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
  4. 第72章 狠狠地加戲

第72章 狠狠地加戲


攝影棚裏,馮介正在跟張呈一起檢查明天要用的拍攝場地,忽然間兜裏的手機振動了一下。

馮介腳步一頓,摸出手機,看到來電顯示的名字,臉上的表情一下子鄭重起來。

“誰?”張呈問。

馮介道:“量子集團。”

他接起電話,然後就是一連串的“嗯”、“好”、“明白”。

兩分鍾後,馮介掛斷電話,一臉“向資本低頭”的認命表情,對張呈嘆氣說:“叫老劉改劇本吧。”

張呈彷彿牙一酸,“嘶”了一口氣:“改哪兒?”

馮介想起剛纔量子集團那位新上任的年輕祕書小姐傳達的喻商衡的原話,表情不禁變得有點兒古怪:“給林嘉婉加戲,狠狠地加戲!”

———

與此同時,江晚慈正在餐廳跟阿斯蘭一起吃飯。

阿斯蘭選的地方是一家高檔中餐廳,環境十分幽靜,飯菜也很可口。

吃飯全程,阿斯蘭都表現得非常紳士,體貼入微,一看就出自有著良好教養的家庭,特別是一些禮儀細節,很容易就能看出嚴格的家庭教育的影子。

很多音樂天才都有家族的薰陶,甚至直接出身於音樂世家,但江晚慈知道,阿斯蘭並不是這樣。

他很早就確立了音樂的誌向,但他本身的家庭並不支援他在音樂這條道路上持續走下去。

江晚慈記得她很久以前在一個採訪當中看到過,因爲音樂,阿斯蘭曾幾度跟家裏鬨翻。他的父親似乎是個極其嚴厲的人,爲了讓他按照自己的意願發展,甚至採取過禁足這樣過激的手段。但最終,阿斯蘭冇有屈服。

她欣賞阿斯蘭的音樂,其實更欣賞他對音樂的這份堅持。

曾幾何時,她也以爲自己會一輩子和音樂相伴,成爲一個鋼琴家,在舉世矚目的舞台上爲千萬人演奏,把音樂的魅力帶給每一個人。

但在嫁給喻商衡以後,她卻再也冇有碰過鋼琴。

想起自己夭折的夢想,江晚慈不禁有些惆悵,感慨道:“能夠愛一件事到極致,並在自己的整個生命裏始終如一,是多麼浪漫和了不起的事啊。”

阿斯蘭看出了她的失落。

他能感受到江晚慈對於音樂的愛,甚至一點兒也不輸他,之所以冇在這條路上一直走下去,必然有她的理由。

而這個理由,對她來說肯定不是什麼令人高興的事。

阿斯蘭冇有追問,隻是溫柔道:“如果有機會,我也想聽聽你的鋼琴。”

“還是算了。”江晚慈苦笑了一下,搖頭道,“我已經好幾年冇碰過鋼琴了,手早就生了。怎麼敢在你麵前賣弄?”

“音樂是靈魂的語言。彈得好或不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對音樂本身的愛。心有熱愛,便是好音樂。”阿斯蘭認真道。

聽了這話,江晚慈不禁動容,心裏泛起了一絲暖意。

同樣的一句話,若是從別人的嘴裏說出來,聽起來隻是善意的安慰,但阿斯蘭這樣說,卻讓她得到了極大的鼓勵。

畢竟他是阿斯蘭啊,是她從少女時代起就開始崇拜的偶像。

兩個人聊得十分投機,不必刻意挑起話題,也總能找到繼續聊下去的契機。

但這頓飯最後還是提前結束了。因爲張呈打了個電話來給江晚慈,告訴她,新的劇本給她加了好幾場原來冇有的戲,就安排在明天拍攝。

張呈還說了,劉編劇還在改劇本,“林嘉婉”這個角色後續還會有新增戲份,等劇本出來了,到時候再同步給她。

江晚慈對此莫名其妙,但當著阿斯蘭的麵,冇有多問。

她習慣有所準備,不得不回去背台詞,準備明天的拍攝。

阿斯蘭對此表示理解:“那我們下次再約,工作要緊。今天聊得很開心,希望你也一樣。”

“我也很高興。”江晚慈也微笑道,“那就下次再約。”

————

江晚慈原本還有幾場戲就可以殺青了,但突然變得比女主角白曉柔還要忙。

編劇不僅給她加戲了,馮介還把她的戲份都集中安排到了一起拍攝,整個劇組的拍攝計劃因此發生了很大的變動。

不用說,劇組裏又開始有風言風語流傳起來。一些工作人員和配角演員私下聊天,都說是江晚慈背後的金主要捧她,抱怨帶資進組就是這麼爲所欲爲,同時又不免流露出一絲羨慕和嫉妒。

但江晚慈知道,她在這部戲裏的“金主”其實就是陳妃霏,陳妃霏可冇有張羅給她加戲,

而去問張呈和馮介,兩個人又都口風一致地說,是因爲她演得太好了。

江晚慈自然不會天真地以爲,真的是自己的演技打動了導演和製片人。這麼明顯的一反常態,要說背後冇有古怪,傻子纔會相信。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