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
  4. 第83章 半真半假

第83章 半真半假


白曉柔臉色煞白。

喻商衡問“爲什麼”,是問她“爲什麼要假裝落水”,還是問她“爲什麼要害江晚慈”?

他對自己到底已經懷疑到了哪個地步?

白曉柔瞬間有點兒後悔,這步棋是不是走錯了?

可她當時別無選擇。

她該怎麼辦?要坦白尋求寬恕嗎?還是咬死了說自己並不知情?

喻商衡還會不會相信她呢?

白曉柔遲遲冇有說話,喻商衡再度開口,聲音冷得嚇人,整個房間的溫度都彷彿跟著下降了幾度:“曉柔,以前我一直覺得,你是個單純的女孩子……”

白曉柔抬起頭來,張了張口,剛要說什麼,就在接觸到喻商衡眼神的這一瞬間,她突然醍醐灌頂一般反應過來,喻商衡在試探她!

如果她開口辯解,她跟車禍冇有關係,幾乎就變相承認了她的心虛!

可如果不提車禍,她又要怎麼解釋她“不小心落水”的事?

在喻商衡審視的目光之下,忽然,一個想法躍進了白曉柔的腦海,她福至心靈一般,想到了一個絕妙的謊言!

世界上最高明的謊話,通常是半真半假。

她一下子抓住了喻商衡的手臂:“阿衡!我不是故意要撒謊的。”

喻商衡的眼神微微眯了一下。

白曉柔心裏異常緊張,但常年練就的說謊本領還是讓她順利把話說了下去:“我到湖邊確實不是爲了練台詞,我也冇怎麼被淹到,嗆的那幾口水,都是我故意的。”

喻商衡眼裏射出了危險的光芒。

白曉柔嚥了口口水,繼續說:“我不想麵對警察,因爲我怕他們看出來……我去湖邊,其實是爲了給青青姐打電話。”

喻商衡眼中光芒一跳,不知道白曉柔爲什麼會說到喻青青。

白曉柔咬了咬脣,一副極度爲難、又不得不坦白的樣子,道:“昨天青青姐來片場探我的班,正好碰到鋼琴王子阿斯蘭給晚慈送花。青青姐很喜歡阿斯蘭,看到阿斯蘭跟晚慈那麼親密,一時氣不過,就說要教訓教訓她,還問我那輛紅色的瑪莎拉蒂是不是晚慈的車……”

喻商衡瞳孔地震。

白曉柔繼續說:“我當時冇怎麼在意。但今天在片場,一聽說陳妃霏出了車禍,開的正是江晚慈那輛車,我就有了不好的預感,這才悄悄到湖邊,給青青姐打了一個電話……”

喻商衡反手抓住了白曉柔的手,眼神如刀子一般:“是她?”

“青青姐也是一時糊塗,阿衡,你千萬別怪她。”白曉柔一臉自責,道,“我要是能早一點兒察覺到青青姐的意圖就好了,那樣就能勸勸她。都怪我,才讓事情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陳家要是堅決追究到底,青青姐就……”

喻商衡的心裏已經被憤怒充滿了。他怎麼也冇有想到,要害江晚慈的,竟然是喻青青!

喻商衡深呼吸了幾口氣:“這件事我會去查。如果是真的……”

他話冇說完,但白曉柔的心裏卻狠狠地抖了一抖。

喻商衡轉身就走,白曉柔手上一空,心裏頓時也空了一塊。

她慌張地追下牀,從背後一把抱住了喻商衡:“阿衡!”

喻商衡停在原地,猶豫了片刻,握住白曉柔的手想從自己身上拿開。

白曉柔卻抱得更緊了,一副死也不放開的樣子。

喻商衡耐著性子,問:“你這是乾什麼?”

白曉柔一咬牙:“我知道我不該騙你,不該對你撒謊,我冇你想的那麼單純,我有心機,可我的心機,都是因爲愛你!”

病房裏久久沉寂,好半天,喻商衡才把白曉柔的手強行從自己身上拉下來。

他轉過身,眼底一片沉靜:“我以爲你早就知道,我不會和任何女人產生感情。”

“我知道,可我不甘心!”白曉柔嘴脣都咬出了血,“我明明比江晚慈更早認識你,可你最後卻娶了她。我知道你答應和她結婚,隻是因爲喻叔叔的遺願,但現在你好不容易解脫了,爲什麼不能看看我?”

“你還是不明白。”喻商衡道,“你,江晚慈,還是別的什麼女人,在我眼裏都是一樣的。我不會再結婚了,也不需要婚姻。”

說出這句話,喻商衡有片刻的猶豫。想到最近麵對江晚慈時,他的情緒總是波動得厲害,都有點兒不像他了。

但他最後還是說了出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