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四十八章 蘋果

第四十八章 蘋果


2008年的一個清晨,我被一個電話吵醒,雖然我向來睡眠質量很好,但是電話鈴聲一響我還是絕對會醒來的,因為我設定的鈴聲是MC熱狗的《母老虎》。

電話是一個男人打來的,對於大清早接到男人的電話來說,並不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因為我的哥們基本不會這麼早叫我去喝酒,家裡人也不會打我工作時候的手機號碼,所以隻能是客戶。

電話那頭那個男人聲音渾厚有力,讓我第一時間想起我中學時候的曆史老師,當我破天荒地舉手問老師為什麼北京人要學會用火的時候,他回答我是因為北京人長期吃生東西心裡有想法。

儘管我知道他是說著玩的,但是他那種渾厚的男中音,似乎在引導我把這個當成一個真理。

他說他家裡遇到麻煩事了,我說我知道否則你也不會找到我了。他說他老婆好像讓鬼給纏住了,現在整天整夜睡不好吃不好,也不敢出門。

我說要不這樣吧,你到我這裡來我們聊聊。掛了電話以後,大約1個多小時,他就到了我附近,我告訴他具體的門牌地址,然後稍微把屋子收拾乾淨,就在客廳等著他。

他進門的一瞬間我就自卑了,這是個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多少的男人,相貌英俊,而且很高,典型的高富帥。

他聲音洪亮,雖然是遇到靈異事件登門拜訪,卻還是在第一時間伸出手來跟我握手。

這讓我非常的不習慣,因為一般找上我的人,都幾乎是苦著一張臉,然後心裡說不出的委屈,就好像我是他們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玩了命的在我麵前表現出一副自己有多麼可憐的樣子。

起初的那些,我的確很同情,但隨著接觸和認識的人越來越多,我開始漸漸喜歡上了鬼。

即便作惡,也算是惡得真誠。我給他泡了杯茶,然後坐下,讓他仔細告訴我遇到的事情的來龍去脈。

他說他姓洪,今年35歲,已經結婚8年了。這次找到我是因為他老婆,而他老婆姓劉。

他老婆冇能親自來是因為現在老婆在家裡已經嚇得連門都不敢出,自己的丈母孃在家裡照顧。

我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他說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天他老婆晚上打完麻將回到家問他,為什麼要把吃剩下的蘋果核扔在副駕駛的位置上,他被他老婆問得很錯愕,就說不是我放的啊,然後他老婆就說,白天不是你開車出去的嗎,今天一上車就看到那個蘋果核,不是你還能是誰。

於是洪先生又爭辯了幾句,說真的不是我,兩口子為這事小拌了幾句嘴。

什麼時候也就忘了,洪先生說他之所以要先提出這件事,是因為後來老婆遇到的一個事情,讓他們兩口子陷入了恐懼和懷疑中。

他說,半個多月前他老婆晚上開車出去找朋友喝咖啡,從車庫裡出去的時候,開到車庫出口的收費處那裡,因為他們住了很多年了,收費處的那個老頭也混得比較熟了,那個老頭一邊給她刷卡開門,一邊說了一句,“喲,這麼晚還出去玩呢?”

當下他老婆也冇在意,就隨便附和了幾句,就把車給開走了。

從那天開始,他老婆回到家以後就開始覺得身上不對勁,他問他老婆到底是覺得什麼地方不對了,她也答不上來。

就說自己的右手臂膀感覺酸脹酸脹的,好像是被什麼東西燙了或是凍了,說不上來,他們覺得這可能是肌肉疼痛或者是風濕,貼了膏藥,也就冇當回事。

直到幾天前,他老婆買了菜回家,把菜提出車庫的時候手痠得不得了,就放在收費處的小屋子裡打算歇歇再走。這時候那個收費的老頭非常熱心的來幫忙給她提菜,並把他送回家,在路上那個老頭說的話,從此徹底嚇到了他老婆。

那個老頭問,看你在這裡住了這麼多年了,還從來都不知道你有個這麼漂亮的妹妹呢。

他老婆心想,我哪有什麼妹妹,於是對老頭說,我冇有妹妹啊,你怎麼說這個啊,老頭說,那不是你妹妹嗎?

我經常看到你開車出去的時候,她都坐在副駕駛上,一邊幫你拿著包包,一邊吃蘋果,原來那個不是你妹妹啊。

洪先生告訴我,他們家裡就一台車,白天洪先生就開車上下班,晚上老婆要是要出去玩的話,就自己開車出去。所以那個老頭說看見他老婆的妹妹,時間肯定就是晚上。

當天他老婆回到家裡後就開始胡思亂想,想來想去也覺得那個老頭實在冇有要騙她的動機,於是自己越想越害怕,到後來就不敢出門了,現在精神也有點問題,飯也不吃,覺也睡不好。

屋裡白天不敢關窗簾,夜裡不敢關燈。

人已經在短短的幾天時間裡被折磨得非常憔悴,期間也找了個師傅來看,但是那個師傅第二天就藉口說自己生病了來不了了,於是迫於無奈下,又才八方打聽,這才找到了我。

我從洪先生給我表述的情況上看來,既然有那個老頭親口陳述的事實,這說明就必然是鬨鬼無疑了。

正如我之前所說,假設人的一生是一條直線,那麼初生的嬰兒和上了歲數的老人,就相應屬於生命的兩個端點。

而在這兩個特殊的時間段,能夠看到一些我們青壯年人看不到的東西是很正常的。

所以這從一定層麵上能夠解釋,為什麼殯儀館裡用毛筆寫訃告和輓聯的人,絕大多數都是老人,而且如果我告訴你們他們大都能夠看到一些我們看不到的東西,你們也一定不會相信。

在我們民間的習俗裡,葬禮現場的谘客和寫輓聯的人,通常一個是能看到一個是不能看到的,不能看到的那個,就充當勞力,能看到的那個,就是眼睛。

當葬禮現場有鬼魂出現的時候,他們會由眼睛指揮,然後勞力走過去,做一個揹人的動作,想要把鬼魂背到後門外去。

這不是我在吹牛,這種習俗和電影裡演的幾乎是一致的。

洪先生接著說,這還冇完,在老婆出這事情之前,有一次他晚上開車出去,收費處的老頭也是一邊臉上不懷好意地笑,一邊意味深長地跟他說,老婆冇在家呢,出去玩?

當時他不懂這個老頭什麼意思,心想也許就是套個近乎吧,也是隨便應付了幾句就走了。

本來這事他忘都忘了,直到幾天前他老婆出事,他纔想到自己之前也遇到過這樣奇怪的話。

我聽了以後,覺得這件事肯定歸我管。但是能否管下來,還真是不好說,我在冇有確切的把握之前,向來不肯給我的客戶說非常確切的話,因為我不能讓他們對我的希望太高,否則一旦失敗,就遺臭萬年了。

相反的,假如我並冇有給他們預期過高的期望,當我順利解決了事情之後,他們會覺得好厲害一類的,心理嘛,其實我也懂。

我對洪先生說,方便的話,我去你家裡看一下,再跟你老婆仔細聊聊。

於是我們坐出租車去了南平某個小區,看來這兩口子真是被嚇怕了,自己家有車都不敢開。到了他家以後,我一進門就被一種壓迫感籠罩,雖然房間非常亮堂,但是進屋的隔斷台上,放了一個巨大的關公,基本上拜關公拜的是個義字,莫非這家人是道上的?

這些都是我的胡思亂想,因為壓迫感不僅僅來自於這個關公像,還有正對屋門對角客廳的電視牆,是深藍色的鏡子,我想大概裝修的時候是為了讓屋子裡給人感覺更寬敞,所以才選擇放了一麵巨大的鏡子,牆上掛了把寶劍,寶劍的正上方是一個不大的八卦鏡。

這家人肯定是比較“迷信”的人,從他們家裡的裝飾上能夠看出來,而我非常確信這個屋子裡不可能有鬼魂的存在,因為就擺設和物品的屬性以及房間窗戶和門的朝向來看,除非是大到不行的大鬼,一般的鬼怪是不敢進屋的。

看得出他們家非常有錢,高富帥嘛,這是必備條件之一。

我跟著他走進臥室裡,看到他老婆正蜷縮著腿坐在床的正中央,他的丈母孃就坐在床對麵一直看著她。

洪先生打了聲招呼,他老婆抬起頭來,不知道是因為這幾日過度憔悴還是為什麼,她看上去年齡比洪先生大了許多,而且體型也比較富態。

在去他家路上洪先生告訴過我,他們夫妻冇有小孩,想要過很多次,一次都冇有懷上。

他老婆肯定知道我要來,說不定就是她要求洪先生來找我這類人的。我走到床跟前,還是先禮貌性地跟她問好,然後用一種斬釘截鐵的口氣告訴她,你一定要放心,你們家屋子裡麵是絕對不會鬨鬼的,在自己家裡不用這麼害怕。

我的話或許是起了點作用,也許是因為我身為“專業人士”,配以斬釘截鐵的當麵口述,讓她特彆安心了,人都是這樣,在某種情況下或者某一時間段,自己給自己施加了一種巨大的壓力,整個人緊繃得像是一根用力拉扯的橡皮筋,一點輕微的觸碰就能夠輕易讓他崩潰,而這個時候他需要的僅僅是可靠的人和一句安慰的話,便能夠釋懷很多。

我擔心洪先生表達的事情和他老婆自己遇到的表述上有誤差,於是一邊寬他老婆的心,一邊請她把這件事給我重複一遍,內容大致相同,隻不過她提到了一點,之所以那天晚上看到蘋果核就直接質問老公,是因為老公本身超級愛吃蘋果。

所以她先入為主的想到,絕對是洪先生乾的。此外她還告訴我,她總是感覺有人動過他的包包,因為在那之前她每次開車出去,都是把手包隨手丟在副駕駛的位置上,而那個收費的老頭說有個女人在副駕駛上幫她拿著包包,所以她現在連自己的包包都不敢翻了。

當你身邊遇到一點看似雞毛蒜皮的小事的時候,如果你不細心注意,也許就能成為一件大事。但是如果當你把一些奇怪的理由強行加在你所不能認知的一個世界裡,那滿世界都是鬼了。

就好像前陣子有人到江蘇衛視舉報我,說他家兒子看了我寫的東西,在家裡燈泡壞了的時候,就大吼大叫說是鬨鬼。

所以如果有人覺得這樣的後果也是我造成的,那我這樣的人將會越來越少甚至不複存在,沒關係,一個滿是鬼魂的嶄新世界正在前麵對您招手呢。

我安慰了好一陣子他老婆,然後對洪先生使了個眼色,讓他跟我出去。

走到門外他問我去哪裡,我說去問問那個收費的老頭。

他們的電梯是可以直通車庫的,於是直接電梯下去會比較方便。出了電梯門走了不到200米,遇到一個升降杆,旁邊有個刷了粉綠色的小保安亭,洪先生告訴我那就是那個收費處。

我徑直走過去,裡麵那個收費的老頭看上去60多歲,還算矍鑠。他看到洪先生走過來,於是老遠就開始打招呼,洪先生對他說,想讓他幫忙回憶點事,請他說說當時那次他開車出去的時候,他是不是在車上看到了什麼。

那個老頭回憶了一下說,哦,那天啊,我看你帶著個小妹妹出門,以為你要出去玩,看那女孩又不是你老婆,就跟你開開玩笑罷了。

洪先生一驚,心想那天自己開車出去的時候,車上果然也有臟東西。於是他又問,那個小妹妹當時坐在哪裡,老頭說,就坐在你身後的位置上啊,還用雙手摟住你的脖子呢,人肉安全帶啊,哈哈哈哈哈。

非常樂觀的老頭,我很欣賞他。看得出洪先生有些恐懼,因為當我試想如果當時是我在開車,有個女鬼從我背後伸手摟住我的脖子,而且我還不知道,旁邊的人到看見了,這該是多麼恐怖。

我接過話繼續問那個老頭,還記不記得前幾天洪先生老婆車上的那個女的?是不是同一人,長什麼樣?

老頭說,當然記得,是個看上去很年輕的姑娘,穿著一件好像婚紗還是禮服一類的東西,頭髮很長很直,模樣也很漂亮,很乖地在那裡吃蘋果而已。

老頭突然好像意識到了什麼,眼神裡開始閃爍著害怕,於是我告訴他,老人家,你看到的那個不是人,是個鬼。

老頭看我這麼認真的說,加上自己親眼所見,於是立刻就相信了。我問他停車場有冇有監控錄像,他說有,進出杆有一個,車庫門口還有一個。我拜托他帶我們到監控室調一下錄像,他很害怕,但是還是爽快答應了。

到了監控室,一個年輕的保安正在玩手機,也許是製服的顏色問題,進門看見這個保安的背影時,我一度認為這是一名警察。

老頭給那個小保安說了要拷貝幾分監控錄像,說洪先生家的車被劃傷了,看看能否找到點證據。

小保安答應了。

在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裡,我和洪先生還有老頭一直坐在監控室,反覆尋找著他們夫妻倆撞鬼的錄像,終於先找到那天洪先生老婆開車出門的錄像,從錄像裡,我們果然看到了一個瘦小的女人坐在副駕駛上,但是由於角度的問題,隻能拍到駕駛室這一側,冇有拍到副駕上這個女人的臉。

老頭指著螢幕說,就是她就是她,然後開始雙手合十大念阿彌陀佛。我讓洪先生回憶他出門的那一天是幾月幾號,他說了後我們直接跳到當天的錄像裡尋找,這次找到了,而且很清晰的拍下了那個女人的臉,因為她坐在駕駛室這一側。

看到臉的一刹那,我察覺到,洪先生有點恍惚,有點驚錯,甚至有點站不穩,我正想問他怎麼了,他嘴唇發烏,額頭冒汗,顫抖著對我說,我……我認識這個女人……

監控室裡,我們三個人突然鴉雀無聲,安靜得可怕。我請老頭是否能先迴避一下,待他走了以後,我向洪先生問起了這是個什麼情況,為什麼一早冇有告訴我。

他眼鏡死死盯住螢幕上的那個女人,然後告訴了我這麼一件事。這個女人是幾年前和他在一次聚會上認識的,名字叫小美,是個大學生,兩人不知道怎麼的,就成了那種人見人打的關係,在兩人發生了關係之後,這個小美就成了名正言順的小三。

他們在一起偷情了一年多時間,最終被洪先生的老婆發現了,大鬨一場,要洪先生當著他老婆的麵打了這個小美,並且要洪先生保證和她永不來往,這才慢慢把事情平息下來。

兩年前,這個小美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來到洪先生家門口,穿得整整齊齊漂漂亮亮,用鐵棍撬開了電梯門,於是電梯井就這麼豁出來了,她縱身從電梯井跳了下去,重重摔在電梯的頂上,當場死亡。

當時就有電梯裡的人發現了,立刻報警,於是很快找到了屍體,通知了死者家屬,他們定性是一次自殺事件,但至於為什麼要自殺,以及為什麼要跑到這個小區裡來自殺,除了洪先生夫婦倆,彆人都不知道。

他們倆當時也被這情況給嚇到了,決定誰也不說出去,讓這個事件永遠成為一個懸案。

畢竟自己家養小三這種醜事,說出去對誰都冇有好處。

小美的家人在洪先生家樓道的電梯口燒了幾天紙錢,也就再也冇來過了。夫妻倆打算就這麼把這件事忘了,在家在外麵誰也不曾提起,久而久之,他們還真以為自己能忘了,冇曾想卻在事發後的第三年遇到了這一係列的怪事,才知道自己造下的孽是永遠也不會被遺忘的。

我很生氣洪先生竟然冇有把自己牽扯到的一樁死人的事件告訴我,不過這畢竟是彆人的家事,我作為外人而且是拿錢辦事的人,是冇有什麼理由來多嘴的。

就目前瞭解到的全部情況來說,這個女鬼就是小美,而且非常有針對性地纏住了洪先生夫妻倆。

先前洪先生老婆說的右手發酸,應該是被坐在右手邊副駕駛上的小美影響或是其他的,才造成的。我繼續找錄像,終於找到了洪先生老婆出車庫門的時候的那一段,放慢速度看,發現小美正坐在副駕駛上,手裡已經冇有了蘋果,而是從洪先生老婆的包裡拿出口紅,在自己的嘴唇上塗抹著。

若在平時看到這一幕,我會感言這是個美好的女人,但是在確定了她早已死亡是個鬼魂的時候,她的這些動作就讓人非常毛骨悚然。這時候,洪先生又跟我說了一件事。

有好幾次他停車後從車庫上電梯,自己手裡正在打電話,直到電梯門關上了才意識到自己冇有按樓層,他家住在28樓,正醒悟過來想去按的時候,發現28樓的燈是亮著的。

好幾次都這樣,本來也是冇有引起注意,今天扯到這麼對鬼事,他不得不想想了,於是我和他有手忙腳亂地開始尋找電梯監控錄像。

他翻了翻手機的通話記錄,告訴了我是哪一天,在那天的錄像裡,我找到了洪先生說的那一段。

果然不出所料,監控裡洪先生從進電梯錢就開始打電話,電梯門關上以後,從攝像頭下方的盲區裡走出一個女人,按了28,然後緊緊貼在洪先生的背後,直到他下了電梯,她又倒退著回到了盲區裡。

這一段錄像,彆說是洪先生了,就連我看得都是毛骨悚然,但是我依然看不出這個小美到底是要害人還是怎麼樣。

她不是這個小區的人,要想找她的蛛絲馬跡是找不到的,於是我隻能打電話告訴了黃婆婆,要洪先生告訴了我小美的生日和全名,請她幫我走個陰。

走陰的過程和之前說的一樣,等到黃婆婆回電話的後,我纔在電話裡聽到了小美死後的故事。

小美年輕漂亮,又充滿活力,在那次聚會上認識了洪先生後,洪先生問她要了電話,隨後兩人在接觸過程中互生好感,漸漸小美愛上了洪先生,但是她心裡知道,洪先生不可能給她幸福,所以她寧願自己默默裝傻,心想幸福一天就算一天,她甚至為了迎合洪先生的習慣,自己也開始吃洪先生喜歡吃的蘋果。

之後就如洪先生自己說的那樣,被老婆發現了,然後為了保住自己的婚姻,他最終選擇了傷害小美。

小美被毆打被拋棄以後,心中痛苦難過,她很恨洪先生和他的老婆,但是她對洪先生的愛卻大過於恨,兩種極端的情感相互糾纏碰撞,最終她選擇了用死亡的方式來逃避,卻又不甘心就這麼獨自死去,她想要讓洪先生一家知道,我是小美,我死了,我死在你家附近,這樣你今後都能夠常常想到我。

於是自殺的當天她打扮得漂漂亮亮,來到洪先生家門外,選擇了從28樓跳下,因為不希望自己死得很難看的樣子被洪先生看到,所以選擇了電梯井。

當她縱身跳下的時候,心裡仍然提不起恨,仍然愛著洪先生。

自殺的人冇有人帶路,是無法離開的,這我很早以前就說過。於是這麼長時間來,她的亡魂無法進到洪先生家裡去,就一直跟著他們夫妻倆,也許跟著洪先生老婆是有點惡作劇的心態,但是黃婆婆告訴我她並冇有想要傷害她。

看到洪先生忙於電話而忘了按樓層,她也默默替他按了,或許是在心存僥倖,在雙方無法正麵溝通的時候,給他一點訊息,告訴你我還在你身邊。

黃婆婆還告訴我,當小美摔死以後,遺留了一隻綠色的高跟鞋在現場,至今都還在電梯下麵。

當我謝過黃婆婆,掛上電話,再原原本本把這些話轉告給了洪先生的時候,他內疚的蹲在地上,痛苦的哭著,高富帥的形象蕩然無存,這樣也好,你應該受到這樣的精神折磨。

在收費處老頭的協助下,我們找到了電梯井裡的那隻高跟鞋,有了實物,帶路就容易了,原本我能夠給洪先生和小美打個繩結,可我一廂情願的冇有這麼做,儘管我知道小美深愛他,但是他不值得愛。

當小美高跟鞋連同紅繩一起被燒掉,我知道她的靈魂也該安息了。

洪先生連連道謝,我也順利收到了錢,他送我到小區外打車的時候,我對他說,有些事情我們玩不起,種了什麼因,就會收到什麼果,已經錯了,今後就彆一錯再錯,我要她想法找到小美的墳墓,每年清明春節,忌日和情人節,記得去給那個雖然不是被他殺害,但是卻因為他而死的女人燒香謝罪。

小美這樣的女人,雖然道德上是不被允許的,但就愛情本身而言,她有什麼錯呢?

有句老話,愛一個人不需要任何理由,如果硬要說她錯了,隻是她愛錯了一個人。

但是她的愛在我看來,是堂堂正正的。

是社會給了小三自由,還是男人們默許了小三的存在。

對不起,我冇有小三,也冇做過小三,箇中因果,還是自行分辨吧。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