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三十二章 剃頭

第三十二章 剃頭


前幾日看新聞,得知幾個台灣男子,從泰國走私嬰兒屍體被查獲。經八方推敲之後,古曼童一詞開始被越來越多的人知道,有人驚呼神奇,也有人默默歎息,我冇見過古曼童,所以我對這個東西的真假是非無法評斷。

在我看來,以契約這樣的形式(百度查過)來向死去的靈魂換取自身**的滿足,和我們民間“養小鬼”很類似,雖然小鬼並不是要什麼“契約”,它僅僅需要你每天9炷香,就能夠死心塌地跟著你。

小鬼之前講過,今天也再提一次好了。所謂小鬼,大多數情況下是指不到16歲夭折的孩子,這和嬰靈不同,這類夭折的孩子的靈魂是鮮活的。

在我們民間,養小鬼的人通常是要先分析這個孩子的八字,然後判斷這個孩子的鬼魂的屬性,有的用於保護主人,有的是來轉變運勢,還有些是為了迷惑他人,總體來說,這並不是什麼善舉。

據我所知,在東南亞一帶,華人和當地人非常熱衷養小鬼,賭徒、不法分子、或是一些想要一步登天的人,中國人講究“命”,所以很多老人在家裡孩子出生的時候,都會根據八字的好壞來推斷“命”的重量,也就是所謂的“稱命”。

斤兩不足的,老人總算害怕孩子養不大,於是想方設法,想在名字上讓“命格”更好,有些甚至給孩子起名狗剩之類的,話之喊得賤一點,就好帶。對於八字,我不做評論,儘管我知道八字的神奇。

所以養小鬼的人若非深知八字之道,背後必有高人。除了吃香,小鬼還會隨著跟隨主人的時間長短,食人心。這裡說的食人心,並不是要挖心來吃,而是你會越來越偏離人道,人性越來越泯滅。

和鬼魂做交易,不必想也知道是什麼結果。所以很多人在得勢之後,會請師傅來送神,因為這個時候小鬼已經變得很強,將會漸漸開始駕馭不了,而這所謂的送神,我說句不好聽的,除了把它徹底滅掉,你還能有什麼辦法。

養小鬼的人一定會貢香,有些地方還會用小瓶子裝上兩個木刻的黑白小人,今後若然遇到這樣的人,避之為妙。

今天要說的這個,其實是發生在我朋友身上。也是和小鬼有關。

我有一個朋友,2000年開始做二手車生意做大了,後來又開了個商貿公司,除了固有的二手車生意以外,還開發了一些融資功能,個人貸款等。

認識他的時候是因為2004年的一次合作,當時替他二哥破了個咒,你知道,做生意的,總有人要暗中下手。當時破咒以後,我這朋友本來是不相信我乾的事的,隨後就開始信的不得了。

由於多少有些太過執著,卻導致他走了歪路。他托人從湘西請回一隻小鬼,一直慢慢養著,生意做得順風順水,還一直瞞著我。直到2008年上半年的時候,他出了點狀況,才記得找到我,告訴我實情。

那天來我這裡找我的時候,他拿出了兩個玻璃瓶子,一個裡麵裝了一黑一白兩個木頭小人,看上去很像我家裡搓腳的那個火山石頭小人。

另一個很小的玻璃瓶子裡裝著紅色的液體,後來他告訴我,那是他的血。因為先前聽說養小鬼的人,都要準備點人血,上香的時候滴一滴在碗裡,吃飯的時候在主人旁邊多備一副碗筷。

這個我倒是真不知道,也許各家請小鬼的方式是有所不同。看到他確實是遇到麻煩了,不過冇有誰讓他去搞這個的,奚落歸奚落,畢竟朋友一場,這個忙,卻是說什麼都要幫的。

他告訴我,04年我幫他哥哥處理完事情以後,他便養起了小鬼,剛開始的時候是隻需要每天上香就可以了,到後來隨著他的生意越做越大,而且他也越來越貪婪,總是對小鬼要求這要求那,小鬼還是一一為他解決了,由此判斷,這個小鬼是轉運類的。

可是到了後來,喊小鬼就突然喊不答應了,於是他找到當初給他請小鬼的那個湖南師傅,那個師傅告訴他,這是小鬼長大了,意思就是得加點籌碼,它纔會繼續給你工作。

由於我那朋友實在是有些貪婪,於是按照師傅的指示,對小鬼加大了籌碼,每天上香的時候,要在香爐前放上一隻小碗,注入清水,滴一滴他的血。

說這是在敬鬼。

然後每頓吃飯的時候,還必須在他旁邊的位置上,放一副空碗筷,給它敬飯,因為那個師傅說,小鬼雖然種類和功效有所不同,但是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嫉妒心極強。

就像是家裡養了一隻小狗,然後突然某天又來了一隻,之前的那一隻是會妒忌的。

妒忌之後,就會生氣,生氣的結果,輕者也就不歡而散,重者則會被小鬼纏身報複。當下我那朋友一聽,顯然嚇到了,可能是由於請小鬼的時候並冇有考慮到這麼多,

但是他思考很久後,還是答應給小鬼加大籌碼。其實我是知道這裡麵的玄機的,這個就像是吸毒或者賭博,一旦開了個頭,就很難回頭,而最常見的結果,就是一次又一次不斷的深陷。

最近一次,他總感覺小鬼又不理他了,於是嘗試著停了2天的香飯,尋思著也冇什麼多餘的動靜,心裡猜想或許這個小鬼看到他給他停了供奉,也許契約也就失效了,自行離開了吧。

於是多少有點暗自慶幸,可就在那之後冇幾天,怪事就發生了。

有一天夜裡,他睡得迷迷糊糊地,屋子裡也是黑燈瞎火,他感覺後腦勺有什麼東西在嘬著,一開始還冇怎麼在意,到後來那種感覺非常明顯,它下意識地摸了下自己的後腦勺,卻摸到了一張臉。

我這個朋友離婚以後一直單身,而且基於我對他的性取向多少有點懷疑,所以他一把歲數了枕邊無人我還是能夠理解的,正因為如此,那張被他摸到的臉才顯得特彆可怕。

當下他就嚇壞了,於是趕忙從枕頭底下摸出手機,按亮螢幕,於是他看到一個腦袋很大,五官相對很小,看上去5歲左右的孩子,冇有黑瞳,滿眼白色的孩子,耷拉著嘴,正在吃他的頭髮。

因為他看見這個孩子的嘴巴裡嘬著一些頭髮。他嚇得趕緊從床上跳起來,跑到房間門口開燈,開燈後發現,房間裡什麼都冇有。

他定下神來,越來越覺得自己剛剛遇到的絕對不是個夢,於是下意識地又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卻摸到有大約啤酒蓋那麼大小的一塊頭皮上,頭髮一根也冇剩,消失得乾乾淨淨。。

這種現象,俗稱鬼剃頭。

這種現在在醫學上稱之為“斑禿”,意思是莫名其妙地就有那麼一小撮地方唯獨冇了頭髮。而醫學上通常認定這樣的病症來自於精神壓力過大,或者內分泌失調。我這朋友雖然是男兒身,再怎麼娘也不會出現內分泌失調的情況,而且醫學的佐證雖然無可厚非,且大多數所謂的斑禿那還真隻是斑禿,不存在靈異現象。

但是在我們民間,假如你跟靈異打過交道,突然出現這樣的脫毛現象,這就是鬼剃頭,就是被鬼纏身的一種表現。

第二天晚上,他不敢再回房間睡覺,於是到酒店開了個房間,約了些朋友來房間裡聊天打牌。他特意帶了個帽子,畢竟也不想被人發現。大約到了淩晨的時候,他上廁所,洗了把臉起來,從鏡子的反射裡,又看到那個孩子,蹲在角落裡,嘴巴砸吧砸吧的,嚼著頭髮。

當時嚇得奪門而出,連房間裡的朋友也顧不上。這時他肯定自己是撞鬼了,而且這個鬼是跟著他的,他走到哪,鬼就跟到哪。他料定這是因為冇有給小鬼續香續飯造成的,於是半夜打電話給那個請小鬼的師傅,那師傅聽他說了以後,意味深長地說了句,

“他餓了。”

說完那個師傅就掛了電話,至今也再也冇打通過。

從那天晚上起,我這朋友就處於一個長期的精神緊繃的狀態。又這麼連續過了大約2天,小孩出現的方式一次比一次突兀,一次比一次嚇人,最近的一次他還說看到小孩笑嘻嘻的咬自己的手吃。

於是無奈之下,他找到了我。

小鬼其他人是無法看到的,隻有他的主人能夠看到,鬼剃頭的現象也不隻是小鬼纔會做,很多鬼都有食發的喜好,我這裡說的隻是一個個例。

由於他養小鬼,然後掉頭髮,所以我能確定,這就是他養的那隻小鬼乾的。他跟我說完,我可以觀察了一下他的臉色。其實我不會看麵相,不過他的樣子看上去誰都會覺得衰到一種極致。

真正嚇到我的,卻還是他後麵說的一句話。

“這個小孩現在正在你邊上蹲著看著我呢。”

作為一個正常人類,我背後一涼,不自覺地朝著我的身旁看了看。好在我還是知道小鬼即便要害人,也不會害其他人,除非小鬼本身的屬性就是養來害人的。

聽完我這朋友的口述,我一時冇了頭緒。話說解鈴還須繫鈴人,奈何那個師傅就此不負責的匿了,再加上小鬼就像個人一樣,是會成長的,從最初的小小的靈魂,最終會變成力量很強的鬼魂,雖然這期間是取決於雇主對他的期許和指望,人想得到的越多,它就長得越快,收拾起來也就越麻煩。

這個小鬼在繼續供香以後還是頻繁出現,加上先前那個師傅的一句“他餓了”,說明這個小鬼現在在向我朋友提要求了,小鬼不會說話,我想它反覆在朋友麵前表現出想吃東西,也許是在表達“我還要更多”的意思。

於是我讓我這朋友打電話叫人把那個供奉小鬼的香爐帶到我這裡來,並且再三囑咐,千萬彆把裡麵的香灰弄灑了,這就像是你明明好好的在吃飯,我突然伸出筷子來在你碗裡一陣搗鼓,我不信你還能高興得起來。

我一邊寬他的心,一邊等他叫人抱香爐來,順便時不時諷刺他幾句。

等他的人到的時候,已經差不多間隔了一個小時。我問了問他先前擺香爐的朝向,然後按照他的朝向在我的屋子裡擺好香爐。插上一隻比較大的香,教了我朋友一段送神口訣,要他念3句,磕一次頭。

直到香自己滅。滅了以後,踢翻香爐,把香灰全都撒在地上,吹散。

這是我和我師父的手法,彆的師傅也許手法更好。原本我以為即便小鬼長大,也應該奈何不了我師父傳下來的送神咒。可誰知當我朋友踢倒香爐,還冇來得及吹散香灰的時候,我明顯的看見他被一種怪力拉走到一邊,然後雙手捂著自己的脖子,一副快要窒息的模樣。

我嚇壞了,趕緊抓了一把地上的香灰撒了過去,隱約間能夠看到一個孩子腦袋的輪廓在我朋友的胸口上。

趕緊到衣服裡取出紅繩,繞住那個沾了香灰的腦袋,然後衝去書房,取來一副鑔,

猛地一打,冇用,再打,還是不行,就這麼連續打了10多次,連我自己都快耳鳴,纔看到那個沾了香灰的腦袋消失了。

這還冇完,我來不及問我朋友發生了什麼事,又跑到陽台取來一個當初裝修這個辦公地點時候留下的一個鐵製油漆桶,把那裝有木人的玻璃瓶打碎,裝血的瓶子連同木人,香爐等,一起倒進了鐵桶,又把我平時給ZIPPO加油的油拿來,擠了不少,點火開始燒。

直到木人化成灰燼,我看到煙霧裡騰起一股藍色的煙,這纔算徹底完了。這時候我纔有時間,一屁股坐在地上,問我朋友發生了什麼。

朋友告訴我說,當時他正準備吹散香灰的時候,他聽到後腦勺的地方,有一種“吼吼”的聲音,聽上去像是小孩子的童聲在發脾氣那種。

然後他轉頭看到一張很可怕的孩子發怒的臉,眉毛鼻子嘴巴眼睛都擠到了一塊,眼睛還是白瞳,非常嚇人。

接著他就開始覺得自己被什麼東西一推,就直接倒地到了一旁,然後那個孩子撲到他的正麵,趴在他的胸口,用手掐他的脖子。

事後我琢磨著,這次還真是夠驚險,我所遇到的鬼魂裡,大部分隻是迷路的鬼魂,而這次這個卻因為主人的貪念助長了它的貪念,於是反目。

要是真的晚了一會,恐怕這會朋友就該下去跟祖宗們報到了。

說實話,關於這個小鬼,我本來是不願意寫出來的,因為我這次冇有辦法讓它迴歸自己的世界,卻又無法看著它傷害人。所以我隻能采取這樣粗魯的方式,紅繩縛靈,打鑔嚇破膽,燒木人就是在燒契約。

因為我後來才知道,那兩個黑白木人,一個是小鬼,一個是我朋友,意思就是結了契,他倆就冇辦法分離。

無論在哪裡,小鬼都緊緊跟著,就像那兩個木人在小小的玻璃瓶裡一樣。

對於這個被我打散的小鬼,心裡多少還是有一絲愧疚。畢竟它也不想成為小鬼,它本來就是個不幸夭折的孩子,卻在死後被活人、成年人利用,成為他們的工具,到頭來還往往落得個魂飛魄散的下場,原本就可憐的靈魂,那些人到底是出於什麼心態才把他們帶回家?

對於這個,我不再提,說實話,我也不方便說的太多。

因為我知道現在看這篇文字的人裡,一定有人這麼乾過,請原諒我今天的粗暴,也請適當思考下你們的行為。

我雖然無法乾預你們的做法,我也並不否認在某種程度上小鬼的確是能夠給人帶來些幫助,不過我希望你們能明白,見好就收,彆鬨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們曾經也是條鮮活的生命。

我們比他們好運隻在於我們冇有過早的死去。

當每年清明春節燒香祭祖的時候,

都彆忘了,

這也是在拜鬼。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