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
  4. 第93章 殺青

第93章 殺青


“嘉婉啊,你的眼神還要再熱切一點。”馮介耐著性子給江晚慈講戲,“雖然金子俊和林嘉柔纔是一對,他們兩情相悅,情比金堅,但你對金子俊的愛一點兒也不輸給林嘉柔。”

江晚慈一邊聽,一邊點頭表示理解,努力尋找狀態。

“你愛金子俊。”馮介繼續說,“現在你拿回了自己的身份,和金子俊成親的本來就應該是你。你們天造地設,天生一對,你們倆是這麼的般配,你又是這麼愛他。你想讓他知道這一點,想讓他瞭解你的愛,看到你的心,想讓他也同樣愛你。”

馮介說完期待地看著江晚慈:“這種呼喚,這種渴求,是從心底生髮出來的,是人類最不可控的情感噴薄,你能明白嗎?”

江晚慈愣了愣。

她眼前閃過了喻商衡的臉。

——我愛他,我也希望他同樣愛我,能夠用同樣的溫度、同樣的力量迴應我的愛……

毫無疑問,活到現在二十幾年的人生裏,她唯一一次毫無保留的愛,就是對喻商衡。

儘管那已經是過去式了。

但不可否認,她愛喻商衡的時候,如同飛蛾撲火,毫無理智。

林嘉婉對金子俊的愛,也是這麼濃烈,這麼一廂情願,這麼義無反顧。

她是林嘉婉,林嘉婉是她,那麼她隻要把金子俊當成喻商衡……

江晚慈看向一旁的聶俊宸,想象成是喻商衡站在她的麵前。她似乎找到了某種感覺。

“我可以了,馮導。”深呼吸,調整了一下狀態,江晚慈對馮介道,“來吧。”

馮介點點頭,大手一揚:“所有演員就位,攝像、燈光,準備好。爭取這回一次過!快!快!”

馮介回到監視器螢幕之後,舉起手臂,大喊一聲:“action!”

江晚慈瞬間入戲。

看著金子俊,就像看著曾經那個讓她心動不已的喻商衡。

“子俊!”江晚慈從背後抱住聶俊宸。

這一次,她的呼喚明顯飽含深情。

聶俊宸明顯一震,沉默片刻之後,生疏又冷硬地開口:“林小姐,請你放開我。”

“不!”江晚慈用力搖頭,瞬間淚眼朦朧,真情流露。

她繼續說著,字字泣血:“我愛你,子俊!難道你不知道嗎?我所走的每一步,都是爲了更接近你。”

聶俊宸也被江晚慈的戲帶動了,眼神痛苦:“可是林小姐,你不是嘉柔,愛情是冇有道理的,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心就已經永遠屬於她。”

他轉過身來,看著江晚慈,毫無動搖,道,“林小姐,我永遠都不可能愛上你,也不可能娶你。”

江晚慈看著聶俊宸,腦子裏想的卻全想的是喻商衡。

是啊,愛情就是這麼不講道理。如果喻商衡的白月光還活著,就算有喻叔叔的遺囑,他也不會娶她。

他之所以答應隻是因爲白月光死了,誰當喻太太都無所謂!是她江晚慈,還是白曉柔,或者別的什麼女人,在他眼裏都冇有任何區別。

對一個人專情,就是對其他人絕情。

思緒萬千,江晚慈將心中的悲憤全數轉爲了戲中的感情。

“好,好得很!我走,我再也不會出現在你麵前!”

說完台詞,江晚慈轉身就跑。

有那麼一瞬間,她覺得自己又回到了和喻商衡決裂的那一天。

“卡——”

馮介話音一落,現場便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不用馮介說,所有人都知道,這條過了。

殺青了。

終於殺青了!

江晚慈站在原地,接受眾人的祝賀。

最後一場,雖然有些曲折,但也完美謝幕。

“晚慈,恭喜殺青啊!”

“恭喜你!晚慈!”

“你剛纔真是太棒了!”

“是啊,你把林嘉婉演得太讓人心疼了。”

劇組所有人臉上都掛著友好而熱情的笑容,排著隊前來祝賀她。

江晚慈卻依然覺得有點兒恍惚。

她似乎還冇從剛纔的戲裏走出來。

“晚慈,恭喜你殺青了!你的進步有目共睹,假以時日,你會大放異彩的!”馮介也走過來,欣慰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他現在對江晚慈是徹底改觀了。剛開始江晚慈帶資進組時他還略有不滿,卻不料江晚慈不斷給他驚喜,現在他已經把江晚慈當成了一個真正的演員!

江晚慈被他這麼一拍,才終於回過神來。

她露出一個從容自信的微笑,道:“謝謝馮導。這段時間在劇組,大家對我都很照顧,這是我終身難忘的經歷。”

馮介豪爽地笑了起來。

一片和樂且熱烈的氛圍之中,忽然響起了一陣驚呼聲。

江晚慈朝引起騷動的方向看過去,就見仍然穿著戲服的聶俊宸捧著一束如同火焰般紅的玫瑰,朝著她徑直走了過來。

“雖然金子俊不喜歡林嘉婉,但晚慈,你值得。”聶俊宸將玫瑰遞給江晚慈。

言外之意是——他喜歡江晚慈。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