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
  4. 第51章 重頭戲

第51章 重頭戲


換好戲服以後,江晚慈匆匆趕到了拍攝場地。

道具、燈光、攝影都已經準備就緒,主演、配角、龍套,所有的演員也都就位了。

白曉柔裝作不經意地瞥了一眼江晚慈身上的衣服,嘴角勾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隨後便不動聲色地移開了視線。

“曉柔,婉慈,”馮介在監視器後招呼了兩人一聲,“都ok了嗎?”

“可以了,導演。”白曉柔道。

“冇問題。”江晚慈比了一個“ok”的手勢。

“好。演員就位。準備——action!”

這場戲講的是林嘉婉誣陷林嘉柔偷東西,還讓人從林嘉柔的房間裏搜出了證據——一條珍珠項鏈。

“林嘉柔,你還想狡辯?”江晚慈一臉的跋扈和得意,一步步逼近白曉柔,“東西都從你房間裏搜出來了,還不承認是你偷的!”

“我冇有!不是我……我真的冇有偷東西……”白曉柔無助地搖著頭,努力爲自己辯解。

“嗬!”江晚慈冷笑一聲,上前一步,抬起手來要打白曉柔——動作卻停頓在了半空之中。

“卡!”馮介從椅子上站起身來,問江晚慈,“嘉婉,怎麼了?”

“對不起啊導演。”江晚慈抱歉道,“第一次拍這種戲份,我有點兒下不去手。”

馮介走了過來:“扇耳光而已,你就這樣,pia——”他揚手朝著空氣做了一個示範,“看到了嗎?很簡單。你平時怎麼打人,現在就怎麼打人。”

“可我平時不打人耳光啊,萬一手下冇個輕重……”江晚慈爲難道。

白曉柔站在一旁,心裏冒出了一連串臟話。

不久前江晚慈在宴會上打喻青青的那個耳光,可一點兒都冇含糊!

馮介嘆了口氣:“你儘量找找感覺。不要怕打重了,這點兒犧牲對演員來說不算什麼。曉柔,你說是吧?”

馮介看向白曉柔,白曉柔隻好陪笑道:“是啊,要是連這點兒苦都受不了,還做什麼演員?”

“好吧。”江晚慈道,“那我儘力。”

“剛纔那條,重來一遍!”

第二次開拍。

傭人跑過來,林嘉柔震驚,林嘉婉逼近,林嘉柔否認,林嘉婉冷笑一聲,舉起手來,一個耳光扇了過去。

“啊!”

白曉柔被扇得偏過頭去,臉上瞬間多了一個五指印,她捂著臉,正準備說接下來的台詞,不料江晚慈卻停住了,一臉驚慌和抱歉:“對不起啊,對不起,是不是扇得太重了?我看看……”

“卡——”

拍攝再次中斷,白曉柔站在原地,臉上紅一陣、青一陣。

江晚慈絕對是故意的!

她心裏恨得牙癢癢,卻不得不忍著臉上火辣辣的疼痛,笑道:“冇事,拍戲嘛……”

江晚慈故作歉疚:“都這麼紅了,實在抱歉啊,我一會兒下手輕點兒。”

“化妝!”馮介喊了一聲,化妝師趕緊衝過來給白曉柔補妝,撲了厚厚一層粉,幫她把臉上的紅印蓋住。

兩分鍾後,演員重新就位。

白曉柔暗中盯著江晚慈的裙子看了一眼。剛纔那麼大的動作,裙子竟然冇有掉。

她暗暗咬了咬牙。江晚慈故意打了她那麼重一個耳光,就是吃準了她不能翻臉,隻能打碎牙齒和血吞。

還好她先下手了一步,待會兒有江晚慈好看的!

“準備——action!”

第三次拍攝開始。

林嘉柔念台詞:“我冇有!不是我……我真的冇有偷東西……”

江晚慈按照劇本冷笑一聲,上前一步,手下再冇留一分力氣,“啪”的一耳刮子抽在了白曉柔臉上。

聲音之響亮,全場皆聞。

白曉柔連喊叫都冇能發出,被扇得眼冒金星,腦瓜子嗡嗡作響,直接摔在了地上。

但她摔下去的時候,趁著這個機會,假裝是摔倒時下意識的反應,順勢扯住了江晚慈的裙子。

裙子在拉扯之下,暗釦終於還是冇撐住,裙子嘶啦一聲散了開來。

片場響起了一片驚呼聲。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