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免費
  4. 第121章 帶喻商衡看男科

第121章 帶喻商衡看男科


“哇!太勁爆了!白曉柔居然懷孕了,還是喻商衡的。”

“怪不得白曉柔冇什麼演技,還能有那麼多資源,原來如此!”

江晚慈踢爆白曉柔有孕的瓜後,圍觀羣眾議論紛紛。

所有人都萬分期待看這場好戲怎麼繼續發展下去。

江晚慈冷漠地聽著一道道討論聲,緊接著將視線轉移到林豔芬臉上,“看這孩子的月份,恐怕早在我離婚之前就有了吧。”

她微勾著脣角,笑容冰冷又帶著幾分自信。

林豔芬臉色一瞬間變得慘白,心慌得砰砰跳。

該死!

江晚慈是怎麼拿到白曉柔的孕檢報告的!

她之前一直在周旋,爲的就是讓她提到白曉柔?

想到這個,林豔芬的心驟然提起來,心中更加怨恨起江晚慈。

不是她下套的話,她也不可能這麼順嘴地就說出來。

林豔芬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厲聲反駁,“這是假的!假的!是江晚慈你這個賤女人偽造的!”

江晚慈挑眉,“那大家可以等等看,看再過幾個月,白曉柔是不是會淡出大眾的視線,去待產。”

林豔芬的臉色猛然一沉,憤怒地瞪著她。

“瞪著我乾什麼?難道我提醒得不對?白曉柔要是冇懷孕,肯定恨不得每天住在熱搜上,怎麼可能在公眾的視線裏消失?”

“江晚慈,你夠了!”

“不夠!”江晚慈臉色陰沉,眯著眼睛,視線像是冰刃一般,掃在林豔芬身上,“離婚後,我隻想離你們喻家人遠遠的,也冇打算公開喻商衡的醜聞,可是你非要一次次出現在我麵前,步步緊逼,不斷提醒我曾經有多愚蠢!既然你們不想我好好生活,那你們也別想過安穩的日子!”

江晚慈眼眸凜然,身體裏散發出來的冰冷肅殺的氣場,竟一時間讓整個大廳的氣氛降到冰點。

林豔芬尖叫一聲,突然衝上去,人還冇靠近江晚慈就被兩個保安一左一右地架住胳膊,拉出去。

“放開我!我要撕了這個賤人!江晚慈,你給我等著……”

江晚慈哼笑了聲,轉而將視線移到躲在一旁的汪雯身上。

汪雯縮了縮脖子,嘀咕,“我,我又冇說錯,你本來就無緣無故開除我!”

江晚慈聲音淡漠又極致冰冷,“本來你乖乖離開公司,我還打算給你留個麵子,誰知你給臉不要臉,既然這樣就別怪我不客氣。”

汪雯臉色白了白,“你……你想要乾什麼?”

江晚慈睨了她一眼,拍了拍手。

大廳電視上的那份孕檢報告單立刻被撤掉,換成了一段監控視頻。

汪雯坐在一箇中年男人大腿上,和男人卿卿我我。那男人的年紀都可以當她爹了。

“視頻上的男人是我們公司前任ceo。”江晚慈淡淡解說道。

“天哪,冇想到想要靠潛規則上位的人居然是汪雯,這是做賊喊捉賊嗎?”

“快看,好噁心,那個ceo長得一臉猥瑣樣,她怎麼能下得去嘴,還嘴對嘴吃東西,我快看吐了。”

人羣每一句嘲諷聲,字字都像是堅硬的石頭一樣砸在汪雯身上。

她一下都動彈不得,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了。

好不容易費儘力氣,汪雯抬起頭看向江晚慈,卻見她一張清麗的容顏高傲又冰冷,高高在上得像是個運籌帷幄的女王,氣勢凜然到讓人窒息。

“我……”她顫抖著脣半天擠出一個字,然而話還冇說完,卻被周圍的同事打斷。

“趕緊閉嘴吧,都有視頻作證了,還想狡辯,臉皮是有多厚。”

“要不是江總心軟,都可以告你造謠了,還不趕緊滾。”

“賤人,趕緊滾出仕尚。”人羣中突然有人吼道,一隻簽字筆頓時砸在汪雯身上。

下一秒,所有人羣情激奮,一人一語地怒罵著汪雯。

汪雯吃痛哼了一聲,握緊了雙手,再不甘心,卻也不敢再呆下去。

她撞開堵在四周的人,跌跌撞撞跑出去。

等汪雯的身影徹底消失在視線內,眾人漸漸回過神,紛紛上前奉承江晚慈。

“江總,我們以後一定不會再相信外人的話,你也不要太傷心了,出軌的臟男人不要也罷。”

“是啊,江總,你一定要振作起來,帶領我們公司更上一層樓。”

江晚慈見好就收,笑了笑,“謝謝大家的信任,我不會讓大家失望的,身爲公司的總裁,我也一定會以身作則,光明磊落行事,大家可以隨時監督,要是網上有爆出我任何的汙點新聞,我立刻引咎辭職。”

眾人麵麵相覷,隨即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江晚慈抬手讓大家靜一靜,對圍觀羣眾道:“公司準備開一檔新的綜藝節目,大家記得關注。好了,大家都散了吧,因爲我的私事耽誤大家這麼久的時間,真是非常抱歉。”

一番話說得謙遜又誠懇。

所有人聽完,心裏備受激勵,一個個精神振奮地回到各自的崗位上。

另一邊,會議室裏。

喻商衡麵無表情地翻著手中的檔案,聽著下屬的工作匯報。

他慢慢抬起眼眸,冰冷涼薄的視線掃了眼四周的高層領導,卻發現每一個人的眼神都帶著一點探究。

“什麼事?”他合上檔案,淡淡道。

所有人動作整齊地搖搖頭。

喻商衡微不可察地眯了眯眼,隨即收回視線。

半個小時後,會議結束。

喻商衡率先走出會議室。

他剛到辦公室,正準備推門進去,就被人撞上。

喻商衡擰眉,轉過身卻見戚少航笑得意味深長。

戚少航鬼鬼祟祟地看了眼四周,立即湊到喻商衡耳邊,小聲問道:“我有個朋友是有名的男科醫生,晚上我帶你去看看?男人那方麵可不能不行,早治早幸福。”

說完,他的視線慢慢下移,最後定格在喻商衡的褲襠處。

喻商衡臉色瞬間陰沉得可怕,額頭的青筋異常突兀,渾身帶著滲人的寒意,“想死嗎?”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