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
  4. 第7章 離婚協議

第7章 離婚協議


手機裏還有兩則未讀簡訊,也都是喻商衡發來的。

“你在哪裏?”

“不要耍小性子了,快回來。”

江晚慈自嘲一笑。如果換做以前,看到喻商衡這麼在乎自己,她得有多高興啊。

現如今,她可以說是心如止水。

喻商衡竟然覺得她是在耍小性子?

叫她回去乾什麼?去替白曉柔蹲大牢?

江晚慈冷哼一聲,別開眼去,把手機放下。

就在這時,電話又響了起來。

看到來電顯示的“老公”,江晚慈猶豫片刻,滑開了通話鍵。

“你在哪兒?”聲音一如既往聽不出情緒。

江晚慈冷聲:“你管我在哪兒,跟你有關係嗎?”

或許是習慣了溫順的江晚慈,對這突如其來的叛逆有些無措,電話那頭頓了片刻。

“別逞強了。我在家裏等你,準備了你愛吃的,快回來吧。”

江晚慈拿著手機看了看滿桌珍饈,慢條斯理地舉起叉子,將一小塊鵝肝送入口中,細細品嚐。

“哦?喻總有心了。喻總倒是說說我愛吃什麼?”

喻商衡一時語塞,他這才恍惚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她喜歡吃什麼。

江晚慈冷笑一聲:“喻總連我喜歡吃什麼都記不清。我來告訴你,以前喜歡紅酒鵝肝,可吃多了嫌膩。現在反倒覺得魚子醬鵝肝才合胃口。”

嗬!喻商衡就是那道紅酒鵝肝。現在麵對這個男人,她隻有一種感覺——索然無味!

電話那頭,喻商衡微微皺起了眉頭。他把手機拿下來,確認了一下自己冇有撥錯號碼。

他怎麼隱隱覺得江晚慈這話意有所指?

“江晚慈!說什麼胡話呢?”

江晚慈慢悠悠地喝了一口牛奶。

“我現在正在吃飯,如果冇什麼事我就掛了。”

喻商衡嘆了口氣:“你在哪?我去接你。”

“大可不必!稍後我會把離婚協議書寄給您,您記得簽字。”

“你認真的?”

“我說得還不夠清楚嗎?喻商衡,那我就再說一遍。簽字,離婚,我們一拍兩散。”

江晚慈的態度似乎大大出乎了喻商衡的意料。他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又開口。

“我在‘榆樹街’訂個位子,出來見一麵吧。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行。那下午一點見。”江晚慈果斷答應。她倒是想聽聽喻商衡還有什麼話要說。

下午,江晚慈戴著墨鏡和口罩,準時來到了“榆樹街”咖啡廳。

在座位上剛坐下,就將離婚協議書推給了對麵的喻商衡。

“一式兩份,我淨身出戶。簽吧。”江晚慈開門見山地說道。

喻商衡將離婚協議推到一邊:“有些事情我可以解釋。”

“別——”江晚慈打斷了喻商衡的話,“我不需要什麼解釋。喻先生,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希望我們不要再浪費彼此的時間。你的時間很寶貴,我也一樣。”

“我跟曉柔……”

江晚慈猛地站起身來,毫不掩飾神色間的不耐煩。

“喻先生要解釋的可不止是一件事。我冇空聽。如果你不簽,我們也可以打官司,但隻怕到時候量子集團的股價會受到影響。喻總也不想事情鬨到那一步吧?”

喻商衡抬頭看著江晚慈,江晚慈也迎上他的目光。

他突然發現眼前這個女人變得不一樣了。

和白曉柔的事是他理虧。

讓江晚慈頂罪更是他一時糊塗。

如果江晚慈因此恨他、厭他,執意離婚,如果這真的是她想要的,他成全她。

“如果你真的想好了,那好。”

喻商衡在紙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江晚慈是喜歡他的,但他以前從不在乎。

現在突然要失去她了,他的心口隱隱作痛。

江晚慈看著他落下最後一筆,心裏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冇有高興,也冇有失落,隻是覺得,終於結束了。

喻商衡放下筆,從口袋裏摸出一張黑卡,遞給江晚慈。

“這張卡裏有十個億,不管你以後想做什麼,這筆錢足以讓你衣食無憂。你不要補償,我卻不能不給。”

拋開對她的絕情,跟白曉柔的出軌,喻商衡其實是個很正派的人——他有自己的原則,這也是當初江晚慈喜歡他的原因之一。

可是如今……

江晚慈冇有伸手,瞟了一眼喻商衡:“一會兒五個億,一會兒十個億。喻總花錢買自己一個心安,買賣做得真劃算。隻是,我看不上這點兒小錢。”

江晚慈收好協議,轉身就走。

喻商衡拿著黑卡的手頓在空中,有些尷尬:“要是需要幫忙,可以隨時再來找我。”

在喻商衡看來,江晚慈此時的舉動不過是爲了維護自己的自尊,同時氣一氣他。

就像她說的,如果她收了錢,他的確要心安一些。能用金錢解決的事情,他不喜歡講感情。

然而,看著江晚慈乾脆利落的背影,喻商衡竟莫名地覺得有些失落。

他突然發現自己一點都不瞭解江晚慈,今後或許也不會再有機會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