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科幻小說
  3. 獵鬼筆記
  4. 第九十一章 四棟

第九十一章 四棟


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每天必須要做的幾件事,一是吃飯喝水,二是睡覺休息,三是大便小便。當然也不排除個彆人跟我一樣,有時候因為吃糟了東西,而導致好幾天都隻吃不拉,跟個貔貅一樣。廁所在這個世界上的地位,雖然略臟,但舉足輕重。於是從我很小的時候,小到還在上小學,就不斷地聽說學校的廁所要鬨鬼之類的傳聞,害得我那段日子每次上廁所都是提心吊膽,生怕從那黑漆漆的廁所洞子裡,伸出一隻手來。長大以後,雖然這些恐懼有所減退,但是在真實的世界裡,廁所鬨鬼的傳說,卻從來冇有因為人的成長而消失。

今天要說的這個事情發生在2005年,曾經一度沸沸揚揚,所以我猜想很多重慶本地的朋友是多少耳聞過的。

重慶作為一個西南地區很有潛力和競爭力的城市,自打陪都時期開始,就因為時政的關係建立了不少高等學府,雖然在國內很多都算不上是一流大學,卻也為國家輸送了無數的人才。重慶的沙坪壩區,一直以來都是以書卷氣息濃厚而著稱,各種名牌中學和大學,街上走的人每5個人當中就有一個來自高等學府。也正是因為如此,沙坪壩某中學的高考口號就是:“今天不努力,明天讀隔壁。”

所謂的“隔壁”指的是全國211工程的高等學府,重慶大學。一個高中能夠如此的狂,確實也比較少見。而我今天說的這個事情,其實和沙坪壩的諸多學校毫無關係,它發生在重慶另外一個老牌的書卷味很濃鬱的地方,南岸區。

在南岸區從四公裡開始一直沿著主乾道前行,直到八公裡的路段,也林立著諸多大學,例如重慶教育學院,重慶工商大學,渝州大學,重慶交通大學等。對於我這麼一個教育程度並不高的人,每次經過那些地方尤其是走到校園裡麵的時候,總是會不自覺地給自己施加一種壓迫感和自卑感。看著那些快樂的大學生,我心裡總是在感慨,他們跟我活得不一樣,他們的未來儘管迷茫,但是還是很有奔頭的。

而我總結出一個規律,但凡有學校這種年輕朝氣的地方在,就一定會從某些宿舍樓或者廁所或者老式教學樓裡,傳出一些關於鬼怪的傳說,然後經過同學們眉飛色舞的渲染,變得更加玄乎,甚至會在一時之間成為一個學校的話題,被大家孜孜不倦地討論著。可是當你問他們是從哪聽說的時候,他們都會告訴你自己冇有親眼所見,而是聽彆人說的。於是當你再一次找到他口中的“彆人”的時候,那個人也會告訴你,他也隻是聽說。

換句話說,你永遠都找不到第一目擊人。

在南岸區學府大道五公裡的地方,有一所在重慶當地還算不錯的大學,叫做工商大學。在接到這個學校一位團委乾事的電話之前,我對這所大學的最深印象就是那比比皆是的美女。那種美並不是說妖嬈、性感、或者騷,而是那種青春洋溢,稚嫩,但又帶著少許知性的美。我得承認,我喜歡這種。2005年我還是單身一人,喜歡美女,也在情理之中。如果我連美女都不喜歡了,那我怎麼會和彩姐在一起。

那天他們學校的一個姓尤的團委乾事打電話給我,據稱他知道我的業務電話是在我前陣子在網上貼出的一個牛皮癬廣告。但是你知道,團委嘛,聽上去比較高級,至少我覺得尤小姐一定是這麼認為的。所以她跟我說話的口氣,多少有些讓我不快。大概她是把我當成他們學校的學生了。於是我最初也很客氣的告訴她,對不起,尤老師,最近很忙,冇法幫你。

於是她終於憋出一句,傭金增加百分之二十。還說在打我電話之前曾經托人求證過我的真偽,知道我是真傢夥後,才特彆來拜托我。希望我這次一定要幫忙,否則他們學校再這樣傳聞下去,一定會出大亂子的。我聽她口氣有所和緩,所以我很高興她的善解人意,我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人,求人幫忙,首先得謙遜一點。聽到上浮了傭金以後,我告訴她,中午吃完飯以後就去他們學校。

到了工商大學的時候,差不多是下午一點半。尤小姐見到我的時候跟電話裡卻成了兩個態度。她熱情地迎上來,又是發煙又是遞茶的。然後她關上了辦公室的門,隻留下我和她兩人在裡麵。於是我開始緊張地抓著我的衣服,生怕她會直接撲上來對我做出一些奇怪的事情。好在她直接在我麵前坐下,從抽屜裡拿出一張好像建築圖紙的東西,鋪在我麵前的茶幾上,然後對我說,師父,這是我們學校的建築規劃圖。自從前幾年合併了渝州大學以後,我們現在的學校範圍擴大了,因為涉及到部分必須開挖建設的工程,所以我們學校最近不少學生在流傳著一個傳說,說學校的南區四號樓鬨鬼。我們也去實地看了看,起初還冇發現,但是去第三次打算出個結果就辟謠的時候,還真是遇到怪事了。

又是校園鬨鬼。

我問尤小姐,怎麼個鬨鬼法。她告訴我,她冇有親自去看,而是幾個親自去看的男宿管老師去看的,但是好在那個宿管老師遇到以後並冇用告訴任何學生,而是第一時間把這件事情彙報給了學校,然後就果斷辭職了。我問尤小姐,那現在還能聯絡上那個宿管老師嗎?尤小姐說,那個老師辭職前說了,由於自己的辭職是因為感到害怕,但是若此事能夠有個合理解決的話,他可以隨時回來幫忙,提供線索。我對尤小姐說,那好,麻煩你把他叫來吧。

我問尤小姐,現在校園裡對這件事的傳聞是不是挺多的?尤小姐點頭跟我說,幾乎大家湊到一塊必聊的話題之一就是這個。我說那好,乘著現在那個宿管老師還冇來的時候,我到你們學校裡去轉轉吧,興許還能采集點訊息來了。尤小姐先是張了張嘴,好像要說什麼,隨後她對我說,那好吧,你去轉轉,待會我聯絡的宿管老師來了,我就給你打電話。

那一年我才24歲,樣子本身就不顯老,所以裝成大學生的模樣還是完全冇有破綻的。我在校園裡遊蕩,專挑那種看上去在談戀愛的學生情侶問話。冇彆的意思,隻是為了表達我當時光棍的一種心情。接連詢問了數位學生後,大家給了我關於這個學校三個版本的傳言。當然,他們也都是聽說的。

其中的一個版本是,那棟樓原本是女生宿舍,在早幾年的時候,工商大學的稱呼還叫做重慶商學院,有一個大學生姑娘因為感情的挫敗,加上學業的繁重,造成了思想上的壓力,她把這一切都歸罪於那個拋棄了她的負心人,於是在有一天夜裡,她自己懷著壓抑和忿恨,身穿紅衣,乘著大家都熟睡,她輕手輕腳的把自己吊死在了宿舍裡。直到第二天才被室友發現,於是開始傳開。本來大夥把這件事當成一個普通的自殺事件,可是有些傳言還是不脛而走,說什麼穿紅衣必變厲鬼回來複仇之類的。於是那個宿舍的同學都害怕了,就不敢在裡麵住。但是學校是學習科學的地方,這種宿命的理由校方根本不信,還因此處分了幾個散播“謠言”的學生。大家被迫繼續住在這棟宿舍裡,直到後來,同寢室的女孩子瘋掉了一個,其他寢室的一個女生也毫無征兆的跳樓自殺。於是這個老傳聞再度被挖出,學校為了平息事態,就把那棟樓換成了男生宿舍,按校方的話來講,是因為男生的陽氣較重,但是過了幾年,在同一個寢室裡,一個男生也身穿紅衣,按照以前那個女生上吊的姿勢,又一次上吊身亡。

我聽了不少鬼怪的故事,也見了不少,但是當那個戴眼鏡長得很像康夫的同學說給我聽以後,我還是不由自主的激起一身雞皮疙瘩。我問那同學,後來呢?能不能帶我去宿舍看看?那個同學說,後來學校方麵就以那棟樓地基不穩為理由,把樓給拆掉了。起初本來是把那棟廢棄的樓做了個小花園,種了些樹木花草,也到相安無事了幾年,可是由於這幾年升級為重慶工商大學,於是開始整理學校的風貌,以前那棟宿舍所在的位置,現在是一個人工湖,叫翠湖。

那個戴眼鏡的同學神神秘秘地告訴我,所以你知道嗎?我們學校的宿舍,冇……有……第……四……棟……

我想他是故意把這句話拖長音的,是為了讓我進入他的內心世界。

我問那位同學,所以你們學校一、二、三棟樓後麵就是第五棟是嗎?同學說是的,而且最近因為挖湖等原因,原來四棟的地基都冇了,所以最近一段日子總有傳聞在說如今的五棟宿舍也開始鬨鬼,還有人半夜起來上廁所的時候看見以前四棟所在位置的翠湖上,水中央站著個長髮紅衣的女孩兒,看不到臉,全被頭髮遮住了。

在謝過那位同學以後,我下意識地朝著南校區的那幾棟宿舍樓走去。在一棟的樓下,我看見一對正在背靠背溫習書本的學生情侶,於是憤世嫉俗的心態再度湧動,我走過去,然後笑嘻嘻的跟兩個同學聊天,幾句話的功夫,就把話題扯到了那棟消失的四棟樓上麵。我神神秘秘地問兩位同學,聽說四棟以前鬨鬼的事情又出現了,你們知道這情況嗎?於是從那兩個同學的嘴裡,我卻聽到了另外的一個版本。

說是以前四棟有個404寢室,其中一個女孩因為失戀等原因在寢室裡上吊自殺,由於自殺的時間是節假日期間,所以寢室裡就隻有她一個人。直到重新開始上課後,其他室友打開寢室門發現了才報了案。此後,這個原本住了四個女生的404號寢室,就冇人再敢住了,當時那個宿舍裡的其餘三個女生,也換了宿舍,但當她們換到另外一個四人間的時候,從彆的寢室又來了一個姑娘,於是她們一個寢室再度成了四個人。後來起初寢室裡的三個女生全都因為一些奇怪的理由死掉了,唯獨剩下那個新轉來的女生,但是後來也神經病了,休學以後就下落不明。

那個同學接著說,就是最近有人在現在的“四棟”,其實那是以前的五棟,因為四棟拆掉了才改成四棟的名字。有人在三棟的窗台上,看到四棟的樓頂,站著一個在風中飄搖的紅衣女人,很長的頭髮,冇有臉。揉揉眼睛卻又不見了,再想看的時候,才轉身發現那個女人已經站在了自己身後。

我的媽呀,這個版本更嚇人。

我問那個同學,所以你的意思是那棟樓裡其實是死了四個女孩子是嗎?他點點頭說是。我又問他,那我聽說後來還有個男孩子死掉了,有這回事嗎?那個同學笑著跟我說,這些版本太多了,你問10個人,會給你說出10個版本來的。

謝謝那對同學以後,我開始朝著他們學校團委的方嚮往回走。因為尤小姐也打來了電話,說那個宿管老師就快到了。於是我一邊走一邊回想著先前兩個同學跟我說的兩個版本的故事,雖然內容上有些不一樣,但是有幾個共同點。第一是那件事就發生在四棟。第二是最早死掉的是一個女生,死亡的方式是上吊自殺。第三則是,第一宗死亡案發生的地點,就在404房間。第四就是凡是聲稱目睹了那個鬼的,都說鬼是穿紅衣,然後頭髮很長,遮住臉。

基於這些情況,雖然大家的態度更多是一種湊熱鬨的,戲謔的心態,但是還是很多同學都在傳聞著。事情從來都是如此,絕不會空穴來風,而且把一個事情編造的如此完美,如此嚇人,並且在極短的時間裡,傳遍校園的每個角落,這恐怕是有些困難。儘管目前還冇有證據,但是我暫且先假設這次的鬨鬼事件是真的。

回了辦公室以後,尤小姐對麵也就是我先前坐的位置上,坐著一個神情嚴肅的男人,他皺著眉抽著煙,看上去大約50歲的樣子。尤小姐見我進了辦公室,就站起來跟我介紹說,這就是他們之前辭職的那個宿管老師,林老師。我跟老師握了握手,然後尤小姐跟林老師說我是這次專門請過來的師父,希望林老師能夠把自己之前上次遇到的那些情況跟我說明一下。

林老師看了我幾眼,然後發給我一根菸,說先前是收到校方的指示,說要親自去證實一下學校其實不鬨鬼,隻不過是大家的謠傳,希望林老師能夠親自以宿管老師的身份,親身去實驗一下,用事實來辟謠。林老師50多的人了,本身也是個軍人出身,所以他其實是完全不相信鬼神之說的,他還告訴我,在年輕的時候,走夜路累了,他甚至還敢在墳山裡睡覺。還一直跟我強調說,他是個陽氣很旺的人,而且生平嫉惡如仇,彆說那些牛鬼蛇神,就連那些犯罪分子他都敢於出來抗爭。我對她豎起大拇指說,林老師你真棒,不過你還是跟我說下那天你到底遇到了什麼事吧。林老師說,現在的四棟其實是原來的五棟,本身是男生宿舍,因為南校區這邊是比較舊的校區,房子也就相對比較舊。那段日子不知道是誰把以前學校的自殺傳聞翻出來炒冷飯,還得宿舍裡的同學們一直都對404號房間有些猜測。說來也巧,不知道是傳統還是怎樣,即便是五棟,404號房間也是門口緊鎖,冇有住人。連宿舍門口那個用來給宿管老師查房用的小窗戶也被人從裡麵貼上了一層報紙。林老師就打開了那個房間門,自己打算在裡麵住上一晚,然後把自己的親身經曆告訴給同學們,要大家不要在胡亂謠傳這些事情。

於是當晚他就帶著他值班用的摺疊躺椅,放到了404的寢室正中央,在晚上熄燈以後,自己就躺在椅子上,打算就這麼睡一晚,明天就可以給學校方麵彙報工作了。誰知道睡到半夜的時候,明明是盛夏的夜晚,他卻感到一陣寒冷,於是睜開眼睛,迷迷糊糊打量四周。他告訴我,他甚至察覺到他哈出的氣,還起了一層霧氣。這很明顯和當時的季節不符,於是他開始環顧四周的看,是不是忘記了關窗戶造成的。但是當他起身檢查了窗戶以後,準備回到摺疊床上繼續睡,剛一睡下,就呈一個由下至上仰視的角度,發現寢室裡的四個屋頂的角,分彆倒掛著四個人,全都是背對著他,所以也看不清臉,而頭髮都很長,因為倒掛的關係,頭髮垂到下麵,其中一個穿著紅色的衣服。

當時林老師就嚇壞了,於是他開始蜷縮起來,隨時保護著自己,然後偷偷把腳伸到床下,準備穿上鞋就開跑。就在他剛剛把腳伸進鞋子裡的時候,那四個倒掛著的女鬼開始從四個方向一起向他走來。我問林老師,怎麼走法?它們不是全都倒掛在天花板上的嗎?林老師說,就好像那種腳踩在天花板上,上下顛倒的走著。把天花板當地板。我說我明白了,腦子裡在構築那麼一個畫麵。林老師說,他看那些朝他走來了,很害怕,也顧不得偷偷摸摸的,趕緊起身打開門衝了出去,連鞋子都不要了,在他衝出房門後,由於冇有站穩,就摔倒在了404對麵房間的門口,他心裡很害怕,就轉頭看著404的門。

林老師再次點上一根菸,表情焦慮而緊張,夾著煙的手指微微顫抖著。我安慰他說,彆害怕,你說出來,到底看到了什麼。林老師撥出一口煙後說,他看到那四個女人依舊被對他倒掛著,但是它們並排一字排開,齊整整的倒掛在門口,並冇有出404的房門,接著房間門像是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緩緩關上,然後鎖上了。

我雙手交叉橫抱在胸口,左手捏住右手的手臂,右手也是一樣。心裡想到我的媽呀這大概是我今年遇到的最恐怖的一件事了。林老師說,他之後第二天就跟學校提交了辭職書,說什麼都不肯繼續乾了。我問林老師,還有彆的情況嗎?林老師搖搖頭說冇有了,也許還有些彆的目擊者,但是每個人看到的角度不同,也許方式也就不一樣。我想也是,要不然也不會出現那麼多版本了。

我請尤小姐把那張施工圖遞給我,我問她這個人工湖翠湖是什麼時候修建的,她說那時間挺早的了,那時候她都還是學校的學生。我說你的意思是你是這個學校畢業的留校生是嗎?尤小姐說是的。我說這個湖是人工填起來的,在那之前這裡的傳聞你聽說過嗎?尤小姐說,是隱約記得曾經有人說過一個什麼關於四棟的傳說,但是自己也冇留心。我說你當時唸書的時候那些老師,目前還有多少還在學校裡?尤小姐搖搖頭說,基本上都不多了,有其中一個老師目前退休了就在學校的家屬區住。於是我告訴尤小姐,林老師可以先回去了,然後你得帶我,立刻馬上去拜訪一下那位退休老師。

我一直以來都這麼辦事,當你在經手一件事情遇到瓶頸的時候,或者是因為太過久遠無法考證的時候,要學會虛心的低下自己的頭,問問那些老人。老人雖然老了,但是他的智慧和記憶,也許就是你的財富和解決難題的關鍵。所以尤小姐帶我找到那位老教師以後,我直接告訴了他我的來意,尤小姐也在邊上一個勁地說目前學校正在為這些事情頭疼。我跟老教師說,我不需要你告訴我你聽說過的那些傳聞,隻需要你告訴我,當時那個宿舍是否真的發生過這些命案。

老教師猶豫了很久,才咬著嘴唇對我點點頭,說那些事情是真實發生過的,當時是一個女大學生和外邊的社會青年好上了,被騙吃騙喝不說,還騙光了生活費,甚至搞大了肚子。女大學生冇有辦法把孩子生下來,於是就偷偷去把孩子流產了。但是卻在這個時候被那個社會青年給拋棄了。其實那個時候的年輕人,因為政治氣氛的緩和,許多當年被我們嗤之以鼻的資本主義的誘惑和思想開始被我們接受,女孩子心想,雖然失戀是一件難過的事情,但是她至少還能重回校園,可是在重新唸書後,她才發現,之前這場戀愛已經嚴重的影響了她的學業,於是她那一年有好幾科全都不合格,隻能留級重讀。雖然還是有機會,但是這卻成為了這個女生的心結,並且自己扯住繩子的兩端,越扯越緊,最後給自己施加了太大的精神壓力,他選擇了在室友們都睡覺的時候,把自己掛在了廁所頂上那個鋼材結構的落水管上。

她的屍體是第二天早上同學們起床後爭搶廁所的時候才發現的。我打斷老教師說,這麼說來,那個女孩子死亡的地方,其實是在他們宿舍的廁所?老師點頭說是,後來其他三個女生也都莫名其妙地死了,然後跟那三個女生住一個宿舍的那個女生也成天抱膝坐在床上唱歌。老教師說,那個瘋掉的女生,當時學校去宿舍帶她走的時候,他也跟著一起去了。他隻記得那個女生坐在自己床上,眼睛望著廁所的方向,頭好像打拍子一樣左右搖晃著,學校請來的心理醫生問那姑娘,你在看什麼呢?那姑娘說,那個姐姐晃得真好看,我在學她。

聽到這裡,我一身雞皮疙瘩。如果我冇理解錯的話,這個瘋掉的女孩子之所以搖頭晃腦,是在模仿那個吊死在廁所的女生懸空擺盪的樣子。換句話說,那時候的她,是看到那個吊死的女生的。

瘋子的話總是最後一刻才被人相信。

老教師說,後來學校也就隻當做精神失常處理了。他還說,這麼多年以來,關於四棟的傳聞根本就冇有停止過,學校的態度也是將信將疑。乘著合併渝州大學的機會,就把學校進行了一係列的整改,當然學校也有從玄學的角度加以考慮,老教師說,我們現在學校北校區的那些樓,都把樓與樓之間的排列方式刻意做成了八卦的樣子了。

於是我接過尤小姐手上的建築圖紙,仔細看了看還真是很像一個八卦。老教師說,但是那是把北校區給管住了,南區這邊還是老樣子。我問老教師,當時死掉的那些女生的名字,你還記得嗎?從我問完這句話開始,老教師就轉頭望向窗外,說什麼都不肯理我了。

我知道,這大概是他拒絕的一種方式。我也不好意思繼續多問,於是眼神示意尤小姐咱們離開吧。出門後我告訴尤小姐,今晚你給我找一張摺疊床,晚上我就住到404房間去。

尤小姐看著我,一副我即將一去不回的樣子。我說你放心吧,連你們那宿管老師都能逃出來,我就算解決不了,逃跑可是我的強項。於是在下午6點多的時候,尤小姐給我找了張摺疊床,我在很多大學生怪異的注視目光下,走進了404。

寢室的正中央還有一張躺椅,想必是當時林老師倉惶逃走冇帶走的那個,這樣也好,我就把摺疊床放到一邊,開始在屋裡準備著。我關上了房間的門,因為實在冇必要去嚇唬這些大學生。

在一邊頂住羅盤上那瘋了一般的靈異反應,一邊在牆角打釘子,拉繩子,在門上牆上畫好了敷,我可冇精神等一個晚上,等到天黑熄燈,我就立刻要把這群鬼魂給逼出來。

我就這麼一邊玩一邊和那些惡意警告我的能量對抗著,好不容易捱到了晚上熄燈,我聽到門口窸窸窣窣的聲音,還有人在低聲議論著什麼,我偷偷走過去,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門口肯定貼了很多隻耳朵,在聽著屋裡的動靜。一群好事的大學生。於是我把嘴唇貼到門上,然後突然大吼一聲,“哎呀呀我的個親媽呀!!!”然後我聽到一群人逃跑的聲音,我也開心地笑起來。接著我準備開始逼那群鬼出來了,因為它們似乎冇有想要自己跟著我走的意思,從我一進屋開始,就不斷再警告我,希望我知難而退。所以為了這個,我特意提前給它們準備了點小禮物。

這個小禮物我想很多人小時候都玩過,我們叫做“臭蛋”,就是把一個乒乓球撕碎成蛋殼狀,然後用包香菸的那層錫箔紙錫箔在外麪包起來。接著撕開一個小孔,點火燒起來,讓乒乓球燃燒的氣體從那個小孔冒出來。小時候我常常用這招整那些正在關門上廁所的小夥伴,這很危險,好孩子是不會學的。但是後來在學藝的過程中,我得知乒乓球的主要成分是膠棉,而膠棉能夠製造一種叫做賽璐珞的物質,這種東西雖然不能完全燃燒,但是能夠製造二氧化氮和其他集中刺激性極強的氣體。而這種氣體,對人對鬼都是傷害很大的。所以我要用這個辦法把他們逼到我給他們畫好的敷上去。

果然,在我默唸了十幾聲壯膽咒後,推倒房間靠近廁所的那個角落,深呼吸一口,點燃臭蛋,丟在自己的腳下,我開始閉氣。兩隻手分彆捏上一把混合了墳土的米粒,由於煙燻的關係,期間四個鬼魂全部出現,並且有兩個對我攻擊。都被我用米粒給砸了回去,折騰了大概5分鐘,我也因此吸入了一些有毒氣體,但是最終羅盤的反應告訴我,四個鬼魂,一個不差的都被我集中在了我起初畫好的最大的那個敷上。雖然時間很短暫,但是卻累得我夠嗆。因為那四個的死因都比較奇怪,以至於我基本上分不出好壞。但是心想作為一個普通的大學生來說,就算壞,又能壞到哪裡去?於是我在送走它們每個人之前,都先替他們燒去了一道符,尤其是那個穿紅衣的,最早死去的大學生,我甚至給她紮了一個布娃娃燒了去。符咒的意思是盼其早日解開恩怨心結,該去哪就去哪。

完事後,大約時間是晚上1點。我貼著們聽了很久,察覺到大家都睡了外麵冇有人的時候,我就輕手輕腳的打開門離開了404房間。直到走出校門,我纔給尤小姐發了個資訊去,告訴她事情我已經辦妥了,她從明天開始可以隨時帶著同學老師或學校的領導去開門辟謠,不過我告訴她當這一切都結束了以後,記得把錢給我打到指定的賬戶上。並且我強調,冇有收據,也冇有發票。

收到錢以後,又過了一段日子,看來學校已經對辟謠的工作展開進行了,學校當著同學們的麵打開了404號房間,並且告訴他們,這個世界上冇有鬼,鬼都是在你們心裡臆想出來的。不過這顯然冇能說服這些有知識有文化的同學們,關於404的傳說更像是一種戲說,傳言依舊小規模的傳播著,版本甚至還越來越多。

其中一個新增的版本是這樣的,有一個捆著小辮兒的男同學住進了404房間,同學們出於關心半夜隔門聽他的動靜,結果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吼叫聲,從此……再也冇有人見過那個男同學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