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三十五章 歸路

第三十五章 歸路


前陣子,有個新聞鬨得沸沸揚揚。河南封門村事件,我看了那個專題片,像那種地方其實出現點奇怪的事情倒變得不奇怪,既然能讓人去到那裡,鬼又憑什麼不能。

我也愛旅遊,也是揹包客。不過我要說的,卻是另外一件事。09年夏天,我在戶外圈子的一個朋友來我家,跟我聊到一個詭異的事情。

那年6月,我這朋友在重慶組織了幾個驢友,到貴州遵義附近一個叫湄潭的地方,據稱那裡有個叫做“八麵水”的自然風景,尚未被開發,而且隻有晴天才能看到清澈的水,於是他們一行7人晚上從重慶出發,第二天纔到達。

在下車後徒步了大約幾個小時,看天色也不早了,於是就征得當地百姓的同意,在一片玉米地裡紮營。

而6月正是應該玉米開始成熟的季節,那片玉米地,卻割得隻剩玉米樁。當下他們也冇在意太多,搭好帳篷以後,大家開始合影,瘋鬨,晚上生火弄了點東西吃,也挺累,也就早早的睡了。

可是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發現其中一個隊員睡在帳篷外,而且睡姿極其難看,還怎麼叫都叫不醒,其他六人都起來了就他還在睡。大家取笑他可能是晚上夢遊,然後現在睡得死了,就打了點水淋在他頭上,這才醒過來。

早飯後,大家提議要去尋找八麵水,卻隻有昨晚睡在外麵的那個隊員說不去,他頭疼。就說自己在這裡守營地,然後就鑽進了帳篷。

其餘6人自己去八麵水,一路瘋瘋鬨鬨,玩到快晚上纔回來。回營地以後,發現先前的那個要守營地的隊員不見了,大家四處尋找,最後他自己從玉米地附近的竹林裡走了出來。

看上去人很不舒服,大家看人回來了,也就冇多問,當晚又生火,休息一晚後,打算第二天就開始往回走了。

第二天一早起來後發現那個隊員又睡到了戶外,姿勢還是和頭一晚一樣,扭曲著,很是不雅。再一次叫醒他,然後就開始收拾營地,然後開始回程。

本來這一切大家就當做旅途中的小插曲,也冇覺得怎麼樣,直到回來後的一個週末,這群隊員相約在其中一個隊員家裡開看片會,就是分享這次出行拍攝的照片,我這個細心的朋友偶然發現,在兩張不同人拍攝,但是是同一個角度的照片裡,其中的一張,在合影背後的一棵小樹的樹梢上,掛著一件白色的衣服,而另一張卻什麼都冇有。

他察覺到那張有白衣服的照片非常詭異,於是偷偷把這些照片儲存了下來,然後找到我。我打開電腦插上他的U盤看,果真看見那件有點模糊虛影,白色的衣服。

作為長期奔波貴州地區的我來說,我認得那是貴州農村給死人穿的壽衣。這種壽衣和常見的不同,更像是我們看電視劇裡那些民國時期的長衫。

那張照片若是不仔細看,還真是有點不容易發現那件衣服。靈異照片我見得多了,一般來說都是在一些不容易發現的地方出現那麼個人影,或是鬼影,有些運氣好的,拍了個全貌,拿出來給彆人看,希望在嚇到自己的同時也嚇到彆人,卻往往落得個被人取笑的下場。

我這朋友就比較聰明,他誰也冇告訴,就偷偷帶來給我看了。

我打算讓他把我拉進他們的那個團體,我也能好好多打聽些情況。第二天,他上班的時候,就把我拉到了他們的QQ群裡。

他告訴了我那次參加驢行的那些網友的QQ昵稱,我特地問了問那個連續兩晚夢遊的驢友叫什麼。我刻意問的,我承認,因為我總覺得他和這個事情,似乎多少有所關聯。

那個網友叫“叮叮貓”,這種名稱在重慶和四川,是蜻蜓的喊法。在接下來的接近一個禮拜時間裡,我一直在和他們大家胡拉海扯,也尋機問問當日的情況,倒是那個叮叮貓,說話非常冇有邏輯,即便是在群裡隨便聊天,我也很難聽懂他在說什麼。

他一會說他在泰國曾經抓到過一條龍,一會又奉勸所有人要迴歸大自然,一會又說地震的時候他也在,隻是冇震死,一會又說大陸台灣航班通航有他的一份功勞,總之,毫無邏輯,莫名其妙。

數日後,這個QQ群組織聚會,我看了看,那次參加八麵水驢行的幾個網友都要參加,於是我也參加了。

我告訴我那朋友,席間儘量多提提那次活動的事情,讓大家自己回憶自己說,或許從他們的聊天裡我們還能找到點什麼線索。聚會那天約在解放碑的一家火鍋店,圍了兩大桌子人,但是那個叮叮貓並冇有來,席間打聽到,他精神壓力過大,已經在醫院治療了。

大家都覺得非常意外,於是整個吃飯的過程就自然把焦點集中在了這個人身上。我覺得很詫異,這種詫異就好像早晨還在跟你興致勃勃聊天的人,到了晚上突然重病住院,已經不是有點意外的程度,應該說是感到不可思議。

酒過三巡,我那朋友開始說:給你們說嘛,那次其實在湄潭,我晚上做了個怪夢,我夢到有人一直在扯我的腳。你們說是不是有鬼喲。

我想他說的不是假話,因為當他說完,其他隊員紛紛開始回憶當天的事情,不少人都遇到了奇怪的事情,隻是一直冇人提,也就冇當回事。其中一個女隊員說,那天晚上她一直做夢,整個夢境相當冇有內涵,就是聽到一個男人在歎息,然後一群女人在嗚嗚嗚地哭泣。

另一個隊員也站出來說話,他說當天晚上他起來撒尿,因為走得比較遠,聽見風從竹林裡刮過,嗚嗚的怪叫,有點嚇人。

人就是這樣,當一個話題開了個頭,他們就會自動把很多情況聯絡上,也許根本就不是,但他們一直在心裡說服自己:這就是!這就是!在當天飯後,我對他們說的話進行了總結梳理,他們說的一切隻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那一晚都遇到些平時不曾遇到的怪事,雖然並冇有刻意聯絡上鬼神,想來也是他們自己不願意罷了。

我決定親自去一趟湄潭,當然,由於不認識路,我這朋友也算是這次的委托人,所以我們倆一起去。

幾天後我們出發去了湄潭,因為不是去玩,所以除了帳篷外也就隻帶了點必備的工具,到了之前的露營地,我們還是打算就在這裡紮營。

我們出發得早,到達得也早,於是趁著天色還亮,我們就準備四處走走。我記得我朋友告訴我他們上次臨走前一晚,叮叮貓曾短暫失蹤了一段時間,最後看到他是從竹林裡麵走出來,雖然我的直覺一向談不上多準確,我還是決定到竹林裡檢視檢視。

這個竹林比較廣闊,非常壯觀,走進去以後,好像整個世界包括空氣都成了翠綠色,若非聯絡到之前的鬨鬼和相片裡的壽衣,我還真希望能好好在這個地方玩幾天。

我來說明一下那裡的地勢:我們紮營在一片荒蕪的玉米地裡,玉米地的一側不遠處,有一條很小的河溝,從時間和水麵折射陽光的角度來看,小河溝的方位應該是玉米地的西南方。

在玉米地的東北方,就是那片竹林,玉米地和竹林之間還間隔了一些灌木叢和其他荒蕪的農田。就在進入竹林後繼續往東北麵走大約200米,我發現了4座並排而立的石頭墳。

從各自墓碑上的字來看,其中兩個是兄弟,另外兩個是父子。看樣子,這個墓也算是立了比較多年了。貴州多山民,特彆是鄉下人有些有把逝去的親人埋葬在有樹蔭遮住的地方的習慣。

原本我想也許是個巧合,直到我發現其中那個兒子的墳,從墓碑到墓頂,歪歪斜斜的裂了一條不大不小的口子。

俗話說,墳裂口,狗發抖。這句話是說,狗本來是辟邪的,但從裂口處爬出來的鬼魂,連狗都會害怕。對於墳墓裂口,各地的說法不一,但冇一個是好事,也就是說,這個墳墓裂口,或許就是凶兆,也或許就是這次驢行鬨鬼的原因。

沿著原路退出來,我漸漸預感到這次可能事情不妙,於是告訴我朋友今天萬萬不可在玉米地裡紮營。因為從竹林出來的時候,我從另一個角度觀察了我們紮營的玉米地,

隻有正西方有個豁口,有條河溝從那個方向流出來,其餘的地方都是山,且都長得鬱鬱蔥蔥,這個地勢在風水上來看是屬於陰地,靠近水源後更顯得潮濕,而不少鬼怪是鐘愛潮濕的,儘管還什麼都不能確定,我還是覺得收拾下離開比較好。

我朋友說不遠處有村子,我說好吧那我們到村子裡借宿。於是我們找到一家農戶,典型的貴州風格的民居,木質兩層樓,一樓養豬及其他牲畜,有個大壩子,二樓主人,還有個專門曬玉米棒子的小露台。

那家人同意我們在露台那裡搭帳篷。貴州山裡夏天蛇多,我們在紮營的時候,還在帳篷周圍撒了一圈雄黃粉。不是都說蛇害怕雄黃嗎?

雖然我也害怕蛇,但我知道一招絕對有用。當你不小心遇到蛇的時候,你隻需要打把傘站在邊上,蛇就不會咬你了。因為它會把你當成許仙。

當晚我和我的朋友在底下的壩子裡跟農戶聊天,順道打聽點訊息。在聊天過程中,我照舊輕描淡寫地把話題引導了那4座並排的墳上,我也不能確定他們就有必然的聯絡,但是我始終感覺會有所關聯,也許是多年的職業習慣,或者是我人品爆發後的直覺判斷。

我不知道這個老人姓什麼,是他告訴過我但是我覺得太難寫也就忘了,他說那四個墳都是88年的時候修的,4個人是一家的親戚,那年都死了,隻剩下點老幼婦孺,目前都搬到鄰村去了,現在還在村子裡的,還有一個,就是那對父子中的兒子的老婆的弟弟,簡稱舅子。

再細問的時候,老農就開始含含糊糊裝聽不懂我的話,我知道肯定有些話不便開口,便話鋒轉向,問他那個舅子現在住在什麼地方。

老農告訴了我,於是我們抓緊時間睡了,打算明天一早就去拜訪舅子。舅子姓胡,他冇有像先前的老農那樣含含糊糊,看上去40多歲,他聽我們是來打聽關於墳的事情的,於是請我們到院子坐,然後自己進屋找旱菸袋去了,院子裡有條狗對我似乎不太友好,幸好我犀利的眼神告訴了它不要挑戰我。

不一會胡舅子出來了,一邊抽菸,一邊把墳墓的故事娓娓道來。關係有點複雜,我得慢慢說。那個開口的墳墓,埋的是他姐夫,姐夫左邊是姐夫的爹,姐夫右邊是姐夫的爹的兩個外侄子,也就是姐夫的表弟。

87年的時候他們四個連同胡舅子一同外出在貴州某煤礦挖煤,簡單地說就是期間遇到到礦難事故,另外4個都死了,隻剩他活了下來。除了姐夫的屍體,表弟一的屍體,另外的都冇挖到,於是礦上賠了些錢以後,就打算讓此事就這麼過去了。

舅子就負責把表弟一的屍體運回了家鄉,姐夫和姐夫爹以及表弟二由於找不到屍體,就隻能把一些生前的物件和衣服帶了回來。下葬的時候,家裡人紮了3個稻草人,把冇找到屍體的人的衣服給穿上,在套上壽衣,這才下葬。

農村的石頭墳大家都知道,正麵是個半圓,比較大,背後就比較窄小,按照當地的習俗,腳在大的這頭,也就是對著墓的正麵。

而墓的正麵是朝著當時礦難時的那個煤礦,這是習俗中腳朝著那個方向,是在給客死他鄉的人指明方向,讓他們找到回家的路。

打個岔,多年後我查詢,自1980年至今,全國礦難死亡總人數,已經非常之高,我國的礦難死亡人數榮居世界第一,並多年來令各國望塵莫及,達到世界先進水平。

不過分地說,我們還很低調,這隻是官方數字罷了。我國很多地方對客死他鄉又無法找到屍體的人,都會采用衣冠塚的形式,這並不稀奇,在聽完胡舅子的講述以後,我總算明白了為什麼那張照片裡會出現白色的壽衣。

但是還有一件事不夠明白,我問胡舅子,當時找到表弟一的屍體的時候,是什麼樣的,他用菸鬥在地上畫了個人形,扭扭斜斜的死亡方式,身體很不自然,他有點傷感地說,是他親手挖他出來的。

我朋友在我耳邊說,當時叮叮貓的睡姿就是這個表弟一死的時候的姿勢。於是我基本確定了。正是這四個墳出的問題,在鬼怪現象裡,有一種叫做“鬼踩人”,就是說如果附近有墳墓,你儘量不要在墳墓正對著的方向上過夜,因為在那條直線上,鬼也許會經過,也許會從你身上踩過去。

既然當初建這四座墳,就是為了讓他們找到回家的路,所以驢友們做奇怪的夢,遇到奇怪的事,包括叮叮貓那詭異的睡姿,就一切都解釋得通了。

不想嚇到山民們,我打算夜裡再帶路,可當我在墳墓周圍拉好紅線,準備開工的時候,表哥那個裂口的墳墓裡突然飛出一樣東西,我不知道是蝙蝠還是蛾子,挺大一隻,圍著我撲騰了好久,我完全冇有料到,期間還吸入了很多那玩意身上的粉末,當下我覺得事情不妙,於是我放棄了,奪路而逃。

不敢再待,臨走前我叮囑胡舅子,務必要在正對墳墓的玉米地中央種上一顆黃桷樹,這一方麵是為了擋路,不是不讓他們回家,隻是不讓他們再莫名其妙踩到人。

另一方麵,黃桷樹生長迅速,生命力強,多少能與陰魂製衡。胡舅子看我說的很嚴肅,也就誠懇地答應了。

我拉著我的朋友連夜出山,回重慶的路上我連開車的力氣都消失了,頭疼欲裂,眼冒金星。要不是我一直習慣性的自己給自己唸咒,恐怕我就要去跟叮叮貓做鄰居了。

於是全程由我朋友在開車,我抽空在路上給彆的同行打了電話,請他們多來點人,幫我收拾一下爛攤子。我曾經遇到過這種鬼病,這是最嚴重的一次。回重慶以後,整整修養了一個多月。幾個月後,我得知了叮叮貓出院的訊息,真心替他高興,同時也明白在這種高興背後,有我的其他同行默默的替我們解決了一個問題,我第一次站在他人的立場上看待自己的職業,突然,覺得驕傲。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