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七十四章 咑磯

第七十四章 咑磯


孩子胡話完了以後,就立馬昏了過去,孩子的外婆就趕緊端來熬好的藥湯,看來是早就計算好孩子的昏迷,一早就有所準備了。孩子的媽媽裡裡外外忙乎著,多這眼前發生的一切顯得準備充足。我把羅盤帶到孩子周圍,果然,靈魂再一次不見了。

安頓好孩子以後,我和孩子的外公與我那朋友重新回到最初見麵的客廳,我把剛剛寫好字的那張紙條拿出,反覆研讀,除了後街和殺死人我能明白以外,對於打雞二字,依舊是一籌莫展。於是我開始在嘴巴裡反覆呢喃這些字,並不斷變換音調。孩子的外公聽到以後,突然好像是明白了什麼,愣了幾秒,然後一拍大腿站了起來,嚇我一跳。顯然我被他這無理地打斷彆人思路的行為激怒了,正想開口埋怨幾句,他突然說:

“會不會,不是打雞,而是咑磯?”

儘管是換了個發音,但是我還是不明白。於是我問老人,這是什麼東西難道你知道嗎?他說,咑磯是在他們修表的人對鐘錶裡的其中一個部件的喊法,他告訴我他從15歲開始跟著他的師父學習修表,修了將近50年,世界各國的鐘表他大大小小的修了不計其數,以至於他到現在隻要把壞表拿到耳朵邊稍微仔細聽一下,他就能夠判斷出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甚至連快慢幾秒都能夠準確的說出來。所以他非常瞭解鐘錶的內部構造,之前聽到孫子說打雞打雞的,卻從來冇有想過也許就是他說的咑磯。

我告訴他,這其實不怪他,換成是我我也想不到,我把那幾個字念出來,無非就是有了個聲音上的傳遞罷了,隻不過是碰巧讓他想到了他們專業領域的這個詞。

老人告訴我,這個咑磯是用來連接齒輪和齒輪之間,一種具有彈性的金屬璜片,冇有它的話,整個表就無法運轉,它起一個搭橋的作用,原本的專業名詞他也忘了該叫什麼了,隻是因為鐘錶尤其是以往的機械鐘錶在裝上咑磯之後,走動總是會發出“咑磯咑磯”的聲音,所以他們這行特彆是川渝的,總是稱呼它為“咑磯”。

對於鐘錶,我是絲毫不懂,不過他突然這麼說,而且老人本身也是從事鐘錶維修的,再加上出事的正好就是這個老人的孫子,所以我不得不把所有的事情串聯起來,我相信如果孩子真的是被鬼給纏住,那麼這個鬼或多或少應該要跟這個家庭有所聯絡纔是,那種無緣無故就纏上一個人的鬼,少之又少。但是若是因為孩子之前玩耍弄死了撾蜢,這個理由又顯得有些牽強,畢竟有些未經證實的事情,我也不敢貿然下定論。

我開始注意到老人屋子裡掛滿的大大小小的鐘,如果孩子胡話裡說的真是“後街,殺死人,咑磯”的話,那麼不排除真是跟鐘錶有關聯。於是我每一個掛鐘都仔細檢查,最後在靠近視窗寫字檯左手側牆上,我對一個掛鐘產生了注意。這個房間裡掛的鐘,起碼有十多個,在我檢查的過程中,它們很多都因為到了時間點而發出報點的鐘聲,唯獨這一個掛擺鐘冇有,而且它甚至冇有走動。我站到鐘的側麵,吹去它麵上的一層灰,發現在鐘麵的正上方,有一個刻在紅木上的十字架,十字架的上方還寫了個“LOVE”。這個紅木擺鐘冇有走動,而且看上去比較古老,我就問老人,這個鐘是從哪裡來的,他說是在年初的時候,一個淘舊貨的生意人送到他這裡來修的,但是一直冇有修好,因為這個鐘有點年歲了,算得上是古董,很多現在的儀器和零件都匹配不上。由於很久冇有修好,就暫時掛在家裡了。

此刻的我,首先要把救回孩子當作首要任務,於是我自然是冇有理由放棄任何一個可能性。於是我問老人,你有這個生意人的聯絡方式嗎?我們得去找找他。老人說有,說完就起身翻電話本,給那個生意人打去了電話。電話裡他對生意人說,這個鐘有點問題,需要他親自過來一下,願意修就修,要是不願意就拿回去。掛上電話,老人說那個生意人答應了,正準備過來。

我之所以要叫老人把這個生意人叫來,是因為紅木擺鐘上的那個十字架和LOVE,很顯然,這東西並不屬於我們中國文化。十字架是基督教的東西,在中國基督教徒雖然有不少,但是不算非常主要的宗教力量,加上這個鐘的古老程度,若是追溯到那個年代,恐怕相信基督教的人會更少。先前聽到的帶著口音的孩子的胡言亂語,我就聽著像是一箇中文蹩腳的外國人說的,再加上鐘上那個LOVE的字樣,所以我粗略判斷,這個鐘的老主人,應該是一個信奉基督教的外國人,至於它是因為什麼而現在掛在一箇中國老百姓家裡的牆上,一切都還無法得知。

大約半個小時後,那個生意人來了,個子不高,還有點胖。進屋後冇等老人說話,我就搶先說這個鐘非常精美,你是從哪裡得到的。他大概是看我這麼一個年輕人對他的收藏品也很有興趣,於是略微帶著得意的感覺,他說是在民間收上來的,這個鐘以前是教堂裡的鐘,後來不知怎麼就流落到了民間,他還告訴我,為了買到這個不走的舊鐘,他可是花了大價錢纔買到的。

果然我的猜測還是比較接近的,這是教堂的東西,那麼我更有理由相信它的主人是一個外國人了。我又細問了下這個生意人,對這個鐘的來曆知道多少,他說他隻知道這個鐘的年份差不多都要快200年了,是戰亂年代的時候從西洋教堂流落到民間,其他的都不知道了。再聊了一陣,覺得他知道的也非常有限,於是我囑咐老人按照我先前告訴他的,說這個鐘若是要修好,可能要花幾百塊錢,問他修不修。幾百塊對於這個人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大錢,於是他決定要修,並跟我們約好一個禮拜後就來把鐘取走,然後付了幾百塊錢,歡天喜地地走了,那高興的程度好像是已經修好了似的。

我纔剛剛開始覺得這件事有點眉目,線索是零星的片段,如果要把這東西完整的拚湊起來,我就必須要找到一個關鍵的東西,就好像找到咑磯是讓鐘重新走動的關鍵一樣。而這個時候,老人告訴我,這個鐘之所以不走,就是因為缺少了咑磯。他當時在修理的時候,發現裡麵的齒輪什麼的都是黃銅打造的,而現在要手工去打造一個黃銅質地的咑磯,且分毫不差地安裝好,是非常困難的,首先是材料就不容易找到。於是我大膽的猜測,咑磯就是孩子口中的打雞,而這個紅木掛鐘,或許就是解開整件事情的關鍵。

他們家冇有電腦,於是剩下的查詢工作我隻能依靠手機和打電話拜托朋友來查來完成。重慶還算大,叫做“後街”的地方多得數不完,通過查詢,地址位於“後街”的,且有那麼些歲月的教堂,整個重慶就隻有一處,就在南川。這個結果對於我來說是個救命稻草,正如我對於這家人來說也是救命稻草是一樣的,如果這條路還走不通的話,那麼我也就無能為力,隻能請其他師父來趕鬼了。於是當下我們決定,第二天一早,去南川。

離開彈子石的時候,已經很晚了,那一晚我怎麼都冇辦法睡,甚至是緊張和忐忑,因為我不知道我們即將麵臨的情況究竟是能解開謎團的通途,還是把我們拉近一個更大的容易迷路的森林,孩子的健康是最要緊的,也想不出彆的辦法,隻能順著目前的判斷一路走下去了。期間我還尋思了幾個我能認識且比較靠譜的基督教的朋友,其中有一個是神父,雖然不是外國人,但是他對於基督教算得上是大半個百事通。於是我給他發了個資訊,告訴他我目前正要去處理一些關於基督教的事情,如果有什麼拿不準或是不明白的地方,希望到時候打電話給他能夠幫我分析分析。說到佛道二教,我或許還能知曉個幾分,但是基督教,我真是一竅不通。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就從重慶開車出發,我,孩子的外公和我那朋友,直奔南川而去。在路上閒的無聊,就跟老人聊天,在期間我瞭解了這個老人的一些故事,雖談不上精彩,但也算的上唏噓。他說他老家是綦江,是重慶往南走的一個區縣,這次去南川也要從他老家經過。早些年的時候原本憑藉著一手好手藝,還算是給社會做了貢獻,給自己也積累了一些財富,作為一個鐘錶匠,在那個年代能夠賺錢是絕對惹人眼紅的。於是後來在某個全國性的運動中,他被劃爲了走資派,被批鬥打擊。那些無知的人的憤怒並冇有因為他的屈服而有所減弱,鬥來鬥去,甚至還給他披上了反革命的外衣。他當初怎麼都想不明白,自己腳踏實地靠手藝賺錢吃飯,為什麼就不能比彆人富裕,自己又冇少給國家繳稅,反革命,這該是多嚴重的罪,好像在那個年代是要被殺頭的,恐怕這個罪名也隻有我們國家纔有吧,因為他跟彆的罪責都不同,它並不以一個人的行為來作為判斷是否有罪的標準,而是從它的動機。於是說,連在心裡想想,都是在犯罪。後來他進監獄,好在很快得到平反,他就帶著全家來了重慶,低調的做了個小市民,住在相對安靜的農村,依舊靠著自己的手藝維生。雖然是覺得老人的遭遇全中國有千萬人都有相似的經曆,但是對於那段曆史,我還是比較反感的。如果說因為那個孩子的事情,我對老人和他的家庭是一種同情,聽完他的講述,我對他則多了一份相惜。

南川離重慶不算遠,我們到的時候差不多是中午,在街上胡亂吃了點串串香,也算是充饑了。南川的串串香算的上是比較獨特,我們在重慶吃串串的時候,一般是像吃火鍋一樣,拿到鍋裡麵煮,然後才吃,而南川的串串卻是你點好菜,店老闆會把做好的給你送來直接吃,雖然味道也算是不錯,我對於吃法就冇那麼講究了。而相比串串香,我對南川的“葷豆花”倒是更有興趣。

一路打聽,總算找到了後街,這是一條看上去非常老舊的街道,除了房子的造型以外,那種風貌幾乎是我在電視裡看到的民國甚至更早的那種。街道非常窄,窄到大概隻能單向通過一輛人力三輪車,街邊的商店倒是很多,不過大多是賣的雜貨,一路走走問問,總算在一個更為狹窄的側麵巷子裡,找到了一個白色三角頂,上邊矗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十字架,不知道是木門還是鐵門,門框石頭上麵,刻著三個大字:天主堂。看樣子是比較久遠,因為那個本來用來描字的硃紅,已經褪色發白了。大門緊閉,似乎是冇有要接待信徒的意思。敲門敲了很久也冇有人出來開門。旁邊商鋪的老人看到,告訴我們這裡一般不會開門,他們隻接待那種宗教考察團之類的。於是,不難看出,一個散播大愛的教堂,位於隱秘市井,不讓人進入,周圍冇有賣聖經的書店,也冇有走動的修女或是神父,基督教在一個缺乏信仰的社會裡,顯得多麼蒼白和渺小。至少在南川這片土地上是這樣。

為了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我必須得進去跟裡邊的人詢問一下,網上查了天主堂的值班電話,打過去卻直接轉到了傳真機上麵,於是冇有辦法,我隻能打給我在重慶的那個基督教的馬姓神父朋友,他頭一晚接到了我的資訊,我們還在車上的時候他就回覆我說,等到了那需要幫助就打電話給他,他在重慶的基督教裡還算有點威望,至少能夠幫我們聯絡南川地區的神父或是信徒,來協助我們調查。

很快在馬神父的幫助下,一個穿襯衫戴眼鏡的中年男人從街頭走了過來,手裡還提著一些剛買的萵筍,他樂嗬嗬地問我們你們是馬神父的朋友是嗎?快請進快請進,於是我們就這麼進入了教堂,原本我還以為他是在教堂做義工的信徒或是看門人,不過這個念頭在我看到他換上神父的衣服後就打消了。

他姓潘,是地地道道的南川人,早年信教以後就投身南川的傳教事業,不過他的理想和現實總是相差很遠的,他冇有我在電視上看到的那些神父一樣的慈祥跟博愛,最初看到他提著萵筍的時候我甚至覺得這個人也顯得太過小市民,一點看不出他是個神父,他自己也歎息,早年之所以信了主,是因為耶穌基督跟咱們的老君或是如來不同,老君和如來需要我們去“拜”,以一種臣對君的姿態,而耶穌老師就簡單的多了,他不需要人拜,隻要信他,他就會保佑和愛你。

我對基督教的瞭解和認知非常有限,幾乎叫做無知。除了十字架和聖經,還有那句永遠都掛在嘴邊的阿門,我唯一知道的還是中學時期在曆史書上看到的那副《最後的晚餐》,據說那頓飯吃完以後,耶穌老師就被他的徒弟猶大給殺死了,好像之後德國那個憤怒的元首大肆屠殺猶太人,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他認為猶太人信奉的是猶太教,而猶太教的老大似乎就是殺死耶穌基督的這個猶大。好在耶穌老師是神,他能夠在死後三天覆活,纔將他的教義灑遍了全世界。

對於複活一事,我是不敢苟同的,我接觸過借屍還魂的事情,但那還是死人一個,最終都必須送走。我還從來冇有遇到過任何人死後又複活的,除非耶穌老師信的是……

我對潘神父簡單說明瞭一下我們的來意,我直說的可能是遇到鬼了,因為跟宗教界的人士溝通比跟那些不乾實事的偽君子溝通好歹還是容易的多,他們至少會願意聽你說完,信不信倒是其次,好在潘神父聽完,開始若有所思,當我問起他這個教堂是否曾經遭遇過失竊,或是有過外國神父的時候,他給了我肯定的答案。

他說,從他們教堂的案本記載上看,外國神父以前是有過的,不過那已經是100多年前的事情了。失竊倒是冇有,但是這個教堂曾經經受過一次巨大的創傷。我對這段事情立刻有了興趣,請潘神父講給我聽,他說他們接管這間教堂的時候,第一件事就是要瞭解這個教堂的曆史沿革,所以這些東西他是倒背如流的,我想這大概就跟廟裡選住持一樣,首先你得對自己呆的地方非常瞭解,你纔能有資格當這個老大,所以多讀書看來還是有好處的。於是接下來,從潘神父口中,我無意得知了一段基督教堂的故事,也終於找到瞭解決那個孩子問題的關鍵。

潘神父告訴我們,這間教堂,是在19世紀初期建立的,當時由於清朝**懦弱,很多國外勢力就有了進入中國從精神和宗教上進行擴張的機會。重慶自從被開放為交易口岸以後,大量的外國人湧入重慶,其中包括了很多傳教士。於是他們開始向著周邊區縣擴張,雖然傳教是好事,但是在當時那個時局下,就容易讓人覺得是在進行精神上的洗腦和控製。南川的教堂,卻有點不同,1812年的時候,一個法國傳教士從成都去了南川,在當地修建了教堂,開始傳教,卻由於川東地區對於西洋勢力非常痛恨和反對,幾十年來教堂雖然堅持了下來,但是也成不了什麼氣候,隻是默默的存在,在傳經誦道上冇有什麼大的建樹,還常常遭遇路人厭惡的眼神。在1858年的時候,重慶發生了第一次教案,民眾號召老百姓攻擊教堂趕走洋人,南川教堂當時的馬克神父平日裡還算對街坊和老百姓不錯,常常免費給饅頭麪包給饑民吃,所以得以保全,但是這樣的光景並冇有持續很久,到了1886年的時候,重慶地區又爆發了一次大規模的反對外來教會的教案,當時的綦江和南川最為嚴重,衝擊各地教堂,打砸搶燒,趕走傳教士,還殺死不少信徒和神父,其中比較有名的就是現在的巴南區白果樹神學院,而南川教堂在那一次教案中就冇能倖免,遭受了嚴重洗劫,當時馬克神父成功脫逃,但是另一個約翰神父就冇那麼走運,他在還冇逃出教堂就被一群南川的百姓圍攻,然後活活被打死。

說到這裡,潘神父稍微有點黯然,儘管事情發生了100多年了,他告訴我們,在那一次的洗劫裡,教堂裡的約翰神父不幸慘死,最後還被掛上教堂的十字架示眾,教堂裡值錢的東西也被搶光了,什麼也冇留下,所幸的是那些民眾冇有放火燒掉教堂,算是把這個地方留存了下來。我問潘神父,當初那次教案中,被洗劫的東西,是否有所統計?因為我聽潘神父說到這裡,開始覺得或許孩子外公家裡的那個鐘,就是從這個教堂的洗劫中流落到民間的。潘神父說,這麼久遠的事情了,當然冇有了,不過史卷的記載上,當初約翰神父折返教堂而冇有機會逃離,是為了搶救一些教堂裡的財物和書籍,才被殺害。我提出希望看看史卷,但是被潘神父拒絕了。他說,後來教堂重新來了傳教士,在教堂門口跪地三天三夜,決定寬恕當初那些洗劫教堂的人。之後的歲月裡,由於是宗教地點,得到重點保護,也就冇有再發生類似的事情。

雖然冇有證據能夠直接證明孩子身上的鬼就是約翰神父,但是根據潘神父說的,約翰神父是為了會教堂搶救點東西,那麼這些東西裡,就極有可能有那個紅木掛鐘。暴死在教堂裡的,潘神父冇有再提到其他人,那麼就姑且認為,目前暫時隻有約翰神父一個。為了證明我的想法,我必須要做一件事。我問孩子外公要來他家裡的電話,我打了過去,讓孩子的媽媽接電話。我告訴她,找一顆小釘子,找一截電池,讓電池的正極緊貼著他們家的大鐵鍋,然後把釘子在電池的負極一開一合的反覆摩擦,這樣摩擦5分鐘左右,然後扯掉一根長頭髮,頭髮的一頭拴上小釘子,另一頭想辦法固定在那個掛鐘的中百處,讓整個懸掛的釘子呈現靜止狀態,等她把這一切都做好以後,我讓她一直看著那個釘子。接著我讓潘神父給我找來一個碗,倒了點清水,我刺破自己的手指,滴了幾滴血進去,這叫做血咒,並不像大家曾經以為的是很毒辣的那種,而是用最大的誠意,來喊出這裡的亡魂。

教堂是聖地,一般來說是不會有亡魂的。如果有的話,那就隻能是曾經在這裡傳教並死去的約翰神父。羅盤在教堂裡,好像是冇什麼作用,所以在這一回合,東方地巫和西洋教會的較量,我們暫時處於下風。滴血後,我開始喊咒,血咒跟彆的咒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它的力量更強大,用活人自己的鮮血來做契約,已經是最大的誠意。當我喊完以後,水裡的血開始由散開狀重新回到凝固的樣子,於是我確定了這個教堂裡,絕對存在一個不願意離開的亡魂,而這個亡魂就一定是約翰神父。在得到結論以後,我立刻又給老人的女兒打去電話,問她那邊有冇有什麼動靜,她有點驚慌地告訴我,就在幾分鐘前,懸掛的釘子開始左右搖擺,接著頭髮斷裂了。我算了算時間,和我喊魂的時間是一致的,於是我也就能夠拍著胸脯判斷,老先生家裡的那個紅木擺鐘,就是曾經掛在這間教堂裡的物件,而一直因為怨念和不甘而不肯離去的鬼魂,也就是約翰神父。

我告訴老人的女兒,照看好孩子,我們很快回去。掛上電話,我把碗裡的水倒掉,並把碗摔爛。這個意思是說契約已經終結,我得到了我想要的訊息了,摔碗是為了表示即便是有血來作為保證,但是現在它已經失效了。因為我雖然略懂玄術,但是也是會害怕那個約翰神父會因此而纏上我,整天跟著一個溝通都有困難的鬼魂,那可不好玩。

我收拾好一切後,我把我的結論告訴了老人與我那朋友還有潘神父。並且對老人說,約翰神父之所以會纏上你,就是因為你接手了那個掛鐘。因為那個掛鐘曾是約翰神父的一個記掛,起碼他的死跟想要回教堂帶走這個掛鐘是有關係的。而流落民間多年,它壞掉了,或許幾十年來,都一直是把它當作一個收藏品甚至是廢品,從來冇有人想要修理過它,直到之前那個生意人把它交到你的手裡,而恰巧你又有能力來修複它,於是約翰神父多年沉寂的亡魂就有些不淡定了。我告訴老人,我敢保證,你孫子被纏上絕對不是說纏上就纏上的,肯定和他之前弄死的撾蜢有關係,每年的農曆7月,雖然民間有諺語說的是七月半鬼亂竄,所以絕大多數人認為,隻有七月十五那天纔是鬼門大開的日子,其實並不是這樣,七月和鬼門實則冇有太大的關聯,而是因為七月的“道”屬於一年中最陰的時候,整個七月都是如此,隻不過七月十四到十六這三天最為薄弱,所以說鬼節是古人製定的一個節日,鬼月卻是曆來都存在的。死去的人尤其是那些心願未了的人,往往會在這個時候會附身在一些昆蟲或是小動物身上,雖然不一定是撾蜢,但是由於之前孩子弄死過撾蜢,所以附在死去的撾蜢身上的那個鬼魂就有足夠的理由和動機來附身在孩子身上。不過即便不是如此,都已經不重要了,找到了事情的關鍵,哪怕約翰神父或許並不清楚,他這樣述說執唸的方式,其實是在傷害一個孩子的身體。但是我們卻無從怪起,一個因為我們的無知而慘死的百年前的外國神父,任何對他的責怪與不滿,在此刻都顯得如此奢侈。

起碼孩子冇有大礙,能救回來。我這樣安慰老人,這也是我唯一能做到的最大程度了。

我再次給馬神父打電話,問他這事到底該怎麼處理才能暫時平複下約翰神父,馬神父雖然跟我不是同道,他隻是個簡單的神父,但是他通曉一些道理和玄機,於是他讓我把電話交給潘神父,嘀咕了一陣後,潘神父回到書房,用手抄寫一段福音文。告訴我,在起靈的時候燒掉這段福音,或許能夠讓它安穩一些。

接著我們趕回了重慶,到了老人家裡又快要接近晚上了,孩子都昏迷了好幾次了,我趕緊在孩子的床前把福音燒了,然後把紙灰放到他的藥碗裡,喂他喝下,唸咒以及給孩子做了些必要的保護措施後,我告訴老人,一定要儘快把那個咑磯給重新做好裝上,讓鐘重新走動,了卻了約翰神父的心願後,才能把他送走得乾乾淨淨。

於是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裡,我反覆在幫著孩子的媽媽穩住孩子的病情和拖延約翰神父的時間,孩子的外公和我那個朋友就一直在四處托人找材料製作新的黃銅咑磯。到了第四天下午,老人總算把那個掛鐘裝好,這類鐘和我們以往的機械發條鐘有些不同,隻需要輕輕一撥,就能夠形成一個永動性,所以當鐘重新順暢走了一個小時,我認為鐘已經冇有任何問題,也算作是了卻了約翰神父的心願,於是心想,也到了送走他的時候了。

我給馬神父打了電話,請他過來一趟,雖然跟約翰神父冇有交集甚至是冇有好感,我還是希望他臨走的時候,能夠收到馬神父的祈禱。

經曆了這件事以後,讓我確信了一件事。儘管宗教或是生活習慣與高度都不相同,但是人死後會變鬼的事實是不會改變的,鬼恐怕是冇那麼好的心態還來分個什麼國界,天下大同,殊途同歸,國外的方式方法應該對中國的鬼魂也是有用的,正如我們對他們也有用一樣,否則我遇到洋鬼還要先惡補一番英文?

人類史上,不管國內國外,其宗教的最根本的教義就是彆乾壞事,人要懂得珍愛,而他們也早就在多年磨礪中,形成了對策,萬物生靈都在其中,周而複始的循環著,祖先留給我們的,又豈止是文物?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