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六十八章 索道

第六十八章 索道


在重慶有一個特殊的交通工具,它叫做過江索道。因為重慶特殊的地貌環境,而在多年前,道路橋梁的交通方式還非常不成熟的情況下,它的存在給無數重慶老百姓帶來了便利,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這個懸掛在兩根大鐵索上的好像火車車廂一樣的交通工具,承載這無數山城人民的記憶。

我記得我小的時候,常常跟一群夥伴相約要到繁華的解放碑一帶玩,但是那時候重慶市內大部分還是電車為主,車費兩毛錢,但是去一趟解放碑,除了路不是很好走以外,還會耽擱比較多的時間。往往是早晨出門,到達的時候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玩不了多長時間,就要開始琢磨著怎麼往回走。漸漸的我們也就不坐電車了,而是直接到以往老江北城,同樣是兩毛錢,一個索道,僅僅不到10分鐘,我們就能到達小什字,而小什字距離繁花似錦的解放碑,也僅僅隻需要步行10多分鐘。不誇張地說,至少索道給了我童年美好的回憶,我們總是在乘坐索道的時候,故意在上麵蹦蹦跳跳,導致發生輕微的搖晃,我們淘氣的行為在那些和我們一起搭乘索道的人來說,卻是危險的,所以當我們儘情享受童年的樂趣時,往往收到的是索道上的其他人責備的罵聲。

不過這一切都無所謂,因為它能帶給我的回憶,也絕對不止童年的寥寥數段而已。在2010年的年底,多年未坐索道的我,在一個事件的誘因下,再次乘坐了這個我兒時記憶裡的交通工具。

那年11月的時候,我媽帶著她的一個麻友來我住的地方找我,為了體現賢惠準兒媳的優良品質,頭一晚我跟彩姐慌慌張張打掃了衛生,並擊掌為盟除了上廁所等必要的打亂格局以外,絕對要在我媽離開之前保持屋子的絕對整潔,於是那晚我們把房間打掃得乾乾淨淨,地磚亮得穿短裙的姑娘來我家都會有危險。然後早早睡覺,等著第二天我媽媽過來。當我媽到了以後,並冇有過度地誇讚屋內的整潔,而是有點著急的把她的麻友介紹給我認識。那是個跟我媽歲數差不多,50多歲的大嬸。這次透過我媽的關係找到我,是因為她的兒子最近遇到了怪事。

大嬸告訴我,他兒子是重慶某集團的業務代表,因為他們這類人的工作靠的就是一張千錘百鍊的嘴皮子,還有千杯不倒的巨好酒量,才能夠讓其在業務交往中果斷拿下客戶,而偏偏這個兄弟稍微次了點,至少在喝酒這件事情上是。這個大嬸說,她兒子姓劉,歲數應該和我是同歲,那天晚上跟客戶喝完酒回家,就在小什字的嘉陵江索道買票準備回江北城再轉車回家。由於喝得有點醉醺醺的了,上索道以後就靠在椅子上打瞌睡,她說她兒子上索道的時候是跟另一個上了點歲數的人一起的,卻坐到嘉陵江中心的時候,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看到眼前白影一晃,之前跟他一起上索道的那個人消失不見了。於是他被嚇壞了,酒也全醒了,於是就一直唸叨著阿彌陀佛,最後才安全到達。接著也不轉車了,直接打車回了家,連續幾天都請假不去上班,成天在家裡唸佛經。於是他媽媽希望我能去他家裡幫忙看看,孩子是不是中邪什麼的了,如果是我能夠乾預的事情,那就幫忙救救他。

老媽的麻友,如果我提錢估計要捱打的。無法拒絕,隻能答應。起初聽這個大嬸這麼說的時候,我心想大概是她兒子在索道上遇到了一個碰巧想搭索道過江的鬼了,讓他看見了其實多半也屬於無意,況且那個鬼根本冇有對他做了什麼傷害性的事情,我猜想大不了去給他收收驚,然後教他煉個紅繩也就是了,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於是當下我就開車帶著他們一起去了他兒子的住處。

見到她兒子的時候,他正工工整整地跪在家裡的佛台前,雙手合十,拇指上掛著一串佛珠,虔誠唸經呢。我覺得有點奇怪,對於一個心中有佛的人來說,見鬼的機率是不大的,有信仰的好處也在於此。佛家向來講究的是寬厚大度,慈悲為懷,所以我必須得說心中有佛真的是件好事,而眼前這個跪在佛前蒲團上的年輕人,希望他不是遇到事情以後,臨時抱佛腳。

等到他唸完經,他招呼我們到客廳沙發上坐,我媽由於不願意來涉足我的事情,也就冇跟著上樓,在沙發上坐下以後,他的媽媽簡單地跟他說了下我的來意,他一聽我是專門乾這個的,帶著有點虛弱的身體站了起來,對我表示感謝,我趕忙讓他坐下,然後請他稍微冷靜點告訴我事情的全部經過。

他說事情是這樣的,那天晚上跟客戶在解放碑吃完晚飯後,把客戶送上了車。自己因為喝了酒,也就不敢開車回家,就打算坐過江索道到江北城去,然後再回家,否則從解放碑打車回家的話,會多少繞點路,而且車費比較高。當他在索道的調度站買票後,他就上了索道。跟他一起上去的還有個老頭。我問他,那個老頭看上去有多大歲數了,他說至少60多了。我冇說話,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因為重慶的索道屬於高空交通工具,60歲以上的老人和心臟病高血壓的患者是不允許乘坐的。要是在半空當中出個什麼意外,那運營管理處可負不起這個責。劉先生接著說,本來索道都是個開放式的環境,所以即便是在晚上有人一起搭乘也都是平常事,但是他在索道走到一半的時候,迷迷糊糊地睜眼,看到一個影子閃現,速度非常快,接著他清醒了一下,仔細看去,發現先前那個和他一起的老頭消失不見了,索道的窗戶很小,一個人是不可能爬得出去的,而且門也是被鎖死的,若是一個老頭要尋短見,也絕不會在大晚上的時候跑到過江索道上來,打算跳江來死個壯烈。我問他上索道的時候看到的那個老人的樣貌能否形容下,他說隻記得有點禿,上身穿著夏威夷那種花布T恤,下身穿著米白色的西褲,手裡拿著一把扇子,彆的就記不大得了。小劉本身算是個信佛的人,儘管也冇我見到的那麼虔誠,他當時就立馬意識到自己遇到鬼了,於是馬上跪下唸經,直到下了索道。回家後覺得始終背上有股子寒意,就此患了心病。於是請假數日,在家吃齋唸佛。

我聽完以後問小劉,你那天晚上上索道的時候是幾點了,他說大概是夜裡10點半的樣子,這下我確定了,他是真見鬼了。因為小什字到江北城的嘉陵江索道晚上9點半就收班了,碰到人多的時候也最多不過加開到10點鐘,10點半去坐索道,連票都買不到,更不要說是搭乘了。於是我問他,你還記得當時賣票給你的那個調度人員嗎?他仔細想了想,臉色開始凝重。聲音有點發抖的跟我說,好像……好像就是那個跟我一起坐索道的老頭。

最遲10點收班,這已經是好幾年前就一直有的規矩了,我卻是很多年冇有坐過索道,於是我想了想,還是決定要帶著小劉一起到那晚他上索道的那裡去問問,我告訴他,大白天的,索道上人多,你不用害怕,好說歹說,他才答應跟我一起再去瞭解一次。

這次小劉的媽媽就冇有跟著來了,也許是看我問的問題都能夠問到關鍵上,她也就放心了,臨走前把她的電話寫給了我,叫我有結果了還是打個電話跟她彙報一聲。我記得很清楚,她當時是說的彙報,也許大嬸冇退休之前在企業大小是個管理人員吧,不過遺憾的是,我從來不會跟任何人彙報個什麼,也冇誰能夠要我來給他做個什麼彙報。

我和劉到了小什字已經是下午1點的樣子了,由於出門的時候已經接近中午,而且我看他並冇有留我吃個午飯之類的意思,也出於一種慰問病人的心態,於是我帶著他在大溪溝附近吃了一家迄今為止我覺得最厲害的小麵,冇有店名,因為開店煮麪的是個50多歲的阿姨,阿姨在重慶喊做“孃孃”,而那家店開在一個小巷子裡,所以我擅自稱呼它為“巷子孃孃麵”。乾溜二兩五元錢,配上一碗清新爽口的海帶湯,值得一生典藏的美味。

嘉陵江索道的小什字的地段,夾在解放碑、羅漢寺、洪崖洞之間,據說以前有戰士寧死不投降,於是從崖上跳下,至今那裡都還有個烈士墓碑。我跟小劉走到調度室,為了證實我先前的猜測,我問調度室的那個人,我說現在索道是幾點收班呢,他說晚上9點半,人多的時候延長時間到10點。於是這就證實了我的猜測,也相應的證實了小劉的猜測。那一晚他搭到“鬼車”了,不僅如此,連買票給他的都是個鬼。小劉非常害怕非常焦急,乘著人不多的時候,我又向調度室的人詢問了一下之前索道上發生的情況,問問有冇有人發生過意外,或是有冇有人看見過一些奇怪的事情。調度室的人說冇有,不過每過一段時間,總會有些謠言說起索道上有鬼之類的,他在這裡工作了這麼多年,早就聽慣了。而且他還神秘兮兮地告訴我,今後坐收班索道,如果同行的人不多的話,還是不要坐的好。夜深人靜的,難免會遇到一些東西。我因此而相信,這個師父一定看到過些什麼,隻不過他不願意告訴我,我也就不必多問了。既然大家都這麼坦誠,我也不繞彎子了,我告訴他,我純粹是來幫忙的,然後我留下了我電話給他,請他在當班期間要是遇到什麼絲毫不正常的情況,就立刻打電話給我,那位師父答應了我,我看這麼守下去也冇有個結果了,於是就帶著小劉回了家,我說我有訊息就立刻告訴你,你不用感到太害怕,這些東西即使你見到了,你也不要覺得有多麼驚慌,你隻要冇做過什麼壞事,冇有害死過人,那麼你是冇有理由要害怕它們的。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還是有不少莫名其妙影響到活人的情況,不過我向來都希望能把事情搞個清清楚楚後纔來下結論,如果鬼總是無端害人,我想我們也不會生活得這般和諧。那一晚小劉也是運氣不好看見了老頭的失蹤,否則他甚至不會想到跟他搭一趟索道的不是人而是個鬼。這個世界的“鬼”很多,形形色色千奇百怪,冇準誰的臉皮子底下就裝著一副鬼臉,隻要自己冇做過什麼虧心事,也就不必擔心鬼會來敲門。

幾天後,我接到電話,調度室打來的。那個熱心的師父告訴我,自從那天我們找了他以後,他開始遇到點事情就有意無意的想到那些方麵去,他說不知道這次跟我說的這個算不算,總之他是覺得挺奇怪的。我問他到底是什麼事。他說連續好幾天,在他當班的時候,會有一個老女人在他這裡買票上索道,然後做過去又立刻坐回來,去的時候麵無表情,回來的時候總是掛著淚痕。然後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奇怪的事情。

算,當然算,在冇有線索的情況下,任何一點輕微的怪異也許都是一條珍貴的線索。於是我問那個師父,那個女人是每天都來嗎?他說是的,從你們走了後的第二天開始。我說好,明天我們一大早就過來。掛上電話後,我給小劉打去了電話,本來想要約他跟著我一起再去一次,把事情瞭解瞭解,他卻說不去了,有什麼,隨後電話告知就是。實話說,當時我有點鬱悶,鬱悶是因為這一切好像是我的事一樣。可是冇有辦法,既然答應了彆人,說什麼也該做到,即便是做不到,努力過,也就冇有虧欠了。

當下我就開車去了小什字,但是那時候那位師父正在忙,我一直等到他和人輪換著休息的時候,才把他帶到馬路邊,仔細問了問。他說那是個奇怪的老女人看上去有50多歲,這幾天幾乎天天下午4點多的時候就會出現,每次都是坐個來回,回來的時候總是看上去哭過。老師父說,如果她不是有什麼怪癖,那她身上一定發生過不一般的事情。於是我決定留下來,等到下午4點多,看個究竟。

等待的時間還算是比較漫長,我就和老師父聊天,他說他已經在這個調度站工作了十五年了,再乾幾年也就該退休了。他說自己算得上是看著索道票價漲起來的見證人,每天都看著來來往往的過客從江對麵過來,每天也目送著他們下班放學從這裡回家,雖然每天的人流量越來越小,也就幾千人,但是依舊熟悉的是那個匝口開關門的聲音,他說他在這裡看過彆人歡欣鼓舞,看過彆人失魂落魄,就在這麼一個小小的平台裡,他也算得上是看慣了悲歡離合,他告訴我曾經見過有一對情侶吵架,然後開到一半的時候男的要悲憤跳江。害的他接到訊息後就馬上停了索道,隨後原路返回,連同整個調度站的人員一起好好批評教育了那對情侶。我聽著他說這些,能感受到他言語中的那種感慨,我們的生活或許不同,因為我冇有辦法日複一日地賣票開閘,於是我也就失去了見證這一幕幕人間百態的機會。

到了下午快四點的時候,老師父嘴一努,說,她來了。我順著他的眼光看去,一個穿得還算時髦,留著劉胡蘭髮型的大媽走了上來,買票的時候,表情很陰鬱。看著她上了索道,我也跟著走了上去。這一趟人很少,我看大媽坐下了,我也坐在了她的對麵,不敢直接看著她,害怕引起她的懷疑。當索道開動的時候,我看到她從她的手提袋裡,拿出一雙皮鞋,放在她身邊的座位底下。這個行為顯得非常怪異,瞬間就引起了我強烈的好奇。她就這麼安安靜靜的,望著窗外,一言不發。她身邊的那個座位因為下麵放了鞋子,其他乘客也覺得很是詭異,也就不敢去坐,紛紛有點下意識地向我這一側靠攏。一直到索道行至江北城,她都是一直保持著那個姿勢。等到所有人下了,我也下了,我看到她才走出站來,繼續買了一張返程票,我也裝作是東西忘了拿,買了一張,跟著她再次上了索道。她還是一樣,坐下後把鞋子放在身邊,開動以後,她若有所思般的,開始流露出悲傷的表情,繼而默默流淚。我仔細看了那雙鞋,是一雙男式皮鞋,就樣式而言,穿它的人應該也是上了歲數的老年人。而顯然它的主人正因為某種原因而無法來搭乘索道,會不會是先前小劉遇到的那個老鬼呢?如果是,這說明這雙鞋的主人已經去世了,或是靈肉分離了。看她哭得傷心,我也跟著有點難過,也許是自己的性格原因,總是希望能夠幫她一把,但是卻找不到合適的話語,於是隻得就這麼繼續默默地,等到索道重新回到小什字。下了以後,我跟隨著她走出站。途中我給調度的老師父使了個眼色,意思是我得跟去看看,回頭再聯絡。大媽走到馬路邊,打了一個車,我的車正好是停在路邊的小道上,於是我便跟著開去,至於我要證明個什麼,我當時還不知道,但是我有種感覺,我總是覺得這當中似乎有一個奇妙的事件,或許和小劉的事情有關。

對於重慶的的哥的姐們,我向來是既愛又恨,他們嫻熟風騷的走位,常常令我這個遵守交通規則的好司機措手不及,每次剛想破口大罵他們為什麼要突然變道斜插的時候,總是會想到人家也是在靠著這個吃飯,氣也就氣不起來了。跟隨著這台出租車,一路狂奔,沿著濱江路上了嘉華華村立交,接著直接在高九路上飛馳,最終在聯芳附近停下,我才知道,原來這個大媽的目的地,竟然是殯儀館。

我在路邊停好車,跟著大媽不行,我冇有骨灰存放證明,所以我也就進不了那個千秋堂。隻能在外麵等著她,大約半個小時候,我看到大媽擦著眼淚走了出來。路上和等待的這麼長時間裡,我一直在尋思該怎麼上去和大媽搭話,看到她出來了,我總算是走了上去,對大媽說:

“阿姨你好,你還記得我嗎?我和你一起坐的索道,如果你方便的話,我希望可以跟你聊聊。”

她一定以為我是個推銷墓地的,因為據說很多到殯儀館弔唁親人的人都會遭遇到被一些推銷墓地的人死纏爛打。她起初看了我一眼,並冇有理睬我就走了。我心想既然如此,我隻有跟你實話實說了,我跟上去,對大媽說:“阿姨我知道,你丈夫去世了,索道有你們的回憶,而且你丈夫喜歡穿花衣服!”顯然,最後一句是我猜的,因為小劉曾經描述過,他在索道上看到的那個老人,穿著花衣服,拿著扇子。

聽我這麼一說,那個阿姨轉過頭來,有些詫異地望著我,過了一會才問我,你是怎麼知道的?我拉著阿姨在附近的石凳上坐著,我告訴她,也許我說的這些你將很難相信,但是我還是希望告訴你事情的真相。於是我告訴她這段時間我一直在留意這索道上發生的一切,是因為我的一個委托人在索道上遇到了奇怪的無法解釋的事情。我甚至坦言告訴她,我說您丈夫愛穿花衣服,是我根據委托人的話而猜測的,我的委托人還告訴我,花衣服,米白色西褲,手裡還拿著扇子。聽我說到這裡,阿姨再一次哭了起來,這次哭的特彆傷心,她從手提袋裡拿出那雙皮鞋,說道:“還有他最愛穿的這雙皮鞋。”

聽她這麼一說,我慶幸自己的猜測運氣很好,看樣子這次是碰對了人了。看她哭得這麼難過,一時不知道怎麼辦纔好,隻能等著她哭完。一會以後,她擦了擦眼淚,對我說,我想你朋友看到的就是我家老頭子,你問吧,想問什麼。於是我對阿姨說,我覺得你丈夫可能還冇有離去,這樣的滯留對他的靈魂是冇有好處的,我需要尋找到他滯留下來的原因,並且帶著他上路。阿姨說,他丈夫是大概半個月以前纔去世的,就在白馬氹的這個殯儀館舉行了告彆儀式,並且火化。由於走得算是比較突然,所以一直還冇來得及買墓地,於是就隻能暫時先在骨灰堂存著。而且她說她暫時還走不出這種失去伴侶的陰影,這麼段時間以來,每天都沉浸在痛苦裡。我問阿姨,大叔是怎麼去世的,她說是因為腎上腺癌。

癌症,又是癌症。當我身邊有朋友或是熟人的家裡有人去世,十有**,都是癌症。我不知道這種情況是隻發生在我的身上,還是人人都有這樣的感覺。當罹患了癌症,除了每天絕望的混吃等死,也有很多人選擇了積極樂觀的去麵對去拚搏。儘管結局也許都是一樣,但是過程至少還是灑脫而精彩。除了覺得自己倒黴,得了不該得的病,幾乎人人都忘記了去追究一個原因,就是為什麼我們會得癌症。我曾經看過一篇醫學論文,上麵說,每個人的身體裡都有潛在的癌症細胞,至於會不會被誘發出來,除了自身的生活習慣和環境外,真的隻能靠運氣。有的人一輩子不抽菸,卻死於肺癌,除了身邊人的二手菸,可怕我們的環境和空氣質量也難逃罪責,在上個世紀70年代末,鄧爺爺大手一揮說要改革開放,在我看來不過就是以往我們最為鄙夷的社會製度,而且還是它的最初階段,靠著無止境的開發和生產,使得利益達到最大化,同時也激化了社會的矛盾,破壞了我們幾億年來賴以生存的環境。當人們瘋狂地去追求改革帶來的利益碩果時,我們已經開始漸漸丟棄了我們的健康。而這種方式儘管帶來了表麵上的繁榮,卻給無數人也帶去了等待死亡的痛苦。非常悲哀,作為一個剛剛成為父親的人,我甚至不敢給孩子吃奶粉,於是每天無止境的熬湯弄好吃的,就期盼老婆能自己把孩子給餵飽,當食品中的某種元素含量超過了4%的時候,在歐美就會被列為違禁物品,卻能在我們的超級市場裡肆無忌憚地販賣,當人們就此提出質疑的時候,有關部門的回答是,這樣的東西連續吃10年才能致癌。換句話說,你儘管放心吃。我不放心,我放不下心。我身邊有太多的人因為環境空氣水源甚至食品藥品而患癌死去,我並不希望他們先去幫我占好了位置,是在等我來打麻將。當這個阿姨告訴我自己的丈夫是因為癌症去世的時候,我甚至覺得這個答案我似乎早就預料到了,這難道還不值得悲哀嗎?

阿姨接著告訴我,大叔的癌症已經查出來1年多了,這期間他們也在治療手段上儘過力,但是卻被某醫院的泌尿外科醫生告知,這病已經無法治了,建議回家保守治療,於是臨行前還給他們開了一種名為“易瑞沙”的英國進口抗癌藥物,並聲稱這個藥隻需要付費吃上半年,半年後要是要接著吃,那就全部免費了。換句話說,開始吃這個藥的人,估計很難活過半年。而且當時阿姨他們對醫院也是過度的信任,在吃了幾個月以後才被懂醫的朋友告知,這個藥是針對肺癌的,對腎上腺癌一點作用都冇有。阿姨告訴我,這個藥500塊一粒,一個月的藥費能夠達到1萬5。後來得知無效,也就放棄了,開始在中醫的地方廉價抓了些保護臟器的中藥,這才慢慢拖了這麼長時間,否則的話,大叔早就死了。

我問阿姨,那你最近天天都提著大叔的鞋子去坐索道是為了什麼呢?阿姨聽我這麼問,於是告訴我,他比大叔小十多歲,他們倆的相識就是在小什字到江北城的那條索道上。早些年的時候,阿姨還是一個小小的公司職員,每天都要從江北城坐索道到朝天門附近去上班,但是自己的身體不算很好,有一天起晚了,來不及吃早飯就上了索道,於是在高空搖晃當中,她身體開始感到不適,由於低血糖的關係,就暈倒在了上麵。當時很多人都在同一趟索道上,卻隻有大叔伸出了援手,扶她起來,喂她喝水,等到她醒來,還給她買來早飯,還把她送到醫院去了。後來她很感激這個大叔,也知道這個大叔天天都在同樣的時間跟她坐同一趟索道,於是漸漸的,兩人成了朋友,接著發展成為戀人,然後結婚,卻冇有生子。我問阿姨怎麼你們冇有孩子呢,阿姨搖頭不答,我心想或許這是一個她不願提到的事情,而且和我目前經手的事件無關,也就不再追問。阿姨告訴我,老頭子生性樂觀豁達,也算得上是知足常樂。雖然兩人冇有孩子,但是他們生活得還是非常快樂,年輕時候賺的錢本來打算老了以後兩口子一起環遊世界,卻冇想到大部分都成了醫藥費。阿姨還告訴我說,老頭子雖然歲數比她大了十多歲,但是整天嘻嘻哈哈的,喜歡鬥氣,愛鬨,像個小孩子,有一年兩人去三亞夕陽紅的時候,看人家島服花花綠綠的好看,硬是在當地買了很多,回重慶以後換來換去地穿。這我才明白了為什麼小劉看到的那個老頭,穿著和他歲數非常不符的花衣服。在大叔彌留的時候,阿姨也許是意識到丈夫快要不行了,於是就問他,還有什麼心願,當時的大叔已經在病床上非常虛弱了,虛弱到連說話都費勁。但是他還是掙紮著說出兩個字:索道。

阿姨明白了,他一生到頭來最放不下最珍愛的人還是她自己,他明白老頭子想要病好起來,再帶她去坐一坐他們最初相識的索道,那個見證了他們愛情之路的索道。可是他冇能等到那一天,在說完索道後的第二天,大叔就去世了。儘管有親人和朋友在場,但是當阿姨扶著大叔的靈柩的時候,還是能夠想象得出那種孤單。時候阿姨便經常提著大叔的鞋子,安靜地坐一趟索道,算是了卻一個大叔想要實現,卻無法實現的心願。

於是在跟阿姨的聊天過程中,我覺得我基本上搞清楚了事情。大叔出現在索道上,其實不是在針對小劉,可以說跟小劉幾乎完全冇有關係,大叔隻是天性調皮,乘著索道已經下班,自己一個人過癮去了,小劉隻不過是運氣比較不好,恰好上了那一趟罷了。

我問阿姨,如果說這是大叔的心願的話,我冇有辦法確認他是否因為心願已經了結而選擇了自己超脫離去,我告訴她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去證實一下,如果他走了也就算了,如果他還在,我希望你能夠讓他選擇安靜離開。阿姨顯然是明白了我的意思,所謂人各有命,我們每個人的生活軌跡都是不同的,這也註定了我們除了死亡的結局是一樣的以外,生活都是差異萬千的。這個阿姨應該明白,若是單憑自己對丈夫的思念,而成為丈夫因為牽掛而不願離開的理由,儘管殘忍,但那真是不對的。於是她沉默了許久,對我說,還是送他離開吧,流連在這裡,也早晚會迷失的。你需要我怎麼幫助你,我隻求你送他走的時候,告訴他先去等我,我早晚還會去陪著他的。

我對阿姨說,如果這雙鞋是大叔生前最愛穿的鞋的話,我可能要借用它,然後事後,我會把鞋子燒掉。阿姨考慮了一下,最終答應了。我們約好第二天造成請出大叔的骨灰,就在殯儀館專門燒香祭拜的十二生肖的小壩子裡,給大叔送行。

第二天我們如約而至,在讓他們老夫妻說完心裡話以後,我給大叔帶了路。光天化日,眾目睽睽,由於是在殯儀館,再怎麼奇怪的做法,都不如那些穿著藍色鼓樂隊服裝,刻意裝出一副悲傷神情,吹一首20塊錢的人來得奇怪。完事後,我給小劉打電話,告訴了他事情的真相,他聽完以後很激動,說要拜這個阿姨做乾媽,今後也能多個人關心她。我很欣慰,這孩子雖然酒量和膽量都不怎麼的,但起碼是個很好的人。

從白馬氹離開的時候已經接近中午,我問阿姨家住在那裡我送她回去,上車後她沉默半晌,對我說:

“還是送我到小什字吧。”

2011年,嘉陵江索道,再見!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