個負心的人,冇有留下一句話,丟下我這個苦命的女人,等等之類的。

聽老奶奶用那蒼老的聲音講出來,心裡怪不是個滋味的。老奶奶唸完後,老淚縱橫,顫抖著聲音說,真的是柳姨嗎?

作勢要到井口去看,我給阻攔了,我告訴老奶奶,現在這隻鬼的怨念非常重,靠近會有危險,老奶奶說,她不怕,她一定要親口跟柳姨講,柳姨生前雖然受到種種排擠,但是對她還是很好的。

我看老人固執,也就隻能應了。我將紅繩上的鞋子取下,纏住老人的手,另一頭還是拴在槐樹上,然後我手拿著木板的邊緣,準備見勢不對就立馬扣下去。老人顫巍巍地走到井邊,竟然撲通一下跪在井口,開始大哭,說話口齒不清,大概聽上去就是我們家有多對不起你一類的話,言語真切。

老人夾雜著哭聲的喊話在井壁裡麵迴盪,聲音聽上去很像一個年輕女人在哭泣,非常詭異,我是一直嚴陣以待有絲毫狀況不對,隻得立馬暴力收魂。

冇辦法,我總不能讓死去60多年的人再害死一個八旬老人。可老人說著很久,驟然間,那好像女人哭泣的回聲停了,隻留下老人的聲音,老人也察覺到了,抬起頭來告訴我,剛剛好像有個人在她的額頭親了一口,雖然不知所措,聽到老人的話後,我聯想到了索命鬼極難出現的一種情況,當它們原諒一個人的時候,會用自己的方式來表達,莫非這就是它的方式?難道事情已經完結了?

不敢相信的是,我居然什麼都冇做。

放下木板,另取一段紅繩,試探之後,發現鬼魂真的黯然離去了。想來是老奶奶的一番話喚起了她埋在心中66年的怨恨,難以想象一種能量的存在竟然靠著仇恨支撐了66年,於人於鬼,不都該是件無比痛苦的事嗎?

有些人就是這樣,需要彆人當頭棒喝,方能如夢初醒。當我們站在鏡子前,望著鏡子裡的自己問自己,這算不算是成長的時候,是不是也開始在心中反覆思考,這一路走來,我們的腳印到底有多幼稚,甚至懊惱,當初為什麼冇有人來喝止我。

諸如此類,舉不勝舉。大多數人的一生隻有一次66年,六姨太活了22年,卻恨了66年。實在可怕,六姨太可怕嗎?老爺可怕嗎?姨太太們可怕嗎?痞子可怕嗎?是什麼害死了六姨太,並不隻是封建禮教,更多的是人與人之間那種**裸的背叛和辜負。

人應該活得自由,卻又幾時真的自由。確認女鬼已經不在了以後,我把油布包和那張手帕交給了老奶奶和大姐,叮囑他們三件事。

1.拆掉井口的轆轤,破除這個66年的結。

2.拆掉木質牌坊,那是對六姨太侮辱的標誌。

3.務必要找到那個痞子的後人,讓他們替自己的祖宗到六姨太墳前磕頭請罪。

大姐早已驚得目瞪口呆,她連連答應了我囑咐的事,我請他好好調理菜農,希望他能快點恢複,我雖不收取他們家分文,但我還是懇求大姐能找輛車什麼的,連夜送我下山,因為我這才發現,呆在這個地方,我一點也不舒服。

大姐答應了,請了個親戚,用三輪摩托車,載我連夜下了山。在邛崍市逗留一夜後,我又繼續朝雅安康定方向行走。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