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三十章 傘靈

第三十章 傘靈


2007年接到一筆外地的業務,雇主在電話裡說他感覺身邊常常發生一些奇怪的現象,找過很多人,做法什麼的,這種感覺還是一直纏繞著他,雖然冇有嚴重到影響他的生活,但是也令他非常困擾。

他甚至找過一些開天眼的人,也始終找不出原因,於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輾轉找到了我的一個同行,可是我那同行在出發前生了點小病,就把這個業務轉讓給我了,說好到時候分兩成傭金給他也就好了。

於是我起身去了瀘州。對於瀘州的印象,長期停留在電視台周而複始的酒類廣告,總感覺這個城市會充滿一種酒香味,而對於我這樣一個酒蟲來說,這種誘惑是巨大的,

好在我乾正事期間是絕不沾酒的,否則讓我在這麼個充滿酒香的美麗城市裡行走,我很快就會醉。

這個委托人是個看上去接近40歲的男人,很瘦,頭髮卻很長,我忍不住想要問他假髮在哪買的,總之髮型和體型有點不搭襯。

不排除是八字的關係,他看上去總有些刻意,回想當年我十來歲還在梳中分吼崔健的年代,有個師傅直斷我八字太硬,必須破相方能消災,於是被我爹媽帶著強迫打了個耳洞,也冇見有多大用處,該調皮還調皮,該闖禍還闖禍。

見到這個男人的地方在一條賣很多工藝品的街上,忘了叫什麼街了。他是一家油紙傘店的店主,也是從那個時候起,我才知道瀘州有這麼項傳統工藝。

他接到我以後帶我進店裡,開始泡茶,完了就跟我具體說了說他遇到的情況。他說他祖上世代是做油紙工藝傘的匠人,老家在分水,那個地方的人很多都靠製作油紙傘維生。

這個男人父母都是匠人,手藝非常好,父親有六兄弟,但是多年前他父親去世了,於是母親開始分家單乾,由於手藝出眾,幾年下來也把店開進了瀘州城。

可剛開店不久,母親也病重離世,於是這個男人辭掉在外地的工作,趕回家鄉,繼承家業。聽他講的一切,像是一場現代大染坊的故事。

他接著說,但是他始終覺得自己身邊好像跟著什麼東西,雖說冇有因此而發生什麼傷害,但是這種感覺纏繞著,始終是不舒服的。於是這期間找過很多業內人士希望能夠讓他擺脫,卻始終未能如意。找我來也是為了看看,外來的和尚是不是真的會唸經。但是光聽他這麼說,我還是無法瞭解到事情的全貌。

於是我開始具體細問一些他所謂“撞邪”的經曆。有一次他過馬路,突然覺得腳步很重,於是站在路邊伸伸腿,試圖讓肌肉放鬆放鬆,正在這個時候,麵前一輛車快速駛過,差一點就撞到他。

還有一次,下大雨,他打著傘上街,總感覺自己的手捏不住傘把,於是傘東搖西晃的,他也狼狽的逃回了家。

還有一次在家做飯,不小心刀冇拿穩,掉下來照準了腳上摔去,幸好隻是劃傷了小拇指,一點小傷。他還跟我說了很多這些雞毛蒜皮不大不小的事情,在他講來,似乎是有一種力量總是在影響他的周圍,想搞又搞不死他,就這麼纏著煩人。

可在我聽來,我卻覺得他的運氣好得讓人咂舌,連續這麼多事件,也都化險為夷,

也是難得。由於聽了很久都不明白他到底是被什麼纏上了,如果是靈異現象,那麼他所在的屋子裡,就一定有靈魂殘留的痕跡。

於是我需要他協助我,他關了店門,點亮屋裡所有的燈,我和他齊力搬開了放在屋子中央的茶案,讓他盤膝坐在屋子中間。講明白一些行內規矩後,我用布將他的眼睛蒙上。

這一舉動算是我的忽發奇想,其實冇有這個必要。隻是我對於這個人的第一印象以及他在描述過程中,反應出對這種未知靈體並不是在害怕,而是極度厭惡,當然我也不能排除是他最近生意失敗,或者是正在鬨感情危機的因素。

於是尋思著有些情況,他不看見也好,事實上我並不知道接下來要做的會引發什麼樣的情況。

無非就是讓這個原本就心煩的男人不再更加心煩罷了。蒙上他的眼睛,盤膝坐好以後,我拿了一隻茶杯放在他兩膝之間的地板上,茶杯裡放入一些浸泡過的米粒,取出一支三寸香,點上橫置在茶杯口。

待煙霧升起的時候,我比對著羅盤,跟著煙霧走。這個方法我必須解釋一下,我們業內叫“請香”,如果房間內有靈魂在,平香是對它們的一種恭敬,如果它接受了你的恭敬,就會來“吃”香,而點燃的香霧氣是連貫的,這樣也就能看著煙霧的走勢,結合羅盤瞭解到靈魂所在的位置。

雖然這隻是第一步,但是卻能夠掌握到最重要的線索,若非本身十分糾結的靈魂,可以根據瞭解到的一些情況,做出基本的判斷。不過這個方法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成功率相對比較低,因為有些靈魂已經失去了本性,就好像養雞一樣,當你撒下米粒,雞就會圍過來吃,吃完後也就走開了,不會像貓狗一樣搖搖尾巴,多少表達一點感激之情。

跟隨著煙霧,加之自己經驗的判斷,我確定屋裡的靈魂藏身於牆上掛著牆上,交叉擺放的兩把油紙傘上。

而且,這個靈魂非常微弱。我見過鬼附身在人身上,動物身上,甚至車身上。卻從來冇有見過鬼附在傘上。難道是因為過於微弱,而無法擁有形態,於是隻能煙霧一般四處飄蕩嗎?

一時間我毫無頭緒。我取下男人頭上的矇眼布,告訴他確實有靈魂,並且靈魂此刻就長期依附在牆上的傘裡。我姑且叫它,傘靈。我希望男人能夠再提供些線索給我,

可是問了半天,他除了時不時的罵咧咧幾句,根本也冇辦法給出什麼有用的線索。

無奈之下,我隻好招魂直接問,可惜的是,我連續喊了好幾次,這個靈魂好像是不願意出現還是怎麼的,就是不肯現身,那男人開始顯得有些不耐煩了,他開始有點暴躁地問我,難道就冇有簡單乾脆一點的辦法嗎?

例如一把火燒了紙傘一類的。基於目前掌握到的所有訊息,至少還冇有發現這個靈魂是惡意在傷害這個男人,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是不會乾這麼缺德的事的,客戶麵前,再不爽也不能發作,默默在心裡鄙視了一陣,也就釋懷了。

乾我們這行總是這樣,既要約束自己不可逾越一些界限,又隻能望著界限之外那群人們歎息,於是隻能一遍又一遍地告訴自己:說人話,做人事。

不過我心裡隱約有種奇妙的感覺,這次遇到的,並非惡靈。相反的,它懷著善意。

我試著這樣分析:他過馬路的時候,覺得腳步很重,於是站下來伸展腿腳,在他看來,

飛馳而過的汽車嚇壞了他,會不會是他忽略了正是因為那沉重的腳步,才讓他躲過了被車撞飛的厄運?

下雨的時候,拿不穩傘柄,會不會是有這麼一個靈魂,害怕他被淋濕,就用傘自作主張的替他擋雨?

或許隻是方式有些過度,本意卻是好的呢?

切菜的時候菜刀掉落,雖然劃傷了他的腳趾,令他非常不爽,會不會正因為這個力量的影響,才讓他僅僅被劃傷了腳趾,而不是整隻腳呢?

由於無法確定我的想法,但我也冇有理由去否認,考慮之後,我還是決定把我的猜測告訴這個男人,他顯然從來都冇有這麼去想過,他總去想著自己多倒黴一類的了。當我告訴他我的猜測以後,他沉默了。

他不再罵罵咧咧,而是木訥地低著頭,好像在沉思。

過了一會,他開口說話,我察覺到他的聲音有點微顫,他說經過我這麼一提,讓他想起一件事,他每次認為自己很倒黴的頭一天晚上,都夢到了自己去世的母親。

這下我就明白,基本斷定了。這個靈魂就是這個男人的母親。

行內話講:鬼托九想。

意思是一個死去的人,即便她的靈魂再強大,也隻能給生者托九次夢,托夢會耗費陰壽,消耗得越多,本身就越弱。

我敢說活著的任何一個人被去世親人托夢的次數絕不超過九次,老祖宗傳下來的話,還是信的好。

也許正是這個男人幾次三番的倒黴,都有母親提前托夢提示,提示了以後又無法引起他的注意和重視,於是就隻能消耗自身來保護他。

當然這些話我並冇有跟這個男人講。

但是我想他至少知道了這是他母親冥冥之中還在默默保護他。

良久以後,當我問他要不要開始給他母親帶路了,他對我說,有冇有什麼辦法能讓他跟老母親說幾句話。由於條件有限,有些東西並不容易準備,我也就婉言拒絕了他。當我取出工具準備給他母親帶路的時候,他突然撲通一聲,麵朝牆壁,跪在了傘前。

這一下我冇有阻攔他,我也知道,他此刻一定有很多話想說。父母離世的時候,他都冇能守在身邊儘孝,他內心一定有很多愧疚。中國有句俗話,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也許這個男人對於他的母親來說,就是放到天上的風箏,你必須得把線給抓牢了,否則風一吹,就可能再也找不到。

我這個人,優點並不多。雖然從小調皮搗蛋,偷信鴿、堵煙囪、打燈泡,還在班主任老師的茶杯裡尿過尿,給父母惹了不少禍事,他們卻從來都是正麵的教育我,讓我明白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於是當我度過叛逆期,長大了以後,我始終在尋思著能怎麼讓我爸媽的晚年過得逍遙點,我比眼前這個男人要幸運,我想見爸媽隻需要打一個電話,甚至不需要任何通知,我直接回屋就行,但是他不能,他母親去世都得靠鄰居或者親戚打電話才能得知,

不是他不孝,遺憾的是未能儘孝。

所以我想這也是他這奇怪心態的原因。

當他起身後,點著煙進了內屋,我知道他是不願再多說,於是我開始給他母親帶路。路上我告誡他母親,一路保重,哪裡有光,就朝著哪裡走。

一年後我打電話給這個男人,令人欣慰的是,當時的他已經不再那麼憤世嫉俗,顯得樂觀了許多。

也許是母親的愛意影響了他,也許是他自己漸漸想通。這些都不重要,我們反正活著活著就死了,難道死了還想做個滿肚子倒黴晦氣的鬼嗎?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