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六章 手印

第六章 手印


2007年,一個成都的同行找到我。說是西昌出事了,讓我一起過去一趟。我細問發生什麼事了,同行C告訴我,那邊有兩個我們的同行中招了。

通常這個時候,我們想到的,一定是非正常的情況。尤其是在我們這個行業裡,如果有些道行不夠高的乾些超出自己能力範圍外的事情,有時候會被纏住,搞不定,雖然不怎麼容易死人,但是下場挺也慘。

所以C告訴我這次他除了我以外,還邀約了3個彆的地方的同行,C告訴我,能不能讓我出馬,請我師父一起去。

所以我提前了幾天動身,直接飛去了昆明見師父。出師之後,我每年都會回昆明見師父父。也就這麼幾年時間,師父因為先前的那一場大病,人顯得虛弱了很多,我去之前給他打過電話,他其實是拒絕了,我原本打算去當麵跟他說說,順便也是看看師父,儘孝道。

見到師父之後,我再次跟師父說明瞭來意,師父用很久冇有對我說話的那種語氣說,你們這輩年輕人現在基本上都獨立在乾活了,我們這些老師父早就該退在後麵了,徒弟你要小心,這次這個我估計是個狠貨,從中招那兩人的情況看來,你們恐怕是還得多去點人。

我從來冇見過師父用這麼凝重的語氣跟我說,我開始意識到這次可能真的非常棘手,於是我動身從昆明去西昌之前,我又再叫上了幾個重慶的同行。算上我,總共七個人,我從冇和這麼多人一起乾過,一路上,對未知又必須麵對的情況。

我心情比較複雜。到西昌後,我們七人碰頭,相互介紹了彼此,我們找了家餐館吃飯,那一頓我愛上了邛海邊的辣子鯽魚。

但是當然我們吃歸吃,正事還是要辦的。C跟我們講了講整件事情的經過。西昌的兩個同行接到一個涼山大學自稱是學生的人的委托,據說是在他們學校附近準備新開發的,卻還冇有開始動工,但是已經征集了地的荒地上,發現了一個穿紅色棉襖、花布棉褲的矮女人,常常在荒地上盤腿坐著,頭一仰一垂地重複。

據說當時除了她以外還有另外一個學生看見了(另外一個學生我們冇見到),當時我那兩個西昌同行還分析了兩種情況。

一,如果隻是流浪的精神病人,那麼他們就打電話通知收容所。

二,如果真是鬼魂,那在那個荒地上,恐怕也是個野鬼罷了。

等那個委托人再打電話來說又看見那個女人的時候,我們那兩個同行就馬上去了現場。是的,那的確是個鬼魂,可我的兩個同行忽略了一點挺關鍵的事情,一般來說,鬼是不會輕易讓人看見的,看見了,估計就是大傢夥。

而我的兩個同行顯然低估了眼前這個他們認為是“一般大”的傢夥,用了無數方法,始終驅散不了,還是不斷有目擊人,這還不止,他們還被那個鬼魂給纏住了。

頭痛背痠,咳血,喘不上氣,噩夢連連。我們行話稱這個叫“生鬼病”。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倆打電話給C求助,因為C和他們隔得不遠,C是個乾這行資曆比較老的,他在成都綿陽峨眉一帶我們這行裡,算上本輩比較道高望重的人。

C說,他的師父曾經告訴過他,如果一個鬼魂驅散不了反而被纏住,這說明這個鬼魂生前一定有所冤屈,並且肯定是現在的某種情況重演了它當時的情況,它纔會出現,它的出現,一定是憤怒的。

我聯想到對它的描述,心裡有一絲寒意。因為說它穿的是“棉襖棉褲”,估計是好多年前的東西了。我們大家商議了一個結果,因為各人的方式雖然大致是一樣的,但是畢竟手法不同。最後我們決定要立一個大陣,大到可以覆蓋整個荒地,所需要的東西也很多,當中還有些比較噁心的東西(不提),當一切都準備好了以後,我們當中有了分歧。

我們當中有人提出來,必須要先看好日子和時辰,於是得到一批覆議。而由於我和C等幾個人從來就冇有這麼辦過,我們覺得就冇什麼關係,反倒是耗費了時間,我並不是否認這個看日子,隻是我們不看。

於是我們在這個問題上分成了兩派,最終以我們妥協告終。

日子選好,時辰看好。

他們決定九月初九的夜裡開始驅散,於是頭一天我們各自分工,我們在那片荒地的幾個方位挖好坑,埋下墳土和伏包,讓整個荒地在方位上呈一個密封的狀態,讓裡麵的東西出不來。

這個大陣立了一晚上,由於是夏天,第二天我們去看的時候,地麵上有好多蚯蚓。在等待夜晚的途中,有幾個同行從當地人口裡打聽了一點訊息,這裡的原來是一個小山包,為了給涼山大學做新的校區,剷平了。

當問起以前這地方有冇有什麼人慘死過,冇人知道。所以就是說直到當晚我們動手前,我們還對這個鬼魂的來曆一無所知,但是我們知道它並不是善意的東西,因為它除了出來嚇人,還害人。

所以我們下的都是猛藥,雖說是一起立了個陣,但是我們其實還是各自為戰。當晚我們從不同的方位朝中心走,因為不知道在哪個位子,就隻能逐漸把圈子縮小,順便看看誰比較倒黴,先遇到。

冇過多久,其中一人就開始大喊“在這裡!快過來!”對於一個專業驅鬼人來說,當時他的叫喊聲顯然有些害怕。我們聽到叫喊聲,也不由得感到一點恐懼,至少我是這樣的。但是我們冇有一個人落跑,一起向那個同伴跑去。

我們當中有個同行是跟道家學出來的,電視裡,道家驅鬼往往是唸咒畫符,可這個哥們的方式顯然很黃很暴力嘛,他先是用鏡子照,然後撒硫磺或是彆的粉末狀的東西。然後直截了當地揮鞭子,一下就把那玩意給捆住了。

捆住了就現形了。這是個女鬼,外觀上看去和委托人說的是差不多的,但是她的樣子顯得十分猙獰,眼窩也深陷下去,破舊的棉襖棉褲,還是紅色的,和她那長頭髮顯得很不達稱。

她一邊掙紮,一邊發出那種挺可怕的女人的嘶吼聲,怪異得很。但是那玩意看上去挺厲害的,那哥們一個人根本就拉不住,於是我們開始各儘其能,想辦法要把它困在那個地方動不了,我就伏在地上,冒著危險畫符。

除了學道的那個哥們,我們幾乎都帶了紅繩。可能你們會不相信,紅繩哪有這麼大的力量。我隻想說你們要是知道紅繩煉製的過程,就知道為什麼我們每次都會帶著它。

7個人的力量還是挺厲害,我也明白了為什麼我那2箇中招的同行會中招。這個鬼魂確實很給力啊,我們逮住它後,硬是用了最毒辣的一招,用缽罩頭,用鐵絲捆腳,纔算徹底將她打散。累的我們7個氣喘籲籲,道家那哥們更是死都心都快有了。

而且我們每個人的身上,不同地方都有個紫紅色,像是被抓過的手印。這是我從來冇遇到過這麼大力量的,雖然生前是怎麼成為這麼強怨唸的鬼魂我們已經無從考證,但是那一次是我這麼多年遇到的最驚險的一次。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