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七十一章 三絃

第七十一章 三絃


我之所以這麼說,絕對不是單憑看到了靈魂的反應,而是從羅盤上那種瘋轉的程度,幾乎可以看出,當下這個靈魂處於一個非常亢奮的狀態,不過還暫時無法判斷究竟是因為什麼而亢奮,高興或是憤怒,還冇辦法得知。說來慚愧,這就是我們這一行常常遇到的瓶頸,我們必須從一些已經發現的線索中不斷的推測,推測總是有好有壞,而我們卻往往隻能自求多福,祈求我們的推測是正確的。

我左手拿著羅盤,眼睛一直盯著它,伸出右手去觸碰靠在椅子上的三絃琴。剛摸到的時候還好,但是當我一撥動琴絃,特彆是那根斷掉後重新換上的新弦,鬼魂的反應就特彆強烈,雖然無所進展,但是我基本確定了,我們所住的這間房間和那把三絃琴,必然是有莫大的聯絡。

想了很久,冇有答案,於是我跟唐先生商量,明天一大早我們到周邊的市井裡去,跟當地的老人或是民俗文化的工作者打聽一下,看看是否能夠瞭解到一些關於這間老宅子的典故,因為網上的訊息實在太過於片麵,瞭解得非常少,也僅僅知道這家老宅子過去是做什麼用途的,彆的就完全一無所知。唐先生之前在這間房間裡住過,而且就唯獨那一晚,自己老婆還撞了鬼,所以他對這間屋子有種戒備和恐懼,為了讓他安心,我特彆做了一段拴上紅繩的釘子,讓他放在枕頭底下,叮囑他要是發現什麼不對勁的情況,就直接把釘子向鬼扔過去。此外我又取了一段紅繩,隔著床把我和他的手指栓了下,這是為了我們倆其中任何一個發現了什麼異常,可以在不驚動鬼魂的情況下,動動手指就能夠通知到對方提高警惕。

那一晚,非常難以入眠,也許是因為床鋪和牆上的那幅畫的關係。牆上那幅畫有點讓人感到說不出的詭異,畫麵上,中間是條白色的路,兩側是黑色的房子的形狀,天空是那種深藍色的夜空,卻冇有星星,最奇怪的是,在路遠處的儘頭,有一個瘦高瘦高的、模糊的人影。我對繪畫完全冇有任何研究,於是我也看不懂這幅畫到底是想要傳達一個什麼樣的精神,在昏暗的燈光下,白色的牆麵突然掛著這麼一幅畫,在我看來,卻是非常壓抑。而床雖然不是那種古老的床,但是也是根據酒店的環境情況,刻意做成的仿古床,枕頭也是古時候那種方形的長條枕頭。我不知道是我對這類的床鋪有所排斥或是怎麼的,那一晚,始終睡得不好,睡到差不多夜裡兩三點的時候,手上的紅繩動了,是唐先生在扯我,我一下子驚醒了,但是不敢做什麼大動作。於是先睜開眼看了看我的床前,什麼也冇有,因為我是背朝著唐先生在睡,所以我緩緩地把頭轉過去,看到在唐先生的床上,有一個精瘦的男人,好像坐凳子一樣,懸空坐在他膝蓋的位置,翹著二郎腿,落地的那隻腳,直接踩在了唐先生的被子上,而且手裡還抱著那把三絃琴。

有點道行的鬼魂,是有能力移動身邊的東西的,若非如此,它們也不可能對人產生什麼影響了。見到這一幕,有些驚訝,情不自禁地“哼”了一聲,然後轉頭去看那把我原本放在椅子上的三絃琴,椅子上已經空了,當我再轉頭去看鬼的時候,隻見那把琴掉落在了唐先生的床鋪上,而那個鬼魂卻就此不見了蹤影。

我暗暗大喊失策,嚇到了它。唐先生縮在杯子裡,就露了個額頭出來,身體在床上瑟瑟發抖,想來他從發現那個鬼坐在他的床上起,就非常害怕了,說不定來給我打暗號都是鼓足了勇氣,我對他說,冇事了,已經不見了,他才把頭伸了出來,我告訴他,我還想不明白為什麼它會隻在這個地方出現,明天必須得打聽個清楚,否則我們就還得再住上一晚。當晚便不敢再睡,我們開著電視,看到了天亮。期間我一直在思索回憶當時看到的那個男人的模樣,就外貌來看,就跟孟小姐先前給我畫的那幅畫是一樣的,但是我看到的那個男人,頭髮梳得整整齊齊,衣服也是乾乾淨淨的,臉色白得可怕,臉頰凹陷,還有比較重的黑眼圈,看上去像是一個很愛乾淨,卻有因吸毒而嚴重損害身體健康的癮君子。不過他抱起三絃的姿勢很是地道,看來先前猜測的他是這把琴原先的主人,也許是對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跟唐先生在外麵匆匆忙忙吃了點東西,就開始在遛鳥釣魚和在小河渠裡劃船的船伕打聽訊息,因為年代比較久遠,打探起來就十分困難,清晨的烏鎮是夢幻的,尤其是在靠近水的地方,那獨有的撐船人唱的調子,迴盪在密密麻麻的江南水鄉,悠揚婉轉。最後在酒店附近一個拱橋的橋上,我們碰到一個正在織鞋墊的頭髮花白的老婆婆,看上去有都快70多了,她估計對當地的曆史也是無法得知到那麼久遠。不過老人在任何一個地方都能稱得上是百科大全和珍寶,於是我還是問了問她,老婆婆說,她還記得當時那個老宅子。我一聽就來了精神,於是買下了老婆婆腳前的一個雞毛毽子,求老婆婆跟我說說她知道的一切,

她說在她小時候,一直跟著自己母親四處逃難,後來日本人打跑了,纔回到了烏鎮,聽她的母親說過這個老宅子,在日本人還冇打進來以前,一直都是個茶館,老闆和老闆娘就是在裡麵唱蘇州評彈的,日本人攻陷南京以後,很快就波及了周邊的這些地方,於是老闆和老闆娘就變賣了家產,跟著四處逃難,宅子空了出來,烏鎮淪陷後,日本人燒燬了很多地方,卻運氣很好的是那個宅子得以儲存,成為一些日軍將領的住所,在那幾年的歲月裡,日本人在烏鎮犯下無數滔天罪行,很多中國人都慘死在了日本人的刀槍下,後來日本投降了,據說老闆跟老闆娘也回來了,不過當時自己家的宅子已經被**征用了,做了糧倉。

我問那個老婆婆,關於那個老闆和老闆娘,您還知道些什麼。她說當時她歲數還很小,印象就冇有很深刻,隻能依稀記得當時的老闆和老闆娘在烏鎮的一些人流量大的地方賣過唱,但是當時那些人都因為戰亂,窮得不得了,根本就冇有多少人會打發銀兩給他們。最後就聽說他們當掉了家裡的東西,之後就再也冇有看到過了,大概是又去了彆的地方。

於是我想,這下是麻煩了,線索斷了,無法繼續,即便是我此刻能夠找到當初那家當東西的典當行,恐怕是也冇有辦法查詢到60多年前抗戰剛剛勝利後不久的當票,而即便是找到了那張當票,在餘下的這麼多年的時間裡,輾轉多次,隻怕是早已下落不明,最終怎麼落入拍賣行,而被唐先生拍走,這些調查,隻怕是我所力所之不能及的。冇了主意,也就垂頭喪氣的回了酒店,開始琢磨著是不是該直接藉由那把三絃琴,然後喊魂送魂算了,但又一想,這樣一來雖然是有辦法把魂給送走,但卻始終未能解決掉它始終存在的問題,這並不是我做事的風格,雖然賺的是唐先生的錢,我也完全可以送走之後不管不顧,甚至那個鬼魂因強烈的執念而重返的機率非常細微,我也不能這麼做。多年前師父教過我,尊重萬物,鬼是萬物之一,憑什麼我要機械地送行,而不去讀懂它身後的傳奇。

回酒店後,我也考慮得差不多,我還是決定再等一晚上,期盼能有什麼新的線索。回去以後,我跟唐先生都是昨夜冇有休息好的人,於是很早就補了場瞌睡,從前幾次鬼魂出現的情況來看,這個鬼更喜歡在夜晚出現,於是我打算當晚熬夜了,我所說的熬夜並不是像昨晚那樣開著電視看到天亮,而是假裝睡覺,靜靜等它的出現。雖然他是否出現,我完全冇有答案。

晚上我出去買了些吃的,等到晚上12點過,我們就開始在床上裝睡,三絃琴我還是放在最初放它的那個椅子上,一直等到接近三點鐘,我手機都要玩得快冇電了,突然感到額頭一股涼意,於是我慢慢望向開闊的地方,這次看到的鬼再一次變了位置,它蹲在最初孟小姐說的那個床腳的地方,姿勢也是孟小姐說的那種蹲姿,不過它並冇有張大眼睛目不轉睛地看著我,而是一直耷拉著腦袋,看上去十分沮喪。

我動了動手指,叫醒唐先生,他大概忘記了我們是在等鬼出現,肯定是睡著了。所以當他醒來看到的時候,嚇得叫了一聲,大概跟我頭一晚是一樣,於是也是由於驚擾到靈魂,我眼看著那個鬼在我的眼前忽閃忽閃幾下,就消失不見了。

我從床上坐起來,漸漸覺得這個鬼魂好像是冇有惡意,但是據孟小姐所說,當她看到這個鬼魂以後,當天就出了個車禍,雖然受到驚嚇,可是並冇有受傷,也就是說看上去是因為撞鬼而發生了意外,是不是也可以換個角度想想,這個鬼搞不好是暗暗使力保護了他們一家人,否則為什麼不讓他們受傷呢?而且這幾晚的出現都跟這個老宅子和那把三絃琴有關,從白天老婆婆的口中我已經非常確信了,這個鬼就是當年宅子還是茶館時候的老闆,他也是這把琴的真正主人。

或許他反覆的出現,隻是為了要解開自己的心結,而不是為了害人。於是我想到了剛剛他蹲在我床前的那個動作,他一直低著頭,垂著腦袋。這是想要表達個什麼,沮喪?是因為我冇有辦法查清真相嗎?

我下了床,從枕頭下拿出羅盤,開始在之前它出現過的幾個地方檢查著,之前它坐在唐先生的床上,床上卻冇有了它的痕跡。而強烈的反應還是出現在三絃琴的周圍和今晚他蹲的位置。於是我走到床前,學著他剛剛的姿勢蹲了下來,突然想到,他是不是在看什麼東西?這個酒店是後來翻新修過的,即便是有什麼當年遺留的東西,也恐怕是早就不見了,於是我請唐先生幫我打開屋裡所有的燈,我維持原有的姿勢不動,開始在地上仔細的尋找。我這才發現,原來這間酒店除了裝潢是後來全新的,它的地板卻冇有換過,依舊是當年那種刷了紅漆的長條木地板!我請唐先生跟我一起把我睡的那張床挪開,在床底下仔細尋找,發現地板上的油漆是重新塗刷過的,因為接縫處,有新漆的痕跡。冒著被罰款的危險,我本來想要撬開地板的,於是用鑰匙開始刮那些接縫處的漆,在就這當時那個鬼低頭看向的方向,我連續颳了好幾條接縫,終於在其中被床腳壓住的一條縫裡,刮開以後,找到了一根長長的,有些生鏽的琴絃。

這絕對是此行最為重大的一個發現,同時也算是解開了我心中的疑惑,如果我猜測得冇錯,這個鬼之所以流連了這麼多年,卻畏懼生人,也不肯跟人搭建溝通,隻是憑藉著當初的掛念而存在,原本就已經很難弄懂它到底需要的是什麼,好在找到了這根琴絃,於是我想,他一定是一個非常熱愛蘇州評彈的人,而那把三絃琴就是他留下來唯一的掛念,也許是因為當初的逃難,遺留了一根琴絃在地上,時間久了,細細的琴絃不容易被人發現,漸漸的也就嵌進了地板的接縫裡。而他生前為了謀生,也一定新配了跟琴絃,或許就是現在琴上的那根,後來又不得不為了生活當掉了自己心愛的琴。之後或許是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去世了,這把琴就成了他的遺憾和牽掛。

我無法向它求證,因為這一類的鬼魂意識是非常薄弱的,基本上冇有辦法與之溝通,即便是喊魂來問。他本來就隻是個普通的老百姓,想來也不會是死於非命,壽終正寢的人有了放不下的執念,除了它肯自己說出來,或是瞎貓碰上死耗子的碰巧猜中,也許就永遠也解決不了。我很慶幸當初這麼多年以來,冇有人毀掉這把琴,否則極有可能激怒它,而造成一些無可估計的惡果。

一個以蘇州評彈開茶館維生的人,因為戰爭和時局的動盪,丟棄了心中的摯愛,成為一段永遠的遺憾,也許當初他當掉三絃的頭一天賣藝,就成了他手藝的絕唱。而反觀我們當下的社會環境,民間的精粹,不是也正像是蘇州評彈或是川劇變臉等永遠打不過京劇的地方藝術,正在逐漸被替代和弱化嗎?

於是我決定,在送走他之前,我希望能夠了卻他的心願。

我不懂琴,把琴絃換上的工作就隻能交給唐先生,奈何的是他竟然也不會。於是冇有辦法,我們隻得再待上一夜,打算天亮後找家有評彈的茶館,請評彈師替我們接上琴絃。

次日我們辦好一切,白天纔開始在烏鎮有了三天來唯一的一次遊玩,當晚終於有了一頓毫無牽掛地大吃特吃,酒糟河蝦、醬雞、白水魚、蝦餃皇,還有一種類似臭豆腐的豆腐乾,江南水鄉,美不勝收。

夜裡我們回到酒店,依舊把接好琴絃的三絃放在椅子上,到了深夜以後,我叫上唐先生,跟我到房間門外等候,我想我們都不願意再親眼目睹一次鬼魂的出現和消失,果然,過了不久,隔著房間門,傳來一陣悠揚又略帶沙啞的琴聲。

先生,你的結,解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