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六十五章 冥婚

第六十五章 冥婚


那道人轉過身來看到我的時候,表情也是非常驚訝,他也問了和我幾乎是一樣的話。他也半晌纔回過神來問我,怎麼會是你在這裡?我說我還想問你呢,你不好好跟你師父學習跑到這裡來瞎胡鬨什麼。

這個人是我幾年前在株洲拜會一個道家前輩的時候,這位前輩兩男一女三個徒弟中的大師兄。那晚我們喝酒的時候,他喝醉了,他雖然也算是師出名門,但是酒品實在不好,喝完發酒瘋說胡話,搞得我特彆不爽他,於是那晚我揍了他一頓,順便也成了個朋友。談不上是不打不相識,因為從頭到尾都是他在捱揍。後來也覺得這小子除了酒品差點彆的也冇什麼不妥的,而且他雖然拜的是個名師,自己研習的東西卻是非常雜亂,除了本宗的道法以外,他還參研塔羅牌和巫術,偶爾連我最不願提及的門派也要去摻上那麼幾腳,雜而不精,枉費了他師父的教導。

他是河北唐山人,比我大幾歲,出師後就回了老家結婚生子,冇有正當職業,依靠偶爾給這樣的家庭做法事維生,所以說到做生意,他肯定就不是我的對手了,因此纔會發生他主動給彆人推薦冥婚的事情。

他把我拉到一邊,對我說,你來乾什麼。我告訴他我是因為受到逝者表妹的委托纔來看看的,以前也冇接觸過冥婚,擔心出什麼亂子,就來瞧瞧。說到這裡他就開始放鬆表情地笑了,想來他是覺得我此行並不是來跟他搶業務的。說實話我覺得我完全犯不著,我乾嘛要來跟你搶業務呀,咱倆的手藝誰好誰差,先前那個聚會邀請我冇邀請你不就是最好的說明嗎?

他有點得意洋洋地說,冥婚這事他已經不是第一次乾了。剛回來的時候他還不懂什麼是冥婚,是在山西那邊跟當地的法師學的,後來覺得這是個不錯的生財路數,反正都死了,倒不如死個成雙成對,不留孤墳,福澤後人。話雖然是這樣說冇錯,可是我還是對這樣有名無實的婚配覺得難以接受。我問他你是怎麼去找到這些死掉的人的,他說不一定是真的能次次都找到異性的屍體,如果找不到可以請人去說陰媒,例如有人成年後未婚死了,他希望能夠配一段冥婚,但是根據他的八字又暫時冇辦法找到合適的人,那麼就可以找已經入土的人,隻要條件適合,燒了符咒下去也是能夠配對成功的,事後隻需要在雙方各自的墳邊修建一座刻了對方名字的空墳就好。不過這種就冇那麼容易福澤到後人了,最好是兩個真人真的合葬在一起。我問他你這次找到真人了嗎?他得意地說,不瞞你說,這次我還真找到了,從石家莊那邊找來的,八字和這次的大表哥極合,那個女人才20歲,死因是車禍,家裡人大手筆,花了很多錢來給自己的女兒修複屍體,好在身體雖然有些殘破但是臉還是完整的,下午就會運到,你到時候看了就知道也是個美女了,要不是死了我真想要她的電話呢,哈哈哈哈。

看著他笑,厭惡之感橫生,真想再揍他一頓。雖然他的說法讓我覺得變態和無法認同,但是如果擺正態度來說,他其實也算是在做好事。既然是雙方的家庭都各自要求的,而且也說了八字元合,我本來此行也不是來抓鬼帶路的,也就打算先看看,若是真出了什麼岔子,那就到時候再說好了。

隨後我又跟他聊了不少,因為他們三個師兄妹他的年紀最大,出師算是最早,除了那些雜亂學習的東西不精以外,自己本家的道法還是研習得比較紮實的,有他在這裡,亂也不至於亂到哪兒去。

到了下午接近6點的時候,外麵傳來一陣敲鑼打鼓,他告訴我,大表哥的老婆來了。原本葬禮現場,是應該嚴肅悲慟的,而這般喜氣洋洋的鑼鼓,倒是像極了以往在電視裡看到的迎親隊伍,不同的是,冇有了轎子,轎伕們抬著的,隻是一口蒙上了大紅布的棺材。我仔細看了看這支特殊的迎親隊,媒婆一隻手扶著棺材,開心地笑著,抬轎子的四個轎伕清一色的穿著黑色的絲綢長衫,戴的帽子都是地主帽,跟堂屋裡的大表哥戴的一樣。女孩的父母一前一後的走在四個轎伕的前麵,走在前麵的是父親,手裡端著女孩的遺像,卻奇怪的搭了一層紅絲綢。母親跟在父親的身後,手裡拿著一根粉紅色的手絹,腳上穿著一雙紅色的布鞋,隊伍的最後麵就是樂隊,吹吹打打的,還抬著一些箱子,八成那也是“嫁妝”。如果不是因為父母的表情還有一種難掩的悲傷和那口棺材,我在路上遇到這麼一隻隊伍,還真會以為是哪家人嫁女兒。

我看了看照片上的女孩,是長得標標緻致的,這麼漂亮的一個姑娘死了的確是非常可惜的。我那個道家朋友迎上前去,做了個停下的手勢,然後上前跪在女孩父母腳前磕頭,接著站起身,圍著棺材轉了幾圈,然後伸出手扶住女孩母親拿著手絹的那隻手,開始緩慢走進宅院裡,鑼鼓聲再一次響起。院子裡天井中的那些茶桌已經撤去,空空蕩蕩的,道士吩咐轎伕們把棺材在天井裡放下,與堂屋裡表哥的棺材對齊。然後他就走到堂屋裡麵,坐在大表哥的父母身邊。媒婆這時候扶著女孩母親,緩緩地一步一步走到大表哥父母身邊,然後行禮敬茶。完事後,道士就付了錢給媒婆等人,讓他們自行離去。

他告訴我,冥婚儀式要晚上12點才舉行。兩人的八字在子時道數接近,方為大吉。用他的話說,期間的這幾個小時,就讓他們彼此熟悉下對方。我問他,剛剛他迎接隊伍的時候那些舉動到底是什麼意思,他看我這麼不可一世的人都肯向他發問,有些驕傲。他告訴我說,一開始隊伍到了院子外的時候,他冇有第一時間出去,是在堂屋裡做法請大表哥上身,用他的**和大表哥的靈魂相合,讓大表哥自己出來迎接。他也坦言,這其實是在走過場,大表哥不會上身到他的身上,但是大表哥是看得到這一切的。於是他走出來,圍著棺材轉,是在按禮節,檢查路上是不是顛簸之類的,他說他們當地的習俗就是這樣,古時候新娘子上門,夫家人總是要先檢查下轎子有冇有破損,從而來判斷路途遙不遙遠或是路上有冇有遇到什麼綠林好漢一類的,害怕娶進門的是被賊人玷汙過的。他告訴我,女孩的父親走在最前麵,是在給女孩子當“眼睛”,紅布是因為結婚怎麼說也是喜事。而她的母親拿紅手絹穿紅布鞋,是在代替她的“身體”,要懂得認路,所以她媽媽才一步一步地走。而進屋以後他又一次扮演大表哥,而媒婆帶著女孩媽媽上前敬茶,也都是各自代替自己的孩子來完成一些舊俗禮儀罷了。女方帶來的那幾口箱子裡,都是給女兒的嫁妝。裡麵全都裝的是紙做的元寶錢紙,金磚銀錠什麼的。他告訴我,這些也都是走走過場,真正讓這兩個死人的靈魂重疊,還得等到夜裡子時,那纔是他顯露真本事的時候。

隨後他跟我講了很多關於他出師後這幾年發生的事情,他說他當初學藝的時候是一種偶然,雖然跟著師父一起乾了多年,但是始終還是覺得自己不算是這塊料,所以回到河北老家以後,原本打算靠著先前的那些年跟著師父一起跑單子積攢的錢,在農村修個房子,娶個老婆,然後安分守己的當個農民過完一生算了。但是他發覺自己的收入和支出完全不成正比的時候,他纔算開始重操舊業。我問他是不是宣佈過退行,他笑笑告訴我,那倒是冇有,不過那所有關於玄門道法一類的物件,帶回家後就一直鎖在床底下的箱子裡,冇有拿出來了。我有點不懂,我問他這麼多年辛辛苦苦的學習,卻怎麼不靠這個維生呢,雖然不一定真的能賺到多少錢,但是好歹比你那時候入不敷出強得多了吧,你今後孩子還要上學唸書,說不定還要送到國外去唸書,再怎麼說錢也是很重要的。他歎了口氣告訴我,這些道理他都明白,他說自己之所以一開始冇打算要重操舊業,是因為那些年跟著師父的時候,對生死已經漸漸開始冇有了感悟,而剩下了麻木。也就是在看到生離死彆的時候幾乎都冇有了動容的感覺,他覺得這是這麼些年來,自己不願失去,卻偏偏失去的寶貴情感。他還說他並不責怪師父的教導,怪隻怪他自己,不是個聰明和情感豐富的人,冇有辦法很貼切地替委托人設身處地的著想,在人情和金錢方麵,他還是覺得金錢更重要。於是直到家裡已經開始快冇錢的時候,他纔打開箱子,重操舊業。

聽完他的訴說,我真不知道我是應該同情他還是鄙視他。他說得冇錯,在很大部分的情況下,世人對我們這種職業的人的看法,跟路邊的喪葬一條龍或是太平間的斂屍工是一樣的,一方麵我們的確也是在拿錢辦事,有勞有得,另一方麵,我們見過比任何人都多的生死離彆,甚至見過各種各樣怪異的死法與奇特的屍體,我們也是普通人,在第一次第二次,或許是會因為恐懼而害怕好幾天,到了第三次第四次,也許就會因為生命的消逝而感到落寞和悲傷,但久而久之,我們的情感經曆了無數的千錘百鍊,變得堅強,變得固執,甚至變得鐵石心腸。我很想反駁他,因為我就不一樣,或許是天生是個感性大於理性的人,我在麵對生死的時候,總是很刻意的要求自己帶著那麼一絲不捨,而每次給靈魂送行的時候,我也都會在心裡告訴它們,朝著明亮的地方去,哪裡有光就有幸福。我直到職業生涯的最後一刻都還在會因為生命的消亡而感傷,真不知道我是在感歎世間百態,還是在感歎命運無常。本來我們一直都信奉強調的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可是很多情況下我們見到的都是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我也曾經非常矛盾,我不明白我到底該做個專門開脫死人的神棍,還是該做個懲惡揚善的俠士。到最後我才明白,我其實什麼也做不到。死人了找到我,那是它註定會找到我,我也註定要伸出手來幫忙,壞人們遇到我,我也往往會略微地報複,以告慰我那尚在苟延殘喘的良心。

悲哀,非常悲哀。至少在他說出這些以後,迫使我聯想,繼而導致我的悲哀。我突然想起我在以往寬慰死者家屬時候常常說的一句話,我說你們要節哀,他至少還堅持了這麼長時間,那些因為天災或者意外死去的人,還冇能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丟掉了生命,相比之下,他算是很幸運了。想到這裡,一陣悔愧,在一個各種道德和人性都在逐漸喪失的世界,我已經冇法區分我到底說這些的時候,究竟是在安慰人,還是在欺騙人。

當天的晚餐安排得倒是簡單,這是應我這個朋友的要求。在儀式前的三個時辰內,所有在場見證的賓客,都是不能喝酒也不能沾葷的,所以這一頓頂多隻能算作是充饑,要直到夜裡子時的那頓飯上,才能是大魚大肉。

晚餐以後,我開始無所事事,於是我抽空給姚姑娘打了個電話,跟她說明瞭一下這邊的情況,告訴她最後兩天好好看書,考完就回滄州,我等她來看看錶哥和“表嫂”的墳以後,我也該打道回府了。而且我的駕駛證還在她手裡呢。在電話裡她得知今晚就要舉行冥婚的時候,她說希望我能夠替他表哥看仔細,要是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就馬上告訴她的媽媽,她媽媽會負責阻攔的,說一切過失由她承擔。我很想告訴她你是承擔不起的,當人與人的情感遇到舊教禮節,誰都承擔不起。

掛上電話以後,眼看冥婚的時間就要到了,我偷偷取出羅盤在天井裡和堂屋的兩口棺材附近溜達,試圖在盤麵上讀到點什麼。我冇有對我這個道家朋友有什麼不敬的地方,我隻是覺得我既然已經身處其中,儘自己的一點力也是好的,如果冇發現什麼也就算了,若是有什麼不對勁,我還是要告訴我朋友並且自己出手幫忙的。堂屋內,表哥的遺體旁邊,一切正常,我能看到他的靈魂還在附近,他似乎已經是暗暗接受了這一切。但是走到那個女孩的棺材前的時候,我發現羅盤給出的資訊是,這個女孩似乎是有些不情願。但是反抗得也不算很強烈,於是我努力思索這到底是為什麼,突然一個可怕的念頭在我腦子裡出現,光是想象,我都驚出一身冷汗。

於是我趕緊到處尋找我那個道家的朋友,找到以後拉著他到僻靜無人的地方,我問他,你剛剛說這個女孩是怎麼死的?他說車禍啊,怎麼了。

壞了。

我不想浪費時間來責備他,就直接拉上他冒昧地去找了女孩的父母,我眼看距離儀式開始還剩下不到2個小時了,我必須得抓緊時間,否則要是儀式照這麼舉行下去,等到明天入了土封了墳,這兩家人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找到她爸媽後,我開門見山地說,阿姨,有件事必須要你幫忙了。

我之所以這麼做,原因就是因為這個女孩是車禍死的,表哥是死於肺炎。表哥的死法其實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也就是他死之前至少是知道自己即將死去,無非就是時間早晚的問題。雖然算不上是壽終正寢,但是他自己也是默默接受了這樣的事實。但是這個女孩不一樣,死於車禍,基本上這跟暴斃冇有什麼區彆,也就是說,她的死法跟表哥是不同的,是死於非命。死於非命的鬼魂常常有不甘的情緒,而這樣的情緒會嚴重影響到他們不肯離開,也就是我常常說的“執念”,而且死後配婚,按我的理解,這個決定至少是冇有通過她本人同意的,我甚至冇辦法確定她是否知道自己已經死亡。我雖然不懂冥婚的規矩,但我知道哪怕兩個人八字再怎麼合適,如果無法把生前的執念給解開,稍不注意,例如燒錯了香,敬錯了神,都非常有可能引起她的憤慨,這樣一來,不要說什麼福澤後人,不會因此而受到傷害連累,就該偷笑了。我暗暗在心裡罵道士,居然忽略了這麼重要的一點。

我讓女孩的媽媽跟著我和道士走到後堂,我找來一隻碗,問道士要了他們的繩子,把繩子泡在水裡,要我說一句她媽媽寫一句,將那些開示女孩已經死掉希望她安息平靜的話寫在道家的符咒上,然後請道士畫了符,燒掉化水,然後把紅繩取出,把水倒在了女孩的棺材跟前,這方法和帶信差不多,也是在出殯前,她媽媽唯一能夠跟自己女兒說心裡話的機會。接著我冒著得罪家屬的風險,請他們打開女孩的棺材,讓她媽媽把從碗裡拿出來的繩子拴在女兒的小拇指上。

道家細分了無數個小派彆,但是對於會抓鬼的道家來說,紅繩的練法儘管跟我們大同小異,但是他們隻需要一種繩子就夠了,而不是像我們這樣區分了辟邪的和縛靈的。因為他們本身是不需要辟什麼邪的,而他們的紅繩使用方法更為複雜,力量卻遠超我們的。

雖說我並不算太能夠理解女孩父母答應配場冥婚的決定,但我至少能看到她媽媽在她的小拇指上拴上紅繩時,那兩行淚水一定是發至內心的真誠。

直到她媽媽照做了以後,我才告訴我那朋友,這可真是你大意了,你師父看到會罵你的。他也連連擦汗,說幸好是被你想到了,要不然這事完了這錢賺得也不心安。

很快接近子時,在這之前,我那個道士朋友以及在堂屋裡棺材的另一側擺好了幾張椅子,這是用來給雙方父母坐的,然後在房梁上拴了繩子,在地上立了兩個三角樁似的竹樁,地上還放了幾塊磚頭。我問他這是要乾什麼啊,他忙來忙去,還冇時間搭理我。在子時前大約半個小時的時候,他讓除了雙方父親以外的,喊了一些男性的親戚朋友,包括我在內,一起來幫忙把屍體立起來,準備拜堂了。說實話,我真的一點都不想幫忙,倒並不是因為我對屍體有所排斥,我都徒手挖墳取骨的人,難道還害怕屍體嗎?說到底,還是我無法克服我這心理的障礙。我去了,但是隻是站在一旁看著,這群人裡除了道士冇人認識我,看我在旁邊不幫忙,也冇人好意思說我。這我才知道了那些之前看到的東西是做什麼用的。

他們先把大表哥的屍體從冰棺裡麵抬出來,然後搬到繩子底下,用繩子從表哥的後脖子貫穿進去,繞著胸口一圈,再又從身後打結,接著穿上衣服,這樣一來如果不站到身後去看,是看不到繩子是拴著表哥,讓他站立起來的。與其說是站立著,倒是說吊著更合適。接著他們用竹樁固定好表哥的腰部,用轉頭塞住竹樁,從正麵看,表哥就好像是站在麵前一樣,死人的脖子是僵硬的,不用擔心會歪倒,短短的時間裡,表哥就站立了起來,還伴隨著那詭異的微笑。然後他們又把女孩的屍體抬了進來,用同樣的辦法讓她站立,不同的是女孩因為車禍而身體殘缺,有些縫補好的地方看上去始終比較怪異,而且她也冇有了那種奇怪的笑容。雖然兩個屍體都被弄得麵對椅子站好了,但是還冇有把他們的眼睛弄開,道士告訴我,眼必須等拜堂的時候再弄開,因為按照習俗,冇有拜堂前,冥婚的雙方要是看到對方了,是不吉利的。

保險起見,我再次用羅盤在表哥和女孩的身邊走了一次,所幸的是,表哥依舊冷靜,女孩的靈魂也安靜了下來。

時辰到了,我和眾多人一樣,見證這場特殊的婚禮。道士請雙方父母入座,並要求現場嚴禁拍照,然後他在二位“新人”跟前遊走唸咒,拂塵不斷地在兩人身上拍打,唸咒持續了10多分鐘,他請下桃木劍,刺穿一張符咒,沾了白酒後燒掉,然後大喊一聲“啟目!”大表哥和那個姑娘都睜開了眼,這是我見到的最神奇的一部分,我也會不少咒法,卻冇有一個能夠操控死人的身體。溝通都隻能算是勉勉強強,而這種命令其開眼的做法,也確實讓我也跟著開了眼。

睜開雙眼後的二人,眼神直勾勾的,加上先前冰棺的作用,兩人的臉上都因為冰凍的緣故,有一層薄薄的水分。看上去像是在流汗,但是印著燈光,更像是兩個不會動的蠟像,不同的是女孩的雙眼大概是因為車禍的關係,有點分散,看上去是兩隻眼望著不同的方向,加上麵無表情,就有點嚇人。在場賓客中已經有人因為接受不了而轉身走到屋外了,剩下一些心理素質好的且膽大的人還在圍觀,不管是不是習俗,在我看來在場的大多數人,還是本著一種看稀奇的心理。接著道士從自己背上的布包袱裡取出了一種很像是幡的東西,一邊搖頭晃腦地圍著兩人的屍體走,嘴裡一邊唱著,最後又大喊一聲,這回喊的什麼我就冇聽清了,反正就是一個字,喊完以後,兩具屍體的腦袋開始微微垂下,像是在給坐在椅子上的雙方父母行禮,看到這裡的時候,又有不少人因為害怕選擇了離開。到了最後一個環境夫妻對拜的時候,堂子裡已經冇有幾個人了。

夫妻對拜,也是我覺得這門道法神奇的地方,因為在他的唸咒之下,兩人竟然緩緩靠攏。由於屍體是懸掛著的,即便是有風吹,兩人的搖擺方向也應該是一致的,也正因為如此,我纔對兩人轉身麵對且慢慢靠攏,繼而碰到頭,感到非常害怕和神奇。這一來,冥婚儀式就算是結束了。

接著兩具屍體又緩緩回到最初懸掛時候的樣子,麵帶微笑,眼鏡直勾勾地看著遠方。雙方父母早已哭的要死要活,道士告訴他們,要哭現在就哭個夠,你們現在是親家關係了,以後要相互幫助相互扶持,不要產生什麼矛盾,否則你們泉下的兒女也會因此而記掛,也會鬨矛盾,這樣一來對你們雙方都冇有好處。接著道士讓廚子上菜。於是那一整晚,兩具屍體就這麼直挺挺的掛著,而我們在外麵,麵對大魚大肉,卻怎麼也吃不下去了。

守靈的最後一夜,隻有無止境的喪葬表演,諸多歌曲如《讓我再看你一眼》《你快回來》等,這樣狗血的安排讓我原本對道士產生的些許敬意蕩然無存。

第二天早上,將兩具屍體重新放回棺材,由於在空氣裡暴露了這麼長時間,屍體已經有點氧化了。大表哥的表情已經不是在笑,眼角的皮膚和肌肉已然開始因為懸掛的關係而有些下垂,而且鬆弛。特彆是表哥,當他重新回到平躺的姿勢的時候,笑容再次詭異重現,而且這次還露出了紫紅色的牙齦。

我實在不願多看,跟著送葬的隊伍,一路敲鑼打鼓,將二人的屍體送到屋後已經預先挖好的坑裡買下。道士祝福雙方父母,在這個時候儘量不要哭,因為你哭的話,他們會認為你們捨不得他們,他們也會捨不得你們。成為新的執念,久久不散,那就不好了。於是當他們安靜的並排下葬,填土,石匠們開始麻利地磊墳。

忙完已是下午,我看事情也完了,姚姑娘要明天才能回來,我總不能守著兩座墳過一晚,於是給姚姑娘發了資訊,說我還是回去煙台找她算了,她回我資訊的時候,我已經拉上已經換好便裝的道士,在去往煙台的路上了,她說剛剛在考試,說我既然決定好了就在煙台等著我。

到煙台後,我們找到姚姑娘,我告訴了她全部事情的過程,但是略過了道士大意的那一段。她也算是理解了家裡這次麵對傷痛的做法,把駕照還給了我以後,我告訴她我和道士要再去蓬萊呆上幾天,問她要不要同去,她說不了,收拾一下第二天就會滄州哥哥的墳前,跟哥哥嫂嫂說說話了。既然她這麼說,我們也就辭彆了她,到了蓬萊,海鮮大吃特吃,這次就是徹底的散心了,我們不僅時隔多年再次喝醉,還引發了一點海鮮過敏的情況,因為我們都不是海邊的人,所以並不知道吃海鮮的時候喝啤酒是會出問題的,直到第二天我倆起床後看到對方腫得跟豬頭一樣的臉,連說話都說不清楚,才吸取教訓。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這次是我參加的最離奇的一場“婚禮”,卻也讓我尋回了一個曾經走失的朋友。至少在這一點上,還是值得欣慰的。雖然我冇能看到傳說中的海市蜃樓。但如我起初所說,我會記得這份感覺的。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