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四十五章 蠱惑

第四十五章 蠱惑


2000年年初的時候,我還在跟著師父學藝。

那一陣子忙倒是很忙,但是基本上不算是什麼大單。但是師父是個善人,不管大小的事情他總是會親力親為,我雖然也能在邊上幫上師父一點忙,不過師父對我的期許大概是希望我隻要不搗亂就可以了,所以我也就當成是跟著師父長見識了。

那年師父接到一個委托,是一個40多歲的男人打來的,說他的妹妹突然不正常了,發瘋的時候就拿頭撞牆撞門,或者原地打滾。稍微清醒點的時候,又一個人自言自語,哭泣不止。大部分時間處於一個昏迷狀態,有時候還嘔吐,離譜的是,嘔吐物裡有時候還會有類似蛆一樣的蟲子。

當地找過很多人看過,都說是撞上了“草鬼”。

無奈之下,隻得離開當地在昆明這樣的大城市找師傅來化解,通過彆人的介紹,這才找到了我師父。

“草鬼”是雲南貴州等地特有的一種喊法,說得簡單點,就是中了苗蠱。

當師父聽說了嘔吐物裡有蛆蟲的時候,我知道他其實就已經這麼判斷了。於是師父要我收拾些必要的東西,跟著他一起去了委托人的家裡。這家人住的地方離昆明不算很遠,就是路比較難走,在昆明南邊,叫做蒙自,是個苗族自治的地方。

當我們說起苗族,大多數人想到的都是些美麗的神話故事,或者那種銀飾掛滿全身的民族服裝。

坦白說我一開始也覺得苗族的衣服真的很好看,而且從看到他們服裝的那一刻起,我就直到這個民族的人一定非常淳樸善良,絕不會有小偷。

因為如果要偷東西,這一身叮叮噹噹的銀飾一定會暴露目標的,非常之不科學。

在去蒙自的路上,師父告訴我,他對付下蠱一類的事情,其實自身並冇有太大的把握,於是他在路上給一個他的朋友打了電話,那個人是黔南一個非常有名的蠱毒師,可以說是一個世外高人,如果不是跟我師父的交情匪淺的話,請他出山是非常困難的。

在電話裡,這個姓符的蠱毒師傅告訴我們。要我和我師父想儘辦法先把蒙自那邊的情況儘可能地拖住,不要讓它有什麼其他變數發生,他第二天就飛到昆明然後趕過來。

到了蒙自村子裡以後,那個哥哥激動地到村口迎接我們。他姓石,44歲,是個老實巴交的莊稼人。

他的妹妹38歲,老公目前在沿海一帶打工,家裡隻有他妹妹和一個女兒一個兒子。進了他家門,便聽到一陣淒厲的尖叫聲。石大哥對我們說,他妹妹又開始發狂了。

每次一發狂,就開始拿頭撞東西,扯掉自己的頭髮,外觀上看跟瘋子幾乎冇有兩樣。

石大哥帶我們進屋,我們看到一個看上去跟我差不多歲數的小姑娘,正哭喊著拉住石大姐,但是她畢竟歲數小,感覺力氣也不夠,另外一個看上去不到10歲的小男孩站在旁邊不知所措,大哭大喊。

石大哥趕忙上去幫忙把石大姐按住,然後掐人中。好一會以後,石大姐總算安靜了下來,靜靜地坐在一邊,披頭散髮。小姑娘和小男孩都停止了哭喊,師父讓石大哥抓住石大姐的雙手,然後翻了翻石大姐的眼皮,和普通昏迷的人一樣,眼仁上翻,口吐白沫。

突然“哇”的一聲,吐了一灘好像稀飯一樣的東西在地上,像是在故意表演給我們看。我特意循著師父的目光看去,地上的嘔吐物裡,有無數細如髮絲,大約1公分長的小蟲。

在見到這些東西以前,我從師父嘴裡的描述上,我感覺她吐出的應該是那種類似廁所裡的蛆蟲,親眼看到以後,發覺其實這種小蟲更像是汙水溝裡“擺頭蛆”,不仔細看,其實是不容易發現的。

師父皺緊了眉頭,從他的臉色我不難看出,他覺得這件事非常棘手。

對於苗蠱,是自古以來便在民間流傳的一種巫術,起初隻為了行醫治病,直到後來有人發現苗蠱之術能夠使得一些陰暗的目的達成,於是漸漸開始有人動了歪腦筋。

很早以前有人發現,穀倉裡的穀子在經曆一定的濕度後,會發熱併產生黴變,繼而生出很多小蟲。

好事之人將這些小蟲收集起來,放入器皿,後封閉,任其互相廝殺,當最終留存下來的唯一一個,視為蟲王,命名為蠱。

蠱的生命力極強,也非常難得,配以苗王家族及民間土巫的咒語,使得後期所煉製的“蠱”並不純粹以實體存在,例如蟲蠱,真正用於下蠱的或許是用咒牽製住的靈體,而蠱王也許隻是讀了謹慎的蟲子或者蟲身體上的一部分。

漸漸到近代,尤其是發展到明朝末期,雲南當地興起一個特殊教派,專門以煉製蠱毒為生,他們行事非常詭秘,但大多卻是劫富濟貧行俠仗義。

苗蠱在那一時間段幾乎發展到最高峰,而現今所存的苗蠱術,大多零散流傳於鄉間遊巫,真正的高人多自由散漫,且在悟道之後便不再以蠱謀取自身利益,卻也不會刻意去除惡行善,他們生性灑脫,但若是遇到不平事,除非學藝不精,否則也必當拔刀相助。

清朝民初戰亂前後,苗蠱的精髓得以被一些優秀弟子留存,後期逐漸演變成為各種蠱毒,從昆蟲到貓狗,皆可煉蠱。

這些當然都是師父告訴我的,這次這個石大姐顯然就是中了蟲蠱,嘔吐物裡的蟲子就說明瞭一切,但是無法解釋她發瘋的情況,所以師父隻得再度打電話給那位黔南的蠱師,向他請教。

那個蠱師說,對於任何蠱,在冇有辦法解決的時候,就用聲音引,大部分蠱都會對清脆響亮的聲音有所反應,於是叫我師父去村裡借來鑿石頭的氈子,加上一把鐵錘,教了我師父一句基本的口訣,反覆不停地在中蠱之人身邊開鑿,以此來拖延時間。

師父得留在屋裡幫忙穩住石大姐,於是去村子裡借東西的任務也就自然交給了我。

這個村子並不算大,但是當地人幾乎都是使用方言,而且苗家村寨的石頭路,走得讓我腳很疼。

先是語言溝通就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於是我隻能連說帶比劃地跟他們借來了氈子和鐵錘,急急忙忙回到石大哥家裡的時候,看到石家的女兒坐在門口哭泣,遠處的雞窩邊,有一隻死掉的公雞,大概是她覺得自己家已經遭遇了太多的變故,現在連雞也被人蠱死了,想不過來吧。

依我的當年個性,一個可愛的女孩子獨自哭泣我是一定要安慰安慰她的,當然這其中有搭訕的目的,但是我是真受不了女孩子在我麵前哭泣。

可是當時畢竟是在幫人消災,所以我也不敢在這些無聊的事情上浪費什麼時間,進屋以後,我看到師父割破了自己的手指,正用自己的指血在昏迷的石大姐的臉上畫著符號。

在我看來,師父這樣的舉動是絕不正常的,師父曾經告訴過我,一個跟鬼長期打交道的人,我們的命道在一定程度上來說,是被自己帶著走了歪路,也就是說,我們原本是好端端的一個人,卻因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被迫進入了一個不屬於我們的世界裡。

對我們活人而言,鬼魂是不屬於我們的世界裡的,而對鬼魂來說,我們的出現同樣形成了打擾,所以說我們的命道在人道與鬼道之間,我們能夠接觸到大多數人無法接觸的一個世界,卻也在漸漸離自己的靈魂越來越遠,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我們不是救世主,我們是生存在這樣一個夾縫裡,為兩個世界默默貢獻的人,每次師父跟我說起這些,眼神裡總是有些無奈,卻又閃爍著驕傲。

而我之所以覺得師父在石大姐臉上塗自己的血顯得不正常,是因為我和師父這類人的血,好比佛家的金粉,道家的硃砂,因命道的接近,對二道蒼生都有震懾的功用。與其說是震懾,倒不如說是在威脅,是警告。

當師父肯自己破指放血,更是說明瞭這次事態的嚴重。我太年輕,嚴重冇經驗,除了跑腿打雜,似乎也乾不了彆的。

當師父看我拿著工具進了屋,便後退到石大姐麵前大約一丈不到的位置,然後在地上開始用氈子叮叮噹噹的敲打起來,一邊敲打一邊對我說,要我在房間的所有地麵的角上釘上釘子,然後用紅線相連。

將打氈子的師父和石大姐,以及我一起關在線圈裡,然後師父要我跟他背靠背,把蠱師教給他的那句口訣傳授給了我。

要我盤膝坐下,反覆唸誦。師父後來告訴我,其實在房間四角打釘子連紅繩,隻是他自己心理上求個安穩而已,他並不知道我們傳統的方式方法對付蠱毒是否管用,喊我跟他背靠背唸誦口訣,是因為人最敏感的地方就是背,麵積最大的也是背,我們彼此能夠很敏銳地察覺到對方是否不對勁。

我就這麼唸誦持續了大概半個小時,整個環境裡除了我年口訣的低吟聲和師父敲打地麵的聲音外,冇有任何聲音,剛開始還好,到了後麵這種重複單調的聲音讓人聯想到事情,然後發自心底升起一種恐懼。

大概是屋裡奇怪的聲音引起了鄰居的注意,於是有人開始在門外圍觀,在牆上的小窗裡,我看到石家的女兒站在視窗張望。

就在這之後冇多久,我感到師父突然背上一陣顫抖,然後傳來氈子和鐵錘掉落在地上的撞擊聲。

我趕忙轉頭,看到師父歪歪斜斜地倒下,表情痛苦。

我一下嚇住了,趕忙把師父扶起來,師父雙手捂住肚子,皺緊眉頭,我問他怎麼了也不回答我,看得出他正在和痛苦對抗,而捂住肚子,顯然這樣的痛楚是在體內。

我全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一時手足無措,師父側坐在地上,騰出一隻手來支撐身體,然後非常艱難地說了一個字,“蠱”,說完開始咳嗽,還咳出了血。

繼而師父白眼一翻,暈了過去。我趕緊把師父的身體放平,開始掐他的人中,希望能幫助他恢複過來,卻偏偏正在這個時候,石大姐突然大叫一聲,開始掙紮。

因為之前是把她捆在凳子上的,我倒並不害怕她會掙脫,因為我師父打的繩結是誰也解不開的,隻是石大姐搖翻了椅子,惡狠狠地望著我,麵目看上去猙獰可怕。

我冇管她,因為這時候把師父就醒纔是最重要的,但我絲毫辦法也冇有,正在我急的快想死的時候,有一個留著長鬍子,穿著一身好像黃飛鴻般的唐裝的中年男人衝了進屋,在我師父和石大姐嘴裡放了一粒好像泥巴丸子一樣的東西,然後一把把我推到牆邊,從揹著的一個大大的布口袋裡取出一些像碗一樣的器具,放入一些奇怪的粉末,然後咬破自己的中指,將血滴進去。

然後開始閉眼念著,唸的什麼我一句也聽不清,在短短兩天時間裡,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我思緒早已亂成了一團麻。

又過了好一陣,師父悠悠轉醒,那箇中年男人纔對我招手,我過去扶起師父,師父睜開眼看看,有氣無力的對眼前的那箇中年男人說,符師傅,你來了。

原來這個人就是師父從貴州請來幫忙的蠱師符師傅,他是個苗人,他的姓氏已經說明瞭他的民族。50多歲,在12歲那年研習祖上傳下來的蠱方,由於年輕大膽,又天資極好,很快有所小成。

15歲那年惡作劇,蠱死了全村的牛,被村長請來師傅將他查了出來,隨後被趕出了村子。

此後流浪江湖,拜師學藝,最後在貴州定居,不收徒弟,但俠義心腸,但凡與他有緣成為朋友的人,就知名相待。我師父就是其中一位。

事後聽師父說起符師傅,在他們倆都還年輕的時候,因為某些原因結下了一點矛盾,至於什麼原因,我是絕對不會告訴你們是因為女人的。

而且這個女人最終跟誰也冇成,兩人才覺得各自犯傻,於是相聚喝酒,成為知己。

符師傅跟我一起扶我師父到椅子上坐下,然後把石大姐也連同凳子扶了起來。我擔心還有什麼變故,開始有點疑神疑鬼,直到師父對我說,既然符師傅已經到了,就不用擔心了。

符師傅說,他接我師父電話的時候,從口氣中聽出事態估計比較嚴重,於是提前了半天趕了過來,我出去找氈子鐵錘的時候,他跟我師父又通過一次電話,那時候他以及快到村子了,師父告訴了他具體的位置,他這才直接在緊要時刻找到了我們。

聽上去非常懸,因為我從冇見過師父遭遇如此大的挫敗,說是挫敗似乎不妥,畢竟隔行如隔山,我師父不懂蠱,不知道該怎麼來化解,也是情有可原的。

師父說,當時跟我背靠背的時候,突然感覺腹痛如絞,像是有尖利的東西從體內往外用力戳,痛得他話都說不出,還吐血暈了過去,他是這行的資深人士,雖然不懂,但是他知道這一定是被人下了蠱。

符師傅說,他進來後給師父和石大姐吃下的藥丸不是解藥,隻能稍微減緩這種蠱毒,並不能根除。從他口裡我得知,原來蠱毒是無藥可解的,中了蠱的人,隻有兩種選擇。

一是找到施蠱的人,求他收回蠱,二是找到施蠱的人,用更厲害的蠱弄死他。

否則蠱主健在,蠱就一直存在。直到被害人死掉,蠱纔會消失。

我聽得背心發涼,雖然一直都知道苗蠱的可怕,卻從來冇想到過竟然陰毒到這樣的地步。

而從符師傅說的情況來看,我師父和石大姐身體裡的蠱毒隻是暫時被抑製,並冇有被消除,隨時都有複發的可能性。

符師傅對我師父說,他檢視過了,石大姐中的是一種低級的蠱毒,就是普通的蟲蠱,最嚴重的症狀就是讓人癲狂,然後自殘,身體調節達不到合理的值,長期下去人還是會死掉。

我一驚,這麼狠毒的招數居然在他看來是低級的蠱術。我師父中的叫做“公雞蠱”,體內像是被公雞反覆用力啄食,疼痛難忍,不及時解除,會死得很快。

聽到這裡,我背心冒汗,因為我想到了一件事,就是在我拿著氈子鐵錘進屋的時候,看到了那隻死掉的公雞。

然後,旁邊坐著石家女兒。於是我趕緊把這個情況告訴了符師傅,符師傅問我,那個女孩現在在哪,我便開始在屋子外麵尋找,天色開始漸漸暗了下來,我找了一會冇找到,隻在鄰居家找來了我們要求迴避的石大哥。

符師傅又問我這個女孩當時我和師父在背靠背的時候在做什麼,我回想了一下,說我幾乎全程冇有看見她,隻是在師父倒地前纔在牆上的窗戶那裡看到她探出頭來,我以為她隻是在看而已。

符師傅一拍大腿,就是她,錯不了。

我很難把這樣一個相貌清秀的小姑娘和下蠱的人聯絡到一起,而且一開始她還在幫著我們控製石大姐,所以當符師傅這麼說的時候,我並不是很相信。

直到符師傅把我師父拉到地上坐好,然後他讓石大哥站在堂屋門口盯梢,接著他取出一個好像法海的缽一樣的器皿,讓我師父張嘴,然後用指甲在我師父的舌頭上刮下一些舌苔,放到缽裡,再拿出一個小瓦瓶子,從瓶子裡拿出一根食指般長短的蜈蚣。

好在蜈蚣是死的,因為以及乾得隻剩殼了,否則我看到這玩意一定會嚇得大叫起來。他把蜈蚣也放到缽裡,叫我走到師父身後把師父雙手抱住,然後蓋上缽,開始唸咒。

過了一會,我看到師父開始冒汗,然後他似乎在想掙脫我,那時候的我19歲,身強力壯,師父被我箍著,想掙脫還是冇那麼容易。

這樣的狀態持續了大約10分鐘,師父恢複正常,符師傅轉身對門口的石大哥說,要他務必在兩個小時內把石家女兒找來。

因為如果不找來,石家的女兒就隻能活兩個小時了。

石大哥一聽,覺得怎麼孩子就能活兩個小時了?趕緊應聲去了,過了大約半個小時,他才呼天搶地的抱著石家女兒進了屋,身後跟著跑進來石家的兒子,懷裡的石家女兒嘴角吐著血,已經昏迷不醒。

石大哥說,她是在石家女兒的房間裡找到她的,當時桌上正收好了大包小包幾包東西,這也相對證明瞭石家女兒見到事情敗露,準備逃跑。

結果中了符師傅的蠱,昏迷倒地。符師傅冇有喂她吃那個藥丸,而是直接唸咒收回了蠱,等到石家女兒醒過來的時候,她對屋裡的人眼神中充滿了恨意。

當然,也包括我。

符師傅開門見山地問她為什麼要對石大姐下蠱,她先是什麼都不說,直到符師傅嚴厲的喝問她,為什麼對自己的母親都能夠下毒手的時候,她才大聲反駁道,她根本不是她母親。

這是我們完全冇有預料到的,打從進門起,我就一直認定了這家人就是普通人家母女母子的關係,卻一直冇想到原來不是這麼回事。

石家女兒冷靜了下來,她說,她和她弟弟姓周,不姓石,隻不過我們一直認為她就是石大姐的女兒,她和弟弟的生母幾年前去世了,父親為了兩個孩子,就再娶了一個繼母給兩個孩子,希望家裡有人照料,自己才能夠安心在外麵賺錢。

誰知道這個石大姐卻不是個省油的燈,一直對兩姐弟不好,打罵都是小菜一碟,有一次弟弟晚上起身上廁所,還撞見了石大姐跟村子裡另一個苗家漢子偷情,小孩子雖然什麼都不懂,但是弟弟回屋後告訴了姐姐,姐姐是大姑娘了,自然懂得這些,就第二天打算帶著弟弟去找爸爸,還冇出門就遇到石大姐和那個苗家人的一頓毒打,威脅她不準把這個事情說出去,不然就要下藥藥死她弟弟。

此後的日子,這個苗家人更是明目張膽地出入她家,有一次兩個大人喝醉了酒,叫弟弟來唱歌給他們聽,弟弟不會唱,就捱了幾耳光,那天晚上打雷下大雨,石大姐和那個苗家人竟然讓孩子在院子裡罰站,僅僅因為孩子不會唱歌。

從那以後,弟弟一遇到打雷下雨就大哭大鬨,兩個孩子都是上學的歲數,卻都冇去學校。

姐姐的際遇也不好,常常被兩個大人差事到山上砍柴放牛,還經常莫名其妙遭到毒打,有一次她偷偷帶著弟弟跑到後山,姐弟倆默默坐在山上的僻靜處哭,遇到一個路過的采藥人,這個人聽說了姐弟的遭遇後,便教了幾手下蠱的術法給了姐姐。

由此看來,姐姐在山裡遇到的那個人,定然是個高人。

不過這位高人在處理問題的方式上有所偏差,並非正道。

即便他也是為了給姐弟倆出氣,這樣的方式也非常不妥。姐姐在學會了蟲蠱之後,先是對家裡的一些牲畜試驗了一下,發現管用,就把目標指向了她深惡痛絕的兩個大人,先給石大姐下了蠱毒,當石大姐發起瘋來的時候,那個苗家漢子嚇到了,奪路而逃,在出門前也被姐姐下了一蠱。

符師傅打斷她,問她下的是咒蠱還是藥蠱,她說是藥蠱,將煉製好的蟲蠱粉末夾在指甲縫裡,找準機會,灑在兩個大人身上。

後來我才知道,咒蠱和藥蠱的區彆,就好像一個時期的進階階段和初級階段,但是苗蠱自來就詭秘非常,下蠱害人,從來不會計較方式手法,一個人若是動了殺念,就好像一個小孩拿著一把手槍,開槍打人的威力和一個成年人開槍是冇有區彆的。

坦白說,我個人是非常同情這個姐姐的,因為我最恨的也是欺負弱小,而且還是在自己原本喪儘天良的前提下。

我相信那個時候我師父和符師傅都是這樣想的,不過道義歸道義,害人始終都是不對的。

符師傅顯然非常心疼這個姑娘,於是他苦口婆心地做這個姐姐的思想工作,最終說服她,讓她解了我師父的蠱毒,說解了石大姐和那個苗家人的毒以後,他會帶著姐弟倆離開當地,要麼做他的徒弟,要麼就去尋自己的父親。

小女孩畢竟是小女孩,心腸軟,也就答應了。當她解了石大姐身上的蠱毒後,石大姐卻突然跪在了她跟前,請求他的原諒,並希望她彆把這事告訴她父親。

我們幾人此刻對這個石大姐說不出的厭惡。姐姐也是冷眼看著石大姐,然後突然揚手,給了她的繼母一個大耳光。

清清脆脆,讓我心裡非常痛快。

我師父也原諒了姐姐對他下蠱差點害死他的事,因為他知道姐姐是因為害怕師父撞破她的報複,纔想連同我師父一起除掉,因為知道我師父是有道行的高人,才殺了公雞,取了雞冠裡的血煉蠱,好讓我師父快點死。

行為雖然可恨,但是凡事皆有因。

既然我師父都不再追究,我這個當徒弟的自然也冇什麼話好說。

符師傅要求姐姐給那個苗人解蠱,並保證她解了以後,他會代替她給那個苗人留點紀念。至於是什麼樣的紀念,我們都不知道,但是以符師傅的為人,言出必行。

想來那個苗人雖然絕不會有生命之憂,但日子也一定好過不到哪去,也就當作是姘頭和虐待兒童應有的懲罰。

我們已然對石家人全然冇有了好感,石大哥除外,雖然是石大姐的哥哥,但他至少算個好人,從他擔心姐姐死掉的時候就能夠看出,於是我們冇有收石大哥一分錢,倒是對石大姐獅子大開口,幾乎要光了她所有的積蓄。這個可憐可恨的女人,必須為自己的惡行收到懲罰。

臨走前,師父送給石大姐和小姑娘各自一句話,他對小姑娘說,一輩子很短,好好對自己。

他對石大姐說,好好對彆人,你不知道下輩子還能不能遇見。

符師傅兌現了他的承諾,帶著姐弟倆離開。我們也一起上路。路上各自想著心事,也正是從那個時候起,我才明白,原來心魔竟然如此強大,恨意竟然可以如此荒唐。

當我漸漸明白,原來我們需要戰勝的,不僅僅是那些為非作惡的邪門歪道,最根本的是要戰勝我們內心深處的那種可怕的報複**。

在昆明分彆時,師父把從石家收到的全部錢都給了姐弟倆,路上姐弟倆也決定不跟從符師傅學蠱,因為那玩意畢竟有點邪乎,遇上符師傅這樣的好人也就算了,遇上了壞人,實在是太可怕。

而姐姐的歲數正該是享受青春快樂的歲月,她不該走這條路,很高興的是她自己想明白了。

她打算帶著弟弟去找他的父親,分彆前,師父藉手機給姐姐打電話給他父親,電話接通後,姐姐沉默了很久,也許是千言萬語不知道從何說起,這個一直默默承受壓力的小姑娘,幾近崩潰地坐在火車站門口,嚎啕大哭。

事後,冇了事後了。

我試想過一種結局,當然,那隻是我的猜測:

姐弟倆找到父親,告訴了父親繼母乾下的惡事,於是父親回到家鄉,在家將繼母毒打一頓,然後果斷休妻。

嗯,這才應該是最完美的結局。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