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二十八章 禮物

第二十八章 禮物


2006年我參加了一個車友會,週末或者節假日,我常常會跟著大家一起參加活動,內蒙、緬甸、新疆,自駕遊都去過。我們也時常會約一群車友出來聚餐唱歌,到最後我開酒吧,他們也都是我的常客。

有一次晚上喝酒跟大家聊天,一群年輕人聊著聊著總是會莫名其妙地話題說到靈異現象上去,儘管我總是默默地聽,有些非常荒誕,我甚至懶得聽下去,但是有些卻非常能夠引起我的重視。

這次的這個客戶,就是從這樣的故事裡聽來的。簡單地說,就是有一個剛大學畢業的女孩子,從小學習好,也乖巧,又出生在單親家庭,和爸爸一起生活。

每一年的生日,她總會說出她的生日願望,然後每一年的年底,她的生日願望都會由爸爸替她實現。

今年想要一部新手機了,爸爸在年底的時候就一定會買給她,明年想要台新電腦了,爸爸在年底的時候也一定會買給她。用她自己的話說,隻要自己唸書成績好,爸爸總是會買好她想要的生日禮物,來讓她覺得自己的願望都能夠實現。

然而最近的一次,她的願望是想要一台車,作為她畢業的禮物。她家雖然不算窮,但是要買一台車還是非常困難的,這下爸爸就犯難了,一方麵不想讓持續了這麼多年的習慣就此斷掉,另一方麵也確實不想讓自己的寶貝女兒失望,然後不知道從哪裡打聽到一種通靈的方法,準備鋌而走險,請鏡子仙。

所謂鏡子仙,好像百度上有解釋。不過我真實知道的,並非網上解釋的那樣。它能夠實現你的願望,但是你會相應付出超額的代價,通常是折壽,但是跟筆仙一樣,假若送不走,死路一條。

鏡子仙的傳說非常多,各國都有,不過原理都是一樣的,請出來的東西也都是一樣的。鏡子仙並非某個附身在鏡子上的靈魂,它根本就不具備實體,它是一種非常強烈的念力,而這種念力,經過無數鏡子千錘百鍊後,根本是常人無法阻擋的。

我國的鏡子仙、日本的鏡神、國外的血腥瑪麗,其實都是它。因為鏡子作為反射事物相反狀態的東西,人在鏡子前,恰恰就是自己最真實的一麵,真實的也許就是醜陋的,鏡子看到了所有人內心醜惡的狀態,於是產生出一種畸形的念力,請出來送不走,凡是有能反光的地方,鏡子仙都與你如影隨形。

這個女生的爸爸起初就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請出了鏡子仙,當願望得以實現後,卻全然不知道還要送神。以為實現了願望也就完了,於是事後7日鬼病纏身,一個多月下來,目前已經奄奄一息。

因為朋友口述說的這是他的一個朋友的事情,所以大大增加了真實性,於是我在後來的幾天裡,輾轉打聽到了這個女生的聯絡方式,並以真實身份和她取得了聯絡。

在幾番勸說下,她終於答應讓我去看看她父親。在位於肖家壪的某個部隊醫院病房裡,我見到了她的父親。蒼白消瘦的臉,似乎連睜眼的力氣都快要消失。喝一口粥都要喘氣大半天,看過老人之後,我拉著這個女生到了病房外的走廊,我問她,我要用些我們特有的辦法來查明鏡子仙到底對你父親做了什麼,在那之前,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

醫院早已下了病危通知,幾次催促他們出院回家保守治療,在醫院看來,這麼嚴重的“心肌梗塞”,隨時都有完蛋的可能性。女生答應了我,於是我在老人的床頭放上一隻碗,碗裡丟了個過了磁的銀箔片。

這個原理和指南針是一樣的,但是由於是飄在水麵上,任何一點外力的攪動都能夠引起它形態的變化,所以有條件的朋友可以自己用這個方法看看身邊是否存在靈體,前提是你如果不是很害怕這些東西的話。

經過幾個小時的觀察,發現隻有老人醒過來的時候,碗裡的銀箔片纔會有所動靜,這就說明,老人的靈魂已經完全被鏡子仙控製,並且已經處於即將離開身體的狀態。

已經處在死亡的邊緣了,如果不管不顧,最多也就堅持幾天。從和女生先前的談話裡我得知,他父親的病是一夜之間得的,事先冇有任何征兆。

我知道被鏡子仙纏上,是根本不會管你是不是個善良的人,或者你一輩子積了多少德,因為再正直善良的人,鏡子都能夠發現你陰暗的一麵。

因為我會送神,但是卻冇辦法教病床上的老人自己送,一切都是徒勞的。

思考再三後,我覺得這麼拖著也是拖著,就實話告訴這個女生,我冇辦法救回你父親的命,與其讓他這麼生不如死的拖著,還是讓他清醒過來,然後安靜去了吧。解釋過其中的原因後,女生似乎還冇有做好這樣的思想準備,陪伴了她20多年的父親就要在眼前說冇就冇了。

她告訴我,明天我過來的時候再答覆我。

第二天我還冇到的時候,她就給我打電話。說已經決定好了,既然父親的身體已經是在拖著了,她打算讓父親走得舒坦一點,頭一天晚上她給父親寫了封信,想等我使她父親清醒一點的時候念給她父親聽。

我到了以後,女孩和她的男朋友都在。隔壁床冇有人,像這個醫院這樣的大醫院,是不會有醫生護士有事冇事就對病人和家屬噓寒問暖的,也許他們在麵對人聲明消逝會有所動容,也或許是不希望和任何病患建立起任何感情,以至於離世的是導致自己內心的波動。

以上隻是我的想像,總之醫生護士不會經常查房,給了我完成女兒心願的機會。我請女生的男朋友到門外,第一是不希望他看到我們行內的一些另類做法,第二在門口站著有點什麼動靜好歹還能放個哨。

那碗水還放在床頭,我將用於隔斷兩個病床的布簾子拉上,用夾子夾住,淺藍色的布簾子就這麼把老人、我、女生圍在了中間。我在床的四角分彆拴上繩子,再把4根繩子連起來,掛在掛藥瓶的架子上,再取些墳土,把架子圍了起來。

這個法子說來慚愧,並非我自創,也不是師父教我的,是自己單乾以後,跟一個蠶師學的,蠶師是黔西南的民間門派,屬於正一分支,大概是多年前有人把其中的一些方法做了改進,並自創了很多新的手法,於是自立門派。

他們的法子相對於我們的法子,就像是中醫和西醫的區彆,我們是用一些辦法來解決已經出現的問題,而他們是在問題出現之前,先阻斷問題的來源。

他們善用蠱,也用幡,“請神用獸骨,滅魂灑墳土”,是他們比較有名的口訣,不傳師徒隻傳父子,且女眷一律不許學,行事略顯詭秘,就能力大小而言,是西南地區難得強大的同行。

用墳土圈住拴好紅繩的架子,紅繩是連接到床的四角的,老人是躺在床上的,若是有怪東西來侵擾,必須先由外到裡的突破這個陣,這也是他們的法子相對於我的精妙之處。

結好陣以後,我開始唸咒讓老人的魂回去,過了一會,老人開始睜開眼睛,精神明顯比先前好了很多,但是還是十分虛弱,他似乎都忘記了這幾天發生了些什麼,看著我和女生站在他的病床邊,對他女兒說的第一句話竟然是我夢到你媽媽了。

原來女生的媽媽很早便去世,但是我知道,他不是夢到了,其實是他的靈魂見到了,他已經在半昏迷狀態中死過一次,隻不過他自己不知道罷了。女生忍住冇哭,她開始念給爸爸寫的信,內容我就不說了,總之就是一些感謝爸爸一類的話,信唸完以後,她從包裡摸出一個波板糖。

這麼大的波板糖我隻在周星馳的電影裡見過。女生說,爸爸,這個送給你。明年我也送你禮物。她父親伸手接過波板糖,先是很開心的微笑,接著就按捺不住,哭了起來,女生也忍不住,父女倆相擁而哭。

我示意女生跟爸爸說說交心話,我則自己退出到了門外,跟她男朋友站在一起。她男朋友問我怎麼會有哭聲,我冇理他,因為我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問出這麼低能的問題。

難道是因為打針打痛了才哭嗎?

根據我所瞭解到的一切,我心裡默默歎息,雖然人人都知道父母對子女的愛是超脫了一切,任何人在這個世界上,恐怕也隻有父母肯願意無條件地為孩子付出,雖然人世間其實還是很美好,令人感動的事情也非常多,可對於這個女生來講,我希望她能夠明白她父親最後的眼淚,絕不是因為知道自己已經到了生命的邊緣,而是因為那個隻值十幾塊錢的波板糖。禮在心,無貴賤。

多年來,想必女生每次收到爸爸的禮物的時候,都會開心地笑,而這一生唯一一次送爸爸的禮物,卻能讓爸爸哭。

哭和笑隻是情緒不同的表達,希望這女生能夠懂得什麼叫無儘的付出。以前看忠犬八公,我也哭了,大概是因為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誰能給像八公那樣等我10年,看到女生最後也哭了,大概是因為懂得了父親20多年來不求回報付出的愛。

過了一會我走進病房,正好女生哄著父親睡著了,我告訴她,也許是時候了。實在話說,我見慣了生死,遇到這樣的情況,原本也能夠和那些醫生護士一樣,不為所動。

當然我並不是說所有的醫療工作者都是這樣,但是這一次我卻覺得很虧,虧在我冇辦法救回他老爺子的命,甚至連給他最後一絲清醒機會的法子,都是機緣下跟人學的個皮毛,一種嚴重的挫敗感襲來,令我非常慚愧。

女生在父親額頭親吻了一下,然後我剪斷了紅繩,打掃乾淨後,他爸爸安靜地走了。

在醫院開了死亡證明後,我幫著這個女生和她男朋友操辦了喪事。在葬禮結束以後,我讓女孩帶我到了她家,把兩麵鏡子麵對麵的放,然後讓女生站在中間,點上蠟燭,在蠟燭熄滅的時候,打碎兩麵鏡子。

因為兩麵鏡子會形成一個無限的世界,為了不讓鏡子仙繼續纏住,這纔是正確的送神的辦法。

於是從那一年起,我開始閱讀了大量的前輩手記,決心多學技藝,便能多助一人。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