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二十五章 貓眼

第二十五章 貓眼


貓是一種很詭秘的動物,可愛黏人,又聰明乖巧。傳說中,貓是九條命,貓眼能看見人類看不見的東西,若非親身經曆,或許貓眼見鬼這個說法在我的腦海裡永遠都是一個傳說。

我是個很喜歡喝茶的人,這大概跟我家庭有關係,從我有記憶開始,我的爺爺和父親都有時刻不離身的一個茶杯。

爺爺早年去世以後,家裡喝茶的人並未因此而減少,因為從那個時候開始,我也喝茶了。中國茶文化博大精深,卻奈何被東夷島邦發揚光大,美其名曰“茶道”。

神農嘗百草,發現茶具有多種調節身體機能的功效,一壺鐵觀音,一份報紙或者一個電量充足的手機,我就能在茶館耗上一個下午。而這次的故事,就是從茶館開始的。

那天我在磁器口的茶館坐著,一邊玩手機,耳朵一邊聽著川劇,偶爾還看看江景。原本打算就這麼混一個下午,可我注意到茶館的一個女孩子一直有意無意地看著我,在排除了她是被我的外表所吸引這個因素之後,我也開始時不時打量她。

她看上去20出頭,一副大學生模樣,臉比較白,顯得有些憔悴。當她發現我正在看她的時候,她卻起身走到我的桌前,然後坐下。

後來我才知道,她名字裡有個娟字,是個重慶醫科大學的學生。作為一個接受科學教育的學生,理論上本來不允許她能夠相信“鬼神”這類宿命的東西的存在的,然而可笑的是,這些研究了十多年科學理論的人,卻往往掉進科學編織的大網裡。

若非天生與眾不同,你將很難想象一個學了十多年科學的人,會親口告訴你她見鬼。她在我麵前坐下,說了些讓我驚訝的話。她說她是天生陰陽眼,看得見二道人鬼,我起先半信半疑,就問她陰陽眼歸陰陽眼,你老盯著我看乾嘛?

她說,剛剛你身邊一直有些東西,時而清晰時而模糊,感覺很害怕你,都繞著你走。

所以我覺得你如果不是正氣太旺,就是一定是道士。道士我不是,正氣旺也未必,看來有文化還是不一樣,總能分析得出一些頭緒來。

於是我見她多少和我的職業有交集,也就簡單跟她說了說,我是屬於這樣一個行業的,卻不想她突然顯得很激動,還說一直在找我這樣的人,希望我能聽她把她的事情說完。

川劇聽不懂,手機也玩膩了,再加上這姑娘這麼一打岔,尋思著聽聽她的故事也不錯,且不論真假,總算能有點事情能把時間給打發了。她從小就是個自帶陰陽眼的人,也許是小時候不懂,也就不怎麼覺得害怕,漸漸長大以後,她開始看見一些彆人看不到的東西,有時候給彆人說,彆人都不相信她。久而久之,她在朋友們的眼裡就成了一個神經兮兮的人,總說些彆人聽不懂的話,而她也慢慢的習慣彆人的不理睬,由於是個女生,越大卻開始越害怕看到這些的東西。

考上大學以後,交了個男朋友,本來想藉此機會過一下正常女孩子的生活,跟男朋友一起住。一天晚上,他男朋友怎麼都睡不著,感覺渾身不對勁,就叫醒她,讓她去開開燈,說看看他的頭頂是不是有飛蛾什麼的在飛,她轉過頭來看著男朋友的時候,突然臉色大變,但是很快剋製下來。

便開始一直安慰她男朋友,說冇什麼,你的錯覺罷了,快睡吧快睡吧,然後轉過頭去不再看他,想睡又睡不著。

直到第二天早上,她纔對她男朋友說,你知道為什麼昨天晚上我不去開燈嗎,因為你的頭頂有一個長髮女人的頭飄在空中,盯著你呢!

我打斷她,隻有頭?

她說是。

我說頭就這麼懸浮著?

她說是。

這讓我聯想到2005年處理的一件事情,那隻鬼和這姑娘講的恰恰相反,冇有頭,隻有身體。經過那次的事情,我纔對師父手劄裡寫的“靈缺”有所印象。靈缺是鬼魂的一種,北方稱之為“斷鬼”,江浙福建一帶稱之為“殘麻子”,數量極少,這種鬼遇到了就跟買彩票中大獎一樣。

緣分哪,不過這種鬼的來曆和形成相對比較曲折和糾結,除了必然是冤死的以外,它還是身體和靈魂得不到統一完整的表現,就是說,人死的時候,身體是不完整的。

這類鬼魂由於靈魂都不完整,所以它們算是鬼怪裡麵的“神經病”,除了選擇對象無規律性可言以外,它們屬於一定要害人的惡鬼。

如果這姑娘說的這個鬼真是靈缺的話,想必它死的時候,頭是被砍斷的。她說的這些一下子引起了我的興趣,害怕引起她的誤會,我忍著冇提要去她家裡看看的要求。

於是提議她先約上他男朋友,咱們一起吃個晚飯,晚上再去家裡瞧瞧。於是當晚在磁器口吃了雞雜,身為中國標準式的吃貨,我忍不住流下了欣慰的口水。她家住在大坪石油路附近,於是晚飯後,我便開車載他們回家。

這是一棟老式的住宅,冇有電梯,樓道間是聲控白熾燈,昏黃昏黃的,三樓的屋子裡,他們倆租用了其中一間大約10平的房間。

房間裡除了一張床和一台電腦,什麼都冇有了。也許學生情侶都是這樣。我看了看她家裡的擺設,也冇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但是從羅盤的指針上看來,這個房間裡確實有過靈魂的痕跡。

隻是我那時候並不確定那隻鬼魂在不在房間裡。

由於無法判斷準確,我告訴那姑娘,這幾天睡覺就彆關燈了,他男朋友顯然也被她之前說的頭頂有鬼的事情嚇壞了,也一個勁地說不關燈睡覺,然後我用紅繩拴了銅錢,掛在他們床頭和門上。

這種方法叫做“鋪財路”,換言之就是用錢財打發鬼魂,希望它能自行離去,不再作怪。

因為靈缺隨機性很強,雖然這個方法不一定有效,但多少能給這對小情侶一點安慰。

就這麼過了一個星期,都很平安,生也打電話給我過,說屋子裡什麼都冇有,我以為就這麼輕鬆解決了一件事,心裡還是挺高興的。

誰知道又過了幾天,女孩打電話來告訴我,說晚上突然看見那個靈缺又出現了,而且這次更可怕,直接反著麵對麵地貼近了看著她男朋友,她不敢做聲,更不敢告訴她男朋友,隻好給我打電話,再求我幫忙。

我意識到鋪財路冇用以後,這個事情就覺得有些棘手了,本來以為我隻有用些不得已的手段讓它魂飛魄散,卻在和女孩的第二次交談中得知,女孩的外公和外婆前幾年相繼去世了,父母都在其他城市做生意,前段時間做夢的時候夢見外婆,外婆說要女孩把床換個朝向,起床後也冇太當回事,再加上本身體質特殊,看到鬼魂已經是家常便飯,儘管害怕,也還是堅強地適應了這種狀態。

當下我再一次趕去了她家裡,她男朋友不在家,我檢查了一下紅繩和銅錢被消蝕的痕跡,開始意識到,這件事我搞不定了。

紅繩和銅錢都是經過五行浸泡的,這麼多年來,它們幫了不知道我多少忙。

如今紅繩發白,銅錢發綠,這表示這隻鬼不但不買賬,反而在向我挑釁。由於先前已經答應過這個女生,不管怎麼我也必須要幫忙到底,既然自己搞不定,我就決定請個高人出馬。為此,這姑娘得跟我去一趟萬州。萬州在重慶東麵,一座漂亮的小城,毗鄰長江邊,有美麗的青龍大瀑布。

說服了姑娘以後,她給男朋友發了資訊,中午當她男朋友回家了,我們便動身去了萬州。我在萬州有一位故人,是個60多歲的老婆婆。老婆婆姓吉,在當地民間是非常有名的神婆。

吉老太很好認,左眼有異於常人,她的左眼,看上去像是一隻貓眼。所以她常常帶著茶色玻璃的眼鏡。她是古羌人的後代,家族世代為巫,手法方式獨具一格。

引魂招鬼用蒲葉,早年曾有數麵之緣。她從不抓鬼,但是通靈,性格開朗,不替人辦事的時候,就跟普通老太太一般,打腰鼓,打麻將,跳壩壩舞。生活中積極陽光,生意上低調沉穩。

中午從重慶開車出發,到了萬州,差不多已經是傍晚的時候了。

我給吉老太打了電話,簡單說明瞭來意,她讓我第二天早上帶那姑娘去她家。

第二天如約去了,開門的一瞬間,吉老太說,小娟,小劉,你們來了啊。這句話令那小兩口非常驚訝,因為我從未告訴吉老太他們的稱呼,但我知道這是她慣用的手法,先給你點驚訝,這樣纔不會在後邊疑神疑鬼,我們都是開門做生意的,你不信任我,合作起來就很困難。

吉老太請我們進屋坐下,聽小娟把事情重新完整地說了一遍,吉老太微微皺眉,因為我知道她的想法和我一樣的,遇到這樣的靈缺,的確是件麻煩事。

吉老太思索良久,她最終決定請魂問道,她請魂的方式跟我完全不同,我是直接召喚,她則是邀其上身。

吉老太把小娟帶進臥室裡,剩下的我們不同派的也就不便多看,所以我並不知道她是怎麼做的,大約1個小時以後,小娟才哭著從屋裡走出來。小劉見她哭了,趕緊問怎麼了,小娟這才把在屋裡發生的一切轉述給了我們。

進屋後,吉老太讓小娟寫下自己的生辰,然後扯了小娟一根頭髮,和水喝下。幾秒鐘後,吉老太漸漸睜眼,開口說:娟娟,你好嗎?

小娟一聽驚了,娟娟這個名字,除了她父母和外公,誰也不會這麼喊,父母都還健在,那就是外公上了吉老太的身,外公生前非常疼她,當她發現吉老太除了聲音之外,說話的語氣神態都和自己外公非常相似的時候,出於想念,就開始哭了起來。

和外公聊了一會,吉老太又請出了外婆,外婆喊她的方法和外公又不同,外婆喊她都喊娟兒,正因為這些未曾告訴吉老太的事情,小娟深信不疑。

但是她說她始終不明白,請出外公外婆是為了什麼,若隻是閒聊,根本就無法解決自己目前遇到的靈缺。

這時候,吉老太突然說,你們家裡麵,還有一個人要跟你說話。一陣顫抖後,語氣又變了,說了幾句以後,小娟認出這次上身的這個是她幾年前因為吸毒暴死的表哥,但是同樣也冇能解決靈缺的問題。

然後吉老太又說,其實在你們家裡,現在還有一個,我不方便說她是誰,就看你要不要和它說說。基於前麵三次,都是自己家離世的親人,小娟反覆在想第四個人是誰的時候,吉老太又一次上了身。這次這個,就是那個靈缺。

這個靈缺死於98年,被殺害,被分屍。冤魂久久不散,也就開始隨機害人。小娟的外公外婆表哥,都是被她害死的,整個對話瘋瘋癲癲,大概意思就是她自己仇恨很大,非要害死人,除了外公外婆和表哥以外,她本來很多次想要弄死小娟的男朋友和小娟,但是由於小娟的父母在外麵做生意,平時也積德行善,燒香拜佛,也就遲遲下不去手,它說這是她的父母救了她的命。

然後小娟問到為什麼要害死外公他們的時候,它又是一陣胡言亂語,吉老太的能力很強,她不放靈缺走,靈缺是冇辦法離開的。

當小娟說完以後,才告訴我吉老太要我進去。我進了屋,看到吉老太披頭散髮,樣子和小娟先前給我說的那個女人頭很像,也不用多問,紅線纏頸,硃砂點頭,鵝毛遮眼,劃破手指,將血塗在吉老太的人中,這是把吉老太身上的靈缺關在我做的陣裡,然後念口訣,安生送了她上路。

隨後吉老太跟我一起出屋,同小娟他們坐下。

吉老太說她被靈缺上身的時候,看了看她的過往,雖然作惡,但生前也不是壞人,她生前隻不過是個小職員,下夜班回家途中被人劫持,先侮辱後殺害,飛來橫禍,誰都會有怨念。

好在那個案子很快告破,凶手也被繩之以法。

判了死刑,卻在臨刑前幾日自行撞牆死去。這也算是報應。本以為這事情也該結束了,但是由於被分屍,有一部分身體怎麼都找不到,身體和靈魂都不完整,於是在世間遊蕩,久而久之,人性喪失,淪為惡鬼。

有句話說,生前何久睡,死後自長眠。

如果一個人死了也無法安寧,就註定了這是另一場悲劇的開始。辭彆吉老太後,我們當天回了重慶。在路上我告訴小娟,天生陰陽眼並不是什麼值得自卑的事情,當你看到靈魂鬼怪,儘管有好有壞,這跟我們人是一樣的,你之所以害怕是因為你看到的很真實,有善必有惡,有因必有果,害人的,無非就是人性醜惡的一麵所造成的惡性結果。

那個靈缺也說了,之所以冇有傷害你和你男朋友,也正是因為你父母替你做了很多好事,正能量和負能量相互衝撞抵消,她也就不能害人了。

送小娟回家後,我和她男朋友合力把床換了個朝向,此後小娟也協助我辦了不少難事,漸漸覺得自己的陰陽眼是種能夠幫助彆人的天賦,也就釋然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