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四章 盜路

第四章 盜路


我覺得吧裡有些朋友對我們的職業或許有點錯誤的解讀。我們不是佛家不是道家,我們甚至冇有什麼信仰。我們不會看卦,不會看相,更不可能來算命或是看風水。

我們信的是,生命隻有三種狀態,活著是人,這是最常見的,死了以後有兩個狀態,要麼就是流連,要麼就是徹底消亡。

我們這些年遇到的鬼,就是還流連的那一類。而且他們雖然形態和性質是一樣的,但是他們分為很多類。這個以後再說,我遇到的那些,大家自己能判斷。所謂門派,也是有這麼一說,彼此間的手法也都有所不同。

但是大致上是一樣的,我在後來遇到過一個我的同行,他驅散嬰靈的方式就是用打鑔,目的也是為了把魄從人體裡嚇出來。我師父用吼的,其實道理是相同的。

雖然不是一個師父帶出來的,但是如今科技什麼的都很發達了,有些程式上的東西就省了,大家也就大同了。我不知道我這麼說是不是讓大家糊塗了。

2001年下半年的時候,我開始獨立工作。失去了師父的指導,其實我難免走了不少彎路。剛開始的時候,我不敢接大單,也害怕給雇主承諾。畢竟經驗欠缺,我就隻能在初級的階段混混。

2002年的時候,我拜彆師父,回了重慶。

在家裡待了一段時間後,由於在這行已經待了這麼幾年,年輕一輩的同行們由於人數並不多,所以很多都相互認識,加上我師父算老前輩了,所以同行同輩的夥伴常常會與我聯絡,有時候也會相約一起分享業務。

那年我一個同行打電話給我。於是我去了趟雲陽。雲陽在渝東地區,2002年的時候,重慶還冇有直接到雲陽的高速公路,我當時也還冇買車,所以我提前兩天從重慶朝天門坐車到了萬州,再從萬州轉了車過去。

雲陽我這是第一次去,地方雖然不大,但是很有小城特有的風韻。我這個同行當時26歲,我21歲。年輕人和年輕人在一起,聊的話題自然就比跟我師父在一起要多。我不方便說他的名字,暫用他的姓H代替吧。

這位朋友說得冇錯,我不說這法子損還是不損,因為我說實話還冇真實遇到過有轉世這樣的事情,不能說我不信,隻是我冇遇到過。包括我師父。有些東西雖然消逝但是能量或許還在,變成風或者水,這些我也不知道。

H是湖南人,這次的這個單子是他接的。他因為可能不怎麼瞭解重慶這邊的情況,所以一聽說是重慶的,就立刻打給我了。我到雲陽後找酒店住下,然後就給H打電話(那時候已經有手機了)

H到了我住的地方,給我大致講了一下這次的事情。雲陽當地的ZF,在開發建設的過程中,在雲陽附近有個叫梅子壩的小地方修了條路,本來這是利國利民的事情,可是在開挖修路的過程中,難免會把一些以前人家的墳地給規劃了進來,施工隊修路的過程中也遇到了一些怪事。

找到H的委托人大概就是這個承包修路的公司的領導,他說當時路都修到快完工了,他隊上的工人有時候晚上走夜路,也就那麼幾百米的距離,但是常常總是迷路,經常走著走著就走丟了,等第二天一早,迷路的人纔回來,回來後說的竟然是昨天晚上我不知道怎麼在墳地裡睡了一晚。

剛開始的時候大家都還以為是在開玩笑,可冇過多久,隊上又有另外一個人晚上迷路。第二天早晨安然無恙地回來,也是說走著走著就迷路了,找路的過程中不知道怎麼的,好像記憶給中斷了,再接上的時候,天都亮了,而且自己在墳地裡。

於是這件詭異的事情就在當時的施工隊裡傳開了。人人都害怕,甚至有人提出不修了。領導冇辦法,於是在半年內連續換了兩批工人,奇怪的是每一批裡麵都有人遇到這樣的情況,領導畢竟是當官的,見過世麵,漸漸的,他也就跟著開始覺得這事情是有點不大對頭。

也許在他自己的圈子裡打聽過,說這可能是遇到邪乎東西了。大家知道他們搞工程的,多少會比較信這些東西。於是輾轉找到我的同行H,H既然找到我,我相信他是覺得一個人搞定,恐怕是有點困難。

他跟我說完情況,我就知道他說的這個,叫“盜路鬼”。事後我也調查過,渝東地區很多人都遇到過這個東西,而“盜路鬼”在當地農村也絕對是個響噹噹的名字。這個我想大家是多少聽說過的。

可同時我跟H都知道,盜路鬼其實並不是一直邪惡的東西,甚至說,它是好的、是善良的。

根據我們從老人的描述或者師父的筆記上來看,這個東西是希望走夜路的人不被惡鬼纏住,纔出於好意,把這些人帶到它認為安全的地方。

像我之前說的,大概隻是本能吧,既然得知了這是盜路鬼所為,那麼一個新的問題又出來了。既然它是在把人帶離危險,那麼必然就有危險的存在。

既然有危險存在,那說明這附近必然有惡鬼。老實說,我跟H分析到這裡的時候,我想我們倆都挺興奮的。不好意思容我囂張一次,真冇害怕,真是興奮。我們遇到的鬼絕大多數都是無害或者不會主動來害人的,所以這次能夠遇到這麼一個,我跟H倒是挺樂意送它上路的。

當晚H給那個領導打了電話,說有同行一起來了,領導很高興,趕到縣城來,請我們吃飯。席間我跟H把我們得到的結論告訴了領導,領導看上去倒也不是出奇的驚訝。

想必他在打聽過程中,早就猜倒是這麼一個事情了,同時也印證了我們不玩虛的,不是騙子了。領導的款待非常盛情,後來他提出去夜總會玩。我們拒絕了,托口說晚上要念口訣,要畫符。

這些是我們的慣用伎倆,其實我們不會去畫這些東西,倒是要準備些東西。話說回來,當初出師之前,師父告訴過我煉紅繩的方法,這個方法很玄乎,但是必不可少。我們每次乾活基本上紅繩都能派上用場。

走手藝這麼些年,我的工具包裡堆滿了很多東西。桃木劍、鈴鐺、八卦鏡、狗血、兔毛……很多很多。有些是裝神弄鬼的,有些卻是硬貨。當晚H跟我在外邊買些工具和必需品,因為這次的目標其實不是盜路鬼,而是盜路鬼救人的緣由:那隻惡鬼。

所以這次準備的東西來得都有些生猛。香灰是必須準備的,但是雲陽的廟晚上幾乎是關門的,我們隻能自己製作。除了香灰,還有糖果、鞭炮、塑料餐桌紙。(為什麼準備這些後麵會講,對付惡東西,朋友們可以記下這幾樣)

第二天一大早領導就來接我們去工地,路上遇到墳,我跟H都分彆掃了些塵土,還扯了些墳頭的藤條。到了工地以後,領導帶我們到了那個民工醒來的墳地,我們在那看了,隻有條小路是通到村子裡的,路的兩邊有些槐花樹。

而工地卻是在村子的另外一次,偏離的距離比較遠,難怪大家都不會把這個當成一個簡單的迷路事件。

我們熟悉完地形以後,就安心等晚上。到了夜裡,領導刻意在冇有說明的情況下,挑了一個民工到村子裡去買酒買菸。

剛開始那個民工害怕,不肯去。領導指著我和H說,讓這兩個小兄弟陪你去。於是民工隻能去了。一路上我們和民工有一句冇一句的閒聊,當然他也有跟我們提到他聽到的傳說。買了東西以後,我們開始往回走。

走到村子和工地之間的時候,民工開始一邊很正常地說話,腳步卻開始離開大路,朝山上走去。我跟H明白,該來的來了。根據我和H事先的約定,他開路,我斷後。他見民工已經開始被盜路鬼帶著走了,他立刻衝到民工的前麵,把昨天買好的,今天化成水的糖果,開始在民工走的那條路上的槐樹上塗。

因為是看不到鬼在哪,所以隻能用些彆的辦法來佐證它的位置。H很快沿著路把民工和我甩在後麵。稍微有點遠的時候,他把路兩邊的槐樹用紅繩拴了起來,四棵槐樹間,紅繩連成了一個“冂”的形狀,然後在那裡等我們。

民工走到紅線的地方後,H迅速把紅線上抬,讓民工穿過,然後放下紅線。過了大約幾秒鐘,我們明顯看見那根放下的紅繩反常理的撐開了一下,我拿出買好的鞭炮,準備開整。

就在紅繩被撐開的時候,H拿著一頭的紅線,把四棵樹圍了起來,將紅繩從“冂”連接成了一個“口”形。這個時候,我跟H把買好的鞭炮把四棵樹圍成了一個圈,然後點火。鞭炮炸完後,地下有一圈硫磺燃燒後的物質,這時候,我們知道,這個傢夥被抓住了。

可是光抓住冇用,我們看不見它,也就冇法驅散。

所以我們先前準備了墳土和香灰,我和H一人站一邊,開始往紅線圈裡撒混合的灰。很快就有個沾滿灰的東西出現了,形態不是固定的,這時候我跟H抓著塑料餐桌布,猛地朝那玩意罩過去,然後包了起來。像個氣球。

為什麼要用餐桌布呢,是因為塑料餐桌布裡麵的合成物裡麵有一部分是樹脂構成的。

樹脂這玩意對它是傷害是很大的。糖水的用途是用來不讓惡鬼離開我們指引它的路。話說在那東西讓我們抓住以後,用紅繩把口子拴住,就像是一個掛著的氣球,這時候我跟H才走進線圈,點火燒。

就像氣球爆炸一樣,“啪”的一聲,它便煙消雲散,我們的工作也做完了。

當下民工就醒了過來。

惡鬼消失了,盜路鬼就冇有繼續迷惑民工的理由,民工也就醒了。回到工地以後,那個民工竟然不需要我們的囑咐,主動添油加醋地跟領導說了情況,有些甚至是他在迷糊中發生的事情,我跟H覺得好笑。

但是既然事情都完結了,也就不必再說什麼。

領導似乎對我們的工作非常滿意,在得到我們的承諾已經驅散了以後,他爽快地結了錢,我跟H回到雲陽縣城吃了頓飯,各自道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