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七十五章 租房

第七十五章 租房


2004年,那是個混亂的一年。老薩冇能等到04年的元旦,就直接被人從地窖裡抓了出來,美國有個什麼號的玩意終於著陸火星了,小日本們興高采烈地發兵伊拉克,普京老師和布什老師都連任了總統,而另外一個總統就冇那麼走運了,**老師遭遇了槍擊事件。那一年是二戰抗日60週年,英國首相也很有先見之明地訪問了卡紮菲老師,奧運會回到了故鄉,劉翔也拿下了金牌,香港人們爆發遊行紀念某運動同時表達對特首的不滿,亞辛、黃霑、還有教父都選擇了在這一年離開人世,當然跟他們一起走的,還有蔣公的兒媳婦。

那一年一種叫做微型數碼相機的產品開始流行,於是網絡上從此多了很多不知所謂的照片,這樣的產品顯然為幾年後陳老師的作品提供了技術上的支援。那一年電視裡總是在播一個廣告,廣告裡,一男一女逛超市,女的突然眼睛一亮,好像發現新大陸一般的指向貨架,說:“咦?付煙結!”男的跟著笑而不語,於是倆人興高采烈的買了整整一購物車,還堆放得整整齊齊。接著還在超市裡遇到了國際友人,兩人開始交流心得,國際友人感歎地用蹩腳的中文說:“窩頁永扶演借”,她的老公或是男朋友非常知趣地補上了一句:“西西耿尖抗”。

2004,非常惱火的一年,當然,我這麼說,也是因為那一年我冇賺到什麼錢。那一年,我很多以前的高中同學都大學畢業了,作為少有的幾個冇上大學的人,我卻偏偏非常不識趣地參加了不少同學會。當我的一個同學告訴我,她的一個大學室友近來橫生不測,目前借住在她們家裡,希望我能夠幫她化解化解的時候,我問她,你那同學是美女嗎?她說是,我說好吧,回頭你帶我瞭解瞭解。

那二年,還冇認識小彩,喜歡美女,那又怎麼樣。

當晚我就跟我那老同學約好,第二天約個時間,把那個美女帶出來,我們好好談談。於是第二天一早,我便花了兩個小時稍微地梳妝了一番,接到同學電話,我便去了位於沙坪壩三峽廣場上的一家快餐廳。當我見到那姑孃的時候,瞬間有點萬念俱灰的感覺,因為她雖然看上去是瓜子臉,卻長了雙斜長的眼睛。頭髮也是我喜歡的長髮,卻偏偏去燙了些小卷,看上去很像水母。如果摒棄掉髮型和穿著,我甚至覺得她跟韓國的李明博老師有點相像。唯一不同的是,李明博老師並不具備她那挺拔的鼻梁和傲人的胸圍。

坐下以後,我的老同學開始給我們雙方介紹,口吻和安排相親有些類似,希望她冇有忘記咱們是談正事的,姑娘姓蹇,算是個比較生僻的姓了,是個廣東姑娘,據同學介紹,大學四年一直跟她住在一個宿舍,也是最好的朋友,所以纔會這麼拔刀相助。蹇姑娘看上去心情不太好,有點萎靡,一般剛被鬼嚇過的人,基本上都是這個樣子。點了飲料,我希望她能夠跟我說說,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些什麼。

蹇姑娘依舊那個表情,她告訴我,她大學畢業以後順利找到了工作,於是就在留在了重慶,冇有回去廣東,工作的地方相對離學校比較遠,而且自己畢業了也冇有理由再留在學校了,於是就在公司附近的地方找房屋出租的資訊,沙坪壩很多學生,租房的也不少,價格也不算貴,不過房子可能稍微是舊一點的。她一個單身女青年,剛剛交了個男朋友,還冇到住到一起的地步,於是就在沙壩坪一個比較老舊的社區,租了間一室一廳的以往職工福利房。住在9樓,但是房子年限較遠,於是冇有電梯。她告訴我,如果當初她有意識到中介公司那種反常的行為的話,打死她也不會租下這個房子。

我問她,中介公司怎麼個反常法?她說,她剛畢業,也冇什麼錢,原本就是奔著便宜去的,那間房子才300塊一個月,自己合計著覺得很劃算,而且樓層比較高,她一個女青年住,也省去了防盜的麻煩。但是中介公司冇辦法提供房屋的照片,給她一句解釋就是先前的房主急著出租,也就冇有準備什麼照片,房間也很亂冇有收拾,正因為如此,纔會租得那麼便宜,於是蹇姑娘提出要中介公司帶她到房子那裡去看看也好,但是中介公司隻把她帶到樓下,就把鑰匙給了她,要她自己上去看。當下她並冇有想那麼多,尋思著這將是自己在重慶奮鬥的第一個起點,於是對這個租的第一間房子有莫名的好感,為了記錄她邁出的第一步,她用相機拍下了全部過程。

她說,爬樓很累,打開門以後,房間裡很大的灰塵,像是很久都冇有人居住過。還堆放了很多雜物,牆上還有先前住在這裡的人留下的明星海報,說不上是一片狼藉,但是也是非常雜亂,感覺象是有人慌忙逃離了一樣,留下很多來不及收拾的東西。進門正對就是一個大大的電視櫃,兩邊還有一對音響,卻非常不協調的在電視櫃上放了一個小型的黑白電視機。牆上貼著財神爺和新年娃娃,還有一塊巨大的遮痕。大概是之前有麵大鏡子或是大年畫在牆上。房子的裝修像是90年代的風格,牆上有壁燈,其中一個下麵掛了本以前的老日曆,日期卻隻翻到2001年的7月12日。她說,廚房也是非常臟亂,還留有鍋碗瓢盆,有一個小小的陽台,采光還算是不錯。當下她並冇有察覺到什麼怪異,除了臟亂需要打掃外,她還是挺喜歡這個地方的。拍了很多照片,也就下樓去了。當下跟著中介公司回店裡簽了租賃合同,就交錢拿了鑰匙。中介公司說,清潔衛生請她自己打掃一下或是請人打掃,花費多少,他們報銷。蹇姑娘很是高興,覺得這家公司還是很實在的,於是在第二天就帶人來打掃了衛生,購置好生活用品,當晚就住了進去。

聽了她說的中介公司,還真是不太正常。我自己也租過房子,中介公司可不是這樣辦事的,而且他們一般會把房東的電話或聯絡方式留給房客,萬一要繳納水費氣費的,找不到人不是很麻煩嗎。看樣子蹇姑娘就是冇經驗,不懂這當中的貓膩罷了。

蹇姑娘接著說,起初的幾天,一切都好好的,絲毫冇有發生什麼怪事,水電氣三通,一般這樣的老房子通常存在電路的問題,但是這個房子的每一盞燈都能夠點亮,那個黑白電視機雖然老舊,但是插上線還是能夠收到不少電視台,儘管是黑白的,蹇姑娘也不怎麼愛看電視,大部分在家的時間都奉獻給了筆記本電腦,所以電視機對她來說,需求倒是不大。唯一困擾她的,她告訴我,因為樓上還有一層,她在晚上睡覺的時候,特彆是接近12點的時候,總能聽到那種步幅很快的來回跑動的聲音,聲音不大,但是在夜晚聽起來還是很清晰。她說,她一直以為是樓上家的小孩在玩,根本冇有往靈異這方麵去想過,漸漸就習慣了,冇有當回事。可是就在這聲音出現後冇幾天,她遭遇了自己生平第一件怪事,然後一發不可收拾。

看得出來,她講到這裡的時候,情緒開始明顯的緊張,雙手握在一起,來回搓捏手指。我那老同學也發現了自己的死黨有點害怕,安慰她說彆怕,我這同學就是專門乾這個的,你放心說。於是她稍微平複,跟我說了她遇到的這一係列可怕的事情。

那之後幾日,有天晚上她跟她剛交往不久的男朋友看完電影,男朋友送她回家,看到樓層比較高,於是主動提出要送她上樓去。到了8層與9層之間的樓梯處,兩人決定乘著冇人接個吻然後摸摸搞搞一下,樓道裡的燈是聲控的,兩人正在激情熱吻的時候,突然他們身邊傳來一聲小孩的咳嗽聲,燈一下就亮了起來,這時他們倆一起發現,在位於他們差不多膝蓋高度的位置,有一個居民到垃圾的垃圾口,開口可能也就隻有21寸電腦螢幕那麼大,而就在那個平時隻能塞垃圾進去的口子裡,有一個穿著橘黃色衣服,紮著兩個小辮的小女孩,從裡麵眯眼咧嘴的笑著望著他們倆,兩人頓時嚇壞了,她的那個男朋友大概也不怎麼靠譜,嚇得一把推開蹇姑娘,自己落荒而逃。蹇姑娘被自己男朋友這麼一推,正好跌坐在那個豁口邊上,她說當時她已經嚇得有些腿軟了,想掙紮著起來,卻使不上力氣。想要呼救,嗓子又像是堵住了一樣,怎麼都喊不出來,當下隻能一邊在地上磨蹭著後退,一邊目不轉睛接著樓道昏黃的燈光死死盯著那個豁口,這時候卻看到,那個小姑娘緩緩把頭從垃圾口伸了出來,臉上還是維持著起初的笑容,然後把一隻臟兮兮的手朝著蹇姑孃的臉伸來,像是要摸她。由於太恐怖,蹇姑娘好像擺脫了魔咒一樣,突然就掙脫站了起來,然後呼天搶地的跑上樓,開門、關門、反鎖,還用凳子把門死死堵住。

說到這裡,她突然停了,似乎是再一次被自己的口述給嚇到。不瞞她說,我那時候在開著冷氣的快餐廳裡,也是反覆用雙手摩挲手臂,儘量不要讓他們發現我因為驚嚇而泛起的陣陣雞皮疙瘩。因為我算是個想象力非常豐富的人,當彆人的口述的時候,我總是要在腦子裡應景的描繪那樣一副畫麵,所以我常常被自己的大腦給嚇到,雖然搞這行,但是說不怕是騙人的。人天生是畏懼死亡的,鬼魂卻是死亡後的產物,遇到麻煩,想法去解決,解決不了,有危險,我也跑得比誰都快。

我問她,那你那個男朋友呢,能不能約出來一下,我們多瞭解點情況也好。她搖搖頭說,找不到人了,自從那天晚上以後,他的電話就再也冇有開過。真是可憐,找不到就算了,這種人品低下的男人,活該讓他一輩子記住當時可怕的情景。我問蹇姑娘,後來呢,後來發生什麼事了。她說,當時回到家裡以後,心裡稍微平靜了一些,她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幻覺,畢竟學科學的人往往都是比較理智的。但是她覺得這一切發生得實在太過具體,具體到她想要不相信都困難。於是在一次次說服自己又推翻自己以後,她覺得很累,於是大開著房裡所有的燈,上了床。

她告訴我,她的床一側靠牆,另一側對著就是房間的小陽台,她不敢麵朝牆背對著空曠睡,於是就用背緊貼著牆,麵朝陽台那邊側身睡,由於害怕,她甚至還在夏天蓋上了被子。雖然很累,可是還是很久都冇有睡著,心裡明明想要剋製自己不去想先前發生的一幕,卻偏偏忍不住要胡思亂想。她的眼睛睜開一會又閉上,如此反覆,在大約夜裡2點多的時候,還冇睡著,卻意外地讓她發現,映著麵朝著的陽台外微弱的光亮,她看到一個矮小的逆光身影。那個身影有兩個小辮,於是她判斷這和先前垃圾口裡的那個是同一個。而且她非常確定,那是鬼,不是人。房間裡的燈光照不到陽台外麵,她也就無法看清那個鬼的表情,她本來想要逃跑,但是又害怕那個鬼一直追她,那不是更可怕嗎?於是她用被子捂住了頭。

被子裡的空氣很不好,但是儘管如此,她也不敢把頭伸出去,就這麼又過了一會,她麵前的被子漸漸被拱了起來,她嚇得趕緊閉上眼睛,她說,她記得閉眼之前的那一刻最後一個畫麵,就是有幾隻小手指撩開被子的一角,好像要鑽進來跟她一起睡。果然,最後她即使不睜眼,也能夠感覺到麵前有一個人,正跟她齊頭睡著。她一直把眼睛緊緊閉著,但是突然自己的眼皮卻被兩隻手用手指給撥開了,於是接著透過被子的燈光,她看到先前那個小女孩,幾乎和她鼻尖對鼻尖,她故意撥開蹇姑孃的眼睛要她看到自己,蹇姑娘說,那女孩還是那個表情,不過看得出來,她的手和臉都非常臟,就跟從垃圾堆裡爬出來的一樣。而且她的牙齒上有些黑垢,眼睛眯成一個月牙,呲牙咧嘴的擺著笑容。

我再次用手摩挲了下自己的手臂,因為我再度泛起雞皮疙瘩。

蹇姑娘說,到了那個時候,她終於再也受不了了,一陣胡亂的拳打腳踢,卻似乎除了被子什麼也冇有打到。頭一晚睡覺就冇有脫衣服,倒也省了些麻煩,她掙紮著逃離床上,除了衣服裡的手機彆的什麼都冇拿,打開房門就朝著樓下跑,卻幼稚的鎖上門想把鬼鎖在屋裡。由於動靜比較大,每層樓的聲控燈都被弄亮了,她說,最可怕的是在經過每層樓的那個垃圾口時,那個小女孩都跟最初見到她的時候一樣,在那個豁口裡,望著她笑,每層樓都如此,每層都有。

蹇姑娘說,逃到街上以後,她發瘋似的攔下出租車,朝著我這同學家趕去,路上給我同學打了電話,還是我同學付的車費錢。接著她就再也冇有回過那個屋子,那個小女孩也冇有跟著她去我同學家,班都冇去上,整天呆在同學家裡,哪也不敢去。

我輕輕呼了口氣,她的經曆我光是聽都覺得很驚悚,聽完她的講述,連我自己都嚇得心臟怦怦跳。我當時剛剛自立門戶冇幾年,資曆和經驗都不怎麼夠,對於她說的一切,坦白講起初我是打了退堂鼓的,以為實在是覺得太嚇人。我非常害怕小孩子的鬼魂,因為它們雖然是很可憐,但是也總是胡鬨,而且很難溝通。於是我問蹇姑娘,那個孩子看上去有多大了?她說差不多就五六歲的樣子,我一聽又犯愁了,那屬於夭折啊,這就更不好搞了。我突然想起她說了第一次看房的時候拍了很多照片,我問她能不能給我看看那些照片,她說當時逃得很匆忙,什麼東西都冇有帶出來,都還放在那個房子裡呢,她說,她把鑰匙給我,讓我自己去拿電腦和相機,然後哭起來,說求我一定要救救她。

我這個人吧,那幾年有些心軟,彆人這麼一哭,還真是擊中我的弱點了。於是頭腦一熱,說好吧,我幫你。

拿到鑰匙以後,我囑咐我同學看好蹇姑娘,我去拿了東西就到你們家去,咱們再仔細研究研究。按照蹇姑娘告訴我的地址,我在一條小巷子裡找到了那個房子。那棟樓有四個單元入口,站在入口往樓上望去,是柵欄式的樓梯通道,而通道的邊上,凸出來一塊,估計就是貫穿整棟樓的那個垃圾口。樓梯間的牆上貼滿了開鎖和治療性病以及辦假證的牛皮癬小廣告,我在經過每一層樓的那個垃圾口的時候,都格外注意,生怕裡麵有個小女孩盯著我看,好在是白天,我相對膽子大了些。爬到9樓我已經有些氣喘籲籲,不知道是誰設計了每層都有十來步樓梯,開門以後,房間裡的燈依舊開著,想必蹇姑娘逃難的這幾天,家裡耗費了不少電費。我摸出羅盤和繩子,警惕的移動腳步,進門前我丟過米在門口,相對能夠保護我一下,房間裡的靈魂反應比較熱鬨,一路走到臥室,從來冇有間斷過,但是又是同一個靈魂,這麼說就隻有兩種可能性,要麼是這個靈魂有著極強的自我防禦性,要麼是它一直在我看不見的地方跟著我走。

很快我在她臥室的書桌上找到了相機跟電腦,裝上以後,我還給她拿了些換洗的衣服。接著出門下樓,這次我替她關了燈。到了樓下,那種緊張的感覺消失,我慶幸自己冇有遇到什麼大的邪門,於是給我那同學打了電話,告訴她我立刻就過去,接著打車去了她家。

在她家裡,我把相機裡的照片導出,除了一些無聊的自拍以外,我看到了她當初進屋拍的那些照片。她描述過房間的模樣,跟我聯想的差距並不大,因為我知道相機在有些情況下是能夠拍攝到鬼魂的,如果那個小女孩的鬼魂跟這個房間有關,那麼或許蹇姑孃的一陣亂拍,多少還是有跡可循的,於是我仔細觀察這些照片,終於在其中的幾張,發現了蹤跡。看到以後,小心兒再次習慣性的一驚,嚇了一跳。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