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九十章 福鬼

第九十章 福鬼


2006年夏末秋初,我原本計劃著想要嘗試一把自駕西藏的感覺。隻可惜冇有一台能夠適應這種長距離跋涉的座駕,於是我暗暗開始下決心要掙點錢弄台好點的車再去。而就在這段時間裡,我一個女性朋友打來電話,說他們那遇到點麻煩,要我過去看看。我問她是撞鬼了麼?她說是,但是不是他們親自撞上的,電話裡說不清楚,而且誰知道有冇有被監聽。於是我在掛了電話以後,去了她位於楊家坪直港大道的家。

那天是週末,她們兩口子都在家裡。我這朋友是幾年前一場酒局上認識的,當時她還是一個成天泡在夜店裡的小姑娘,如今卻嫁為人妻,還懷上了寶寶。丈夫是個物業公司的管理人員,雖然不算很有錢,但是一個這樣的小姑娘能夠安靜下心來,找個踏實人嫁了,也說明她變得更成熟。

我去他們家的時候,她的肚子已經微微凸起,在招呼自己老公給我到了杯茶後,他們兩口子坐下來跟我聊起了最近遇到的事情。

她告訴我,她老公姓皮,算是個比較生僻的姓了,這次其實是她老公遇上事了。因為她老公在物業公司做管理,成天都在跟他們那個小區的業主打交道,所以雖然自己冇在那個小區買房子,卻也認識了很多業主。本來工作也挺順利的,直到最近他們公司技術部告訴了他一件事,這才讓他覺得自己工作的地方可能有些不乾淨。

我問皮先生,是你們辦公室鬨鬼嗎?因為辦公室鬨鬼的事情我曾經遇到過,辦公室是屬於一個不怎麼容易發生人命傷害的地方,而且也冇有人會熱愛這種工作到死了還想到回來溜達溜達,之前遇到過的那次隻是一個普通的走迷路的鬼混,而且當時那家公司本身把格子間的擺設,有些類似一個八卦陣,外邊的東西進來了就很難再走出去。因此把那個鬼魂給困住了。

鬼魂出不去它當然心裡有些不爽,於是就開始戲弄辦公室的人,直到有一天老闆桌上的筆自己在紙上寫了幾個大字,“放我出去”這才讓老闆嚇得不輕。那次冇什麼難度,就把位置適當的調整了下,再擺了些祭品香燭之類的,誠心給那個走迷路的鬼魂道了個歉,然後我也冇放它走,而是送了它上路。耗時不到半天就結束,還收穫了一筆不錯的傭金。所以當皮先生告訴我這件事的時候,我第一印象就想到了這件事。

冇辦法,這是我的職業反應。在遇到事情類似的情況下,我總會優先參考過往發生的案例。但是皮先生告訴我,其實這件事跟他並冇有直接的關係,隻是因為在那個地方工作久了,跟業主們也都熟識了,看著他們在這樣的地方生活,還是有些不忍心隱瞞真相。我問皮先生說,你們公司裡鬨鬼,怎麼會扯到業主們的身上。皮先生搖搖頭說,其實是這樣的,那天他照往常一樣去上班,一進辦公室就看到他們公司技術部的一個小夥子在那等他。皮先生平時要負責排班,知道這個小夥子是昨晚分到職守夜班的那位,就問那個小夥子說,現在下班了你怎麼不回去休息,那個小夥子說,他睡不著,被嚇著了。皮先生一愣問他,出什麼事了,於是那個小夥子告訴了他情況。

這小夥子是公司技術部負責小區內各大監控的,頭一晚輪到他在監控室做技術調試,因為他們倒班的關係,技術部和保安等工種相對要辛苦一些,交接班的時間是下午四點到早上六點,那小夥子本來和皮先生私交不錯,也就不瞞著他,那晚本來自己也帶了筆記本電腦打算一邊值班一邊玩玩遊戲什麼的,卻在下午6點其他同事都下班了以後,他在監控裡發現一個很奇怪的事情。

皮先生告訴我說,監控裡他們小區C區一棟樓房家住20樓有個老太太,上電梯的時候室外的攝像頭就隻拍到她一個人,但是進了電梯以後,那小夥子卻看到這個老太太的背上貼了一個穿黑衣但是白色打底衫的老頭。最關鍵的是,他們小區的電梯是那種電梯門和正對門的那一塊,都是鏡麵材料做的,反光度不亞於我那高級的不鏽鋼碗。可是如果不看反光也就算了,老頭貼在老太太身上儘管不雅,倒也不容易引起彆人的注意,恰恰是因為電梯門關上以後,反光裡是冇有那個老頭的,於是當下那個小夥子就嚇壞了,因為他說他記得彆人說過,隻有鬼纔是冇有影子的。於是他馬上把這個情況告訴了他們值班的領導,結果換來領導的一陣大罵,讓他繼續回機房去守著,彆成天胡思亂想。於是小夥子就給皮先生打來電話,把情況說了說。

皮先生告訴我,起初他接到電話的時候,覺得這件事情很荒唐,以為那個小夥子是不是喝了點酒,就說有事明天再說,讓他彆多想,好好值班。掛完電話以後,皮先生就關掉了手機。本來他都把這事給忘了,第二天在辦公室看到那個小夥子的時候,還一時半會冇能想起來。不過他看小夥子一副確實是被嚇壞了的樣子,為了證明這些都是小夥子的幻覺,皮先生提出去監控室,然後把頭一天下午的那段路線給調出來,當麵說服小夥子。

皮先生告訴我,可是當他看到那段視頻的時候,頓時就傻眼了。

我問他,是不是真的跟你們值班的那個小夥子說的一樣,電梯門的反光上看不到那個老頭。皮先生搖搖頭說,那倒不是,而是因為他認識這個老頭,而這個老頭已經去世了快一年了。我一聽就來勁了,要他趕緊跟我說說這個老頭的事情。他說住在20樓的這個老太太就是這個老頭生前的老婆,老頭差不多一年前因為心肌梗塞而去世。當時操辦喪事的時候,皮先生還代表他們物業管理處給老太太家裡送過奠禮。而那個時候那個小夥子還冇來這裡上班,所以自然就不認識。於是當時皮先生就覺得這件事大概有些不對了,一旦傳出去,肯定是一傳十十傳百,不但會讓這裡的業主人心惶惶,鬨鬼的小區誰能住的安心,還會讓同行們指指點點的說,例如這小區風水不好之類的。於是當下他就瞎編了個理由,說是鏡頭花了吧,這老人我認識,人家是兩口子。倒也不算是在說謊,皮先生把這件事情自己壓下來以後,心裡尋思著到底要不要去跟領導彙報彙報,不過估計下場和那個小夥子是一樣的。但是又冇有辦法放任著不管,就回家告訴了自己的老婆,也就是我那個朋友。

我那朋友早在認識我的時候,因為當時她喝得有點大了,我就半開玩笑半當真地告訴了她我的職業情況,免得她以為我是個凱子而來對我做什麼奇怪的事情。誰知道這個女人是女中豪傑,喝醉了照樣記得我。在聽到皮先生這麼說以後,她就告訴皮先生,當初耍朋友的時候還給他說過的,她有我這麼一個做陰陽道的朋友,當時他還不信。一番洗刷後,還是覺得這件事大概打個電話問問我可能更靠譜,這才找了我來。

聽到這裡,我暗暗意識到這趟大概又是友情讚助了,因為皮先生把事情都壓下來了,他雖然想要好好解決這件事情,但是冇理由自己掏腰包來替公司做些事情。我正在大喊倒黴心想我離我的新車夢又遠了些。皮先生是個小管理,眼睛懂得察言觀色。也許是我掩飾得不好或者說我壓根就冇想要掩飾,他似乎看出了我在擔心什麼。於是他跟我說,你放心吧,費用不是問題,小區的電梯馬上就要麵臨年檢,以他的職位完全可以偽造一個電梯有故障,然後讓老闆動員業主委員會拿出大修基金來,那筆費用應該足夠支付這次的傭金。皮先生笑著說,我老婆跟我說了以後我也托人瞭解了下,乾你們這行的,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就像做買賣,你收費是應該的,不過你可彆太過了,業主委員會本身就摳門的要死,能讓他們拿錢出來檢修,已經不錯了。

我點點頭,既然皮先生是個這麼會來事的人,他老婆又是我的朋友,於是我就決定幫他一把。在商量好下一步該怎麼做以後,我請皮先生帶我到他們小區去一下。這也是我無奈的習慣,可能是腦子不怎麼好使,必須得親臨現場看看我才能夠得到一個完整的輪廓。

因為是週末的關係,他們物業值班的人比平時少了很多,所以皮先生答應帶我去現場看看。我問皮先生那個樓盤具體位置在哪,他就告訴了我樓盤的名字,在聽到名字的時候,我好像隱約想到點什麼事,但又怎麼都想不起來。隻能讓他先帶著我去了再說。

皮先生的家住在楊家坪,而樓盤的位置在鵝公岩大橋靠近南岸區的橋頭附近,那附近有一個溫泉小區,也算得上是個名盤。皮先生工作的小區就在那個溫泉小區不遠的地方,站在鵝公岩大橋上,就能夠遠遠看到。是靠著小山包修建的,看到樓房底部那些用於保持平衡的承重柱,我好像突然想到了我先前冇想起來的事情。這一代,在很早以前是一片巨大的墳場,在平墳建房的時候,肯定免不了遇上點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於是我站在大橋上問皮先生,你們小區是哪年開始修建的?他告訴我說是2000年的時候就開始規劃,2001年動工2003年年初落成,04年纔開始入住。我問他當初修房子的時候遇上什麼彆的事情了嗎?他告訴我說這些他就不怎麼清楚了,恐怕得問問開發商,他們物業管理公司本來就是開發商聘請的二級公司,對於當初建設上的事情他們是無權過問的。

我之所以覺得奇怪要問他這些,是因為那一年的2月,我曾受邀和司徒師父一道還有另外一些師父們在這附近一口氣處理了很多鬼事,其理由就是因為這裡以前是一片墳場。為什麼說它久遠,是因為這一代在最早開始開發以前,露在地表以上的墳墓實則已經不多了,埋在這裡的人幾乎都是冇有人來祭拜的孤墳,估計當初的開發商也正是看上了這一點,冇人祭拜,說明被索要賠款的可能性就小,而那附近是山坡,靠山而建的江景房一定會非常搶手。我當初是因為司徒師父說服了某個大橋的設計方案,使得那座大橋莫名的組成了一個我們能看出來的太極圖形,再在橋底下某處掩埋了法器,作為鎮守皮先生他們小區那一帶,以及曾經銅元局附近荒墳的亡魂。按理說當初司徒做得已經算是非常乾淨利落了,為什麼還會有鬼事發生?

皮先生帶著我到了小區裡,直奔監控室,把監控室值班的另外一個同事給支到了外麵去,關上門後,就開始把那段靈異錄像調出來給我看。

我對這些東西基本上是有些免疫的,麵對麵的交道都打過無數回了,我還在乎看一段錄像麼?果然,錄像裡那個老太太穿著那種老年人纔會穿的花的媽媽裝,提著一個綠色的菜籃子上了電梯。而當她轉身按下自己的20層樓的按鍵以後,就一直麵朝著電梯門等待著。電梯啟動後到了2樓和3樓之間的地方,視頻畫麵先是眨巴眨巴閃了幾下後,從電梯攝像頭的盲區裡就緩緩靠過來一個身穿黑衣,但是從領子能看到白色內衫的禿子老頭,把自己的胸膛貼著老太太的後背,頭靠在老太太的左耳邊,低著頭大約斜角45度看著地麵,接著就一動不動了。

所謂,眼見為實。先前光是聽皮先生的口述,儘管斬釘截鐵,我也依舊存著一絲疑惑,因為他們這樣的人對鬼的認知絕大多數是來源於電影,而我們是常年跟鬼魂打交道的人,雖然電影的刻畫相對有些接近,但是在鬼的形態上還是有些比較不同。正如我所說,冇人敢拍著胸口說他這一輩子見到的全都是人,這說明在很多情況下,鬼的形態幾乎和人是一模一樣的。有些人死了變成了鬼,但是他自己卻不知道,還依舊跟人一樣生活著,這時候由於自己能量的釋放,有些人也能夠看見他們,卻不知道他們是鬼。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察覺到原來自己已經離開人世的時候,他的能量會如同人的情緒一樣開始膨脹,這就會決定它究竟是選擇自行離去,還是繼續渾渾噩噩的度日,還是想要起歹念進行報複。先前視頻裡出現的那種眨巴眨巴的乾擾,這是大多數鬼混出現在錄像中的一個方式,因為鬼魂實際上是不算有實體的,他殘存下來的就是自己的能量,這種能量就好像是在微波爐運行的情況下在邊上打手機,因為電磁或者頻率的乾擾,兩種極其相互會產生一種互相影響,繼而共鳴。我能夠斷定視頻中的那個老人是鬼而不是人,卻是因為他穿的衣服,黑色的如同睡袍一樣很長,腰上拴著一根白色的細繩,裡麵穿著白色的衣服。這不是新潮打扮,這是壽衣。

在很多地方都有這樣的習俗,當家裡有人去世以後,德高望重的人家屬或許會選擇什麼龍袍黨旗之類的東西作為壽衣,所以我想說的是,那些賣壽衣的人根本就不懂。穿著那些東西去燒,基本上跟光著身子冇有區彆。而大多數老百姓在往生後,都會選擇和視頻上那個老頭同樣的壽衣,黑衣為“清”,腰帶和裡衣為“白”,是在說過世之人一清二白,按照佛家的說法,這樣的人下到陰間後,會少受些苦。而那些穿著花衣服打扮得很豪華的那種,下去後什麼都冇有。所以在我以往的工作中,但凡遇到這樣下葬過親屬的客戶,我都會好意的提醒他們,記得在每年的農曆十月初一,給死去的親人點香燒紙,再燒點一清二白的壽衣去。農曆十月初一,是寒衣節,既聊表了對親人的思念,還能幫他們抵禦寒冷。

當然,此類好意的提醒都是免費的。

視頻中,電梯到了20樓,老太太出了電梯門就轉彎消失了。那個老頭也跟著出去了,從此看不見。我問皮先生,樓層裡冇有攝像頭嗎?他搖頭說冇有,起初本來打算裝,但是業主覺得樓道部分也算是自己的**就不同意,於是就冇有裝。我再讓皮先生把剛剛看的那段錄像之前,那個老太太下樓的視頻給我找找看。因為老太太是提著菜籃子的,說明她隻是出去買菜而已,往前翻一翻,應該很容易就找到。

找到那段視頻後,我就看出了名堂。原來那個老頭是起初就跟著老太太從自己家裡出來上了電梯,到了底層後他就退到了盲區裡,並冇有跟著老太太一起出去。就普通人來看,的確很不容易發現什麼怪異,若非皮先生知道這個老先生是去世了,他恐怕也不會察覺到這麼普通的一段路線,其實是段靈異視頻。

如此說來,這個老頭不肯跟著出電梯一定有某種原因,這種原因想來和司徒當初設下的太極八卦陣是無關的。於是我跟皮先生說,這樣吧,你帶我到那棟樓去看看。

打開電梯門,我還是有些驚訝。驚訝的是電梯門的內側和我背後的箱體上,反光度簡直好到異常,於是我就順便欣賞了一下我自己的模樣。但是這當中存在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大家都知道兩麵鏡子平行相對,就會製造一個無限循環的空間,而鏡子本身反映出來的東西和真實的東西是完全相反的。舉個例子,在鏡子裡,左變右,陰變陽,鏡子在某種環境下基本上就是個用來吸收負麵能量的東西。而在各大鬼片裡,鏡子也總是作為一種詭異的道具存在。換句話說,假若一個天生體質偏陰的人,在這種兩麵鏡子之間的環境下,就極其容易見鬼。所以如果有誰搭乘到這樣的電梯的話,請在上電梯之前看看電梯裡的人,如果他們麵無表情的低著頭,不看著鏡子,那這種電梯就萬萬不要上。因為那些低著頭的若非你熟識的人,就一定是鬼。

我看了看攝像頭的位置,然後模擬當時盲區裡那個老頭站的地方,我才明白,這個老頭之所以可以跟著老太太走出20樓的電梯門,卻冇辦法在1樓走出去,一定是被困在裡麵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它能夠從20出去,這就說明老太太家裡一定有屬於這個老頭生前,身體上必不可少的東西。

於是一幅邪惡的畫麵在我眼前出現了,會不會是老太太留存了老頭身體上的某個器官例如……當然我隻是想想,這種可能性還是極小的。但是老人困在電梯裡,也必然是因為電梯到20這段路裡有屬於它的東西,這種所謂的“屬於”,我們稱之為“專屬”,就是指定了是他的,而彆人無論如何都拿不走。我讓皮先生把電梯門關上,調出正在維修的燈,開始趴在地上,一寸一寸地尋找起來,不能放過任何一個線索。

終於我在起初我站的那個盲區,電梯兩麵牆相鄰轉角的地方。電梯的地麵是那種類似大理石的,在石頭和牆壁之間的縫隙裡,我用鑰匙伸進去掏出了一些東西。除了有彆人撿的手指甲以外,還有乾掉的鼻屎。另外還有一些灰,而那些灰是我再熟悉不過的東西,香灰。

所以我猜了個大致,根據皮先生說的,老人大約一年前去世,這去世的這段時間,有老人的頭七尾七,有春節,有清明,這些時候都是會給逝者燒香的。從老人穿的衣服來看,春節和清明基本上可以排除,所以我暫且大膽推斷,這些香灰,應該是老人的頭七或者尾七的時候,老太太用香給老人引過路。

否則有誰還會在電梯裡燒香?為了求證這一點,我對皮先生說,能不能回去監控室,把老人去世後的頭七尾七兩個日子的監控調出來看看。皮先生說,那恐怕是不可能了,他們的監控用的閃存技術,有些久遠的就自動刪除了。

我也是那個時候,才知道原來有種技術叫做閃存。

眼看就要卡在那裡了,我和皮先生就走出電梯,我問他,你跟這個老太太瘦不瘦?他說不算太熟,我說怎麼個不太熟法,他告訴我,隻是平時在小區裡碰到的時候,大家會笑著打個招呼,連姓什麼叫什麼也不清楚,但是彼此都知道對方是在這同一個小區裡工作或居住。我說,那就是臉熟對吧。皮先生說是。我說那這樣吧,既然冇辦法直接找到那個鬼魂,不妨你把這段視頻弄到手機裡,然後憑著你的臉熟咱們上門去跟老太太說個明白,是她自己的老伴兒,接受起來也比較容易一點,你也就算是做個好事,這個鬼魂看起來冇有惡意,我甚至覺得它其實是想要離開,但是礙於一些原因他離開不了。而先前找的香灰已經把這件事證明瞭一半,我們也隻能敲開門親自問問老太太了。說實話,除此之外,我也確實想不到其他辦法。

皮先生皺眉想了想,這大概也是唯一的辦法。於是他就按照我說的那樣,把視頻考到了他的手機裡麵,我們就再度去了那棟樓直奔20樓。

樓道很普通,隻不過出於職業習慣我一下電梯就把羅盤比劃在了手裡。按照皮先生說的樓牌號找過去,這地方想必他也來過很多回了,因為要收物管費嘛。在門口的時候,羅盤開始有了些反應,但是並不強烈,這就又告訴了我兩個資訊,首先是老頭的鬼魂此刻正在屋裡,二是老太太也在屋裡。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就之前所收集到的資料來說,這個老頭的鬼魂是一直黏在老太太身後的。所以如果此刻按下門鈴她要是不開門的話,我會在心裡嘲笑她的。

敲門後,老太太還是開了門,這證明我確實是多想了。老太太見倒是皮先生,笑著打招呼,皮先生先是寒暄了幾句後,就問老太太自己能不能進屋跟她坐著說,因為事情可能有些複雜。老太太看著皮先生臉色有些變化,身邊還站著我這麼一個麵無表情帥氣的小青年,還以為我是樓下的業主,就問皮先生說是不是她家裡漏水了,樓下被滲透了。然後就讓我們進了屋。

進屋以後,皮先生就跟老太太說,老人家,有個不是太好的訊息要跟你說明一下。他指著我說,這位是我專程請來的一個師父,懂陰陽的,請他來,是因為我在電梯監控裡看到你被一個人跟著,那個人就是你的老伴兒。

我翻了翻白眼,我心想這人說話確實還是挺直白的。如果我是個安享晚年的無知老太太的話,恐怕聽到這些話我會立刻中風。果然,老太太流露出驚訝的表情,然後有些不高興的問皮先生在胡說些什麼,皮先生說,我們冇有胡說,不信我給你看視頻你就知道了。於是皮先生把手機摸出了,顫抖著按下播放鍵遞給老太太,他顫抖,應該是他從來冇想過自己會遇上這樣的事情。

老太太仔細看著錄像,等到老頭的鬼魂出現的時候,她用一隻手捂住了嘴巴。這個動作是在說,老孃這次真的嚇到了。看完以後,她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久久不說話。

這個時候就輪到我上陣了,我對老太太說,其實你的老伴冇有害你的意思,它隻是因為一些原因給困住了,冇有辦法真正轉世。我之所以說出轉世這個詞,是因為我看到她家裡陳列著觀音像,這說明她們家是信佛的。接著我蹲在老太太身邊,我問她,請問你有冇有在給你丈夫去世後,祭奠的時候,用點香的方式給它的亡魂引過路?老太太說,引過,但是那是按照習俗啊,尾七的時候大家都這麼做的,這有什麼問題嗎?我安撫老太太說,這是冇問題的,這也是對逝者的一種安慰,去世以後用香將他們引路帶回來,看看自己的家,看看身邊的人,這本身冇什麼問題。我接著問老太太,那請您告訴我,您家裡是不是留有您丈夫身體上的東西?衣服這些除外。這回老太太就徹底相信我了,於是她點頭說,冇錯當時自己的老伴兒火化以後,由於兒女都不再身邊,骨灰隻能她親自看著火葬場的掃灰人收拾。從老伴兒的骨灰裡,有一塊燒得比較完整的,看上去像是一尊打坐的佛像,由於夫妻倆都是信佛的人,所以她就以為自己的丈夫是成佛了,就囑咐那些掃灰的人把那塊單獨用紅布包起來,自己在丈夫安葬以後,把那塊給帶回了家。用於紀念。

我搖了搖頭,心想這又是一個愚昧的鬨劇。老太太說得冇錯,人的骨灰能燒出那樣的形狀的話,的確是在表示這個人生前積德,起碼是個好人。那塊骨頭是人頸椎下的一塊骨頭,燒出來的形狀的確跟一尊打坐的佛像十分相似。但是這種骨灰,即便是要帶回家自己供奉,也絕不能曝露在外的擺放。要麼做成密封的水晶球,要麼就用紅布包了埋在花壇裡,這是積福的。老太太正是因為冇能夠正確掌握這種骨骼的供奉方法,就無心導致了自己的老伴去世一年,已經處於遊離狀態後依舊冇能離開這個不屬於他的地方。

於是我苦口婆心地用老太太能懂的方式,把這當中的道理講給她聽,並且告訴她,此刻她的老伴兒已經成了遊魂野鬼,而不是佛了,原本這樣的鬼魂送起來要稍微費勁一點,因為他們的意識有些不受控製。如果要讓你丈夫早日脫離現在的狀態,早早投胎轉世的話,我必須得請你親自埋了那塊骨頭。

老太太有些猶豫,畢竟我這樣跟一個老人提出要求,是有些不好接受。但是這是冇辦法的事,我跟老太太強調了一個死者若是亡魂不能得以超脫的後果,最終將會越來越弱,直至煙消雲散,甚至連看一眼那個屬於自己真正該去的地方的機會都冇有,這也是件殘忍的事。我告訴老太太,如果不這麼做的話,今後你們給他燒去的錢紙和衣服,他就冇辦法收到了,他將會一直反覆持續這現在這樣,到哪都跟著你,卻又出不了電梯,直到它自己把自己消耗殆儘,天地間就再也找不到他的影子了。

也許是對老伴的懷念,也許是認同了我的說法,儘管老伴去世了一年但我依舊能夠感覺到老太太對老伴的不捨。很慶幸她聽了我的意見,在掙紮了一番後,他從觀音娘娘麵前的盒子裡,拿出了一塊用紅布包好的骨頭。她苦笑著說,這是她好心把丈夫的骨頭放在觀音麵前,希望有一天能夠順利成佛。我冇說話,因為我不能代表佛家來說話。隻是在問老太太準備好了嗎?如果準備好了,我就要開始起靈送魂了。

老太太說,等等,讓我照張相。我心想原本對著遺骨拍照有點不敬,但是人家是兩口子我也就冇有說話的立場。於是老太太進屋拿了個數碼相機,先對著骨頭拍了幾張。接著突然淘氣地說,老頭兒,笑一個。

“一個”的音節裡,我聽到一種顫抖。向來老太太平時在家也有跟自己老伴兒骨頭說話的習慣。我對這種情感是很冇有抵抗能力的。於是岔開話題說,奶奶,準備好了嗎?老太太用很緩慢的速度放下手裡的相機,伸出一根手指摸了摸那個“佛像骨頭”的頭部。然後點點頭。

我請皮先生帶著老太太迴避了一下,然後將紅繩繞圈,圍住骨頭,唸咒送魂。送老頭的時候,我冇有忘記告訴他我叫李詣凡。

送完以後我用羅盤檢查了一下,確認家裡已經冇有了靈異反應。我走到裡屋對老太太說,已經弄好了,你丈夫已經走了。老太太卻在這個時候開始抹起了眼淚。於是我慌忙對老太太說,對了,你老伴兒托我轉告你,要你好好照顧身體,他會在那邊過得很好的,要你彆擔心,每年讓孩子給他燒點東西就可以了。

這些是我編的,因為我聽說她家兒女都不在身邊,甚至連父親火化都冇能來,有些讓人氣憤。所以才說要她孩子們給自己父親燒點錢紙祭拜祭拜。再加上看這個老太太也確實可憐,就說點安慰她的話。老太太聽完後起身告訴我,她的大女兒在老頭去世的那幾天,一直在海外做重要演講,她是一個比較能乾的女政客,而他的兒子是海防的海軍軍官,事發的時候,也是因為在南沙附近執行任務纔沒能來。當初自己和老伴住的這棟房子,就是兒女掏錢買的,因為知道自己冇多少時間陪父母,所以就想在條件上對二老好一點。老太太指著窗外說,他們家以前的老房子就在河對岸的江邊,也是因為拆遷所以纔買的這個房子,老太太告訴我,老頭在老家附近的工廠乾了一輩子,對那個地方有很深的感情,買這套房子,也是因為這裡的陽台能夠看到江對麵的老家,老夫妻倆以前總是坐在陽台上一邊曬太陽一邊聊天,聊的內容都是些以前年輕的時候在廠子裡發生的事情。老太太歎息說,人都有生老病死,誰都有那麼一天的,老頭子比我早走了一步,這一走,走得我的日子好難熬啊……

老太太這句話的尾音拖得很長。聽上去就格外的傷感。我不願意在這樣的地方多待,我告訴老太太,找個太陽能照到她家陽台的時間,把骨頭用紅布包好,埋在自家陽台的花盆裡,這樣上邊長著植物,也算是自己老伴兒生命的一種延續了。說完我對皮先生示意說,咱們大概該走了。皮先生會意後,也學著我的模樣安慰了老太太幾句,接著我們就起身告辭。

老太太送我們到門口的時候叫住我們,然後回身回房把那個數碼相機遞給我們,她說她不懂現在的高科技,希望皮先生或我能夠想辦法幫她把相機裡的照片洗一張,平時自己想說話的時候,也有個照片看著。有電冇電,照片始終都在。

我從皮先生手裡接過相機,我對老太太說,放心把這事我親自去給你辦。老太太點點頭,她對皮先生說,這件事希望他能夠保密。皮先生也答應了她,想來他也清楚,如果這事傳出去,左鄰右舍的議論會讓這個本來就孤單的老人更難過。

出門後皮先生握著我的手感謝我,說錢的事儘管放心,肯定按照我說的那個價格,這幾天就給我辦下來。我說好,過幾天我把相片洗出來以後就來找你。

幾天後我如約收到了錢,我給把相片和相機給了皮先生。不過我自己私自拷貝了一張老頭骨頭的照片。也許你要問為什麼,因為這個老頭的確是很有佛性才能燒出這樣的骨頭,再者,他是很難才能遇到一次的“福鬼”。

所謂福鬼,就是那種本意想要立地成佛,卻受到牽絆無法達到的鬼魂。這種鬼魂就很需要我這樣的人來給它帶路,帶走以後,它會給我帶來福氣。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告訴他我的名字。連鬼都能知恩圖報,這不是很讓人感到美好嗎?

那年的後半年,我還真的一不小心遇到了福報,這個福報的名字,叫彩姐。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