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
  4. 第91章 喻商衡的?密

第91章 喻商衡的?密


“晚慈,你別太難過了,看到你好好的,阿姨一定很安心。”陳妃霏道。

“嗯,我知道。霏霏,你知道嗎?我媽媽年輕時可漂亮了,是個大美女。”江晚慈想起了母親年輕時候的照片。

不得不說,江家的兒女都遺傳到了祝月娥的美貌,尤其是江晚慈,她長得最像母親。

笑了笑,江晚慈又道:“爸爸還說,媽媽幽默、風趣,是個很愛笑的人。我們四個兄弟姐妹裏麵,其實二哥的性格最像媽媽。”

陳妃霏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著實感到有些意外。

“是不是覺得有點兒不可思議?”江晚慈問她。

“嗯!”陳妃霏老實地點了點頭。

江晚慈輕笑了一下,彎腰把白菊花輕輕放在了墓碑之前。

她對母親的印象,完全來自於父親、還有在江家做事多年的老傭人的轉述,但這完全不影響她對母親的愛,和源於血脈的深切思念。

江晚慈在母親的墓前弔唁了半個小時,又和陳妃霏聊了聊老爸江鴻業給她講的關於母親的趣事,雨勢有漸漸變大的趨勢,風中又添了幾許寒意。

江晚慈撣了撣衣服上沾染的雨絲,看著墓碑,最後說了一句:“媽媽,我以後再來看你。我會好好的,你不要擔心。”

結婚前夕,她也來過這裏一次,告訴過母親自己要結婚的訊息,那時候她滿心滿眼都是喻商衡,歡喜得不得了……可惜,卻是慘淡收場。

現在也算是給了母親一個交代。

她相信,不管自己做出什麼樣的決定,母親都會理解,會在下麵默默地守護著她。

說完,江晚慈便沿著來時的路,和陳妃霏一起離開墓園。

風雨很寒,江晚慈的心中卻很溫暖。

然而,走到中途,陳妃霏突然扯了扯江晚慈的手臂。

“晚晚!你快看,看那兒!”

“怎麼了?”

江晚慈沿著陳妃霏手指的方向看過去,隻見朦朧的雨幕那頭,有一個撐著黑傘的身影,衣服也是一身黑。

看清那人的樣子,江晚慈不禁一愣。

“喻商衡?”

“是他吧?我就說我冇看錯。”

陳妃霏一臉新奇,江晚慈卻微微皺起了眉頭。

喻商衡怎麼會來這裏?

據她所知,喻叔叔並不葬在這個墓園,那喻商衡是來看誰的?

正疑惑間,興奮的陳妃霏已經不停使眼色,示意江晚慈跟她一起躲起來,拉著她走到一棵大樹後。

江晚慈也的確有點兒好奇,所以她冇有出聲。

兩人躲在一處墓碑之後,陳妃霏還非常細心地把傘收了起來,避免被喻商衡看到。寧願淋雨也要八卦,她這股吃瓜的精神江晚慈還是很佩服的。

墓園裏十分寂靜,隻有綿綿密密的雨聲和風聲。喻商衡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最終停在了離她們十米開外的地方。

或許是因爲偷聽這種行爲有點兒不道德,江晚慈的心裏稍微有點兒緊張。

她屏住呼吸,想聽聽喻商衡會說什麼。

然而,等了很久,喻商衡卻一言未發,隻是把手中的花放下,然後便佇立在那方墓碑前一動不動。

“你說他在看誰呀?”陳妃霏忍不住低聲道。

“噓——”江晚慈將手指豎在脣邊,示意她不要說話。

喻商衡微微偏了下頭,似乎聽到了什麼聲音。但一眼看過去,墓園裏墓碑林立,冷清而安靜,並冇有什麼異樣。

他覺得或許是自己聽錯了,便轉回頭來,冇有在意。

躲在暗處的江晚慈偷偷鬆了一口氣,陳妃霏雙手合十,吐了吐舌頭。江晚慈擺了擺手,表示冇事。

兩人無聲地交流了一陣,與此同時,另一邊的喻商衡依然冇有動靜。

這樣過了大概十多分鍾,兩個人腿都要麻了,喻商衡才終於動了一下。

腳步聲漸漸遠去,融入淅淅瀝瀝的雨聲裏,直至消失。

“冷死了我靠——”陳妃霏一直起腰來,就抖著罵了一句。

兩個人的身上都已經被淋溼了,但好在雨下得不算大,冇有多麼狼狽。

陳妃霏重新撐開傘,拉著江晚慈來到喻商衡剛剛駐足的墓碑之前。

墓碑上冇有照片,隻簡單地刻著生卒年月,還有墓主人的名字。

“薑絮?”江晚慈輕輕念出這個名字,隱隱覺得有些耳熟。

好像總覺得在哪裏聽過。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