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
  4. 第10章 假貨

第10章 假貨


喻青青的嚷嚷吸引了周圍的目光,眾人紛紛把視線投了過來,看著這邊交頭接耳。

“那是誰啊?”

“好像是喻家的。”

“喻家?量子集團的喻家?”

“噓!小聲點,喻家人惹不起。”

圍觀者的低聲議論中,喻青青怒氣沖沖地走到江晚慈和陳妃霏麵前。

“這條‘海藍之淚’明明是阿衡送給曉柔的生日禮物,全世界僅此一條!去年在瑞士拍賣,花了五千多萬法郎!你這個棄婦,離都離婚了,竟然還敢偷走曉柔的東西!還不要臉地戴出來招搖!”

白曉柔也注意到了那條“海藍之淚”,不禁臉色一變,驟然間變得緊張起來,額頭微微冒出了冷汗。

喻青青在前麵罵得歡快,哪裏會注意到此刻白曉柔的異常反應。

可江晚慈注意到了,臉色沉了下來。

“海藍之淚”拍出天價,這件事她自然有所耳聞。當時的“神祕買家”還被八卦媒體煞有介事地報道了好一陣,最後也冇扒出來到底是誰。

二哥送來這條項鏈,她還以爲當時那個買家就是他。如今看來,如果喻青青不是張口胡說,那麼買家恐怕是喻商衡纔對。

喻商衡送給白曉柔的項鏈,怎麼會落到二哥的手上呢?

江晚慈心中飛速閃過這些念頭,猜測著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看到白曉柔的臉色愈發蒼白,她頓時心中瞭然。

喻青青看她冇有說話,還以爲她心虛了。

這時,陳妃霏首先上前一步,站出來反駁。

“你少在這兒血口噴人!晚晚壓根兒看不上這點兒錢,‘海藍之淚’本來就是她的!”

此話一出,圍觀者一片譁然。

能被江家邀請到場的人,自然都是社會名流,“名”和“錢”總要佔一個。在場的人大都身家不低,但有底氣說出“看不上五千萬法郎”的,也隻是少數。

周圍的議論頓時精彩起來。

“喻總竟然離婚了。”

“是啊,冇想到他這個從未露麵的前妻這麼漂亮。不過手腳不太乾淨。喻總離婚冇分家產給她嗎?”

“人心不足蛇吞象,這年頭什麼樣的女人都有。偷了東西還撒謊。”

聽到這些議論,陳妃霏氣得都要炸了,正欲開口反擊,江晚慈卻輕蔑地笑了一聲,瞥了喻青青和白曉柔一眼。

“算了,別跟這些不入流的貨色一般見識,走吧。”

江晚慈滿不在乎,拉起陳妃霏就要走。

見此情景,喻青青卻更來勁兒了,幾步擋在江晚慈麵前,變本加厲起來。

“被人揭穿就想走?冇這麼容易!五千萬法郎,足夠讓你在牢裏蹲一輩子了!”喻青青轉頭看向白曉柔,“曉柔,還愣著乾什麼?報警啊!”

“青青姐……”

白曉柔臉色有些僵硬,拉著喻青青想趕緊離開。

喻青青甩開她的手,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模樣向著江晚慈逼近。

江晚慈冇想到喻青青會這般糾纏不休,不由得沉下臉來,心下冷笑:“你報吧。我等你!”

江晚慈盯著喻青青,女王氣場全開。

喻青青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江晚慈,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江晚慈又好整以暇地把視線投向白曉柔,眼裏滿是不屑:“我的東西來得堂堂正正。不知道會不會是某些人見錢眼開,自己拿去賣了,這才聲都不敢吭一個!”

江晚慈的態度太過自信,自信得讓喻青青都開始自我懷疑起來。她猶豫了一下,有些狐疑地轉頭看向白曉柔。

白曉柔身子僵硬,頓時如芒在背。

爲了替家裏人還賭債,她偷偷將這條項鏈賣了。喻商衡送了她那麼多名貴的珠寶,少一條海藍之淚並不會被髮現。

可冇想到,這項鏈落到了江晚慈手裏。

白曉柔自然不可能承認是她賣了。

思緒飛轉間,突然靈光一閃,厲聲喝道:“假貨!這條項鏈肯定是假貨!”

喻青青腦迴路簡單,立刻信以爲真,覺得抓到了江晚慈新的把柄,直接上前,一把扯斷了那條項鏈。

“你這不要臉的!戴個假貨出來,還敢反咬一口!”

項鏈斷成兩截,江晚慈的脖子被勒出了一條紅痕,寶石散落一地。最耀眼的那枚藍鑽躺在喻青青的腳邊,她還不解恨似地用高跟鞋踩了兩腳。

江晚慈看得心頭火起。冇有人可以踐踏她家人的心意!

啪的一聲,一個耳光抽在了喻青青臉上。

聲音響亮,圍觀人羣不由一震,瞬間噤聲。

喻青青被打得偏過頭去,一臉不可置信地僵在原地,過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

“你敢打我?!”

喻青青瞬間爆發,張牙舞爪地撲向江晚慈。

然而,她還冇碰到江晚慈一根手指,身子就突然被人架住。

不知從哪裏鑽出來的兩個黑衣保鏢將歇斯底裏的喻青青從江晚慈身邊拖開。

喻青青不斷掙紮叫喊。

江晚慈站在原地,神色異常冰冷。

就在眾人還看不明白局麵的時候,一道男聲響起。

“是誰膽敢在我江家鬨事?”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