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七十章 蝙蝠

第七十章 蝙蝠


2010年的下半年,我接到一個委托電話,打來電話的是個說普通話的男人,自稱是某某公司的總經理。通過另外一個我算是我的同行的先生介紹找到我的,這個介紹人我認識,在來重慶買房子以前,是個地地道道的縉雲山道士,幾年前因為一件偶然事件而認識,後來也冇怎麼聯絡,隻是聽說他自從在重慶主城買房以後,就開了家“谘詢公司”,專門給人批八字起名字等,偶爾也會接單子驅鬼,但那是少數。對於這些在職且提前過上安逸生活的人,我是嫉妒的,我也想要多留出點時間在各地自在遊玩,或是泡上一壺老茶,無所事事地坐在我家陽台上,聽聽音樂,玩玩電腦,就這麼輕輕鬆鬆地混日子,可是事實是殘酷的,雖然從事靈異職業,收入不算低,但是就花銷而言,還是有些捉襟見肘的。都說君子不愛財,但是君子也要吃飯纔是。所以儘管知道這個業務是他介紹來的,但還是勉強接下了。

電話裡的那個男人說,找到我是因為他的老婆。說是前段時間他們夫妻倆帶著孩子一起到上海去看世博,隨後沿途在附近的地方玩了幾天,途經烏鎮的時候在那住了一晚,結果當晚他老婆說發生了怪事。我問他到底發生什麼了,他卻說希望我能夠去他公司,當麵跟他聊一下。經不住他的再三勸說,我也希望去看看他公司到底怎麼樣,因為這將作為我收費多少的依據。

他的公司位於江北歐式一條街附近,距離我不算遠,到了公司後發現規模雖然說不上大,但是也是很有氣候了,見到這個先生的時候,我對他35歲就能經營這樣一家公司而感到敬佩,也開始默默在心裡盤算這趟到底是該收多少錢才合適。他讓我進他辦公室坐下以後,就關上了門,然後把玻璃上的百葉窗都合上,接著在我麵前坐下。

他打量了我很久,也許他冇有想到,坐在他麵前這個比他歲數還小的年輕人,竟然是已經在陰陽道上混了12年的人。他說希望我證明給他看我是個懂行的人,我告訴他我無法證明,我也不會跟他證明什麼,找到我是緣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雖然我心裡很清楚,當我第一次跟客戶見麵的時候,他們或多或少都會有這樣的懷疑和揣測。這怪不了任何人,我也早就習慣了,在這個社會環境下,誰還能夠真正相信一個人呢。也許我們每個人的生活即便是安安穩穩過了一輩子,到頭來都冇辦法分清那些眼神的真偽,乾到這行,對這一切算是早有預料,於是自始至終都隻做我自己,那個粗鄙而挑釁的自己。

他見我冇有要退卻的意思,也就無可奈何。既然人都來了,不管怎樣,還是先把事情的全部經過瞭解一下纔是。他說他姓唐,前陣子帶老婆孩子去了上海,參觀世博會,完了以後就沿途在上海周邊的杭州湖州嘉興等地玩了幾天,最後到烏鎮的時候,覺得很是漂亮,於是就打算多呆一天。他們住進了一家以前的老宅子改造後的酒店裡,當晚就發生了怪事。唐先生說,因為帶了孩子,孩子也才4歲多,於是夫妻倆就開了個兩個床位的標準間,他自己睡一張床,女兒和老婆睡一張床,剛拿到鑰匙進屋的時候,發現窗台上有一隻死掉的蝙蝠,兩口子頓時覺得很噁心,老婆又不願意去碰,於是唐先生就拿了一張抽紙把蝙蝠的屍體撿起來,丟到了垃圾桶裡麵。在外麵玩了幾天,臟衣服很多,他老婆就先去把衣服給洗了,然後掛上晾乾。忙了一天也累了,當晚他老婆把孩子哄睡著以後,也跟著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可是睡到大概夜裡兩三點的時候,他老婆醒過來了,他說他老婆告訴他,是那種莫名其妙就醒過來了,也不是要起夜上廁所什麼的,睜開眼以後,卻發現在自己睡的那張床的腳那一側的窗沿邊,地上蹲著一個白白瘦瘦的男人,麵無表情地看著她。於是她當時就大叫了一聲,立刻轉頭叫醒唐先生,等到再回過頭的時候,發現那個男人又不見了。當時唐先生驚醒以後就馬上跑過來問發生什麼事了,他老婆冷靜下來後,告訴了他這件事,他當初還懷疑是老婆產生幻覺了,或者是睡的床不習慣,做了噩夢了,也冇有太當回事,就安慰老婆什麼的。第二天退房後打算回去上海坐飛機回重慶,卻在打車去火車站的時候在路上發生了交通意外,他們車上一家人加個出租車司機,司機重傷,自己受了點輕傷,老婆和孩子運氣比較好,坐在後座冇有受傷。於是一家人開始有點警覺,無心再在路上耽擱了,就馬不停蹄地趕回了重慶,途中還遇到了不少危險,但是好在一次次都躲開了。回來以後,老婆堅持要到廟裡去收驚,卻在每天回到家以後,依舊噩夢連連,家裡的長輩說這是上了邪,於是才讓他四處打聽我們這類人,最終才找來了我。

我對唐先生說,就你說的這些情況來看,你老婆很有可能是鬼壓床了,既然她能夠喊出聲來,然後鬼就不見了,其實你們不用太過擔心,現在人都好好的,說明這問題不大。話雖然是這麼說,唐先生還是非常緊張,他說他自己本來是對鬼神這些事情一點都不相信的,但是這次自從在烏鎮的那個房間睡了一晚以後,怪事就接連著來,加上他老婆那麼生動的描述,他現在不信都難了。他對我說,這樣吧,很多具體的情況你還是直接跟我老婆說比較好,希望大師能夠儘快幫我們把問題給解決了,錢不是問題。

顯然他的最後一句話引起了我的重視。

他拿起電話給他老婆打去,問他老婆下課了冇有,下了就趕緊到公司來一趟,請的高人來了。在等他老婆來的時間裡,我問了問唐先生,才得知他老婆是重慶某個培訓機構的美術培訓師,姓孟。期間他還反覆問過我收費的情況,我一直冇有跟他答覆,我告訴他,一切都等事情問個清楚了再說,如果問題的難度超過了我能夠出力的範圍,我也不敢貿然接下這個業務。

過了一會他老婆來了,進屋以後,眼前這個看上去跟我歲數差不多的美女反應竟然跟她老公見到我的時候是一樣的,也是有些驚訝,有些懷疑。我冇有功夫來跟他們計較這些,自我介紹以後,我請孟小姐把她所知道的一些她老公不瞭解的情況告訴我。情況大致和唐先生跟我說的差不多,不過我是注意到了幾個細節,因為孟小姐告訴我,當時她在酒店睜開眼睛看到那個男人的時候,並冇有覺得一種非常壓抑和突然的恐懼,相反她說那個人隻是蹲在那裡看著她而已,什麼都冇做。我問她半夜三更的你是怎麼看得這麼清楚的,她說她們出門旅遊有個習慣,如果是住酒店這樣的地方,床頭壁燈和走廊的燈是一定不會關的,這也是為了讓自己警醒一點。我請她仔細跟我描述了一下那個蹲在床邊的鬼的模樣,她說穿著深藍色長衫,袖子捲了一點起來,露出白色的內襯,很瘦,是個尖臉,頭髮是那種很老氣的分頭,就是臉看上去很白,於是嘴唇就顯得特彆的紅,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進屋的小偷一樣。

我心想,怎麼可能是小偷,如果是小偷的話,還會穿個長衫來偷東西嗎,既然是穿長衫的話,那也許是早時期的那些人,這類人就比較費勁了,因為時間相對久遠,要查清楚它依舊存在的來龍去脈會比較困難。也有可能跟那隻死掉的蝙蝠有關,不過如果是蝙蝠屍體引起的事件的話,又可以分成兩個可能性,一是死去的人有時候會附身在某些動物或是昆蟲的身上,回來見它們相見的人,這種情況非常普遍,如果家裡有親人去世過的朋友基本上都會遇到過,例如在靈堂會有蛾子停在你身上,這時候老人總是會告誡說不能打,那是逝去的親人回來看你來了。這種說法非但不是冇有根據,反而是經過很多人幾百上千年的證明得來的說法。不過孟小姐一家隻是因為旅遊到了烏鎮,而且是隨機挑選的酒店,如果說附身在蝙蝠身上回來看的話,非親非故的,似乎是有些說不過去。此外還存在另一種可能,也許是隻蝙蝠妖在迷人,不過那就不是我能管得著的事情了。

也許是孟小姐看我猶豫了很久,就問她老公拿來筆和紙,把那個男人的長相畫了一個給我,遞給我以後她說,我能夠這麼清晰地畫出來,就說明給我的印象實在太深了,簡直是無法忘記,所以我非常確定,那絕對不是什麼幻覺。我看了看孟小姐畫給我的那個人,除了身上的長衫非常不合時宜外,其餘的看上去就跟那些普通的賊眉鼠眼的人差不多,若是要說詭異,就是他蹲著的姿勢,是那種好像孩子在聽長輩講故事一般,屁股坐在地上,雙腳併攏,雙手環抱著自己的膝蓋。從相貌上看,這個男人起碼也是四十多歲,卻能夠做出這樣的動作,這就顯得非常不靠譜了。而且我注意到他們夫妻倆說到的一點,在遇到那個鬼以後的幾天,他們身上接連發生了很多怪事,這就說明那個鬼是一直跟著他們的。

想到這裡,我取出羅盤在他們身上轉悠了一下,卻冇有發現鬼魂的蹤跡。唐先生看我把吃飯的傢夥都亮相了,也就真的相信了我是乾這行的人了。我告訴他們夫妻倆,在他們身上並冇有發現有鬼魂的痕跡,如果不介意的話,希望能夠去他們家裡檢查一下,要是他們方便的話,帶去烏鎮和從烏鎮帶回來的所有東西,都希望能夠讓我看一遍。

唐先生和孟小姐都答應了,於是唐先生班也不上了,出門前就跟前台的小妹說了一聲記得鎖門以後,就帶著我下樓,上了他的車,去了他家。他家住在渝北區加州電子校附近,家裡裝修得倒是非常雅緻,牆上掛著一些長笛琵琶之內的樂器,看來他們家的人當作還有通曉音律的。至少是對咱們中國的古典樂器非常喜愛的人纔會收集這樣的東西。我把他們帶去烏鎮的東西裡裡外外的用羅盤檢查了個遍,卻也冇有發現任何的蹤跡,卻在客廳正對電視牆的那麵牆上,一把紅木三絃琴上,發現了非常強烈的靈異反應,有了這個反應,就能夠排除是妖的可能性,隻是很奇怪,為什麼這把琴掛在家裡,他們卻會在千裡之外的烏鎮撞鬼,於是我轉身告訴他們,現在能夠確定家裡有鬼了,不過我還需要弄明白一些事情,才能知道我到底能不能幫上忙。於是我請唐先生取下那把三絃琴,平放在桌上,仔細檢視。

看得仔細,並不表示我熱愛音樂,其實我這一輩子跟樂器也算有種緣分,我媽曾經告訴我,當年在我半歲的時候,她和老爸把一本《馬克思哲學》和一把玩具小提琴放在了我的麵前,要我當著全家親戚的麵做出一個選擇,我冇有絲毫遲疑就直接爬向了那個玩具,於是那一晚,不管我怎麼鬼哭狼嚎,都始終冇能從我媽那個傷心的女人那裡騙到一口奶喝。我父親自學過小提琴和二胡,於是為了尊重我的選擇和培養我的藝術細胞,他常常會給我買一些跟音樂有關的玩具,卻在之後的數年時間裡,一個接一個的被我孜孜不倦地摧毀和拆卸,豐富的拆卸經驗告訴我,這個世界上冇有什麼表象是值得相信的,除非你能夠拆散它來觀察它的內在,所以從小學開始,我就開始成功的將課本和作業本肢解成一張張紙,然後又把它們變成了飛機,青蛙,千紙鶴以及拉屎要用的手紙,為此我也收穫了無數的耳光作為代價。上中學以後,儘管唸書不算用功,但是還是被一個年輕有為的青年音樂女老師看中了我的天賦,於是常常帶著我到學校給她分配的宿舍,教我發聲和唱歌,有一天乘著老師有課,我憑著敏銳的嗅覺在她的床下找到一塊用報紙包好的老臘肉,於是果斷偷走並把它變成了一份回鍋臘肉,陪著我度過一個愉快的夜晚,不過代價是我被永遠的驅逐出了音樂界。所以當我仔細觀摩那把三絃琴的時候,總是特彆的仔細,而仔細的目的,也不過是為了找回一點點曾經和它們那麼近的感覺。

從琴上雕刻的紋路來看,也算是年份很久的琴了,不過三根弦裡的其中一根看上去比另外兩根要新了許多,於是我判斷這是一把古琴,不過經過了翻新。我問唐先生琴的來曆,他說是多年前從一個拍賣會上買下來的,正宗的西湖三絃琴,據說是乾隆時期的東西,自己也不會彈,但是非常喜愛中國的民樂,於是買回來以後就掛在牆上當作裝飾,不管是真心喜歡還是附庸風雅,也算是為收藏界做了那麼一點點貢獻。接著我想到,既然那隻鬼的蹤跡在這個琴上有所體現,那就說明這把琴和那個鬼有種必然的關聯,那個鬼會不會是這把琴以前的主人?如果隻是主人的話,也冇有理由出現在烏鎮的酒店裡,還蹲著看著孟小姐,這麼說這個鬼跟烏鎮的那家酒店也應當是有聯絡的,這也未免太巧了。儘管隻是懷疑,因為一個偶然的收藏,竟然是收藏了彆人的琴,還這麼碰巧住過彆人生前去過的那個酒店,這種機率實在太小了,不過小是小,不代表冇有這個可能性,於是我對唐先生說我要借用他們家的電腦查查東西,讓他告訴了我那家酒店的名稱,反覆查詢以後,我開始漸漸有了點頭緒,於是我對唐先生和孟小姐說,這個業務我接下了,不過我們可能要再去一趟烏鎮。

唐先生和孟小姐對視一望,被我這麼一說顯得有點突然。唐先生問我為什麼要重新再去一次,我說我剛剛查過了,你們之前住的那家酒店,在改建為酒店之前,一直是被荒廢著的,八十多年前那箇舊宅子,是當地一家非常有名的大茶樓,而那家茶館之所以有名,除了很多當時的政要常常光顧以外,還因為那裡有非常地道的蘇州評彈。

蘇州評彈我是知道的,多年前跟父親去杭州玩的時候曾經聽過,當時也是在一個茶館,一進大門酒杯台上的一男一女兩個人吸引住了,兩人一左一右坐在高腳凳上,兩人之間也有個高腳的木茶幾,上邊放著兩碗茶,男人在右女人在左,男的穿舊俗長衫,拿著三絃琴,邊彈邊唱,女的穿著旗袍,在一邊談著琵琶,唱的全是方言,但是強調特彆好聽。雖然不能和黃梅戲、越劇、崑曲等相提並論,但是它通俗易懂,而且悠揚婉轉,算的上是我們國家戲曲類彆中值得發揚的一種。而後來因為一些時局的原因,很多非常正宗的唱腔就漸漸失傳,或是被改變了,現在留下來的正宗也有,隻是不算太多了,而且坐堂表演為主,其質量也可想而知。

我對唐先生說,八十多年前的那個茶館,老闆和老闆娘就是一對唱蘇州評彈的人,雖然網上冇有當時的照片,但是你家裡有這把琴,琴上又有鬼,你又碰巧住過那家改建的酒店,所以我覺得這個鬼一定就是琴以往的主人,我甚至還覺得他是以前那家茶館的老闆。所以我們得再去一趟,把這個事情弄清楚以後,我才能送走鬼魂,否則給鬼魂留下個什麼遺憾,這個不是好事。我就曾經遇到過弄錯了原因送走了一個鬼魂,卻因為事情冇有完好的解決,而導致它的執念遲遲不散,最終重新回來。

他們想了想,覺得目前的情況來說,送走這個鬼魂纔是當務之急。於是就答應了我的要求,隻是孟小姐說她不去了,一來是心裡有陰影,二來也要在家帶著孩子,於是唐先生就立刻訂好了兩張第二天飛蕭山的機票,我們約好明天他來接我去機場。

回到家以後,我仔細回想了這件事情的過程,雖然條理算是比較清晰,判斷也能算作**不離十,但是我始終無法把整件事情完整連貫地梳理出來,我們還差一些關鍵的事情冇弄明白,如果之前所有的猜測都冇有錯的話,這個關鍵的東西必須要到了那個酒店才能顯現,於是我就把一些必要的工具收拾好,早早睡下。

一路順利,除了在過安檢的時候那個馬尾辮的小妹對我的羅盤產生了強烈的興趣,其餘的行李都是托運的,羅盤我是絕不離身的。到了杭州以後,吃過了飯,就開始朝著烏鎮出發。到了的時候已經接近晚上,去那家他們先前住過的酒店訂房的時候,發現那間房已經有人住了,得第二天纔會退房,於是我跟唐先生另外找了家客棧住下,然後出來找吃的,夜裡很難打發時間,於是我們也在當地找了個茶館,就安靜地聽了一晚上的評彈,直至打烊。吃瓜子吃到我的舌頭氣泡,我們纔會了客棧休息。

第二天中午我們又去了那家酒店,成功地預定了房間,把行李等從客棧搬過來,我就睡之前孟小姐睡的那張床,我把從唐先生家裡帶來的那把琴斜靠著放在房間裡的靠椅上,拿出羅盤,準備在這個曾經見過的房間好好檢查一下,我卻發現,羅盤瘋轉,雖然鬼魂的力量不是很強大的那種,卻能夠很明顯地感覺到它非常的亢奮,於是我斷定,這個房間一定有我們要找的答案!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