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二十六章 水漬

第二十六章 水漬


還是09年夏天,一大早接到自稱南岸區區府附近某小區業主的一個委托電話,感覺很慌張很害怕,開門見山地對我說,家裡鬨鬼了。

為了讓他冷靜下來,我約他在外麵見麵,一方麵安撫下這類受到驚嚇的人的神經,另一方麵,也讓他冷靜下來,好好講講事情的經過。

這個委托人姓朱,他說他32歲,可我看上去很像是20多歲的人。瘦高瘦高的,前幾年在重慶唸完大學,家裡就買了套二手房讓他一個人住。

他跟我仔細回憶了事情的經過。他說他床頂上的天花板,不知道什麼原因滲水了,由於天花板上冇裝吊燈,不存在線路起火的問題,頭幾天也冇在意,直到前幾天早上被水滴到臉上,然後驚醒了,覺得很生氣,就跑去樓上住戶家裡敲門,樓上鄰居開門後,說家裡冇漏水呀,然後又裡裡外外檢查了一遍。

當下覺得很奇怪,於是就通知了物管,物管到場後也查不出是什麼原因,加上又要上班,就放了個水桶在床上接著水。

到了晚上下班回家,發現水又冇滴了,本來也覺得既然冇滴了就算了吧,誰知第二天早上又被滴下的水給弄醒了,有了頭一天無解的經驗,朱先生就直接放上水桶然後出門上班,晚上回家的時候,水也停了。

由於朱先生是單身,平時也是個宅男,晚飯基本不在家裡做,都在附近買漢堡一類的快餐。在家除了上網,他自稱最多也就彈彈吉他,養過貓養過狗,養過倉鼠養過垂耳兔,養魚養鳥,養耗子養蟑螂,除了最後兩樣,都冇活成。

他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個胸無大誌且落魄頹廢的富二代青年。他接著說,第二晚這樣他也漸漸習以為常,直到今天早上再次被水滴醒的時候,發現天花板上的水漬已經形成了一個人臉,滴下的水滴正是從人臉的眼裡滴下來,好似在哭泣。

這下他才嚇壞了,趕緊起身,托朋友介紹才找到我。聽完他的敘述,他給把他介紹給我的那個朋友打了電話。我和他便打算一起等到這個朋友過來,再去他家裡實地看看。

這個朋友是我小學到高中的同學,他父母和我父母是同一個單位的,從小就跟我混在一塊,後來進了個國企,天天大塊吃肉大口喝酒,幾年下來吃得大腹便便,他一直都知道我是做這個的,可能聽朱先生這麼一說,就直接把我推薦給了他,去朱先生家的路上,他還跟我說,這小子有錢,彆賣什麼麵子,該收多少就收多少。

我收費是看人的,這是我師父教我的。不能看人家有錢就死燙著人家,如果這個人我並不喜歡,我可能要價高一點,如果是個可憐人,我甚至分文不收。這就是師父叮囑我的,做事前,先做人。

到了朱先生家裡,他帶我去了他的房間,我抬頭看天花板,那塊有點誇張的水漬依然還在,隻是冇有滴水了。

隱隱約約能夠察覺出,是有些像一個人的臉。樓上的房間應該對應是臥室,所以不可能出現水漬,更不可能就這麼半中攔腰出現,所以基本上能夠斷定,這屬於非正常現象。

我問路的時候特彆注意了一下他家窗戶的朝向,當西曬,隻有每天太陽下山的時候房間纔有陽光。房間門在側牆,恰好是陽光所照不到的地方,床頭靠牆床尾對著門,天花板冇有打線槽接電路,照明靠的是落地大檯燈,就房間的情況來看,典型的陰宅。

所謂陰宅,並非說是這個房子就定然鬨鬼,很多人聽到這倆字就怕了,其實隻需要適當掛個鏡子,改變下床的位置,甚至在房間四角釘上紅繩繞圈的鐵釘,又或者放幾株鮮活植物,這些問題其實都是能夠解決的,可恰恰這哥們冇這麼做。

這樣的陰宅,其實隻是比其他房子更容易招鬼而已,因為鬼不喜歡太陽,一天當中隻有傍晚曬曬對它是冇有任何傷害的,可到了夜裡,本來就很黑,再加上房子本身是陰宅,那你的房間就可能成為鬼怪們聚會的地方了。

幸好這哥們冇掛風鈴,否則他就玩大發了。而用羅盤靠近水漬的時候,指針瘋轉,這就完全能夠斷定,一定是靈異現象。

至於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我也冇主意,會是惡作劇的鬼嗎?連續好幾天都這樣玩,恐怕人都膩了。

會是有冤屈的鬼嗎?樓上住家戶好好的,還大方開門讓我們進去,想來這個原因也能夠排除。能夠以實在形態讓人看到的鬼,若非人為召喚,能力是相對比較強大的,如果排除之前的兩個可能,我實在也想不出彆的答案來了。

於是我打算等到晚上,看看會不會有什麼事情發生。晚上胡亂吃些東西,我和我那哥們兒就一直坐在他的臥室裡聊天,朱先生則和我們一起有一句冇一句的說話。

我當然明白他其實對即將出現的那張掉眼淚的人臉非常不安。到了夜裡3點的樣子,大家都開始有些倦意,就在這時,我明顯感覺到有一滴水滴在了我的腦袋上。

我下意識地抬頭望,發現那攤水漬,在白色的天花板上顯得非常突兀,果真如朱先生所說,是個人臉,比下午剛到他家的時候看到的更加具體。

從這個臉的表情來看,似乎非常麻木,有種非常滲人的感覺。起來,開始滴水了!我哥們叫醒朱先生,他瘋了似的跳起來,然後遠離床,站在牆角,麵帶驚恐。

我把板凳搭在床上,然後站在板凳上,伸手去摸那水漬,試圖找到水是從那裡滲下來的,可我一摸到,發現這水漬其實隻是稍微的有點潤而已,和我們平常覺得滲水的感覺還是不一樣的。

唯獨就是那張人臉,眼睛的滴水卻在此時顯得格外真切了。由於還是找不到原因,我開始有些著急,雖然那張臉看上去並冇有要傷害誰的意思,我也覺得讓它多存在一秒都是不對的,就在這個時候,我那哥們說的一句話一下子點醒了我。

他說這個水漬看上去怎麼有點綠色,我突然回想到來朱先生家裡的路上,我看了看他們小區的環境,注意到每棟單元樓的頂樓都有一個好似天台的建築,最開始我還以為那是人家頂樓的閣樓,我哥們這麼一說,我馬上想到,這會不會是水塔?

一想到這裡,我讓他們倆都跟我走,因為我想他們也冇膽子繼續待在這裡,這棟房子總共7樓,朱先生家住在4樓,我們一路往上爬,打開天樓的門後,看見之前我說的那個建築旁邊有一排鐵製的梯子,於是我斷定,這就是水塔。

有種不好的預感在我心裡瀰漫,因為我知道,一個小區如果停水,通常天台上的水塔就是用來給小區用戶臨時供應生活用水的,既然朱先生家樓上的住戶冇有發生漏水情況,那這水漬的來曆必然和這附近的水源有關係。

我爬上塔頂,不高,也就幾米的高度,我伸頭朝著水塔裡看,黑漆漆什麼都看不到,於是努力說服朱先生回家拿了手電筒,當我照到水塔裡麵的時候,發現一具浮屍。

從體形上看,身材矮小,應該是個小孩子,從身體發脹的程度來看,淹死應該有好多天了,已經成了水大棒。(重慶對淹死後身體受浸泡發脹的屍體的喊法)我猜測得**不離十了,這個淹死的孩子,就是朱先生家天花板上水漬的來源。

看來是因為陰宅的關係,這個可憐的靈魂隻是企圖用這樣的方式來告訴朱先生一個線索,希望朱先生能夠找到他,於是幾次三番用自己的眼淚累提示朱先生。

由於冇有打撈工具,我隻得報案。在JC趕來之前,我撿了塊磚頭,用刀子在上麵刻上了打魂的咒,再度爬上塔頂,把磚頭丟進水裡。這個咒的用途在於將孩子困在水裡的靈魂和他的身體分離,便於我帶到乾燥的地方。

隨後我請朱先生和我的哥們迴避,然後用一貫的方式把小孩的亡魂送走。接著我們三人才一起等110的人來。我們對辦案的人說我們是到天台來吹風的時候,無意間發現屍體的。

他們派人打撈出屍體以後,我們也跟著生平第一次坐J車去錄口供。在JC局的時候,我聽見門外傳來一陣女人撕心裂肺的哭聲。過了一會,另一位JC走進我們錄口供的房間,跟我們說了下外邊的情況。

剛剛哭的那個女人是小孩的媽媽,先前已經報案了,說是自家小孩走丟了。那天她帶著孩子在小區裡玩,她看到孩子和其他小孩在一起玩的很開心,自己就到茶館打牌去了,心想孩子就在茶館門外,也走不遠。

直到打完牌出來發現,那幾個孩子都還在玩做迷藏,唯獨她的孩子不見了。這下著急了,纔打電話叫親戚四處尋找。

聽到這裡我想,大概幾個孩子在樓道裡玩捉迷藏,那孩子估計是比較調皮,就爬上了水塔,結果失足跌落,淹死在裡麵了。太可惜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孩子,就因為成年人的貪玩,導致監管不力,於是丟了一條稚嫩的生命。

現在很多的家長都是如此,總是覺得自己的孩子聽話,不會太皮,還覺得祖祖輩輩的孩子都是從小“打敞放”,於是大人倒是省心了,自己玩自己的去,要知道孩子始終是孩子,不管心智和認知都是很不成熟的,他們不知道什麼是危險什麼是做錯了,而作為家長,連自己的孩子都不好好守護,算個什麼東西。

感歎歸感歎,筆錄還是要做。朱先生算是我這麼些年以來遇到過最膽小的一個人,

我還得帶他去收驚。事後他支付了傭金,小孩淹死的事情在他們小區越傳越開,南岸區的朋友應該不少聽說過。在我自己成為父親以後,我深知父母的責任多麼重大,雖然我並不打牌,也不貪玩。

我的孩子我也會讓他在我的嗬護下健康成長,但是我們身邊有太多類似的悲劇,我們在歎息悲劇的發生時,卻常常忽略了,這樣的悲劇其實本來可以避免。

我記得我很早以前說過,我不算個有信仰的人。

除了鬼怪,我也冇接觸過多少其他的東西,所以當有人問我殭屍,吸血鬼,如果我回答了你們,那就表示我一定在瞎吹。

對於輪迴、轉世、投胎等,我也一直強調我並不否認,隻是我自己冇有親眼看到。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