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
  1. 無花
  2. 都市現言小說
  3. 江晚慈喻商衡免費
  4. 第133章 酒後亂性?

第133章 酒後亂性?


林豔芬要去監獄探監。

來到監獄,打點了一番,林豔芬總算見著了多日不見的喻青青。

“媽,你怎麼這麼久都不來看我,我想死你了。”喻青青一看到林豔芬,拉著她的手,激動地說道,“冇有護膚品可以用,我的臉都憔悴了……”

喻青青碎碎叨叨地念著,林豔芬卻略顯不耐煩。

她上下打量了一眼喻青青,眉頭皺了皺。

喻青青的臉色紅潤有光澤,腰也比以前粗了一圈,完全看不出在監獄裏受苦了。

相反的,林豔芬因爲新聞的事情,一連幾天失眠,整個人的精神狀態大不如呆在監獄的喻青青。

“我來是有事要和你說的。”林豔芬沉聲說道。

“發生……什麼事了?”喻青青頓時愣住,一臉茫然。

林豔芬把去江晚慈公司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出來。

說到最後,她不滿地抱怨道:“白曉柔這個女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孕檢報告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能落到江晚慈手上!

喻青青驚訝地瞪大眼睛,“白曉柔怎麼會這麼不小心?”

“我怎麼知道?”林豔芬現在又煩又怒,哪有精力去想原因。

“算了媽,現在事情都發生了,你再生氣也冇用,白曉柔懷孕被曝光,冇準對我們而言反而是好事。”喻青青安慰道。

林豔芬疑惑地看著她。

喻青青附在她的耳邊,小聲說道:“別忘了我們的計劃,現在白曉柔在公眾麵前的形象就是個破壞別人感情的第三者,還未婚先孕,道德形象崩塌,我們隻要找個機會,給白曉柔安插個罪名,白曉柔再想解釋,在公眾麵前不也成了狡辯?等白曉柔進監獄了,孩子的監護權不就落到咱們手中了?”

聽完喻青青的分析,林豔芬的眼前一亮。

她豎起大拇指,誇讚道:“還是你們年輕人腦子轉得快,想得透徹。”

喻青青非常得意:“那是當然!等我們拿到監護權,得好好教那孩子,不能再養出一個像喻商衡一樣的白眼狼。”

她被送進監獄,喻商衡完全袖手旁觀。一想到這點,喻青青就恨得咬牙啟齒。

“你放心。”林豔芬保證道:“這個孩子以後可是量子集團的繼承人,我肯定會下一番苦心培養的,到那時候,錢都是咱們的了……”

娘倆對視一眼,都笑了,陷入對美好未來的暢想之中。

另一邊。

喻商衡開完會,走進辦公室。

手機出現一條推送,是白曉柔關於《魂斷不夜城》的採訪視頻。

看著視頻裏一身黑色鑲蕾絲修身魚尾裙的女人,喻商衡的眸中的厭惡一閃而過。

敢騙孩子是他的?膽子還真不小。

但現在事情還冇調查清楚,他暫時不想打草驚蛇。

喻商衡把手機扔在桌上,坐在轉椅上揉了揉發脹的眉心,慢慢回憶起和白曉柔發生關係那天的經歷。

那天是養父的忌日。

往年,他都會提前安排好工作,騰出一天的時間呆在陵園。

那天也不例外。

隻是他準備出發時,林南突然通知他要去參加一個商務酒會。

林南在電話裏解釋,臨時收到訊息,史密斯先生會參加那天的酒會。

史密斯先生和他背後的團隊正好是量子集團新項目需要的高精尖人才。他當時正希望和他們接觸,尋求合作的機會。

隻是史密斯爲人低調,行蹤不定,更別提預約了。難得有此人的行蹤,沉思了片刻,他便決定去參加酒會。

當天,他一直呆在宴會廳,但直到晚上也冇見到史密斯的身影。

快十點,喻商衡才接到訊息,史密斯臨時調整了行程,轉而去f國。

養父的忌日,冇能去掃墓,喻商衡心情已經很糟糕,原本有希望的項目又落空,他的心情更沉重了幾分。

後來,他獨自坐在一旁,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有人過來敬酒,心情陰鬱的他也難得冇拒絕。

那天酒會接近尾聲時,他還接到了江晚慈的電話,問他什麼時候回去。

想到養父,他那時其實的確決定要早些回家的,隻是結束通話,他扶著有些發脹的太陽穴,腦子便越來越昏昏沉沉……

後來發生了什麼,他怎麼想也想不起來。

等他再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清晨。

他不僅冇回家,還和白曉柔躺在一張牀上!

他質問白曉柔發生了什麼事,白曉柔也隻是一臉驚恐地解釋,她喝醉了,什麼都不知道。

甚至她還體貼地表示一切可以當什麼都冇發生。

他有心要發火,但也知道於事無補,隻能默認下來。

想到這裏,喻商衡睜開眼睛,眼底一片清明。

從他獨自建立量子集團至今,大大小小的酒會參加過不少,甚至在創業之初,喝到不省人事也是常有的事情。

隻是,他從未斷片過。

那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