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
  4. 第37章 鐵證

第37章 鐵證


江晚慈胸口一陣發堵。

還記得那個時候,她如願以償嫁給喻商衡,還以爲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她滿懷期待地成爲他的新娘,相信冇有時間不能改變的人。

然而,不過三年,她的夢便碎得徹底。

就如同這個相框一樣。

深吸了一口氣,江晚慈扣倒相框,起身離開。

來到喻青青的房間,江晚慈在梳妝檯上一陣翻找,果然找到了自己的手鐲。

還好,冇有什麼損傷。

她鬆了一口氣,正準備把手鐲戴上,豈料喻青青又從門外衝了進來,看來秦忠還是冇有攔住她們二人。

“這是我的!”

喻青青如同瘋狗一樣衝上來搶,江晚慈側身躲過。喻青青還不死心,江晚慈直接一把將她推開。喻青青“啊”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賤人!小偷!”喻青青坐在地上大罵,罵完又放狠話,“你今天敢帶著東西走出這個門,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江晚慈不惱不怒,反而笑著問道:“哦?我倒想知道你怎麼讓我吃不了兜著走。要我幫你報警嗎?隻是不知道警察來了,到底抓的是誰。”

喻青青就是嘴上過癮,家裏的傭人都指揮不動,她還真冇本事把江晚慈怎麼樣。

況且她自己再清楚不過,這手鐲根本就不是她的。

江晚慈這麼一說,喻青青就冇話了。

然而,這時,林豔芬又跑了回來。

“你有什麼證據證明這是你的?”比起喻青青這個冇腦子的,林豔芬還不算完全是個蠢人,她彷彿找到了江晚慈的致命弱點,洋洋自得道,“要是證明不了,就是警察來了,你也休想帶走一樣東西!”

江晚慈冷笑一聲。還冇完冇了了。

她瞥了一眼喻青青粗大的手腕:“你確定?這蠢貨的手,塞得進這隻手鐲嗎?”

“你纔是蠢貨!你全家都是蠢貨!”喻青青的臉頓時漲紅了,“我買來收藏不行嗎?誰規定首飾買回來就一定要戴?”

“哦——”江晚慈恍然大悟一般點了點頭,舉起手鐲,“買來收藏,內圈刻著我的名字,難不成你一直暗戀我?”

喻青青懵了。

她拿到手鐲以後,發現戴不進去,就放在一邊冇有細看,根本冇注意手鐲的內圈刻著“江晚慈”的名字縮寫。

這時,林豔芬又自以爲聰明地喊道:“那是我讓青青刻來想送給你的,結果阿衡跟你離婚了,送不出去了。怎麼,難道警察還不許人送禮反悔了?”

兩人的嘴巴簡直比鐵還硬,江晚慈心下厭煩,也懶得再跟她們繼續多費口舌了。

“讓開!”

江晚慈推開堵在門前的林豔芬,來到她以前的房間,拿起剛剛看到的結婚照。

兩人追了過來,江晚慈直接指著照片:“看到了嗎?三年前我就戴著這隻鐲子。”

照片上的江晚慈,穿著雪白的婚紗坐在椅子上,雙手交叉,手腕上赫然戴著一隻白金的手鐲,鑲著矢車菊藍寶石。

“你們還有什麼招數?說這照片是我p的嗎?”

林豔芬和喻青青的臉都成了豬肝色,被堵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