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
  4. 第70章 撮合

第70章 撮合


江晚慈從後台側麵的小門來到了音樂大廳附近的一個小花園,去後台見阿斯蘭之前,她跟江承乾和陳妃霏約好了在這裏會合,然後一起回去。

但隨意掃了一眼,卻不見兩人的身影。

阿斯蘭從後麵跟了上來,一臉的憤懣:“晚慈你別生氣,如果以後那個人再來糾纏你,我會保護你的。”

見他說得誠懇又真心,江晚慈忽然有些愧疚。她剛纔不該衝動答應的,這是對阿斯蘭的不負責任。

想清楚了這一點,江晚慈沉默了片刻,問阿斯蘭:“你知道他是誰?”

阿斯蘭剛纔的話,其實已經表明瞭他十分清楚喻商衡的身份。

江晚慈這麼問,也隻是爲了給接下來的話做鋪墊。

阿斯蘭拉起江晚慈的手,道:“你們已經結束了,不是嗎?”

江晚慈輕輕把自己的手抽了出來,道:“對不起,阿斯蘭,我剛纔答應你,其實隻是爲了氣他。”

“我不在乎。”阿斯蘭道,“能被你利用,我也很開心。但你既然答應了,就不能反悔。”

“我離過婚,阿斯蘭。”江晚慈說,“我不能騙你,曾經,我確實愛過他。喻商衡是我愛過的第一個男人,或許也會是最後一個。經歷了一次失敗的婚姻,我已經對愛情徹底失望了。”

“失望隻是因爲遇到的人不對。”阿斯蘭道,“你不能因爲吃到了一顆酸橘子,就覺得世界上所有的橘子都是酸的。”

阿斯蘭這個樸素的比喻把江晚慈逗笑了。不知道喻商衡如果聽到有人把他比喻成“酸橘子”,會作何感想。

“你笑了。”阿斯蘭也笑起來,“你笑起來這麼好看,就應該多笑笑。和我在一起,以後的每一天,我都會儘我所能,讓你開開心心……”

“可我已經失去愛的能力了。”江晚慈打斷他,道,“人生苦短,時間有限,我不想讓你在一件冇有希望的事情上浪費時間。”

“可我不覺得這是浪費時間。”阿斯蘭認真地看著她,帶了一點兒懇求,“如果你真的覺得我的追求給你帶來了困擾,我可以等。我們可以從朋友開始。但請你允許我保留我的感情,作爲朋友默默地愛著你,可以嗎?”

江晚慈忽然覺得,或許曾經的自己就是這樣。固執地守著自己的愛,希望可以打動喻商衡。

可不愛就是不愛,她和喻商衡最終勞燕分飛,徒留下一身傷痕。她對阿斯蘭也冇有“愛”,既然如此,最好一開始就冇有開始。

但她勸阿斯蘭死心,他就會放棄嗎?

就如一開始,喻商衡也明說了讓她不要癡心妄想,可當時的她就是不信。

戀愛裏的人都是傻子,都自卑,也都自以爲是。一旦鑽了牛角尖,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這一刻,江晚慈看著阿斯蘭,如同看著三年前的自己。百感交集,五味雜陳。

就在這時,旁邊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

“我替晚晚答應了!”

陳妃霏和江承乾不知道從哪兒冒了出來,說話的正是陳妃霏。

江晚慈頓時有些頭大。

他們這時候出來搗什麼亂吶!

看到閨蜜和二哥臉上掛著的促狹的笑意,江晚慈立刻猜到,這兩人恐怕已經躲在暗處偷聽了好一會兒了。

見到陳妃霏和江承乾,阿斯蘭立刻認出,他們就是剛剛音樂會上坐在江晚慈身邊的人。

看來他們三人是一起來的。

陳妃霏走過來,挽住江晚慈的胳膊,笑著對阿斯蘭說:“我是晚晚從小到大最好的閨蜜,我替她答應了,你還不快謝謝我?”

阿斯蘭雙眼亮晶晶地看向江晚慈,顯然是想知道陳妃霏說的作不作數。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